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四章 忘川彼岸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眼看就要走到尽头,瞎子和潘颖突然加快了脚步。

    这样一来,我和窦大宝也不得不加紧脚步才能准确的记住两人的落脚点。

    就在前面两人踏上岸的那一刻,瞎子忽然发出“嘿嘿嘿嘿”一阵低沉的怪笑。

    “老刘,你笑什么?”窦大宝忍不住问。

    听他开口,我就知道要坏菜,紧走两步,朝着岸上迈去。

    一只脚还在半空,就听身边传来一下轻微的塌陷声。

    同一时刻,窦大宝一声惊呼,身子朝一边歪去。

    我猛一咬牙,先把肉松丢上岸,右脚一落地,便头也不回的用尽全力把窦大宝往岸上甩。

    “娘的,滚开!”

    不知何故,窦大宝忽然大骂了一声,紧跟着就被甩到了岸上。

    我两脚刚一落实在岸上,就听身后传来接连不断的“噗噗”爆裂声。

    回头一看,我差点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方才我们过来的浮桥,桥面的石板被穿破了数不清的破洞,每个洞里都伸出一只没有皮肉的白森手骨,不断开合抓握着,发出“咔嚓咔嚓”令人耳鼓发麻、头皮发炸的声响。

    我猛然醒悟过来,瞎子之所以沿着特定的落脚点走,是因为桥面石板厚薄不同,吃力点不同。

    窦大宝被他的怪笑分散了注意力,在最后一刻踩塌了石板。之所以破口大骂,是因为被石板下伸出的手骨拌住了脚!

    我惊怒交集,再也按捺不住,冲到瞎子面前,一把揪住他。

    刚要开口,他的身子忽然一震,眼神有些茫然的看向我,“怎……怎么了?”

    我一只手揪着他的领子,另一只手拿出一道符箓,念起法诀,“啪”的将符纸贴在他脑门上,瞪着眼睛等着看他的反应。

    瞎子像是被施了定身术,愣在那里动也不动,我正觉得疑惑,他忽然抬手打开我的手,一把将脑门上的符箓扯了下来,愠怒的问:

    “你干嘛?!”

    不等我回应,身后便传来一阵“噗通……咕噜噜……”杂乱的响声。

    “你们快看!”窦大宝叫道。

    我赶忙回过头,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桥面破裂后,那些伸出的手爪不断奋力抓握,以至于浮桥失去平衡,墨黑的河水从破裂的洞口灌了进去。

    只一眨眼的工夫,整座桥就已经开始倾斜。

    随着桥面的下沉,托浮石板的物体终于浮现出来。

    那竟然是一口口直径约一米左右的大水缸!

    手爪是从缸里伸出来的,那不可能是单一的人手骨。

    这些水缸里竟装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尸骸……

    “呜呜呜……”

    随着浮桥的下沉,河面上开始传来哭泣的声音,刚开始只是呜咽抽泣,后来竟像是有几十上百人同时绝望的哀嚎。

    这哭声竟似乎有实质一般,顺着人的每个毛孔往身体里钻,让人遍体生寒,却又肢体僵硬无法逃避。

    过了良久,哭声才渐渐消止,河面也恢复了先前的平静,静的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仍然矗立在对岸的石像却提醒着我们,方才我们的确踏着浮桥跨越了河面……

    窦大宝从震惊中缓醒过来,跑到潘颖身前,摇了摇她的肩膀:

    “潘潘,你没事吧?”

    潘颖眼中竟也露出了和瞎子之前相同的茫然,盯着河面看了好一会儿才挠了挠头说:

    “河对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对了,你们想好怎么过河了吗?”

    我去,敢情这个货把刚才发生的一切都给‘忘了’!

    现在可以确定,狄金莲的确跟来了。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能够这么快离开狄家老宅,但可以肯定,她跟来这里绝不是想害谁,最大的可能是在保护潘颖。

    可让我想不通的是,瞎子拉着她过桥的时候,狄金莲明明在我和窦大宝身侧,她又是怎么能和瞎子保持‘同步’,并且做出这种视而不见、过后全忘完的‘自我保护措施’的?

    我正百思不得其解,耳畔忽然再次传来狄金莲的声音:

    “现在不必多想,只管跟着刘炳走。”

    我一把拉住想上前质问瞎子的窦大宝,装作若无其事的朝瞎子点点头:

    “抓紧时间吧。”

    瞎子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转过身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我和窦大宝对了个眼色,示意他稍安勿躁。

