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二章换脸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就在我和桑岚跑出石门的一瞬间,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低斥:

    “什么人?!”

    我心提到了嗓子眼,头也不回的只管撒丫子往外跑。

    刚跑出石门,一道亮光骤然划破天际,紧跟着一阵惊雷震耳欲聋。

    下一秒,我就觉得脚下突然踏空,浑身一激灵,赶忙伸手去拉桑岚,同时听到她也在大声叫我的名字……

    “徐祸!”

    “岚岚,岚岚,你醒醒,你们快醒醒!”

    听到季雅云熟悉而急切的声音,我缓缓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坐在藤椅里,那个泥娃娃还好端端的摆在面前的柜台上。

    “岚岚!”

    “小姨……徐祸……徐祸……”

    对面长椅里,桑岚猛地从季雅云怀里直起身子,像是刚从噩梦中惊醒一样,满脸泪痕眼神迷茫的环顾四周。

    “岚岚,你怎么了?”季雅云带着哭音问。

    桑岚回过头,怔怔的看了她一会儿,一把抱住她,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坐在藤椅里想了一会儿,拿起朱砂笔,起身走了过去。

    两人分开,同时抬眼看向我。

    我面无表情的对季雅云说:

    “脱衣服。”

    季雅云原本就哭的脸通红,这下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

    桑岚似乎想到了什么,抹了抹眼泪,急着对她说:

    “小姨,你赶紧把衣服解开,你可能被人害了,你快让他给你看看。”

    见季雅云犹犹豫豫的真要解衣服,我“扑哧”一乐,“开玩笑的,这次不用脱衣服。”

    我假装没看见桑岚的瞪视,拿起季雅云的右手,在她手心画了道符箓。

    仔细看了一会儿,没见有什么变化,这才松了口气。

    桑岚小心的问我:

    “刚才那又是灵觉?和上次在医院……我和你去董家庄一样?”

    我说是,可心里的疑惑却更加的浓重。

    外面还在下大雨,门窗都关着,三人的身上都没有被淋湿的痕迹。

    刚才发生的一切,要么是灵觉,要么就是做梦,我想不出第三种解释。

    可先前通过灵觉,看到的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事,刚才却像是身临其境一样……

    我心里猛一动,迟疑了一下,迈步走到墙角的柜子旁。

    打开柜子只看了一眼,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无头女鬼黎曼跟来后,为了怕‘有碍观瞻’,我就把她藏在了柜子里。

    可是现在我看到的,竟然不是没脑袋的女鬼,而是一个完整的,甚至是有些动人风韵的‘女人’!

    我才刚塑好阴形,还没来得及作法招魂呢,她怎么就恢复了?

    而且还变成了……

    “凌阿姨?”

    “小红!”

    桑岚和季雅云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身后,看到柜子里的女人,双双惊呼出口。

    “小红为什么会在这里……还在柜子里?”季雅云下意识的拉住我问。

    “你们都能看得见她?”我皱着眉头问。

    看到两人的表情,我再次皱了皱眉,弯下腰仔细看了看柜子里的女人,见她脖子里有一条不怎么明显的红色印记,点点头,关上柜门,硬是把季雅云和桑岚往回推。

    季雅云还想上前,我抢先说:

    “她不是凌红,她是一起凶杀案的受害者。”

    “到底发生了什么?”桑岚急着问。

    我坐回柜台后,捏了捏眉心,先是问季雅云,之前她看到了什么。

    季雅云说,她一直在看我做泥娃娃,等我做完,她忽然有点犯迷糊。好像只是迷糊了一下,清醒过来就见我和桑岚都睡着了。

    她看到桑岚在‘梦里’不时的哭喊大叫,却叫不醒她,再来推我,同样也叫不醒。

    我点点头,让桑岚把她之前通过灵觉看到的情形告诉季雅云。

    与此同时,我靠在藤椅里竭力整理着一连串的细节。

    等两人说完,我问季雅云:

    “你跟朱安斌有什么关系?”

