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九章 虫祸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这声音十分的悦耳,可四人听在耳中,却都是浑身剧震。

    顺着声音转眼看去,就见那石棺里的女尸已经坐了起来,正面含微笑的看着这边!

    看清女尸的样子,潘颖脱口惊呼:

    “她怎么这么像云姨啊?!”

    我无言以对,在我心里又何尝没有相同的疑问?

    一个是温文淑雅的现代女性,一个是东北山林里的女土匪头子,两者之间相隔了近百年,样貌又怎么会如此相似呢?

    女尸像是刚睡醒一样,显得十分慵懒,轻柔的说了一句话后,就没再有下一步的动作,只是神色恬淡的静静看着这边。

    短暂的震惊过后,潘颖反应了过来,声音发颤的说:

    “她不是云姨,诈……诈尸了!”

    紧跟着又用不确定的口气问:“还是琉璃花复活了?”

    “唉……”

    忽然,后方传来一声男人悠长的叹息。

    我起初只是觉得奇怪,以为是瞎子或者窦大宝在叹气,不明白两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叹息。

    但是很快我就反应过来不对劲,后背的鸡皮疙瘩也跟着炸了起来。

    我们四个都并排站在灯台后,那在我背后叹气的又是谁?!

    “幼玲,你这又是何苦呢。”

    身后的声音再度响起,语气中充满了惆怅和感慨。

    瞎子和窦大宝也都听到了说话声,身子都猛一哆嗦。

    让我觉得奇怪的是,胆子最小的潘颖反应却出奇的平静,只是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连半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就好像早知道我们身后有人似的。

    我和瞎子、窦大宝同时转身,赫然就见一个年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我们的后方。

    我看了潘颖一眼,有点反应过来。

    这个中年男人自然不是人,他就是那个一直被我感应到却不曾露面的‘不速之客’!

    这人一袭青衫,身材伟岸,负手站在那里,显得气度俨然。

    他似乎没有恶意,反倒是向我们微微点头致意,最后深深的看了瞎子一眼。

    我蓦地反应过来,之前瞎子举止异常,多半和这个男人有关。

    他是从对岸跟过来的,难道说他是……

    “樊公伟!”我脱口道。

    男人又点了点头,承认了身份。

    我更加觉得不可思议,对岸墓室的棺椁里除了一身衣服,就只有一条辫子。

    那明明是一座衣冠冢,樊公伟的阴魂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更让人觉得诡异莫名的是,他既然是鬼,为什么直到他主动现身前,我和窦大宝都不能看到他呢?

    “咯咯咯咯咯……”

    一阵让人心尖发颤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

    顺着声音看向殿中,我本已经紧绷的神经几乎就快要崩断了。

    女尸从棺中坐起、樊公伟的阴魂忽然现身……连番的突变让我们错愕不及。

    直到这时,才注意到那些巨蛹已经全都坠落,破茧而出的半人半虫怪物似乎度过了‘缓冲期’,纷纷舒展长足立起,朝着这边爬来的同时,两对生有螯齿的腹足不断交错开合,发出刺耳的声响。

    “全都给我站住!”

    石棺里的女尸终于再次开口,声音却像是寒冰般冷厉。

    早已蠢蠢欲动的金甲虫怪,以及刚孵出的银甲虫怪竟似乎听从她的号令,立时停止了动作。

    女尸的脸上重又浮起了笑意,“相公,这些就是害死你的那帮胡子,我已经替你报了仇了。他们的魂魄已经被嫱淌桑侵雷约菏撬婪5耸裁矗羌坏霉猓涝恫荒芾肟饫铮荒苈只刈溃荒芰粼谡饫镒雠莱妗涝丁!?br />

    这时我们都已经确定,女尸就是琉璃花。

    她口中的相公,自然是我们身后的阴鬼樊公伟。

    她的声音依然那般的轻柔悦耳,可听在耳中,我却只觉得遍体生寒。

    琉璃花用的果然是酢?br />

    知道自己是谁……永远见不得光的爬虫……

    这女人的手段也太狠绝了……

    琉璃花眼神流转,从我们四人身上扫过。

    目光落在潘颖身上,她玻璃花似的左眼竟散发出奇异的淡蓝色光彩。

    等转到瞎子身上,光彩更加强烈起来。

    我隐约有种不妙的感觉,可是看瞎子和潘颖,却都没有恐慌的样子。

    琉璃花盯着他俩看了一会儿,又像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叶金贵总算没有让我失望,不枉我饶他一条狗命。”

    我心一沉,她这么说等于证实了我们先前的猜测,叶金贵被放出去,果然是别有目的的。

    琉璃花忽然动了一下,像是想要从石棺里爬出来,但只是扭动了一下肩膀,接着竟急切的对樊公伟说:

    “相公,这一男一女是我让人替你我找的肉身,我现在还没力气,你先上身!这两人都是完璧之身,等我们夺了他们的肉身,我就不脏了,我们就又能在一起了!”

