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五章鬼哭门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又听了一阵,歌声没再传来,楼下也没了别的动静。

    我想上床,可怎么都觉得心里不踏实。想了想,还是决定下楼去看看。

    我找出手电,亦步亦趋的下了楼,打开后门,打着手电往后院照着仔细看。

    院子里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

    我回过头,又往前门照了照,门是关着的。

    前后门都关着,那刚才的开门声是哪儿来的?

    得了,反正我现在是虱子多了不痒,甭管是谁,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吧,别惹毛我就行。

    我刚要转身上楼,无意间眼光扫过,后脊梁猛地一麻。

    就在我收回手电的时候,电光掠过,我看见柜台后面竟然坐着一个人!

    这下我心里是真有点发虚了。

    所谓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普通的鬼一般都会避讳生人的。

    就算有鬼要害人,多半也是偷偷摸摸出其不意的下手,很少有在人前现形的。

    如果有鬼堂而皇之的现出鬼身,那多半是和要害的人之间有深仇大恨,并且有着相当的法力。一般人如果是被这种恶鬼凶煞找上,那基本上就是要交代了。

    我好歹也是个阴倌,替老何超度了那些个亡魂,在某个‘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一般的鬼祟就算有事相求,多半也会对我客客气气的。

    可是现在这家伙不但在我家闹腾,居然还大模大样的坐在楼下,根本就不避讳什么,这他娘的是硬茬啊……

    我把手电反转,怼在胸前,眯着眼睛看向柜台后。

    昏暗中,就见那人坐在那里,低着头,一动也不动。

    长发掩面,看不清模样……居然还是个女鬼。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就和这些个鬼东西掰扯不开了呢。别的阴阳先生家对于阴鬼来说都算是禁地,我这个阴倌倒好,隔三差五的就有脏东西找上门来,我好欺负是不是?

    我越想越火大,想开灯,可这破房子就前门口一个开关。

    我一咬牙,把手电反过来,照着那人就大步走了过去。

    “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沉着脸向女鬼问道。

    女鬼仍然坐在那里,低着头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不禁觉得奇怪,前后门本来都是锁着的,能进来的除了小偷就只有阴魂鬼祟。

    门没事儿,那就只能是后者。

    可是我现在和女鬼面对面,这么近的距离,怎么都感觉不到阴气呢?

    仔细看这女鬼,我越发觉得不对劲。

    除了那些横死的冤魂,被正常入殓的阴鬼不说穿寿衣,至少穿戴都是很周正的,眼前的女鬼,怎么就这么‘随便’,穿着件大t恤就跑来了?

    而且这t恤,我看着好像还有点眼熟……

    “你是谁?”我狐疑的又问了一句。

    我越看越觉得这女鬼身上的衣服眼熟,忍不住上前迈了一步。

    手电筒的光直接照在女鬼的脸上,透过她披散的头发,我依稀看清了她的容貌。

    这一下我着实比见了鬼还感觉惊悚,这个嚣张的‘女鬼’,竟然是桑岚!

    我站在原地呆了半晌,反应过来,蹑手蹑脚的走到柜台前,伸出手小心的拨开‘女鬼’的头发……

    就是桑岚。

    我能碰到她的头发,这还不是什么离魂,就是她本人。

    她就这么坐在藤椅里,自然的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偶尔颤动一两下,呼吸均匀……根本就是睡着了。

    大半夜的她跑到我家来睡觉?

    我想叫醒她,问问她为什么跑这儿来了,就在手刚要碰到她肩膀的时候,忽然,门外响起了一阵“呜呜”的哭声。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猛一哆嗦,没等镇定下来,就见桑岚的眼睛突然间张开了!

    我头皮差点没吓炸,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

    不光是因为大半夜的外面的哭声瘆人,还因为桑岚睁开眼后透出的那种神情,让我猛然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

    她在梦游!

    梦游从神经学来说,是一种最怪异的睡眠障碍。

    患有梦游症的人,在睡着以后,会在自己不知情的状态下下床,在屋里来回走动。更严重的,还会自己开门上街,或者做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

    读书那会儿我就曾听一个教授讲过一个梦游中杀人的案例,结果是被杀的人死了,杀人的人也死了。

    被杀的人是被水果刀刺中了颈动脉,杀人的人,则是从梦中惊醒后,被眼前的情形吓死的!

    正因为听过这个案例,所以我才知道梦游症的可怕。

    人在梦游中是绝对不能被惊醒的,否则的话因为受到刺激惊吓,很可能导致精神出现问题,更有可能会被活活吓死!

    而此刻桑岚的目光在短暂的迷茫后,透露出的复杂神情,分明就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

    果然,下一秒钟,桑岚瞪大眼睛,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

    “啊……”

    “别怕,是我!”

