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三章踹阎王门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看着‘森罗宝殿’四个大字,四人全都呆住了。

    好一会儿,窦大宝才‘咕噜’吞了口唾沫,小声说:

    “咱们都死了?”

    “别瞎说,咱们又没干过亏心事,哪个像早死的?”孙禄嘴上说着,却是用力抹了把汗。

    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诶”了一声,转向我上下看了看,眼神变得有些古怪:

    “咱不会是真到了阴曹地府了吧?你们想,咱演的是‘探阴山’,说的是包公下阴曹找阎王爷要人的故事。要是祸祸的感觉准,桑岚真在这儿……那不是真要包龙图怒闯森罗殿,和阎王爷当堂对峙,铡了判官才能把她带回去?”

    “都别胡扯了,这里根本不是什么森罗宝殿。”我笃定的说。

    “你怎么肯定这里不是森罗殿?”孙禄问。

    我笑笑:“你见过有人在森罗殿前合影留念,然后还把照片带回去的吗?”

    刚看到匾额上的字时,我也懵了。可这会儿却已经想明白了一些事。

    第一,就像孙屠子说的,我们没做过亏心事,不可能因为帮村民唱了一出鬼戏就见了阎王。

    第二,桑岚这个‘极品倒霉蛋’更是无辜被牵扯进来,不会无缘无故被勾魂到了森罗殿。

    最关键的就是第三点,这里曾是那张黑白照片的背景!

    不能否认,有一些道行高深的阴阳先生是能够通过一些方法在阴阳两界间往来,可哪个听说过有谁带着照相机去阴间拍照的?

    而且还是老款的机械式照相机?

    一直没开口的赵奇忽然说:

    “上次在火葬场,徐……某人就用两具无头尸造了个假的鬼门关。照我看,这森罗殿九成也是假的。”

    我点点头,抬眼看向空中的红灯笼。

    灯笼里传来张喜的声音:

    “嘿嘿,我现在是不是很红啊?”

    我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了。

    阴阳刀作为灯笼出现,一直都是红色和绿色两种状态。

    回想起来,在去到牛眼沟这类阴地阴宅的时候,灯笼都是绿色的。而上次穿过人为的‘阴阳门’,去到所谓阴间的时候,灯笼却是红色的。

    照这样看,灯笼的颜色应该有着一定的含义。

    幽冥鬼火是绿的,这个就不必说了。

    红色或许有着更深层的寓意,但最基本的一层意味很可能是……所到之处并不是什么‘正经的阴间’。

    我把话跟赵奇等人一解释,孙禄把手搭在腰刀上说:

    “那还等什么,进去救人吧!”

    我点点头,伸手就去推门。

    那对开的大门竟真是十分厚重,我一下愣是没推开。

    “靠边站,靠边站,开路这种事哪是你包大人干的,当然要王朝马汉来了。”

    孙禄嘴里说着,抬手把我往后一拨拉,猛地一脚狠狠踹在门上。

    我心里这个汗啊,这小子真不愧是屠夫世家……就算面前的森罗殿是假的,也不能这么毫无顾忌的踹‘阎王门’啊。

    还别说,他这一脚下去,还真把门踹开了一条两尺来宽的缝隙。

    门被踹开,他紧跟着就把脑袋探了进去。

    随即我就听见,他从喉咙里发出“呃”的一声。

    我担心他出事,一把将他拽了回来。

    却见孙屠子的黑脸变得像是抹了一层面粉一样煞白煞白的,嘴唇哆嗦了好几下才压着嗓子说:

    “里头真有阎罗王!”

    我心里一咯噔,却没多说,抬手用力又把门推开一些,迈步走了进去。

    看清门后的情形,我猛地打了个寒噤。

    这居然真是一座阔大的殿堂。

    大殿的四角高悬着幽绿的鬼火,飘忽幽异的绿火照耀下,隐约就见两侧盘踞着数不清面目狰狞姿态迥异的鬼魅。

    而在大殿正中的高台上,龙书案后赫然坐着一个头戴高冠,身穿黑色袍服的黑脸‘巨人’!

    这巨人单是坐着都接近两米高,颚下续着长须,一双眼睛就像是铜铃一样透露着炯炯凶光,正一瞬不瞬的盯着我!

    我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强作镇定的迈步向前。

    赵奇等人也都跟着走了进来。

    孙屠子到底胆大,又和我是过命的兄弟,进来后立刻就紧走两步赶到我前头,手搭在刀柄上一言不发的往前走。

    看他挺胸凸肚的姿态,再看侧后方同样一脸戒备的窦大宝,还真有点王朝马汉护着包龙图出行的架势。

    赵奇眯着眼往两边看了看,赶上前一步低声说:

    “是假的,两边的小鬼都是壁画。”

    我转头仔细看了看,果然就见那些丑怪凶恶的鬼卒都是画在墙上的。

    只不过画这些鬼的人笔法精妙,画的是形神兼备。

    再加上殿中绿火摇曳昏暗,乍一看那些鬼卒还真像是要从墙里爬出来似的!