    季雅云一怔,“我和他能有什么关系?我都没见过他。”

    我点点头,把录像的事跟她和桑岚说了一遍。

    接着又把朱安斌的状况讲述了一遍。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要是再任由她们懵懂不知,那只会坏事。

    季雅云听后连连摇头,说因为尸油的事,她恨不得打死朱安斌,又怎么可能会跟他有什么。

    我看出她是真乱了,缓了口气说:

    “那不是重点,重点是朱安斌为了要和他小妈争家产,与虎谋皮想要借助降头陷害他小妈林彤,结果反而被降头师设计,被阴鬼夺了肉身。瞎子的录像能够证明,在那之前,甚至是之后‘季雅云’和他有过亲密关系……”

    “没有!”季雅云红着脸打断我。

    “我知道!”我白了她一眼,“那个不是你,是凌红。”

    “小红为什么要这么糟蹋自己?”

    我冷笑:“你不如问她为什么要整容成你的样子吧。”

    桑岚疑惑的看了我一会儿,指了指角落里的柜子,“那她又怎么会……”

    我点了根烟,吸了一口,揉着眉心说:

    “她是一起案子的受害者,我做泥人的目的,就是想帮她重聚魂魄,送她去轮回。”

    “那她怎么会变成凌红的样子?”

    “我现在只能确定,她是案子的受害者。至于怎么会变成凌红的样子……”

    我干笑着摇了摇头,“你之前也看到了,在那间石室里,凌红不是被虐待,而像是在求助降头师和朱安斌,为她进行某种仪式。

    我对降头了解的不多,大胆猜测,凌红通过朱安斌找到‘刺猬头’,是因为她想彻底变成季雅云和代替她。仪式的目的,是要把季雅云和她完全调换。当然,这只能是指外表形象……”

    我看了看时间,对桑岚说:

    “仪式应该是今晚子时进行,所以就在十一点的时候,我和你才会看到你小姨‘走出去’。”

    桑岚回头看了季雅云一眼,“可小姨一直在这儿,她除了迷糊了一下,其余时间都是清醒的啊。”

    “问题就出在这儿。”

    我看向那个泥娃娃,心里的感觉更加怪异。

    泥娃娃还没完全成型的时候,我就感觉它很像季雅云,现在再看,这就是个粗陋的泥娃娃,比五岁小孩儿撒尿和泥捏出来的娃娃也强不了多少,更别提像谁了。

    我指了指泥娃娃,对两人说:

    “从‘刺猬头’和朱安斌的对话来看,应该是朱安斌先作法,想把季雅云的魂魄勾走,结果阴差阳错,这个新做的泥娃娃,或者说是案子的受害人的魂魄做了季雅云的替身。所以在刺猬头施法以后,凌红的脸变成了……”

    想到那张被高压锅煮过的脸,我忍不住又打了个寒噤。

    桑岚到底是不笨,听到这里,又指着柜子说:

    “然后那个被你招魂的受害人,就和凌红互换,变成了她本来的样子?”

    我摊了摊手,“除了这个解释,我想不出别的。”

    季雅云眼泪婆娑的悲声道:“小红她为什么这么傻啊……”

    我叹了口气:“她本来是个可怜女人,只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桑岚忽然站起身,背着手在屋里走了一圈,转过头疑惑的看着我:

    “我好像看到过一只鸟……”

    我心里一动,看了看紧闭的门窗,伸手打开窗户,朝着外面打了个唿哨。

    鬼鸮立刻飞了进来,扑棱着翅膀落在我开窗的手上,偏着脑袋看着我,似乎在等我做出指示。

    “你真养了这么一只鸟?”

    桑岚带着几分好奇走了过来,“它的眼睛为什么是绿色的?”

    我想了想说:“它叫小白,是不死鸟。”

    “不死鸟?”

    “嗯,不死鸟。”要直说是僵尸鸟,除了让精神紧绷的娘俩更受惊吓,真没别的好处。

    我看着鬼鸮绿宝石一样的眼睛,一些疑惑隐约有了答案。

    门窗都关着,鬼鸮自然飞不进来。

    可事实是,之前小白不但飞进来了,而且还破天荒的开口怪叫。并且跟着我和桑岚去了墓地石室,回来前,又再次发声。

    照这样看,我和桑岚能通过灵觉,跟随‘季雅云’去石室,应该就和鬼鸮有关。

    貌似这连鬼灵术中都没有记载的僵尸鸟,比我想象的还要神秘的多啊……

    我正有些失神,忽然就听桑岚喃喃的说:“这是哪儿啊?”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