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二章魏老四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推开平房的门,打开灯,我不禁拧起了眉头。

    这就是一间厨房,灶台都是砖垒泥砌的,虽然有些灰尘,但可以看出,之前的主人把这里收拾的十分整洁利落。

    屋子里没人……

    连个鬼影也没有。

    脑子里冒出这么一句,我忍不住笑了。

    以前靠着几页破书蒙事,那时候就以为自己相当牛逼了,起码比一些假道士、假和尚有本事。

    可是在读过百鬼谱、学了鬼灵术以后才发现,关于阴阳,远比我想象的要神秘叵测。

    我现在开了鬼眼,可并不能看到所有的不同于阳间的存在。

    窦大宝的眼睛够神奇了,可是他也有看不见的东西……

    我只能是说,凡人看待阴阳,就和古人、甚至是现代人看待宇宙一样,永远都是坐井观天。

    孙禄把头探进门看了看,也是皱眉,粗着嗓子冲屋里说:

    “魏老爷子,我们家祸祸都已经来了,有什么话你就不能出来说?你都大把年纪了,就不能敞亮点?”

    孙屠子一向直来直去,我心里有火,也就没拦着他。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有回应,再看高战已经纠结的都不行了。

    我忍不住往地上啐了一口,冷冷的说:

    “既然不肯露面,那就算了。奉劝你一句,阴阳殊途,既然走了,就别在阳世徘徊,否则……”

    我没再继续往下说,转过身就要走。

    高战忽然拉了我一把,抬手朝屋里指了指,小声说:

    “你看那儿。”

    我看了他一眼,扭过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不由得就是一愣。

    他指的是墙角的一个老旧的碗柜,乍一看没什么稀奇,可仔细一看,碗柜的一个柜脚底下,竟压着一张红通通的钞票。

    孙禄也看见了,大咧咧的走进厨房,走到碗柜边,低头看了看,抬头看向我:

    “又一张死人钱。”

    我点点头,刚想说管他娘个蛋,老子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故弄玄虚,既然某人装神弄鬼,我才懒得在这儿耗时间。

    可是不知道怎么,我脑子里忽然就蹦出一个模糊的想法。

    从再次来到二爷屯,除了进这院子以后那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以外,我好像忽略了某个细节。

    那个细节貌似对于整件事无关紧要,却又是解答一些疑问的关键。

    “我到底忽略了什么?”我喃喃自问。

    “祸祸,这两张钱可不一样啊。”孙禄忽然说了一句。

    “啊?”

    “这张面额大,先前那张是一百的,这个好像是……一亿的。”

    孙禄嘴里说着,人已经蹲下身捏住那张冥币的一角,想把它拽出来。

    扯了两下没拽动,索性用肩膀顶住碗柜,‘嘿’的一声把碗柜顶了起来。

    “卧槽!”孙禄蓦地转眼看向我,“这下面有个洞!”

    我猛一激灵,刚才那个模糊的想法似乎一下更清晰了些。

    我甩掉刚点的烟,走到碗柜旁,冲孙禄一扬下巴,两人合力把碗柜抬到了一旁。

    果然就见碗柜下有一个两尺见方的洞口。

    我也顾不上多想了,回头冲张村长伸出手,“手电给我。”

    张村长这会儿早六神无主了,闻言忙手忙脚乱的把手电筒递给我。

    我打着手电往地洞里照了照,抬起头想了想,脑筋儿又是一蹦。

    见高战和张村长都看着我,我也没多说,迟疑了一下,说:“我下去看看。”

    孙禄抿了抿嘴,“我跟你一起下去。”

    这会儿我已经隐约有了些眉目,也就没坚持反对。

    把竹刀往他手里一塞,又打着电筒往下照了照,转过身顺着洞里的扶梯下到了洞里。

    孙禄跟着下来,嘴里嘟囔着说:

    “看来这魏老四不简单啊,普通人哪有在家里造密室的。”

    “这不是密室……”

    “不是密室,难道是地窖?现在还有人挖地窖吗……”

    孙禄边说边从扶梯上跳下来,回头顺着电光一看,顿时没了声音。

    竹制的扶梯吱呀响起,高战也跟着下来了。

    看清地洞里的情形,愣了愣说:

    “这……这是祠堂?不像啊?要供奉先人的话,也不该是在地窖里偷偷摸摸的供奉啊?还有这画像……要是供奉祖宗,那也不能是三个男人啊?”

