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五章阴阳驿站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和桑岚眼神一对,我脑大筋没来由的一蹦。

    刚才的事似乎有点不对劲啊。

    我代替老何超度横死鬼也有段时间了。

    我渐渐发现,因为某种原因滞留在阳间的阴魂,大多数并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相互间或多或少也有着联系。

    以前他们去后街的铺子,都是冲着‘何居士’。这段时间以来,我代替老何开铺子,在某个特定的‘圈子’里,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鬼也不是没脑子,不管因为什么留在阳间,最终都还是想去轮回转世的,他们又怎么肯轻易得罪我这个‘临时渡鬼人’呢?还一来就来那么一大帮子……

    见几人都看着我,我没继续想下去,当即就把老何的交代说了出来。

    “普通的戏班子不能唱鬼戏,难道要找鬼戏班?去哪里找?”潘颖已经以惊人的速度固态萌发了。

    我瞪了她一眼,转而看着桑岚,好半天才说:

    “老何说让你唱。”

    “我?”桑岚错愕的看着我,“我哪会唱戏啊?”

    “你刚才不是唱的挺好嘛。”孙禄调侃说。

    桑岚一愣,随即连连摇头,“那不是一回事,我刚才是被……被……”

    潘颖眼珠一转,搭住她肩膀说:

    “就算不被那什么,咱们也还是能登台表演的。唱戏而已,又没说一定要唱传统剧目对不对?咱的专业就是歌剧,歌剧是什么?歌剧就是洋鬼子的大戏。要知道艺术是没有国界的,同样是唱戏,我们可以唱《茶花女》、《阿依达》,再不就唱你最拿手的《蝴蝶夫人》……”

    “潘潘,你够了!”桑岚眼睛翻的都只剩下眼白了。

    我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就差没喷出来了。

    这个大背头,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本事绝对算是她的‘超能力’了。

    在村子里唱歌剧……

    我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桑岚穿着宽袍大袖的戏服站在戏台上飙女高音的画面,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见桑岚瞪我,我连忙摆手说没什么,时间不早了,都先回去休息吧。

    见季雅云对刚才的事还有点心有余悸,我指着潘颖对她说:

    “晚上你们俩就把她看好,她只要不作妖,保准你们没事。”

    高战临走时郑重的跟我说:

    今晚发生的事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对某些事物的看法。虽然我对你那个熟人说的话还有所保留,但关乎到一村子人的性命,那就不能马虎。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无论如何都要唱这出戏。

    送走所有人,我坐在藤椅里发呆。

    撇开老何、魏老四、老陈这些人的神秘不去想,这鬼戏可怎么唱啊?

    鬼灵术中的记载不可谓不深入,可也没教人怎么唱戏啊……

    “老板……老板?”

    听到有人叫‘老板’,我抬起头,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看到自身的所在不禁有些疑惑:

    “我怎么睡在这儿了?”

    我居然趴在柜台上睡着了?

    “老板?”

    想到恍惚间听到的那个声音,我抬头一看,顿时惊呆了。

    我所在的房间,竟然比原来大了三倍还多,而且原本显得空荡的位置,多了许多先前并没有的古朴家具。

    更让我目瞪口呆的是,在我的面前,站着一个风姿绰约的美貌女子。

    女子十分的年轻,最多不过二十二三岁,肌肤赛雪,面带桃红,真可以说是艳丽无双了。

    更让我怦然心动的是,她穿着一件宝蓝色鸡心领的缎面旗袍,将她凹凸有致的美好身材彰显到了极致。

    “老板,你醒了?”美女把一杯茶放在我面前,微笑着朝我点了点头。

    “老板?”

    我一时间头脑发懵,完全搞不清状况。

    这屋子绝不是我先前的一楼。

    面前这个女人艳丽中带着端庄,也不像是某种会所里的‘工作人员’。

    她为什么叫我老板?

    还有……

    她的样子为什么这么眼熟呢?

    感觉口有点干,我端起桌上的盖碗茶杯篦了篦湛清碧绿的茶叶,喝了一小口。

    一股浓郁香结的暖流直透肺腑。

    茶是热的……这不像是在做梦啊?

    我放下茶杯,站起身,想活动一下手脚,确认自己是不是在梦境中。

    起身才发现,柜台比先前要长了许多,也新了许多,而我刚才坐的,并不是原来的藤椅,而是一把红木的圈椅。

    见那女子眼波流转的看着我身上,我顺势一看,顿时又是一愣。

    月白长衫、白棉袜、千层底……

    我身上穿的,居然是我从狄家大院带回来的那一身民国时的衣服。

    “你是谁?”

