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九章探阴山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不唱了!不管了,我现在送你去医院!”我是真毛躁了。

    只能说作为一个普通人,我的承受力也是有底线的。

    二爷屯的事虽然诡秘,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更加像是一场闹剧。

    这一切的起因,似乎就只是村长公子娶老婆,大肆铺张的摆宴席、唱大戏引发的。

    我最初来这里是因为工作,却因为一张刻意送到我面前的冥币,又把我带回这里,听了老何一番没头没尾的话,就劳师动众的一通忙活。

    我图什么啊?

    我特么又不是奥特曼,也没把红裤衩穿外边的习惯……

    见我闹情绪,桑岚扶着我的手在我胳膊上轻轻捏了一下:

    “别这样,我没事,就是有点胸闷,你扶我到河边缓缓就好了。不是说昨天已经有人死了嘛,你也不想村子里的人再有事啊。”

    我皱着眉点了点头,边扶着她往河边走边勉强调侃说:

    “又胸闷啊?左边闷还是右边闷?”

    桑岚横了我一眼,没搭理我。

    说实话,或许由于我的专业需要绝对的细致严谨,所以我的性格并不算是冲动型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一下车,我就有种很压抑的感觉。

    我想象不出瞎子说的‘气势凝固’是一种怎样的情形,可事实是这种压抑让我觉得胸口发闷,有些喘不上气。总之……十分的不好受。

    来到河边,桑岚抽回扶着我的手,望着河面连着深呼吸了几下。

    看着水面粼粼的波光,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微风,我感觉心绪舒缓了许多。

    “只不过是隔着一条河,气势怎么会完全不同?”瞎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河边,手捧罗盘,看着对岸喃喃说道。

    “什么?”我下意识的问。

    瞎子摇头,“说了你也不懂。能不能想法子去河对岸看看?”

    我知道他这么说绝不是藏私,而是因为隔行如隔山,有些隔路的东西,真不是只言片语能解释清楚的。

    我回过头,正巧见高战和张村长朝这边走来。

    张村长已经听高战说过,‘警方’找了专人替他们唱今晚的鬼戏,所以显得格外殷勤。

    我也没跟他废话,直接问他,有没有法子送我们去对岸看看。

    张村长忙说好,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就见一条船从不远处的河湾后‘突突突’的开了过来。

    等船开到跟前,瞎子第一个跳了上去。

    “我们也上去看看吧。”桑岚对我说。

    见她眼里闪动着新奇,我不禁有些好笑。

    她是典型的城里娃娃,到了乡下看什么都新鲜。

    我心想反正赵奇还没回来,唱戏的事一时半会儿也定不下来,就说:

    “对岸的风景看上去挺不错,那就一起过去看看吧。”

    几人一起上了船,马达开动,才一离开岸边,我就觉得比刚才更舒服了一些。

    再看桑岚,也是一副如沐春风的舒爽模样。

    等船开到对岸,我耳边忽然传来玉玲珑的声音:

    “就是这里了。”

    我看了高战和村长一眼,往旁边走了几步,低声对着五宝伞问:

    “玉老板,您说什么?”

    “就在这里唱!”玉玲珑轻声回应。

    “这里?你是说在这边岸上搭台?”

    “不,不上岸,不用搭台,就在船上唱!”

    “船上?”我有点懵了。

    这条船看上去应该是用来打捞浮萍清理河道的,比一般打鱼的小船大点,可最多也就能载十几二十个人,在这上面唱戏,那不是扯淡吗?

    我刚想再说,瞎子忽然大声说:

    “就是这里了!”

    没等我抬头,瞎子已经来到了跟前,小声对我说:

    “祸祸,老何可真没跟你开玩笑,这儿的地势风声我总算是看清楚了。旁的不多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有了阴阳逆转的趋势,一旦局势反转,阳局中的活人活物都得出渣子!”

    我说:“你慢点说,说清楚。”

    瞎子摇了摇头,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跟我解释,过了一会儿,忽然指着岸上的一个方向低声说:

    “那边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说:“是平古岗。”

    瞎子点头,“以前我就跟你说过,平古岗是煞气聚集的阴地。二爷屯离平古岗不到三公里,这里的人却相安无事,知道为什么吗?”

    “你就别那么多话佐料了。”

    “啧……我是想说,地势风声必须得阴阳平衡,平古岗是阴地,那反过来说,二爷屯就是阳地。别的不多说,现在我就告诉你,这里现在已经开始有了阴阳对调的迹象,阳地和阴地对调意味着什么?你应该知道,阴地是给什么‘人’住的吧?”

