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四章出租司机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哎,说你呢,还不赶紧把衣服穿上去!”

    桑岚又说了一句,俏脸微微有些涨红。

    我往身上一看,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急着下楼,就只穿了条大裤衩。

    上楼换了衣服,再次回到楼下,我又走到柜子旁仔细确认,被我重塑了鬼身,却成了凌红模样的女鬼的确不在了。

    “小姨蒸了包子,你赶紧趁热吃吧。”桑岚把饭盒放在柜台上。

    “谢谢。”

    我说了一句,坐到柜台后,看着毫无生气的泥娃娃,心里说不出的疑惑。

    我的初衷是想帮黎重聚魂魄,可按照鬼灵术中的法门,仅仅只是刚塑好了阴形,还没来得及招魂。

    然而她却自己成就了鬼身,而且不等我超度,就离开了这里。

    如果说她成就鬼身,变成凌红的样子,是因为降头师正巧作法勾魂误打误撞造成的,那她鬼身初成,也不可能在白天离开这里啊。

    我总觉得这中间似乎还掺杂了某个意外的因素,那到底是什么呢……

    想起刚才奇怪到家也恐怖到家的梦,我猛地回过头看向货架,没发现灵牌有少了的样子。

    那只是在梦里,老陈没有真的来过,灵牌自然是不会少的。

    在梦里我似乎听到一个人的名字……范少虎。

    这个人是谁?怎么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似的?

    “你发什么愣呢?”桑岚蹙着眉头盯着我,“徐祸,你不是有什么事吧?为什么潘潘怎么都不肯告诉我,你们为什么去内蒙?”

    我摇了摇头,想了想,拿起桌上的饭盒就往外走。

    径直来到十四号,我隔着窗户往里喊:

    “陈伯!在家吗?我是小徐,我刚蒸了包子,送几个来给你尝尝!”

    连着喊了几声,也没听见回应。

    我一咬牙,走上前去敲门。

    我心说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从老陈的嘴里撬出点什么,要不然再这么魔魔道道的下去,胆子再大的人也得神经衰弱。

    可敲了半天的门,里面也没反应。

    末了反倒是隔壁的门打开了,一个胖老头问我是干什么的。

    我忙说我刚租了老陈的房子,做了包子来给他送几个尝尝鲜。

    胖老头说:老陈平常都住在县里的石料厂,很少回来住的,他恐怕又回石料厂了吧。

    石料厂……貌似老陈说过,他除了帮人请牌位,还帮人刻石碑。

    我想了想,把饭盒捧到胖老头面前,笑着自我介绍了一下,让他尝尝包子味道怎么样。

    我主要是想和这新邻居套套近乎,向他打听一下老陈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胖老头倒是随和,拿了个包子咬了一口,一边赞不绝口,一边说他姓黄。

    闲扯了几句,我就直接问他,老陈是干嘛的。

    胖老头笑呵呵的说:他就是个孤老头子,有点手艺,平常就在县里的石料厂帮人刻碑、刻石狮子什么的,偶尔也帮人请牌位。不过现在很少有人在家里供奉灵牌了,所以他也不怎么干这活了。

    胖老头吃完一个包子,又拿了一个,问我租的是哪套房子。

    我指了指街尾的小楼。

    胖老头点点头,没说什么。

    可当我顺口说,我就住三十一号的时候,胖老头忽然脸色变了变,有些慌张的说,他炉子上还烧着水呢,然后就急着进屋把门关上了。

    我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最后一跺脚,去你大爷个腿儿的,住这儿的人都这么奇怪吗?

    你们爱是谁是谁,爱干嘛干嘛去,老子什么也不问了,我就看你们哪个能作出什么妖蛾子来。

    我拿了一个包子,狠狠咬了一口,边在心里发狠抱怨,边往家走。

    回到家,桑岚就站在门口狐疑的看着我。

    进了屋,我给自己泡了杯茉莉花,刚坐稳屁股,桑岚忽然问我:

    “你来这里,是不是跟徐洁有关系?”

    我挑起一边的眉毛盯着她,半晌我压低声音,邪恶的问:

    “昨天晚上你看清楚朱安斌长什么样了吧?”

    桑岚愣了愣,反应过来,脸腾的红了,狠狠瞪了我一眼,拿起门后的雨伞跑了。

    周一到了局里,照惯例去跟高战报了个到,回到法医室,孙禄正歪在椅子里啃韭菜盒子呢。

    我问:“大双呢?没跟你一起过来?”

    孙禄咧嘴一笑,露出粘着韭菜叶的白牙,“嘿嘿嘿,那小子不地道,周五刚过来,昨个儿就把女朋友接来了。一大早的我也不能去敲门啊,万一人家小两口正在‘办大事’,我给人吓得不举了怎么办?”