    我越看越觉得眼前的美女眼熟,我一定见过她,可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美女一怔,眼中刹那间露出些许迷茫,可随即脸上泛起红晕,有些羞涩的垂下眼说:

    “老板又在跟小雅玩笑了。”

    “小雅?”我猛一愣,两步来到柜台外面,瞪大眼睛上下打量着她,“你是……你是季雅云?”

    我终于想起她为什么眼熟了,这眉眼五官…这身段……活脱脱就是季雅云的翻版,只是年龄比先前小了将近十岁的样子。

    “季雅云?”

    自称小雅的女人眼中又再露出了迷茫的神情。

    从她现在的表情来看,我完全能够确定,她就是季雅云。

    只是她为什么变年轻了呢?

    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环顾四周喃喃的问出口。

    小雅掠了下额前垂落的发丝,看着我轻声说:

    “这里是行馆,是驿站啊。”

    “驿站?行馆?!”

    听到‘行馆’两个字,我心里猛然一动。

    貌似不久前才有人跟我提过这个几乎已经被现代人舍弃不用的了称谓。

    转眼看到对开式的大门,我又疑惑的看了一眼小雅,撩起长衫的前襟迈步走到门口,拉开门走了出去。

    门一打开,我就傻眼了。

    借着屋里透出的灯光,就见门口是一条现代城市里不多见的石板路,隔着路却是一条宽阔的黑压压的河道。

    再往远处、又或者道路的两端,都是一片苍茫雾霭,目光不能所及。

    我勉强镇定了一下心神,往外迈出几步,回过头再看,然后整个人就彻底僵住了。

    在我身后,竟然是一栋三层高的古楼,一楼正门的上方,悬着一面原木匾额,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墨黑苍劲的大字:

    阴阳驿站!

    好半天,我才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把手伸到腰里狠狠拧了一把。

    “嘶……”

    生疼,这不是做梦?

    驿站,行馆……

    我猛地想起跟我提到‘行馆’这一称谓的,应该是那个附在桑岚身上的女戏子玉玲珑。

    她说她会暂住几日,就住在城河街三十号的行馆,难道说……

    我左右看了看,提起前襟就往右边跑。

    跑了十几步,却见前方左右都是一片雾茫茫的。

    好像这里就只有那一栋孤零零的古楼!

    这不是城河街,如果是……我家呢?

    桑岚她们家呢?

    我带着满心疑惑往回走。

    快走到古楼外的时候,心里忽然一激灵,抬手把尾指伸进嘴里,仰天打了个唿哨。

    一个小小的黑影从迷茫中展翅飞来,扑棱棱落在了我的肩膀上,瞪着滴溜溜绿宝石的小眼睛侧目看着我。

    鬼鸮在,那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阳世?还是阴间?

    我是怎么来到这儿的?

    回到古楼外,小雅正站在门口,双手相握垂在身前,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见她穿着单薄,我就示意她进屋。

    坐回柜台后,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

    盯着小雅看了一会儿,忍不住问:

    “小……小雅,你大名叫什么?”

    小雅又用那种茫然的眼神看了看我,然后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我是谁?”

    “你是这里的老板啊。”

    “我叫什么名字?”我越发好奇。

    小雅愣愣的看了我一会儿,又摇头,“我从来没听老板你说过自己的名字。”

    我用力搓了把脑门儿,想了想,又问她:

    “你知道桑岚是谁吗?”

    “桑岚?”小雅掠了一下发丝,喃喃的说:“这个名字好像有些熟悉,她来我们这里住过吗?”

    “她……”

    我完全无语了。

    这个小雅的一举一动一个眼神,绝对就是季雅云。

    她怎么就忽然变得年轻,还穿着旗袍……跟我一起来到这儿了呢?

    “砰砰砰!”

    外面突然传来三下沉闷的敲门声。

    刚才还有些不知所措的小雅立刻像变了个人似的沉下脸,几步走到柜台后站在我身侧,沉声说:

    “进来吧。”

    大门被从外面推开,一个黑衣人缓步走了进来。

    我一看这人就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这人身材中等,从头到脚一身黑,夸张的是脸上还用一块黑布蒙着三分之二的脸,只有一对阴森的眼睛露在外面,乍一看就跟电影里的夜行人似的。

    这人身后背着一个狭长的布包,进门后一句话也不说,悄无声息的就往里走。

    “你是什么人?”我忍不住问。

    那人脚下一停,缓缓转过身看向我。

    让我没想到的是,两人四目相对,他的身子竟明显剧烈的震动了一下,原本冷森阴鹜的眼睛里居然透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