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二章阴阳客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一问,季雅云随口一回,房间里的气氛就变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别说桑岚和潘颖都用狐疑的眼神看着我和季雅云了,就连我自己都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见季雅云愣在那里不说话,我一咬牙,又问了一遍:

    “你说我是谁?”

    “你是老……”

    这次季雅云总算收住了口,可即便是话没说完,桑岚她们也知道她想说什么了。

    “徐祸,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什么古楼?什么老板?”桑岚直接把矛头对准了我。

    潘颖则用一种古怪到邪性的眼神斜睨着我,口齿有点含糊的问:

    “什么老板啊?哪儿的老板啊?”

    季雅云就是再后知后觉,听她这么问,也想到了某个关键点了,脸立刻就红了起来,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训斥这个大背头。

    我假装没看见桑岚的瞪视,盯着季雅云看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一件事,就问她:

    “你身边有你年轻时候的照片吗?”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果然,刚才还羞臊不已的季雅云眉头立刻拧了起来,瞪着眼问我:

    “什么叫年轻时候的照片?”

    我差点没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季雅云和大多数女人都有个共通点,那就是一提到年龄,所有问题的重点就都不是重点了……

    我假装想了想,说:

    “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小时候’的照片,大概年龄在……十**岁时候的照片。”

    “噗……”

    潘颖忍不住笑喷了,“十**岁也叫小时候?”

    季雅云总算是强忍着没笑出声,问我:“你要我的照片干什么?”

    我果断说:“我想尽快弄清楚一些你和我都想弄清的问题。”

    季雅云和桑岚互望了一眼,拿过自己的手机翻了起来。

    我补充说:“最好是装扮古典的,盘着头,穿……旗袍……”

    季雅云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捧着手机翻了一会儿,先是把手机给桑岚看了看,然后把手机递给了我。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可是看到屏幕中的照片,我还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震撼。

    这是一张艺术照,应该是在数码相机刚开始流行的年代拍摄,后来存进手机的。

    照片中的季雅云看上去最多不过二十出头,显得十分的青春靓丽。

    而且这张照片几乎完全符合我刚才的要求。

    照片里的女人……女孩儿盘着头,穿的虽然不是旗袍,却是上下两截的旗袍式样套装,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民国时期的女校学生一样。

    “是了,就是你了。”我喃喃的说了一句。

    我现在可以认定,小雅就是年轻时候的季雅云。两个人的样貌无论再怎么相像,神态气质却是不可能完全相同的。

    潘颖探着大背头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季雅云,由衷的感慨道:

    “云姨,你年轻的时候真漂亮……呃……”

    见季雅云又要瞪眼,她连忙改口说:“是小时候……你小时候真漂亮。”

    桑岚本来还绷着脸,见季雅云连着两次因为年龄较真,也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季雅云瞪了她和潘颖一眼,掠了掠头发,把手机拿了回去,问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抿了抿嘴,说:

    “你没有做梦,你真的去了那栋古楼。只不过在那里,你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样子。”

    “什么古楼?”桑岚微微蹙眉。

    潘颖则瞪圆了眼睛,“云姨?二十岁?返老还童?”

    季雅云也顾不上跟她掰字眼了,一脸迷茫的看着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那座古楼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指了指正对着我的墙,“那座古楼是家驿站,就在我这里和你们家之间的那片空地上。”

    我没有故意卖关子的习惯,当即就把阴阳驿站的事说了出来。

    等我说完,桑岚和潘颖全都目瞪口呆。

    季雅云的脸色却变得有些古怪。

    过了好半天,潘颖突然诈尸似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我靠!阴阳驿站……给鬼住的旅馆……太酷了!”

    “等等……等等!”

    桑岚估计刚才喝猛了,扶着额头摇了摇头,放下手看着我问:

    “你是说那片空地上有一间驿站,到了晚上,你和小姨就会去那里?”

    我点点头。

    “在那里,小姨会变年轻?”

    我又点了点头。

    “你是那里的老板?”

