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五章凶案现场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警官,我真没杀人!”

    “警官……我求求你们别把这事儿告诉我家里……”

    “警官……”

    “闭嘴!”高战皱着眉头喝叱了一声,转脸朝我点点头,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在一众吃瓜群众的围观下,蒙着头套,戴着手铐脚镣的嫌疑人被带进了居民楼。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到了六楼黎曼的家,刚把范少虎的头套摘下来,他忽然“啊”的一声大叫,紧跟着就软在地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起来。

    “是癫痫!”

    我连忙蹲下身,掐住范少虎的下颚,掏出一包餐巾纸塞进他嘴里,一边解他上衣的扣子,边对旁边一个警察说:

    “帮他把皮带和脚镣解开。”

    过了好一会儿,范少虎才停止抽搐,翻着白眼,满头大汗的仰躺在地上喘粗气。

    高战把我拉到一旁,低声对我说:

    “我刚给嫌犯的家人打过电话,他有羊癫疯的病史。有羊癫疯的人……能是凶手吗?”

    我摇了摇头,没有回他的话。

    按照常理来说,有癫痫病的人在受到强烈刺激的情况下发病的概率也会增加,是不大可能用那种凶残到令人发指的手法伤人的。

    范少虎本人的表现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

    但是作为一名法医,是不能够擅自发表意见的,那样就是妨碍刑侦逻辑。

    等范少虎缓过来些,高战让人带着他指认现场。

    可是得到的结果很荒诞,甚至是很滑稽。

    范少虎倒是很配合,哆哆嗦嗦的详细说明了他和黎曼在哪个屋、哪张床……甚至是在客厅的沙发上发生过关系,就差没描述用什么姿势了……

    高战拧着眉头走到我身旁,低声说:

    “如果他真是凶手,那他应该去拍电影,小李子这辈子也甭想拿小金人儿了。”

    “头儿,他又抽风了!”

    一个警察忽然喊了一声。

    等我和高战走到跟前,已经有人学着我刚才的样子对范少虎进行了处理。

    我皱了皱眉,对高战说:

    “直接把他送去医院吧。”

    高战点点头,等范少虎再次舒缓过来后,让人把他抬了出去。

    人抬走后,高战转身对我说:“我们也撤吧。”

    我点了点头,刚要迈步,忽然间胸口一凉……然后我就感觉,屋子里除了我和高战,似乎还多出了一个人!

    是阴瞳……

    “徐祸?徐祸?”高战拍了拍我的胳膊。

    我挡开他的手,把食指竖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我仔细感觉了一下,缓步走向厨房。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可是看到厨房里的情形,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厨房的灶台旁,赫然站着一个穿着纸衣服、长发披散的女人!

    那女人眼中带着些许的怨恨,紧抿着嘴唇,就那么站在那儿,微微低着头,幽幽的看着我。

    这女人的样子十足就是以前的凌红,但我却知道,她不是凌红,而是这房子原本的主人……黎曼。

    我退后两步,低声对高战说:“你先出去一下。”

    高战同样低声说:“这不合规矩。”

    我说:“你到门口去,别关门,让其他人先下楼。”

    高战点点头,没再说什么,朝厨房看了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见门外除了高战没别人了,我又走向厨房。

    凌红……不,是黎曼。

    她好像和我之前见到的鬼不怎么一样。

    或许真像孙屠子说的,她能亲口说出凶手的名字,或者提供有用的线索也不一定。

    我这么想着,走到厨房门口,抬眼间,看到厨房里的情形,我浑身的血都凉了。

    刹那间,我感觉心脏停止了跳动,整个人有种想死的冲动。

    我想大声喊,想尖叫,可喉咙里像塞了一团头发,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我没有看到黎曼,却看到灶台旁的地板上,有一具鲜血淋漓、没有头的女尸!

    女尸的样子就和案发当天,我到达现场后看到的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煤气灶的火开着,上面座着高压锅……除了女尸,厨房里还多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他外面套了一件医生穿的白大褂,里面却什么也没穿。

    正跪在地上,对被砍掉脑袋的女尸做着难以描述的动作……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一幕虽然如此形象,可我却无论如何都看不清男人的脸!

    高压锅的阀门开始冒蒸汽,我似乎能听到开锅时那种吹哨子般的声音……

    这声音传进耳朵,比夏日的炸雷还要让人惊悚。

    我只觉得浑身发胀,耳鸣的就像火车拉响汽笛一样,脑子都快连同脑壳撕破头皮顶出来了……

    时间在我心里已经完全没了概念。

    我就那么僵硬的站在厨房门外,不能自控的看着这令人遍体生寒的一幕,甚至连想要闭上眼睛都不能够。

    不知道过了多久,没有脸的男人忽然站起身,走到厨房角落,打开了那里的橱柜,从里面拿出一个蓝色的保温杯。

    他打开保温杯,从里面摸出一个不透明的玻璃瓶。重又走到尸体旁,打开玻璃瓶,将一滴黄白色的粘稠液体滴在尸体右后股的位置……

    “啊……”

    我终于再也承受不住,竭尽全力的大喊了一声。

    随着这一声喊,眼前的一切全都消失不见了,而黎曼也已经不在厨房里。

    “怎么了?”高战听到叫喊,冲进来扶住我。

    见我浑身软的像面条一样,忙咬着牙半扛半抱的把我拖进沙发里。

    我紧闭着眼睛,大口的喘着气。

    足足有五分钟,才勉强艰难的睁开眼。

    高战的圆脸映入眼帘,硬币眼里满是惊疑不定的看着我:“怎么了?你看到什么了?”

    我又缓了好一会儿,想要直起身子,才发现浑身都被冷汗浸透了,身体软的一点力气也没有。

    “包……我的包……”

    高战连忙把我的包从地上捡起来。

    “右边……右边口袋里有手套……你戴上手套,去厨房……打开最里面的柜子,看看有没有一个保温杯……蓝色的。”

    高战没有犹豫,找出手套戴上后走进厨房。

    不大会儿,就听他在厨房里喊:“是有个蓝色保温杯!”

    高战从厨房里走出来,把手里的保温杯给我看,“上次我就见过这个保温杯,老钟也见过……有问题吗?”

    我深吸了几口气,勉强撑起身子,“把保温杯带回去,先扶我离开这儿……”

    直到被高战背着下了楼,呼吸着雨后潮湿的空气,我才像是真正活了过来。

    回到局里,我和高战一起来到法证办公室。

    肖阳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看了看我,小心的问:

    “徐主任,你……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

    “老钟呢?”我顾不上回答她。

    “什么事儿?”老钟正好端着茶杯从外面走进来。

    我从包里拿出用密封袋装着的保温杯。

    老钟看了一眼,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个杯子,连同当时案发现场的所有厨具碗筷,我都已经做过证据提取了。”

    我把保温杯放在桌上,沉声说:“再做一次提取,杯子里面可能有凶手留下的指纹。”

    “杯子里面?”老钟放下茶杯疑惑的看着我。

    我点点头:“我怀疑嫌犯范少虎是被栽赃,凶手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得到了他的jy,jy是用一个玻璃瓶盛放,然后装在保温杯里保持一定程度的新鲜。凶手在现场栽赃的时候,曾经把手伸进保温杯里拿玻璃瓶,事后在消除证据的时候,很可能没有擦掉杯子里的指纹!”

    老钟诧异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咽了口唾沫问:

    “你是怎么确定凶手曾经把手伸进过保温杯的?”

    见肖阳同样用惊愕的眼神看着我,高战大力的挥了挥手,“先不要问这个,赶紧化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