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九章 阴形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两人又仔细看了看柜台上的东西,都更加的好奇。

    桑岚忍不住问:“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我朝她笑笑,没再说话。

    季雅云把她带来,说到底还是因为‘她一到晚上就出状况’。我也想借今晚的机会,看看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随着一下下的切割,桌上渐渐显露出一个人形的泥胚。

    但是我不想耽搁原本要做的事,不但不愿意延后,而且还迫不及待。

    “你花了三个多钟头,就是为了做这么个泥人?”

    见我把从河边挖的焦土混合雨水和成泥,桑岚一脸的纠结:“你居然和泥巴玩儿?”????季雅云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

    我收起笑脸正色对两人说:

    “坐在一边,别打搅我。”

    没错,我是在和泥巴。

    桑岚的脾气不坏,却也不见得有多好,这点我早就见识过了。

    按照鬼灵术中的记载,要想帮残缺的魂魄重塑鬼身,就必须要塑造一个‘阴形’。然后再施法将消散的残魂招引到阴形上。

    而所谓的阴形,就是一个用特殊的材料和方法做出的泥娃娃。

    在鬼灵术中看到这一节的时候,就想到了神秘庙宇中的那些泥娃娃。

    虽然记载中并没有说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可我记得刚入学的时候,老教授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作为一名合格的法医,要做的并不是从别人那里得知真相,而是尽可能的是让自己靠近真相……’

    眼看一个泥娃娃大功告成,我靠进椅子里抹了把汗,长吁了口气。

    我把和好的泥放在事先准备好的一张芭蕉叶上,擦了擦手,从一个密封袋里抽出一根头发。用两只手拉直,用发丝在泥团上小心的切割起来。

    我小时候没少干撒尿和泥的事,可长大后早没做过了。

    再加上做‘隐形’的泥胚必须要用阴年阴月阴时生人的头发来切割分离,是细致活,所以我很快就集中起全部的精神,不多久,额头鼻尖就都觅出了汗珠。

    随着一下下的切割,桌上渐渐显露出一个人形的泥胚。

    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精神太集中,以至于我的潜意识出现了错觉。

    阴形的五官都还没进行细致的雕琢,我却已经觉得泥娃娃的样子很像是季雅云!

    看过鬼灵术后,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琉璃花的样子会像季雅云了。

    两个命格极度相似的人,样子也会有一些相似。

    琉璃花和季雅云长得像,很可能是因为,她和季雅云一样,也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阴女’。

    可鬼灵术中并没有说过,用‘阴女’的头发作为工具来制作阴形,阴形会和阴女相像啊?

    我怎么总觉得像是哪里不对头啊……

    跟着跑到门口,我脚步一顿,下意识的回头朝柜台上看了一眼。

    阴形不是艺术品,不需要精雕细琢。

    我用发丝切割出人形后,拿起一把新削的竹刀,轻轻的雕刻出手脚、五官。

    眼看一个泥娃娃大功告成,我靠进椅子里抹了把汗,长吁了口气。

    我抬眼看向桑岚,她正瞪着杏核眼,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疑惑的看向我,眉眼神情并没有显得异样。

    转脸再看季雅云,我猛然间浑身一激灵。

    季雅云也正看着这边,可当我第一眼看清她的脸,就觉得这张脸很不对劲。

    季雅云把她带来,说到底还是因为‘她一到晚上就出状况’。我也想借今晚的机会,看看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的眉眼五官还是原来的样子,可我却感觉,她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琉璃花和季雅云长得像,很可能是因为,她和季雅云一样,也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阴女’。

    特别是她的眼神,同样是看着我,眼神却直直的。

    可这种明明像是呆滞的眼神中,却似乎透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

    只一错神的工夫,就听季雅云小心的问:

    “你弄好了?”

    “啊?”

    我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甩了甩头,再看她,却见她确实是看着我。

    她的脸看上去就是原来的模样,没有任何变化。眼睛里除了惯有的小心翼翼,哪有什么古怪……

    “你怎么了啊?”桑岚问。

    她陡然闭嘴。

    我揉了揉眼睛,摇摇头:“没事,有点眼花了。”

    桑岚朝桌上的泥娃娃看了一眼,又用她那种特有的直勾勾的眼神看着我:

    “你花了三个多钟头,就是为了做这么个泥人?”

    我又反应了一会儿,点头:“我先前不是跟你们说了嘛,之前接了单生意,这泥人……”

    我下意识的看向桌上的泥娃娃,又是一愣。

    这就是个粗制滥造的泥胎,不仔细看都分辨不出眉眼。

    可我怎么就越看越觉得它像季雅云呢?

