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七章 人形巨蛹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绿色的灯火恍惚不定,这让原本就昏暗冷清的大殿更增添了几分妖异的色彩。

    我和瞎子、窦大宝各拿着一把手电,照向大殿上顶。

    当看清顶部的情形时,我浑身的血都凉了。

    电光和黑暗交接的所在,白茫茫的殿顶并非是平滑的。

    仔细看,上面竟浮凸出一张张的人脸!

    虽然不能完全看清楚,可我已经能够确定,殿顶绝非是天然的石壁,而是一种白色浓稠的絮状物质。

    那些人脸就包裹在这絮状物质里。

    虽然看不出样貌,但能够看出,每一张脸都瞪大眼睛,张着大嘴。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被白色的塑料袋套住了脑袋,竭力想要大口呼吸,最后窒息死亡一样!

    潘颖脸色煞白,声音发颤的问:

    “那是雕刻还是什么?”

    我强忍着心中骇然,艰难的吞了口唾沫,勉强说:

    “是真人……那应该是老鳖山的土匪。”

    “他们……他们是活的……还是死的?”潘颖出于恐惧,下意识的颤声问道。

    这个问题似乎无稽的很,百年前的胡匪,自然是早就死了的。

    可不知为什么,她这么问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可笑。

    相反,她问的问题,似乎也是我想问的。

    再看瞎子和窦大宝,神情也都透着迷茫,显然和我有着相同的疑问。

    瞎子忽然跳下石台,仰头看着上方,缓缓在殿中走动,嘴巴一开一合,却没有发出声音,像是在默数着什么。

    半晌,他低下头,一脸凝重的走了回来,声音低沉的说道:

    “我现在总算知道,琉璃花是用什么方法改变山林中的风水气势了。上面的人脸一共有七十……应该有七十二张,那些应该就是当年被她带来这里的七十二个胡匪。

    七十二是地煞之术,她用地煞聚阴的方法,改变了山林局势,造就了这极阴的所在。在我们看来可能觉得没什么,可对于那些胡匪的阴魂来说,这里就是无间地狱。”

    我们面面相觑,彼此的眼中除了惊恐,再没有别的神色。

    先前那种刮人耳膜的怪响还在持续,而且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靠近。

    我已经可以分辨出,这声音就是来自上方。也终于辨认出,这声音似乎是某种大型节肢类生物攀爬时和石壁摩擦发出的。

    我猛然想起了那两个盗墓贼,两人的尸体都只剩下空洞的皮囊,身体的血肉内脏,甚至连同骨骼都不见了。

    尸体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有无数只食肉啃骨的虫子进入他们的体内,把两人都给蛀空了!

    虫子!

    这个并非突然冒出,却在此时清晰起来的念头让我感到遍体生寒。

    我一边跑上石台,一边大声喊:

    “瞎子,大宝……潘潘,快!快一起把棺材盖打开,我们躲到棺材里去!”

    可是没等瞎子等人反应过来,上方就传来一阵“刺啦……刺啦……”仿佛布匹被撕裂的声音。

    我赶忙抬头看去,看清殿顶的情形,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里,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原本一体的白色絮状物正在快速的撕裂,那些被包裹在内的人脸,正逐渐被分割成一个个单独的人形‘巨蛹’。

    不光如此,那些被倒吊的‘巨蛹’,在被分割出来以后,竟像是成熟的果实一样,缓缓的向下方垂了下来!

    “啊……”

    我从喉咙里低吼着,奋尽全力的想要把石棺的棺盖推开。

    也不知是不是危机中被逼出了所谓的潜能,原本四个人都移动艰难的棺盖,竟被我一个人硬生生推开了半尺。

    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石棺中的女尸竟毫无征兆的,猛然张开了眼睛!

    我和女尸的双眼对了个正着,看到她的左眼果然有着龟裂的纹路。

    同时也发现,她只是和季雅云有些相像,一旦睁开眼睛,两者立时就有了区别。

    季雅云不可能来这里,棺材里的女尸,就是石棺的主人,憋宝人的女儿、老鳖山的三当家、迎门梁琉璃花!

    女尸不光睁开了眼,而且嘴角也渐渐扬了起来,露出一抹怨毒的笑意。

    我头皮一阵发炸,见瞎子等人想过来帮忙,连忙大声阻止:

    “别过来!”

    窦大宝大叫:

    “只能往棺材里躲了,上面好像有只大虫子!”

    我惶然的再次抬起头。

    这时那些‘人形巨蛹’已经分裂成数十个,铺天盖地的垂落下来。

    即便是打着手电,也不能看清楚巨蛹上方到底是怎样一番情形。

    只是在光亮和黑暗的接驳处,似乎有个巨大的身影在缓缓移动。

    那种让人听了骨头发麻的刮擦声,正是那怪物发出的!

    而且这时我恍惚间似乎还听到了铁链被拖动的声响。

    我当即心中了然,这尚未完全现身的‘怪物’,应该就是阻断石门的元凶!