    我再次点头。

    “我小姨在那里干什么?”

    我硬生生把‘女仆’两个字咽了回去,眼珠转了转说:

    “应该算是秘书之类的吧。”

    “你一个开旅馆的哪来的秘书啊?要我说,那就是女仆!”潘颖口不择言的把我原本想说的说了出来。

    结果就……季雅云和桑岚双双冲我瞪起了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季雅云瞪眼的时候,我发觉她眼眸深处似乎隐藏着某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情愫。

    我告诉三人,我到现在也没弄清楚阴阳驿站是怎样一个存在,可这间驿站的的确确存在。

    潘颖只顾兴奋,桑岚倒还保持着理性。

    她蹙着眉头想了想,问我:

    “你怎么就能确定驿站是真实存在,而不是梦境?”

    我想都没想就说:

    “就凭我知道你小姨和潘潘一起去买菜了,而那个时间段你正在楼上洗澡。”

    “你怎么知道我那个时候在洗澡?”

    “我上午回来后睡着了,又去了一趟驿站。我发现驿站一楼的一扇门,和你们28号是连着的。当时我因为好奇,就通过那扇门去到你们家里。那时候你刚洗完澡出来,是你自己自言自语的说‘小姨买菜怎么还没回来?一定是潘潘那个死丫头又贪玩了’,所以我才知道……”

    尽管我反应过来,及时闭上了嘴,可桑岚在理清楚我的话以后,眉毛还是拧了起来。

    万幸这时潘颖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急智,还是哪根筋搭错了,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问:

    “你说徐洁回来了?她不是在现实中回来,而是去了驿站?”

    我心下一黯,却又带着几分激动用力点了点头,“我看到她回来了,她一定是回来了……”

    桑岚已经举过头顶的酒杯缓缓放下,然后送到了嘴边……

    直到一顿饭吃完,除了潘颖追着我询问细节,她和季雅云都没再怎么说话。

    潘颖走的时候很坚定的说:从今晚开始,都要和云姨一起睡。

    夜深了,我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有些事就是这样,平时很轻易就能做到,等你刻意去做的时候,却很难做到。

    直到窗外天色亮起,我也还是没能入睡,自然也没有去到驿站。

    接下来的两天,我一直窝在家,除了吃饭,都在床上。

    可就算勉强睡着,我也没能再去到阴阳驿站。

    我问过季雅云,她也没再去过。

    我从最初的急切焦虑渐渐变得淡然。

    不是装的。

    而是当心里认定了最终目标,坚信能够达到的时候,某些悬念已经被期盼的执着代替了。

    我坚信驿站的存在。

    坚信在某一个时刻,在睡梦中,我还会去到那里,会见到那个让我朝思暮想的人。

    到那时,无论我是驿站的老板,还是一名清洁工,我都甘愿为之。

    无论客人是来自阴间,还是来自阳世,我都可以忽略不管,就只为了见到某人……

    周一,大双没有上班。

    我问孙禄他怎么样了,有没有问清楚他胸口为什么有那么多条伤痕。

    孙禄摇头,说第二天起来后他就没有再见到大双,打电话他就说陪女朋友去探亲了,让孙禄替他向我请两天假。

    我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多想。

    刚好上级单位对盗墓贼的验尸报告下来,我就和孙禄一起研究报告。

    临近中午,高战忽然来到法医室,虽然没有其他人在场,可他还是下意识的压低声音对我说:

    “盗墓贼的同伙找到了,不过情况有点特殊。”

    “不就几个挖坟掘墓的土老鼠嘛,都没手艺,怎么就特殊了?”孙禄问。

    高战看了我一眼,说:

    “这个盗墓团伙有三个人,除了死在棺材里的那个,其余两个,一个正在前面接受审讯,还有一个……现在在精神病院,疯了!”

    “疯了?”我愣怔了一下,“什么情况?”

    高战像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用力搓了搓下巴,好一阵才说:

    “就是疯了。还有件事,人不是我们找到的,是那个王希真找到的,他要见你!”

    (第六卷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