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六章梦游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砰砰砰……”

    我被一阵拍门声惊醒。

    起身过去刚把门打开,一身睡衣的潘颖顶着个鸟窝头就冲了进来,一边把我往外拉,一边急吼吼的喊:

    “不好了,岚岚不见了!”

    见季雅云也急匆匆的走进来,不等她开口,我就冲她和潘颖做了个打住的手势,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天花板,然后重新躺回长椅上卷起了被子。

    昨天晚上我又劝又哄了好半天,桑岚总算情绪稳定下来。

    可外头有鬼哭门,门不能开,她也回不去。

    眼看后半夜都熬不住了,我只能让她上楼睡,自己扯了条被子当厅长。

    我他娘的总算是见识到哭门鬼有多难缠了,溜溜的哭了一夜,都不带歇会儿的。

    季雅云和潘颖上楼不大会儿,潘颖就‘噔噔噔’跑了下来。

    跑到我跟前,掀起被子劈头就问我:

    “什么时候开始的?”

    见我不搭理她,自顾惊叹的‘耶’了一声,表情夸张的嘀咕说:

    “这死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open,还‘送货上门’?”

    “死潘潘,你又在胡说什么?”桑岚咆哮着冲了下来。

    等季雅云下来,我一边揉着发胀的太阳穴,一边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

    季雅云和潘颖听完,都瞪大了眼睛。

    “怎么会梦游的?岚岚以前没这毛病的!”季雅云声音发颤的说。

    潘颖眼珠转了转,斜睨着桑岚含糊的说:

    “梦游倒也不算什么大毛病,重点是为什么哪儿都不去,偏偏跑来这里。”

    桑岚的脸没来由的红了一下,狠狠瞪了她一眼,问:

    “徐祸家的备用钥匙你是不是弄丢了?”

    潘颖愣了愣,“是啊,昨天跟云姨去买菜,回来以后钥匙就不见了。”

    见桑岚看向我,我也忍不住疑惑。

    昨晚我下来的时候,桑岚已经坐在那里了。

    梦游症患者在梦游的时候,能够做很多复杂的事,甚至有的人能在梦游中点火做饭。

    可是那都是建立在现有的条件基础上的,没有柴米油盐做不了饭;同样的道理,没钥匙,桑岚又怎么能进来?

    想到昨天晚上听到的儿歌声,我又是一阵头大如斗。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且还都不挨着……

    这他娘的是不按套路出牌啊!

    我让桑岚别想那么多,赶紧先去医院检查一下。

    季雅云急得直跺脚,一个劲说这可怎么办,桑岚得了这怪病,碰巧姐夫和茹姐又回了苏州。

    见她和桑岚都六神无主,再看潘颖,就差在脑门上写着‘不靠谱’了。

    我心说得了,也别去找什么老陈了,先处理眼巴前的事吧。

    我给高战打电话请了假,开车带着桑岚她们到市里看病。

    检查结果出来,医生建议桑岚先住院观察一晚。

    我懒得来回跑,干脆就留下来,等明天上午诊断结果出来再一起回平古。

    事实上我也没法走。

    经过昨晚的事,桑岚的神经已经绷到了极限,要是再出点什么事,不光她得疯,季雅云多半也撑不住。

    我郁闷的不行,怎么着我就甩不掉这两块‘牛皮糖’了呢?

    下午我打给瞎子,他却说不在家,在外地。匆匆说了几句,也没说在哪儿,就把电话挂了。

    我拿着手机出神,我怎么觉得自从上次找过段乘风以后,这家伙就变得有点怪里怪气的……

    晚上去窦大宝那儿一起吃了顿饭,完事我让他送潘颖回家,我直接回了医院。

    到医院已经十点多了,桑岚还没睡。

    季雅云估计是为了晚上有精神照顾她,已经在陪护床上睡着了。

    见桑岚坐在床上愣神,我随口问她:

    “昨天晚上你梦见什么了?”

    桑岚先是显得有点疑惑,随即居然没来由的脸红了一下。

    见我看着她,好一会儿才犹豫着说:

    “也没梦见什么,就是梦见……梦见去拜神了。”

    “拜什么神?”

    “也没什么,就是普通的神……”

    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然后呢?”

    桑岚似乎不大想说出自己的梦,斜睨着我说:

    “然后就被哭声吵醒,睁开眼就看到你这张臭脸了呗。”

    “然后就醒了?”