    眼看形势危急,我抱着最后的希望再次往棺材里看去。

    可这一次,我得到的却是彻底的绝望。

    棺盖被移开半尺,我看到的不再只是女尸的上半身。

    我惊悚的发现,女尸的上身和普通人没有区别,下半身却被一层银色的甲壳包裹着,活脱脱像是变异了的黄蜂肚腹。

    而且随着女尸的笑意越发浓烈,她下`身的‘肚腹’中,竟发出了和上方怪物类似的刮擦声!

    冲上石台的窦大宝也已经看清了棺材里的状况,失口惊呼:

    “妈呀,这是什么玩意儿?!”

    “走!”

    我大吼一声,再不管石棺里的东西,拉着他一起跳下石台,向瞎子和潘颖招呼:

    “回到石门里去!”

    “那里根本出不去!”潘颖都快哭出来了。

    “快过去!”我左右看了看,跑向一侧的一个灯台,“大宝,瞎子,把灯台搬过去!”

    灯台虽然也是石制的,却因为体积相对小些,倒是不难被搬动。

    只是在搬动灯台的时候,我发现那看似阴火的绿色火光,竟然有着正常火焰应有的温度。

    在燃烧的同时,还散发出一种不仔细闻就发觉不了的焦糊味,感觉就像是蝉翼被火烧时发出的那种味道一样。

    回想进入大殿后发生的变故,我心里猛地一动,大叫:

    “不要灯油!把灯油倒掉!”

    说着,用力推倒怀抱的灯台。

    灯油倾倒,所到之处立刻燃起一片绿色的火光。

    我又推倒临近的另一个灯台,手脚并用的把两个灯台推向石门所在的位置。

    瞎子和窦大宝也有样学样,各自把两个灯台推了过去。

    我已经来不及观察上方的情形了,拼了命的把灯台推到石门边,奋力扶起挡在石门口。

    “不够高,根本挡不住整扇门!”瞎子边扶起灯台边咬牙说道。

    “别管了,先堵住门!”

    我帮窦大宝扶起最后一个灯台,推着他退入石门,将灯台拖抱向后。

    六个灯台正好在石门内筑起一道一米多高的‘矮墙’。

    那些绿色的灯火本来是十分幽暗的,但灯台被推倒后,倾倒出的灯油引发了大面积的绿火,将整座大殿映照的如同阴曹地府的阎罗殿一般。

    借着亮光,就见那些‘人形巨蛹’已经垂落到了距离地面不到两米高的位置。

    更为恐怖的是,有些蛹竟然开始缓缓蠕动起来!

    潘颖的那个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这些胡匪全都还‘活着’……

    “棺材里怎么了?”潘颖问。

    她和瞎子并没有看到棺材里的情形。

    “我想我可能知道,琉璃花母亲的家传秘术是什么了。”

    我一边说,一边快速的把棉袄脱了下来,用刺马爪分割开,堆叠在当做堡垒的灯台上。

    “是什么?”

    瞎子一边问,一边也想脱棉袄。

    “别脱,先确定正常的火是不是有用再说!”

    我从包里翻出一个固体燃料,放在灯台的边缘,便于需要时能够迅速点火。

    “到底是什么秘术?”

    窦大宝和潘颖全都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同时急着向我问道。

    我喘了会儿粗气,见窦大宝包里露出个水壶,伸手掏出来,拧开壶盖灌了一口。

    “咳……咳咳咳……靠,怎么是酒?”我被呛得连连咳嗽。

    “酒是用来暖身子的,这壶才是水。”

    窦大宝讷讷的说着,拿出另一个水壶递给我。

    我挡开他的手,又灌了一大口酒,斜眼看着大殿,低声说:

    “按照石棺上的记载,韩万重和琉璃花的母亲是在滇南结识的。滇南最出名的是什么?”

    窦大宝蓦地瞪大了牛眼,“滇南蛊术?!”

    “降头?!”潘颖也是瞪圆了眼睛。

    瞎子深吸了口气,摇头,“不是蛊术,不是降头……是酰 ?br />

    “酰浚 ?br />

    我点点头,“鹾凸剖酢13低罚堑崮先笮笆踔弧n叶匀咧恢栏龃蟾牛梢仓溃渲兄挥携术可以将人变成‘虫子’!”

    “把人变成虫子?”潘颖悚然打了个寒噤,“你是说……老鳖山的土匪,都被琉璃花变成了虫子?!”

    我看了一眼殿中倒吊的那些‘蛹’,回过头看着她不说话。

    潘颖跟着往外看了一眼,嘴角抽搐了一下,“你……你该不会是想说,这些大号的‘蚕宝宝’会孵化成一样大的扑棱蛾子吧?”

    “不会……”

    瞎子忽然声音压抑的说了一句,抬手指向大殿,“不是扑棱蛾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