    “靠,这么有效率,他女朋友长得怎么样?你看了没?”我八卦的问。

    “就看了个侧脸儿,那小子跟怕我抢他马子似的,也没给我介绍,要不说他不地道呢。”

    “身材怎么样啊?”

    “真不错……”

    两人正八卦的热乎,孙禄的手机突然响了。

    接起来说了两句,翻着白眼挂了电话,“丫的,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有难了才想起老子来。”

    我问:“怎么了?”

    “丫早上出来忘带钱包了,打车到了局里没钱给,让我帮他付钱去!”

    我咧了咧嘴,笑着搭着他厚实的肩膀往外走,“一块儿去吧,我也买俩韭菜盒子去,看你吃…我特么都馋了。”

    两人说笑着来到大门口,我正要往早点摊儿走,不经意间往出租车里看了一眼,不由得愣了。

    孙禄扒着车窗笑着对司机说:

    “诶!是你啊!那天晚上你发什么神经啊?你还怕我们打劫你怎么着?看见没,我们可都是条子!”

    我也认出来了,这个出租司机,就是大前天晚上送我和孙屠子去城河街那个。

    想到一件事,我心里一动,径直走过去,推开孙禄,拉开车门上了副驾驶。

    “徐哥,你要出去啊?”刚下车的大双问。

    我摆摆手,让他和孙禄先别问。

    出租司机也认出我了,往我身上看了一眼,讪笑着说:

    “原来是警官啊,没想到您这么年轻就……”

    不等他说完,我就点着驾驶台上的工牌问:“你叫范少虎?”

    司机一愣,“啊?昂,是……是啊。”

    我转眼盯着他:“认识黎曼吗?”

    司机脸色一变,“你……你是她什么人?”

    孙禄虽然长得像个大老粗,脑子可一点也不慢,听我提到黎曼,立刻拉开后车门推着大双上了车。

    “你们要干嘛?”司机一下子慌了,“我和黎曼没什么的!”

    我把右手伸到腰间,冷眼看着他:“直接把车开局里去。”

    司机一听,反倒像是没刚才那么紧张了,挂上档,直接开进了公安局的大门。

    下了车,我和孙屠子、大双围成一个三角,围着司机进了办公楼。

    “砰砰!”

    “进来。”办公室里传来高战的声音。

    我推开门,示意司机进去。

    孙禄朝我点点头,“我跟大双先回办公室了啊。”

    高战眯着眼睛看了看司机,转眼看向我:“这是谁啊?”

    不等我开口,司机就一边给我和高战递烟,一边点头哈腰的对高战说:

    “我叫范少虎,我就是个开出租的。”

    我沉声对高战说:“他应该和黎曼的案子有牵连,我想申请化验他的dna。”

    高战正准备点烟,闻言‘噌’的站了起来,“立刻提取他的血液样本送去上级化验室,马上审讯!”

    提取样本后,我让孙禄跟我一块儿开车去市局。

    路上孙禄问我:“你怎么知道那司机和黎曼的案子有牵连?”

    我抽了口烟,看着窗外说:

    “我要是说,是黎曼自己告诉我的,你信吗?”

    ……

    市公安局法医室内,马丽从化验台前抬起头,扭脸瞪了我一眼,“你送来的样本dna和在案发现场提取的j斑完全相同,可以抓人了。”

    ……

    回到县局,高战直接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

    高战递给我一根烟,自己也点了一根,狠狠抽了一口,瞪着两个硬币眼看着我说:

    “范少虎已经被羁押了,他承认他和黎曼是通过网络认识的,两人在宾馆和黎曼的家里总共发生过四次关系。说是和黎曼谈恋爱,可这个范少虎早结过婚了,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他承认他和黎曼只是玩玩,照他的说法,黎曼是真把他当男朋友,他只想约p。但他不承认杀了黎曼。”

    我刚点上烟,高战突然问:

    “你是怎么知道他和黎曼有关系的?根据他的交代,你和孙禄只是坐过他一趟车。”

    见他目光灼灼,终于有了点刑警队长的样子,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高战站起身,走到我身边,搭住我的肩膀,又露出了二道贩子似的笑容,有点神秘的小声说:

    “其实这个问题你不用回答,法医是法医,阴阳先生是阴阳先生,两者各有各的规矩。关于你的另一个职业,我没资格要求你向我汇报。我只是好奇……我说哥们儿,是不是黎曼本人的鬼告诉你,她和范少虎有关系的?”

    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在心里感慨,早该想到,甭管是市里还是县里,能干到刑警队长这个位置的,有哪个是省油的灯啊。

    高战掐了烟,揽着我往外走,“走,跟着一起押犯人去指认现场!”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