    我脑袋一阵阵的发懵,勉强理了理思绪,问他:

    “你说‘就是这里’是什么意思?”

    瞎子指了指脚下的甲板说:

    “古代行军布阵有阵眼,风水局势也有中心点。这么说吧,风水局势的‘阵眼’就相当于一个转轴。哪怕是乾坤颠倒,这个阵眼是不会变的,待在这个阵眼上的人和物都不会受到影响。换个你比较容易理解的说法就是……这个阵眼,就相当于生死关、阴阳门!”

    阴阳门?

    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想到关键,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我的确听过阴阳门一说,不但听过,而且还通过这扇‘门’去到了区别于现实的‘世界’。

    那次是在市里的火葬场,徐荣华的尸体失踪,一众死鬼回魂搬运停尸房里的尸身。为了查明‘鬼搬尸’的真相,我和赵奇一起通过焚尸炉,到达了一个神秘的所在。

    等到两人‘回来’,才发现那个焚尸炉里有一对没脑袋的男女尸体,脖子顶在一起组成一个拱门的形状。

    后来老何告诉我,那应该是徐荣华的阴魂在作祟,那两具尸体组成的‘门’就是阴阳门!

    简言之,阴阳门就是连接阴阳两界的通道,为什么这里会出现阴阳门?

    要真是瞎子说的那样,又是怎样一种力量能够将阴地和阳地对调?

    阳地变阴地,二爷屯的村民真的会死吗?

    如果是真的,那又是什么力量能够使整个村子消亡?

    对岸传来的汽车刹车声打断了我的思绪,一辆大吉普停在岸边,赵奇和孙禄先后从车上下来。

    紧跟着又下来一个看上去五十来岁的老头,居然是戏班子的于二爷。

    “你们怎么上那边去了?”赵奇朝着这边喊问。

    我嫌隔得太远,拿出手机给他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我问:“戏班子肯来人演出了?”

    “来了,就一位。”赵奇拿着电话看了一眼于二爷,压低声音说:

    “戏班子死了人,其他演员谁还敢来?我嘴皮子都磨破了,就请来这么一位于……于老板。”

    我心说他一个人来有什么用,又不用他登台。

    挂了电话,我让人把船开回去。

    上岸以后我把要在船上唱戏的想法一说,赵奇还没开口,于二爷就诧异的看着我说:

    “我记得你是警察,怎么你也懂阴阳玄门吗?”

    于二爷这么问,我并没有觉得意外。

    戏曲行当同样是华夏最古老的行当之一,也是诸多行业里规矩最多的行当之一。像这种传承了老规矩的老人,未必就精通阴阳,但多少也会懂一些外门的东西。

    张村长就说过,唱鬼戏就是于二爷的提议,时间也是他定的。这就证明于二爷多少是懂些门道的。

    事情都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只好点头承认,“我除了是法医,还是个阴倌。”

    于二爷似乎天生性子淡然,闻言只是点了点头。

    “就来这么一位老板,连个敲锣打板的都没有,这戏怎么唱啊?”窦大宝问出了我最犯难的问题。

    于二爷淡淡瞥了他一眼,“没有锣鼓点,就不能唱戏了?”

    他转向我说:“你说在船上唱,可如果是在船上唱,那戏码就很有限了。”

    “探阴山。”

    听到玉玲珑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想都没想就脱口说:

    “唱探阴山!”

    “探阴山?”于二爷眉头皱了起来,“我唱不了啊!”

    “不用你唱,你帮着给我们的演员指导指导,上上妆就行了。”我也顾不得跟他客气了。

    于二爷目光在我们几个身上逐一扫过,最后停在窦大宝身上,“小兄弟是梨园后辈?”

    窦大宝愣了一下,摇头,“我可不会唱戏。”

    “你不会唱戏?”于二爷转头看着我,“那谁演包公?”

    “她!”我指了指桑岚,手指头却一下子僵在了半空。

    这不对啊!

    我虽然不怎么懂唱戏,可也知道‘探阴山’这出戏又叫‘铡判官’、‘包公下阴曹’。

    说的是民女柳金婵被恶人杀害,未婚夫被屈打成招定为凶手,包龙图下阴曹闯十殿和阎王辨理,平反冤案的故事。

    这是包公戏,桑岚怎么唱?

    让她反串老生唱包黑炭?

    就算她勉强扮上包公的妆,玉玲珑同样是个娇滴滴的女鬼,能唱出老生的调调吗?

    我正发懵,忽然就听玉玲珑吃吃笑道:

    “公子既是分踏阴阳的恶鬼之身,这探阴山断冤案的包大人舍你其谁?”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