    “昂,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疑惑到了极点。

    梦游和做梦虽然都是睡眠中发生的,却有着很大的区别。

    做梦的人在醒来后多多少少都会记得一些梦境。

    而梦游又叫睡行症,无论是自然醒来,还是中途被惊醒,都不会记得自己做过什么。

    这种病症虽然至今也没有让人能够完全信服的解释,可是临床验证,梦游的人在梦游过程中是不会做梦的。

    想起昨晚的情形,我越发觉得桑岚的状况有些诡异。

    她的梦游,似乎只是从一个地方挪到另一个地方接着‘睡觉’。

    最关键的是,没有钥匙,她是怎么进去我家的……

    “小姨,你醒了?”桑岚忽然看着我身后说。

    转过身,就见季雅云已经从陪护床上坐了起来。

    她朝我点点头,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这不奇怪,我们毕竟没熟到‘一起睡’的地步。

    可奇怪的是,当她看向桑岚的时候,眼中却露出让人无法理解的疑惑。

    “小姨,你怎么了?”桑岚不解的问。

    “小姨?谁是你小姨?”

    季雅云眉头微微一蹙,起身走到我身边。

    桑岚愣了愣,勉强笑了笑:“这玩笑不好笑。”

    季雅云又皱了皱眉,没理她,却转向我,微微垂首说:

    “对不起老板,小雅睡过头了。”

    刹那间,我和桑岚都错愕的瞪圆了眼睛。

    我好容易反应过来,见季雅云还低着头,表情似乎还有点紧张,我忍不住伸手托起了她的下巴。

    桑岚明显对我这个有轻佻嫌疑的动作显得不满,但因为不明状况,也没有阻止。

    反倒是季雅云,丝毫没有动怒,任凭我抬起她的下巴,一副百依百顺的样子,只是眼神深处略带一些羞涩。

    看清她的眼睛,我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样,整个人僵在了当场。

    她的样子没什么改变,但清亮的眸子里却透露着少女般的青涩,以至于她的模样看上去比实际年龄一下小了五六岁甚至更多。

    目瞪口呆了好半天,我才放下手,想了想,小心的问她:

    “你是谁?”

    “我是小雅啊。”

    季雅云又用那种和在梦里一模一样的疑惑目光看向我,像是很不理解我为什么会这么问。

    “我是谁?”

    “你是老板啊。”

    我点点头,又一指桑岚,“她是谁?”

    季雅云看了桑岚一眼,用平淡如水的口气说:

    “一个普通女鬼而已,不见得就有资格到我们的驿站去。”

    “女鬼?”

    我和桑岚彻底懵了。

    季雅云却没再看桑岚,而是对我说:

    “老板,时间差不多了,去收账吧。”

    “收账?”我又是一愣。

    季雅云点点头,“走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说完,竟径直向门口走去。

    不等我反应过来,就被一只手扯住了袖子。

    桑岚使劲拽着我的袖子,急道:

    “小姨这是怎么了……”

    我整个头都大了,哪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看神态和言行举止,季雅云除了样子没变化,分明又变成了阴阳驿站里的那个小雅。

    可这不是在梦里,而是在现实中的医院!

    桑岚又拉了拉我,一脸惊悚的小声问我:

    “难道她梦游?”

    梦游……

    我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这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娘俩居然又和刚认识那会儿一样,玩的是‘双响炮’!

    我急着对桑岚说,让她先待在屋里,我跟去看看情况。

    桑岚哪里肯,不等我说完就已经下床往外追了。

    我知道劝也没用,只好拿过包扛在肩上,跟着走了出去。

    季雅云回头看到桑岚,眼中露出一丝不解,却没说什么,转过身,迈着标准的猫步,不紧不慢的朝前走。

    桑岚一直拽我的衣服,我连连摆手,示意她先不要多问。

    只要人在我们视线范围内,那就总有答案揭晓的一刻。

    时间已经将近夜里十一点,其他病房的人多半都睡了。

    走廊上静悄悄的,以至于我们不得不放轻脚步,像做贼似的跟在季雅云后边。

    经过护士台的时候,季雅云看都没看值班护士,就好像她们根本不存在一样。

    然而唯一醒着的那个小护士却明明看到了她,也看到了我和桑岚。

    见她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目光惊恐的看着我们,我忙走过去,小声对她说了两个字:

    “梦游!”

    小护士瞪大了眼睛,反应过来急着朝我点了点头,而且还很敬业很专业的把一根手指挡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我不要吵醒病人。

    季雅云依旧旁若无人的沿着走廊缓缓向前走。

    桑岚忽然又拉了拉我,小声问:

    “你看小姨的样子,像不像是穿了旗袍?”

    我怔了怔,朝她点点头。

    季雅云现在走路的姿势在寻常人看来的确有点怪,倒不是说姿势本身不雅。相反,她的两只手环扣在身前,步伐不紧不慢,透出一种只有古代大户贤淑女子特有的气势。

    从后边看,的确有种时空穿梭,看着一个端庄淑女穿着典雅的旗袍款款向前的感觉。

    季雅云走到走廊尽头,在楼梯间门口停了下来,回过头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走进了楼梯间。

    挨着我的桑岚身子明显一哆嗦,声音发颤的小声说:

    “你看到没?小姨怎么会有那种眼神?就好像……好像要杀人一样!”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