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二章 衣冠冢,极阴地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打量了一下墓室中的情形,径直走到供桌前。

    借着火光看清灵牌上的字迹,我不由得怔了怔。

    “先夫樊公伟之灵位……”

    转头看向停放的棺柩,我心下一阵失望。

    除了我们来时的路,墓室中就再没有其它出口,徐洁不可能在这里。

    瞎子从一开始就想错了,肉松到底是只狗,它并不是想告诉我们徐洁在哪儿,只是单纯的发现了大石下隐藏着什么。

    再看瞎子,也是疑惑中带着失望。

    窦大宝走过来,看了看灵牌,嘀咕说:

    “这个樊公伟是什么人?”

    瞎子看了我一眼,皱着眉头拿出罗盘。

    他低头看了一会儿,忽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我问。

    瞎子摇了摇头,没说话,捧着罗盘在墓室中来回走了几趟,停在棺材前抬起头,好半天才开口说:

    “祸祸,这个墓的局势已经超出我的认知了。我看不出这里地脉的走向,但我感觉这里很奇怪。”

    “这就是一间墓室,要说奇怪,就数这供桌最奇怪了。”窦大宝指了指供桌。

    瞎子摇了摇头,沉吟着没说话。

    潘颖忽然问:“你们猜,这棺材是怎么运进来的?”

    窦大宝说:“当然是墓主人的亲戚带人搬进来的,灵牌上写的是‘先夫’,那就是墓主老婆操办的呗。”

    潘颖扭脸看着他:“这么大一口棺材,从哪里抬进来的?”

    我和窦大宝都是一愣。

    我也开始感觉,这墓室奇怪的不单单只是供桌了。

    人为开凿的墓室并不大,整间墓室只有我们进来的那个入口。

    可那不过是一个一尺来宽的夹缝,棺材是不可能从那里抬进来的。

    潘颖围着棺材绕了一圈,抬眼看着上方自言自语似的说:

    “这里看着是不大,可是从咱们下来开始到这儿,怎么也得走了六七十米了吧。入口本来就在山坡上,我们来的时候,路又是斜向下的,也就是说,墓室上面就是一整座山。

    如果是在靠近地面的位置挖这么一间墓室,不算难事。可咱们现在是在山腹里,在山腹里造这么一间墓室,可不是简单的工程。除非有别的出入口,否则要从咱来的那条路……”

    “一定有别的出入口。”瞎子忽然打断她,快步走到进来的夹缝边仔细看了看。

    回过头说:“我们进来的根本不是什么入口,而是土夫子挖出来的盗洞,这缝隙是因为地壳变动自然开裂的,墓主在造墓室的时候,也绝不会在墓里留下这么一道缝。”

    窦大宝把手伸进皮帽子底下挠了挠,问:“你俩啥意思?”

    潘颖在他头上戳了一指头,“笨啊,意思是这里肯定还有别的出入口,至少得足够能把棺材运进来大小。”

    窦大宝被戳的愣了愣,回过神说:

    “就算当初棺材是从别的入口运进来的,可过后人本家准得填上啊。”

    “这是山下面!”潘颖和瞎子异口同声道。

    听他俩这么一说,我心里更加疑惑。

    按照来路的走向看,我们的确是往山中心走的,也就是说盗墓贼挖出的盗洞到这儿,应该是最短的距离了。

    问题似乎就出在这儿,怎么会有人把墓室修在这么深的地方?

    修建这墓室的人,就算是能工巧匠,可那也是人,要修墓室,总得先来到这儿,除非是地老鼠,能从地下打洞,不然怎么也不可能在这么深的位置修造墓室。

    地老鼠……

    我脑子里的某根神经猛地一蹦,缓步走到棺材。

    潘颖凑过来,两眼放光的说:“你想开棺?”

    “不用开了,已经有人开过了。”

    我指了指棺材的一角,那里的棺材盖和棺材明显有些错位。

    我不禁想起了进来的时候,见到的那具只剩人皮的盗墓者尸体。

    瞎子这时也想到了某个关键,走过来说:

    “这里四壁和上顶的土石结构都没有区别,没有被后来填充过的痕迹。如果有入口,我觉得应该是在下边。”

    他朝我点点头,“可能在棺材下面。”

    事到如今,徐洁来过这里的可能性几乎已经为零。

    我大脑混乱之余,也没有多想,招呼他和窦大宝一起试着把棺材搬开看看。

    哪知道我的手刚一贴上棺材就发觉不对劲。

    这棺材居然是石头的!

    因为光线昏暗,棺材外又刷了黑漆,一时间竟没人发觉。

    发现这一点,四人还是各占据一角,同时用力想把棺材移开,但试了几次棺材都纹丝不动。

    “就算是石头的,也不可能咱四个推还一动不动。难不成是假棺材,是实心的?”