    我呼了口气,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如他所说,与其说这是一个地洞、地窖,倒不如说是一座小型的祠堂来的贴切。

    四面墙用青砖垒的整整齐齐方方正正,南墙边一条长案,上面虽无供品,却有香炉烛台。

    长案后面,墙上并排挂着三幅画像。

    画像中各有一人,其中两人都是长发粗鬓的乡野大汉,第三个却是戴着垂耳官帽,身穿古代官服的男子。

    高战之所以说这里是祠堂,主要还是因为条案上,香炉的后边,有一个形态古朴的架子。

    很多宗族祠堂里都有类似的木架,是用来展示一些有宗族纪念价值的物品。

    可是眼前供桌上的木架,形态却有些特异。

    木架高约半尺,长度超过半米,两端各有一个向上的半环形托起。

    架子是空的,我却已经依稀想到,架子上原先供奉的是什么……

    “香炉下面好像压着张纸,不会又是死人钱吧?”孙禄探着头看了看说。

    我抿了抿嘴,一言不发的走到长案旁。

    确实,香炉下的确压着一张纸,纸上还有红色的毛笔字迹。

    我抬起香炉,把那张纸抽出来,看了看上面的字,差点就要骂街。

    纸上写了八个字:

    此地危险,速去平骨。

    我之所以有这种反应,是因为我认出,这张纸就和后街三十一号的本子是同一种纸质。

    这就是从本子上撕下来的那张纸!

    而纸上的字迹,就是老何的笔迹!

    这根本就是那晚老何写画过后,被人从本子上撕走的那一张……

    “此地危险,速去平骨……什么意思?”高战把目光从纸上转向我。

    我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转动眼睛,把这地下祠堂环顾了一遍。

    转眼间,见张村长趴在上方的洞口往下看。

    我走过去,朝着他问:

    “魏老四以前是干什么的?”

    这村里的头把交椅貌似知道的不少,而且从一开始就隐瞒着什么。

    张村长抿了抿嘴皮子说:

    “我算看出来了,你们三位不是普通的警官。我……我直说吧,我跟老魏聊过,他……他干爹和师父是刽子手,就是以前砍人头的那种……刽子手。”

    张村长表情一阵纠结,接着说道:

    “你们……你们也看出来了,这里是真邪性。这里原先是白二爷的祠堂,谁敢占白二爷的家啊?可是政策下来,谁也没办法啊!也就……也就先前的老何家不忌讳……后来转手给魏老四……结果魏老四到老都无人送终。”

    “在魏老四之前,这里原先的主人姓何?”

    “嗯。”张村长点头。

    我又问:“记得是哪个把屋子卖给魏老四的吗?”

    张村长又在上面点了点头,“你要问别的我或许记不住,可这个我保准记得没错。这院子原先的主人……也就是把院子卖给魏老四的,是何家的一个远亲。他叫何尚生,就……就……何尚生……和尚……生……你们应该能理解我为什么记得这事儿吧?”

    “何尚生!”

    我舔了舔腮帮子,是真差不多要骂人了。

    之前我就觉得哪儿不对劲。

    现在听张村长一说,要再反应不过来那我就是傻子了。

    这里原本就是老何家的宅子!

    我真恨不得跑去疗养院把变成植物人的老何摇醒,问他: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个老东西都快死透了,怎么还这么作妖啊?

    “何尚生……”高战喃喃说了一句,抬眼看着供桌后的画像问:“这三位,难道都是原来房子主人的祖先?”

    “不是。”

    我摇摇头,走到共桌旁,依次指着画像说:

    “樊哙;张飞;魏征。”

    不等高战和孙禄发问,我又一指供桌上的木架:

    “这三位爷是被古代刽子手供奉的祖师,要是没猜错,魏老四就是刽子手的传承,这架子上,原本供奉的是一把砍头刀!”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