    瞎子确实出问题了,可我的符箓对他无效。

    这说明他不是被鬼附身,又或者附在他身上的东西是我不了解的。

    能来到这儿全靠瞎子带路,眼下不管他出了什么状况,也只能先听狄金莲的了。

    我跟着向前走了几步,回过头,最后向对岸的石像看了一眼。

    猛然间,一个诡异绝伦的念头涌上了心头。

    随着这个念头的深入,似乎有一些疑惑已经不再是疑惑,可同时更多的谜团也随之而来。

    相传在阳世和幽冥之间隔着一条河,河里尽是不能投胎的孤魂野鬼。

    这条河叫做忘川河。

    忘川河上有座桥,叫做奈何桥。

    桥边坐着一个老婆婆,叫做孟婆。

    但凡阴魂要去轮回托生,就必须喝下孟婆汤,忘记前尘往事,经过奈何桥,越过忘川河。

    如果有阴魂执念深重,无法忘记前生,那么过奈何桥的时候,就会被河里的孤魂野鬼拉下河。

    我们四个人,外加一条狗,都属于阳世。

    那这条河,就不可能是真正的忘川河,刚才经过的,也不是真的奈何桥。

    可方才经历的一切,为什么和传说中如此相似呢……

    过了‘忘川河’以后,除了最初发出的那几声怪笑,瞎子似乎再没有别的异状,只是闷声不吭的往前走。

    我追到他身旁,不止一次偷眼观察他的神情,却只见他由始至终一脸茫然的大步向前走,像是真的忘记了前尘往事赶着去投胎的阴魂一样。

    我心里说不出的忐忑。

    我不知道在瞎子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是我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并不是后悔来找徐洁,而是……我不应该让兄弟姐们儿陪我一起涉险。

    窦大宝追上来拉了我一把。

    我慢走两步避开瞎子。

    窦大宝低声问:

    “你有没有发现,老刘还是沿着河,却是往下走的?”

    我点了点头,小声说:

    “跟着他,不管他出了什么状况,我们都不能丢下他。”

    “废话。”窦大宝翻了个白眼。

    我暗自苦笑。

    我现在除了废话,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

    地下的空间终究有限。

    当我们沿着地下河,快要无路可走的时候,瞎子忽然把双手背在身后,头也不回的朝着侧面的一个斜坡走去。

    我们跟在他后边,尽管都没出声,可每个人都疑惑到了极点。

    顺着斜坡上去,就只是石壁,根本就没路了啊!

    这时我也意识到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

    那就是手电的光开始减弱了。

    经过这么长的时间,电池的电量就快消耗完了。

    我只带了这么一个电筒,背包里也只有一组电池,其余备用电池都留在了灰仙祠。

    随身的固体燃料和火种也只是拿来应急的,并不能支撑太久。

    潘颖最初是出来方便的,什么都没带。

    瞎子和窦大宝虽然吸取了前晚的教训,也只是带了随身的小包,状况和我差不多。

    如果不能在一定时间内离开这诡秘的所在,等光源火种耗尽,我们将寸步难行,那样的话结果就只有一个……我们都将永远留在这叵测的所在……

    正当我感到焦虑万分的时候,前面的瞎子突然停住了脚步。

    我和窦大宝、潘颖同时停下来,连同肉松并排站在一起,愣愣的看着他。

    瞎子站在原地挠了挠头,脚下一旋转过了身,面对着我们使劲眨了眨眼。

    “咋了?”潘颖试探着问。

    瞎子看着她皱了皱眉,习惯性的挥了挥手,从包里拿出了罗盘。

    看着他低头专注的样子,我不由得长松了口气。

    虽然仍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我可以肯定,他现在给我的感觉才是原来的风水刘、刘瞎子!

    貌似经过一路,到了这里,真正的瞎子莫名其妙的就回归了!

    瞎子看了会儿罗盘,抬起头,短暂的茫然过后,猛不丁目光一凛,在我们仨身上扫过。

    “你彻底清醒了?”窦大宝也看出了关键。

    瞎子眼珠灵动的转了转,像是在思考。

    很快,他就把一只手在面前胡乱扇了扇,像是在赶苍蝇一样。

    然后快步走了回来。

    我以为他会问刚才发生了什么,没想到他只是左右看了看,然后盯着我,神情凝重的说:

    “你我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答案的问题太多了。我们几乎没带什么装备,消耗不起,那就抓紧时间。”

    我点点头。

    真正的瞎子确实回来了。

    瞎子沉声说:

    “还是那句话,这次的事已经超出我的认知了。先前我想的极阴地,可能不是普通的阴魂聚集地……总之一句话,我们现在到地方了……我不敢再说让你们和我寸步不离,但我还是得说——加倍小心。”

    我再次点了点头。

    瞎子也点点头,收起罗盘,顺手从包里拿出了寻龙尺。

    我留意到一个细节。

    那就是他拿出寻龙尺的时候,顺手将上面的一张黄纸揭下来丢在了地上。

    “你之前用符箓压制了寻龙尺的法脉!”我愕然瞪大了眼睛。

    一路来更多的疑惑又一次被逐个破解。

    瞎子的寻龙尺不是凡物,除了能测量风生水势,还有趋吉避凶的作用。

    寻龙尺在,一般阴魂邪祟是上不了他的身的。

    我怎么都没想到,他是刻意遮蔽了寻龙尺的法脉,他是故意让某些未知的邪祟主导他,然后带我们来到这里的……

    瞎子揉了揉鼻子,朝我一抬下巴,低声说:

    “别愣着了,都警惕着点,我说过,我能力有限,这里的局势已经超出我的认知了。”

    说完,转过身朝着斜坡上走去。

    我们急忙跟上。

    到了斜坡的尽头,只一打量,便都凝住了呼吸。

    从远处看,尽头似乎只是山壁。

    可到了跟前才发现,石壁上竟有个拐角。

    因为石壁本就嶙峋,再加上光线昏暗,不仔细看,是根本看不出错落参差的。

    到了跟前才发现,石壁不只错出一截,在这一截的侧面,竟然有一扇人工开凿的石门!

    &t;a cass&ot;authornae f&ot; href&ot;peope5739459&ot;>

    天工匠人&t;a>

    &t;span cass&ot;say&ot;>说:&t;span>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