    琉璃花和季雅云长得像,很可能是因为,她和季雅云一样,也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阴女’。

    “三个钟头?”

    我抬手看了看表,不禁吃了一惊。

    刚才全神贯注的‘玩泥巴’,完全忽略了时间,不知不觉竟然过了三个多小时,眼看着时针就挨上十一点了。

    我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甩了甩头,再看她,却见她确实是看着我。

    看看外面,还在下雨。

    琉璃花和季雅云长得像,很可能是因为,她和季雅云一样,也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阴女’。

    我赶忙打开柜台上的一个保温盒,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玻璃瓶,拔开塞子,反转瓶口对准泥娃娃的头顶。

    鬼是人灭所有,人是阴阳所出,塑造鬼形,最关键的一个步骤就是替鬼形灌注‘血脉’。

    瓶子里是窦大宝和潘颖的两滴血,两人都是完璧之身,也就是所谓的没被玷染过的纯阳、纯阴。阴阳调和的‘血脉’从泥娃娃灵台部位透入,灌注全身,才算是真正替亡灵残魂造出了隐形……

    桑岚的脾气不坏,却也不见得有多好,这点我早就见识过了。

    这本来是最后一个,也是最简单的一个步骤。

    可是当看到暗红色的血液滴落在泥娃娃头顶的一刹那,我突然没来由的浑身猛一哆嗦!

    “你到底在干嘛?”桑岚终于不耐烦的站起身,蹙着眉头来到柜台前面。

    桑岚的脾气不坏,却也不见得有多好,这点我早就见识过了。

    我跟季雅云要头发的时候她全家都看见了,现在见我举止‘诡异’,到底是按不住脾气了。

    我揉了揉眉心,刚要开口解释,忽然,一个小黑影从门外飞了进来,在屋里盘旋一周,最后停落在我肩膀上。

    不等我反应过来,耳边就传来“哇”的一声怪叫!

    桑岚被吓了一跳,原地跺了跺脚,疑惑的看着我的左肩:

    “这鸟……你养的?它的眼睛……”

    我没有回应她,而是转过头,看向落在我肩膀上的鬼鸮小白。

    和小白那双幽绿色的眼睛一对,我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悚然。

    跟着跑到门口,我脚步一顿,下意识的回头朝柜台上看了一眼。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鬼鸮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只知道它拥有三白眼的一部分魂魄,是有一定灵智的僵尸鸟、不死鸟。

    她陡然闭嘴。

    自从鬼鸮出现在我身边,它可从来都没出过声,一直处于‘放养状态’。如果不是刻意召唤,它就像是和我活在平行世界一样。

    为什么它会忽然飞进来,而且还出声了?

    眼看一个泥娃娃大功告成,我靠进椅子里抹了把汗,长吁了口气。

    我的确记得,她和季雅云来的时候,是一只手打着伞,另一只手拿着手机。

    柜台上,那个刚被我亲手塑造出来的泥娃娃,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过身,面朝着我,正在裂开嘴冲着我笑!

    我忍不住皱眉:“桑岚……”

    “手机……”我摇了摇头,“你刚才不是一直拿在手里吗?”

    只一眼,我就感觉如坠冰窖,浑身的血都冷了。

    事实是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也是猛地一呆。

    估计是因为牛仔裤太紧,手机放兜里不舒服,我每次看她,她的手机都是攥在手里的……

    “小姨,你干嘛去?”

    “小姨!”

    “我听潘潘说过,你们年后去了趟东北……你以前没这么怪的……她没跟我说你们为什么去东北,不肯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忽然调来这里,还养了这么一只绿眼睛的怪鸟……我觉得你不对劲……你肯定是不会说了……我打电话问潘潘……”

    桑岚又摸了摸兜,转头看向季雅云,“你有没有看见我的……”

    桑岚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忽然把手伸进牛仔裤的裤兜,一边掏一边有些语无伦次的说:

    跟着跑到门口,我脚步一顿,下意识的回头朝柜台上看了一眼。

    季雅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门口,一只脚已经迈出门。

    我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甩了甩头,再看她,却见她确实是看着我。

    她陡然闭嘴。

    “我手机呢?”桑岚忽然停止动作盯着我。

    “季雅云!”我跟着喊了一声,见季雅云不管不顾的出了门,急忙起身跟着桑岚往外追。

    特别是她的眼神,同样是看着我,眼神却直直的。

    “三个钟头?”

    虽然记载中并没有说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可我记得刚入学的时候,老教授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