    我赶忙跑到柜台后,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硬是把她的脸埋在我的胸口。

    “别怕,是我,徐祸……这里是我家,没事,别怕……”

    我彻底慌了,只能是竭尽所能的用最轻柔的声音不断的安抚着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说的嘴皮子都干了,桑岚才停止了颤抖,由尖叫过后的无声渐渐呜呜咽咽的哭了出来。

    直到我的胸口被完全濡湿,桑岚才抽抽搭搭的抬起头,兀自满脸惊恐的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哭着问:

    “我为什么在这儿?我怎么了?”

    我勉强笑笑,“我又去了驿站,从那扇门去了你家……见你睡着了,我就想跟你开个玩笑……把你给抱到这儿来了……”

    尽管我已经尽可能的想要说的轻松一点,可桑岚眼中明显透着不相信。

    我走过去开了灯。

    两人隔着柜台四目相对。

    桑岚又抽噎了两下,抹了抹眼泪,突然又瞪大了眼睛,“外面谁在哭?”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刚才我吓慌了神,忘了外面有人在哭。

    桑岚的惊醒,似乎就是那哭声造成的。

    回想起来,桑岚尖叫的时候,外面的哭声好像停顿了一下,接着就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听声音,似乎是个女人在哭,而且好像就在门外头。

    我本来就心烦意乱,被这哭声吵的更加焦躁。

    “大半夜的谁他妈跑到我家门口哭丧!”

    我小声骂了一句,就想开门。

    手指刚碰到门锁,我猛然想起一件事,急忙又把手缩了回来。

    “那是谁啊?怎么不开门?”桑岚带着哭音问。

    我摇摇头,“这门不能开,开了就麻烦了。”

    “为什么不能开?”

    “是……”

    我先前是编瞎话是想让桑岚放松,可她现在醒了,却又摊上这档子妖蛾子……

    我在屋里来回走了几步,心一横,决定把话跟她说清楚。

    现在可以肯定,她是梦游来了这儿,如果她得了梦游症,那早晚都得跟她和季雅云说清楚,让她尽早去治疗。

    还有就是,如果继续编瞎话,无论她信不信,她总要回家。可现在这个门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开的。

    我想了想,尽量用淡然的口气对她说:

    “你可能得了梦游症,睡着了自己跑过来的。”

    “梦游?”桑岚猛一哆嗦。

    我点点头,“嗯,我刚才撒谎骗你,是想让你放松神经。”

    桑岚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眼中露出一抹惨然,眼泪又掉下来了,“我以前从来没有梦游的毛病,徐祸……我觉得我快疯了。”

    “傻瓜,梦游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毛病。就算治不好,最多也就是三更半夜跑出去,遇上七八十个流氓……”

    “你别满嘴放炮了,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桑岚打断我,崩溃的用双手拍着桌子大声说:“这种日子我受够了!我没得罪谁,没害过谁,为什么总是过不安生?我现在不敢去上学,有家也不能回,要在这个破地方整天对着对面的那些墓碑……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

    见她情绪激动,我连忙又走过去。

    桑岚扑进我怀里,又哭了起来。

    外面哭,里面也哭,还真热闹。

    我只能苦笑。

    是啊,受够了,谁不是呢?

    我也有很多个为什么想要找到答案,我也想哭,我找谁哭去?

    桑岚哭了一会儿,停下来,转头朝正门看了一眼,抹着眼泪问我:

    “外面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不开门看看?”

    “噢,是我怕你一个人哭太单调,所以专门找来给你伴奏的。”

    “你滚!”

    桑岚一把把我推开,瞪着泪眼问:

    “你能不能有点正形?外面到底是谁啊?”

    我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点上,走到对面椅子里坐了下来。

    “是鬼哭门。”

    “鬼哭门?”

    我点头,“鬼哭门,非索命,必所求。”

    桑岚抽了抽鼻子,问:

    “来找你帮忙的?你不是还在做阴倌吗?为什么不帮她?”

    “帮?我帮的了吗?”我横了她一眼,狠狠抽了口烟。

    按照百鬼谱中的记载,有五种鬼最难缠,其中就有哭门鬼。

    如果是来索命的,那还好说,哪怕是隔代宿仇,总能想办法做出个了结。

    可要是有所求才哭门,门一开,等同是答应了哭门鬼的请求,那可就麻烦了。

    桑岚追问我:“你不帮她,她一直在你门口哭怎么办?”

    我干笑两声,掐灭烟,看着她反问:

    “如果来的是一个唐朝女鬼,求你帮她找到那一世的亲人,换了是你,你怎么帮她?”

    桑岚无语。

    两人相对沉默了一会儿,桑岚忽然抬眼盯着我:“是你开门让我进来的?”

    我愣了愣,说:“梦游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病症,可以在睡着的时候做一些想象不到的事。你家不是有我这儿的备用钥匙嘛……”

    不等我说完,桑岚就打断我说:

    “钥匙一直在潘潘那儿,上午出门的时候,她把钥匙弄丢了。”

    ……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