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五章 琉璃花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看到石壁上的门户,我心里的疑惑达到了极限。

    这石门虽然粗糙,却是有着几分气势的,特别是门头上方,竟然雕着一只吊睛白额猛虎,瞠目呲牙,端的是威风凛凛。

    更主要的是,站在门外,从下来后一直索绕着我的那种怪异感觉,此刻竟似乎到达了顶点。

    我几乎只要一伸手,就似能够碰到实质般的气蕴!

    潘颖打了个寒噤,抱着肩膀小声说:

    “这里边是什么地方,好像很冷的样子。”

    瞎子这会儿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仔细看了看石门上方,低声说:

    “按照门头雕刻的猛虎来看,这里应该是古代兵营调兵遣将的所在。”

    “调兵遣将?”窦大宝不可思议道,“这地底下哪来的兵将啊。”

    瞎子皱了皱眉说:“我只知道到了这里,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里面有什么,进去看了就知道了。”

    说着,当先迈步进了石门。

    我想问瞎子,知不知道自己刚才是被什么东西掌控,可最终还是没问出口。

    我太了解瞎子了。

    如果那和我们的安全有着直接的联系,又或者他能够解释的清楚,不用问他也会说出来。

    更主要的是,直觉告诉我,一切的谜团很快就将揭晓答案了。

    进入石门,是一条狭长的通道。

    通道四壁似乎有着吸收光线的作用,原本就电量不足的手电,到了这里立刻变得更加黯淡,只能照到身前十米左右的范围。

    我没再考虑照明的问题,而是仔细体会着那种被气蕴包裹的感觉。

    一来有限的硬件装备不会改变,担心也没有用。

    再者我渐渐发现,这种可能由阴骨带来的感觉,似乎能传递给我一些五感辨识不到的讯息。

    就比如……我如今能感觉到,进入石门的,不只是我们四个人和一条狗,至少还有两个特殊的生命体和我们一同进来。

    其中一个当然是狄金莲。

    至于另外一个,应该就是之前操控瞎子的那位。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和窦大宝都看不见他俩的存在,可既然狄金莲来了,那或多或少是能够对那个神秘的家伙有一定牵制的。

    通道大约有二十多米,瞎子最先走到尽头,在另一扇石门前站定脚步。

    我能清楚的听到他吸气的声音。

    加紧脚步走到他身边,看清门外的情形,我的反应和他一模一样,只能是倒吸冷气。

    瞎子说这里可能是调兵遣将的所在时,我还不怎么相信,可眼下石门外,赫然是一座大殿。虽然不比外边的空间,但足能够容得下五百人列队。

    我朝窦大宝和潘颖使个眼色,示意两人小心戒备,和瞎子并肩走了出去。

    看清大殿中的情形后,我后背的汗毛悚然立了起来。

    在大殿正中的一座石台上,竟然横着一口偌大的石棺!

    这石棺比起河对岸那座墓室里不伦不类的石椁大了超过一倍,而且通体是用青石雕琢,并不古朴,也没有精美的雕花,只是显得十分沉重。

    窦大宝瞪着棺材看了半天,咽了口唾沫,对瞎子说:

    “这里倒是有点像古代点将的地方,可事实是,这又是一间墓室。”

    “还是一间超级大墓室。”潘颖附和说,“你们猜,棺材里是什么人?”

    话音未落,我手里的电筒无声的熄灭了。

    黑暗只是一瞬间,很快,窦大宝就打亮了另外一个备用的电筒。

    我从包里拿出电池换上,却没再打开手电。

    窦大宝打着电筒走到一旁,回过头说:

    “这里有灯台,里边还有灯油,点上吧……”

    一句话没说完,他面前的灯台竟猛然腾起了一蓬火光。

    与此同时,两侧所有的石质灯台全都陆续燃起了灯火!

    “我靠,有机关!”窦大宝和潘颖齐声低呼。

    “这下好了,可以省点电了。”窦大宝边说边关了电筒。

    短暂的错愕过后,我没有多去想这些油灯里的灯油是怎么保存下来,又是怎么被引燃的。

    眼下需要考虑的只有两个最主要的问题,一是徐洁在哪儿,再就是我们该怎么离开这里。

    地下河上的浮桥毁了,就算四个人不惧寒冷,想要泅渡过河,可那‘忘川河’中不知道沉沦着多少阴魂,怎么可能容我们游到对岸。

    忘川河上奈何桥,本来就是没有回头路的。

    可眼下置身的所在,虽然看似一座大殿,但除了我们进来的那扇石门,似乎就再没有别的出口了……

    潘颖忽然小声说:“这里只有一口棺材,徐洁是活尸,如果她在这儿,会不会在棺材里?”