    窦大宝拧着眉毛嘟囔了一句,伸手就去掀棺材盖子。

    本以为他一个人掀不动石棺盖,我也就没阻止。

    没想到他奋力一掀,棺材盖竟“哐啷”翻到了一边。

    棺材盖居然是用轻质的木头做的!

    棺材盖一打开,看清棺材里的情形,四个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潘颖更是吓得躲到了窦大宝身后。

    棺材自然是用来殓葬尸体的,棺材里有人不出意料。

    可我们谁也没想到,棺材里的人会是那样一种诡异的姿态。

    那人居然是上半身立在那里的,一只手斜往前伸,像是想要从棺材里爬出来一样。

    四人之所以有那么大的反应,主要是因为这个人和我先前在来路见到的那具盗墓贼的尸体一样,表情痛苦扭曲,眼窝和嘴里却都空洞洞的。

    这居然又是一具被‘掏’的只剩下皮囊的尸体!

    我壮着胆子走上前,举着火把一照,发现这人的穿着和先前的盗墓贼相似,两者应该是同伴。

    可两者的死状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棺材里的这个明显想要爬出来,是谁把棺材盖上的?

    如果是他的同伙,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拧了拧眉头,把这些问题抛诸脑后,再仔细查看棺材里的情形,感觉更加的不可思议。

    里面只有盗墓者的尸体,却好像只有半截,他的下半身好像是被斩断了,又像是埋在了地下似的。

    在他的前方,竟又是一口小号的棺材。

    约莫只有一米长,棺盖已经被打开了,里面居然只有一套衣服和一根有些枯黄了的辫子。

    我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外面的石棺是石椁,里面的小棺材才是灵柩,这是一个衣冠冢!

    从那套已经被扯乱了的衣服款式来看,那应该是男人的衣服,看面料质地,墓主应该是富户人家。

    可那辫子又是怎么回事?

    瞎子缓过来问:“这尸体和你先前看的那具一样?”

    我点点头,“可他的下半身……”

    我反应了一下,拿出刺马爪,在尸体肩上轻轻戳了一下。

    “呼”的一声,那皮囊尸就像是被戳破的皮球一样,骤然萎缩,并且向下落去。

    等到尸体完全‘消失’,我和瞎子这才明白他为什么只有‘半截’身子了。

    石椁里没有垫丧被子,只是铺了一层白布。白布被划开了一道口,下面竟露出一个洞口,而且洞里还有台阶。

    看清状况,我终于反应过来,这石椁根本没有底,下面竟直接连着通道!

    那盗墓者是站在洞里的台阶上,想要往上爬出来,所以我们才只看到他半截身子。

    “这下边通到哪儿?”潘颖畏畏缩缩的问。

    我摇了摇头,刚想说不管通到哪里都不能再往下去了。

    两个盗墓贼死状实在太邪异了,下面可能有着无法想象的危险。我不能让我的朋友再跟着冒险了。

    我正要开口,身子忽然不自主的一哆嗦,一种奇异的感觉袭上了心头。

    我可以肯定,这种感觉不是阴瞳带来的。

    相似的感觉在牛眼沟的时候似乎曾有过一次。

    按照瞎子的说法,这感觉极有可能是阴骨带来的。

    “汪!”

    正当我惊疑不定的时候,肉松忽然叫了一声,猛然跳进石椁,顺着台阶钻进了洞里。

    “肉松!回来!”

    我急着喊了一声,它竟不理不睬。

    看着它反常的举动我心里猛一动,难道瞎子先前的猜测是对的,徐洁有可能通过别的路径到了这下面!

    “别犹豫了,下去吧!”瞎子说。

    窦大宝和潘颖也冲我点点头。

    潘颖说:“都到了这儿,你要不让我知道下面有什么,我保准回去睡不着觉。”

    我咬着牙点了点头,先把火把伸进洞口照了照,见火光如常,迈腿进了石椁。

    洞里的台阶是石头的,下到半截我才发现,石椁为什么搬不动了。

    那似乎就是一整块嵌在地上的大石雕琢成的,根本就是不能移动的。

    下到底,还没来得及看清周围的状况就见到肉松在那儿不住的上蹿下跳,显得异常兴奋。

    瞎子等人先后下来,这时我的火把也已经燃尽,不得不拿出一直不怎么舍得用的强光手电。

    手电打亮的那一刻,四人同时低呼起来。

    这下面竟然是一处足球场似的阔大空间,远处似乎还隐隐有流水声传来。

    瞎子忽然伸出一只手掌,在面前来回扇动了几下,把手凑到鼻端闻了闻,咽了口唾沫说:

    “我还真没见过阴气这么重的地方,要是没猜错,这里应该就是极阴地了。”

    “这么说徐洁就在这儿?!”窦大宝和潘颖同时兴奋道。

    我勉强压制着激动,打着手电四下查看。

    瞎子在我肩膀上推了一把,“别看了,跟着我走。”

    说完就迈开大步向前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