    见窦大宝似乎想说什么,我忙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虽然几乎能完全确定这阎王殿是西贝货,可这到底还是一处诡异之极的所在。

    刚才孙屠子踹阎王门就够冒失了,还是要多加小心的好。

    四人亦步亦趋的走到高台前,孙禄盯着上面盘坐的‘阎罗王’看了看,回过头来咬牙切齿的说:

    “也是假的,是他娘的塑像!”

    “别冒失。”我低声对他说。

    我仰头仔细看了看高高在上的‘阎王’,发现那果然是一尊巨大的雕塑。

    只是这塑像不光雕琢的惟妙惟肖,而且上漆镀色更是精妙,以至于不凑近了仔细看,还真以为这是威严凛然的阎罗真身。

    赵奇四下看了看,拉了我一把,偏过头朝一个方向努了努嘴。

    我顺着他所指的方位一看,才发现高坐法台的阎王塑像并非是在大殿尽头。

    塑像背后是一堵独立的高墙,这堵墙的后方,似乎还有着一定的空间。

    我朝孙禄使了个眼色,四人放轻步伐,绕过高台从左侧往后面走去。

    在经过高台的时候,我突然有种被人暗中窥视的感觉!

    我倏地停下脚步,猛然转头顺着感应看去。就见原本瞪视前方的阎王塑像,那双拳头般大的黑眼珠子不知何时竟转了过来,斜向下看着我。

    “怎么了?”赵奇低声问。

    我略一分神,赶紧抬手指向塑像的脑袋。

    再一看,却见塑像还是原来的样子,两眼直视前方,没有任何的变化。

    而那种被偷窥的感觉也在此刻消失了。

    “什么情况?”窦大宝转头看了看塑像。

    “你没看出什么?”我问他。

    窦大宝摇头,“没有。”

    我眼珠快速的转动了两下,又看了一眼阎王像,低声嘱咐:

    “都小心点。”

    “后面有扇门!”孙禄回过头来说。

    我加快步伐走了过去,果然就见墙后有一道门。

    孙禄一手握着刀柄,一手就要去推门,赵奇突然说:“等等。”

    他朝那门上下看了看,说:

    “你们不觉得这里的布局有点奇怪吗?”

    “是有些奇怪。”我说。

    我已经看出来了,这扇门并不是开在后墙上的,而是迎着我们,开在正面的一堵窄墙上。

    说是窄墙,其实也有两米多宽,和前面阎王像背靠的那堵墙呈‘丁’字形,似乎是将阎王像后面的空间从中一分为二,分隔成了两个相对独立的空间。

    “右边会不会也有一扇门?”赵奇低声问:“要不要分头行动,我走右边?”

    见孙禄和窦大宝也都看着我,我迟疑了一下,摇头,“别分开,一起走。屠子,开门!”

    “砰!”

    话音一落,孙禄立马抬脚踹开了那扇门。

    我见他不改莽撞,摇着头把他拉到身后,“你走后边,别再乱来了!”

    我探头进去往门里看了看,这居然是一条通向后方的通道。

    我再次回头叮嘱众人小心,抬起官袍的前襟迈步走进门,沿着通道向前走去。

    通道很短,约莫只有十多米,到了尽头,侧面竟又有一扇门。

    和之前不同,这扇同样古朴的木门上,竟然贴着一道黑色的符箓!

    我可以肯定,这绝不是道家的符箓,黑色的符纸、暗红色的符文,整张符都透着一股妖异。

    我抬头看了看悬浮在头顶的红灯笼,虽然张喜没出声,我却估算出时间紧迫,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思索犹豫了。

    我猛一咬牙,一把将黑符扯了下来,几下便撕的粉碎。

    然后比孙禄更加暴力的抬脚踹向木门。

    “砰!”

    木门被踹的大开,没等我看清门内的情形,就感觉一阵凛冽的阴风扑面而来。

    我被这阴风吹的睁不开眼,本能的拿捏法印朝着身前推去。

    “敕杀!”

    “啊……”

    听到一声女人的惨叫,我赶忙睁开眼。

    却发现这竟是一间不到二十平米的房间,一个女人正仰面倒在房间一角的地上,手捂心口,面容痛苦的扭曲着。

    “桑岚!”

    我大吃一惊,连忙跑了过去,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桑岚嘴角带血,似乎竭力想要睁开眼,却只能是挣扎在半开半合之间。

    “我艹他妈的……”

    我心里这个悔啊……我怎么就不能看仔细了再出手?

    她现在介于生魂和阴鬼之间,我这一下打下去……

    就算能活着回去,恐怕她最少也得修养个一年半载才能恢复了!

    “走!回去!”我转过身,朝着赵奇等人咆哮道。

    我怀抱桑岚,跟着赵奇他们开始全力以赴的往回跑。

    赵奇和窦大宝先后跑出‘森罗殿’,我正想跟着往外跑,怀里的桑岚忽然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她的眼里竟又透出那种迷茫的神情:“你……你是谁?”

    我猛地一愣,停下脚步,低头仔细看她的脸。

    两人目光一对,我蓦然瞪圆了眼:

    “你不是桑岚!你是……”

    话没说完,面前的大门突然“砰”的一声,猛然合拢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