    我心猛一动,目光凝聚在了石棺上。

    片刻,我和三人各自对视一眼,一起走上石台。

    来到石棺前,我不由得一呆。

    石棺上竟然有着一些密密麻麻的图案。

    这些图案并非是用石雕刻刀刻上去的,而像是用匕首之类的尖锐物划出来的,只是勉强能够分辨,因此离得远了,根本不易发觉。

    这些图案十分的古怪,不像文字,倒像是符文,只是这种符文我从未见过,也不能在其中找出任何正统道教符箓的痕迹。

    潘颖像敲门一样反手在棺盖上敲了敲,“徐洁,你在不在里面?我们和祸祸来找你了!”

    我和瞎子相对摇头,别说不确定徐洁在不在里面了,就算在,如此厚重的石棺封闭起来,里面的人也很难听到外面的动静。

    窦大宝忽然向我们招手:“你们快来看,这边有字!”

    三人急忙走到棺材的一端,就见那里刻画的痕迹和其余部位不同,果然像是平常的字体。

    我打开电筒,照着仔细查看。

    窦大宝边看边轻声念道:

    “民女樊韩氏,本名韩幼玲,光绪十七年生人,自嫁于夫君樊公伟后,恪守妇道,孝敬公婆,一心只愿相夫教子,平凡一生……”

    这些字同样是用匕首刻上去的,并不如何娟秀,却也能从内容和笔迹看出是出自女子手笔。

    不等看完全部的内容,四人都已经震惊无比。

    这段文字记载了一个女子的主要生平事迹。

    从中间部分的记载来看,这个叫韩幼玲的女人,赫然就是传说中被白夜叉凌辱,后来成为老鳖山三当家的女胡匪——琉璃花!

    河对岸古怪的‘墓室灵堂’上,供奉的樊公伟,居然就是琉璃花被害的丈夫,那个清末民国初年的地方官员!

    按照记载的内容,琉璃花虽然是姨太太,却和丈夫十分的恩爱。在自身遭到凌辱,丈夫被当场气毙的那一刻,就已经立誓为夫报仇了……

    等看完全部的内容,四个人全都僵立当场,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半晌,潘颖才揉了揉眼睛,声音沙哑的说:

    “这个女人太傻了,既然替丈夫修建了衣冠冢,为什么不肯死后和他合葬在一起。被土匪糟蹋又不是她自己愿意的,怎么就不洁之躯了?”

    我仍是无语。

    对岸的墓室的确是琉璃花在做了胡子以后替丈夫樊公伟修的衣冠冢。

    之所以在墓室内布设灵堂,是因为琉璃花生前时常偷偷去拜祭陪伴丈夫。

    而在琉璃花完成报仇的计划后,却因为自己曾被土匪糟蹋过,是‘不洁之躯’,才葬在此间,只愿和丈夫隔河相望。

    整篇叙述都很简练,却向我们传递了一个百年前的感人故事。

    然而,我却无法像潘颖一样感性,反而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种恐惧来源于末尾的记载。

    正如瞎子先前所说,他的师父和那位不知名的阴阳先生揣测是对的。

    琉璃花的确是憋宝人的女儿。

    她利用自己的过阴眼,寻觅山中气势,为白夜叉等胡匪找了这么一处埋骨所在。

    但她究竟是怎么把胡匪引来这里、如何处置他们的,却没有记录。

    让我头皮发炸的是记载中的一段话……

    ‘家父韩万重,半生憋宝相灵,后在滇南结识家母,两人心意所属,情难自禁,最终决定尝试以母亲家传秘术破除憋宝禁忌。’

    父亲是憋宝人,母亲的家传秘术能够破除憋宝人的禁忌,那是什么秘术?

    见潘颖还在抽抽搭搭的感慨,窦大宝也跟着长吁短叹,我不由得一阵烦躁,忍不住说:

    “大宝,潘潘,这件事可能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这上面不是写的清清楚楚嘛,她都死了,还有什么理由骗我们?”潘颖不忿的说。

    我想问她:如果真的只像记载中一样,那‘忘川河’和‘奈何桥’是怎么来的?

    话到了嘴边才想起,因为狄金莲对她的特殊保护,她脑子里根本没有过桥的记忆。

    瞎子似乎也有些焦躁,边在石台上来回走动边大力的挥着手:

    “这里确实有极阴之相,却不是极阴所在。徐洁多半不会在这石棺里,那她又能在哪儿?不对,不对,不对!”

    他猛然停下脚步,看着我问:“人呢?”

    我喃喃的重复了一句:“是啊,人呢……”

    “什么人啊?”潘颖愕然。

    窦大宝皱眉,“当然是小包租婆啊。”

    “不是!”

    不祥的预感越发笼罩上心尖,我不能自控的抬高了声音:“白夜叉呢?那些胡匪呢?”

    窦大宝一愣,“会不会……会不会都沉在了河里?”

    我和瞎子双双摇头,我刚要开口,周遭的光线忽然黯了下来。

    四人同时一惊,转眼看向石台下方两边的灯台,一时间全都目瞪口呆。

    那些灯火原本和寻常的火光无二,可此刻,却都变成了幽幽的绿色,宛如来自幽冥的鬼火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