    我猛的一惊,窦大宝却是直接惊呼出口:

    “靠!原来叶金贵那个王八蛋故意让我们找来,是要让他俩夺舍!”

    本以为瞎子会惊怒交集,没想到他却只是长长叹了口气。

    樊公伟同样叹息一声,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

    等我们反应过来,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大殿里。

    他走到石棺前,凝视琉璃花片刻,柔声说道:

    “幼玲,我从来都没有嫌弃过你。跟我走吧,不要再想着今世了,跟我去轮回,我们来生再续今生缘。”

    琉璃花身子一耸,像是不可置信的和他对视了一阵,才讷讷的说:

    “相公,你这是怎么了?你知道我的出身……知道我能够做到的!现在完璧之身已经找到了……我们不用等来生……我还是我……我脏了……可这女孩儿的肉身是干净的!”

    樊公伟摇了摇头,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琉璃花越发的激动起来,挣扎着想要起身。

    石棺的棺盖先前只被我们推开了不到一尺,她只有肩部以上露在外面,这一动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妖异。

    可伴随这妖异情景的,却是更加让人毛骨悚然的异响。

    随着她的动作,棺材里竟发出了类似金属刮擦石板的声音!

    琉璃花猛一愣,下一秒钟,神情由急切变得悚然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不……不!”

    她猛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双肩挺动,厚重的棺盖竟然被顶的翻到了地上。

    琉璃花的身子终于从石棺中探了出来,可随着她上身挺起的同时,石棺的边沿出现了四条硕大的虫足!

    “为什么会这样……”

    琉璃花歇斯底里的悲鸣着,肩膀抖动,整个人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看清她的样子,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她的上身和正常人一样,而且身段十分的优美,下半身却像是巨大的节肢类爬虫。

    和那些半人半虫的怪物不同的是,她的腹部没有腹足,却在股后生出一个黄蜂肚子一样的锥形膨胀体,那使她看上去比其它怪物更为惊悚,形象也更加不堪。

    樊公伟像是早料到了这个结果,缓步走上石台,走到了石棺旁。

    他原本的身高大约有一米八,可琉璃花却是四足攀着石棺边沿,矗立在石棺上面,以至于他不得不仰面看着琉璃花。

    等琉璃花悲鸣消止,他才缓缓说道:

    “幼玲,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的女人。”

    说着,向上抬起了双手。

    琉璃花似乎已经完全处于失神状态,又像是习惯性的配合他的动作伏低了身子。

    樊公伟终于触摸到了她的脸颊,手掌在她脸上轻轻摩挲着,眼睛里满是疼惜。

    在他的轻抚下,琉璃花缓缓合上了眼帘,脸上透出猫儿般温顺满足的神情,眼角却流出两行晶莹的泪水。

    正当我被眼前奇诡的一幕震撼到忘我的时候,樊公伟柔和的神情猛然间变得森然冷厉起来,眼睛也在刹那间变得像是两汪鲜血。

    “他要干什么?”窦大宝脱口惊呼。

    话音未落,就听樊公伟厉声道:

    “鬼犯韩幼玲,速随我去冥府归案!”

    琉璃花蓦地睁开了双眼,眼神先是震惊,随即变得不可置信,最终竟露出了绝决的笑意,再次合上了眼帘。

    “鬼犯韩幼玲,速随我去冥府归案!鬼犯韩幼玲……速随我去冥府归案……”

    樊公伟接连大声厉喝,双手也由原本的温柔抚摸,变成了紧紧掐握住琉璃花的头颅。

    看他血目似鬼,咬牙切齿的样子,竟像是想把琉璃花的头从肩膀上拔下来一般。

    “啊……”

    一声刺耳的怪叫突如其来的响起。

    我浑身一震,目光转动间,就见发出怪叫的却是金甲虫怪。

    它原本还算俊朗的脸孔此刻变得无比扭曲,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这叫声就像是一个讯号,诸多的银甲虫怪听到叫声,也全都变得躁动不安起来,原先离我们最近的两个怪物,竟快速的朝着我们爬了过来。

    瞎子忽然大叫:

    “原来他是鬼差!琉璃花是第七十二个地煞,如果被他强行拘走了魂魄,这里的气势就会完全改变……祸祸!我们快离开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