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十一章 第五个人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握着刺马爪在头前开路,瞎子和潘颖连同肉松在中间,窦大宝殿后,四人一狗缓缓向前爬。

    瞎子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个斜向下方的盗洞,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特制的木架支撑,想来是先前打盗洞的人所为,目的是防止洞顶坍塌。

    虽然心里紧张,可我还是忍不住暗暗感慨,真是一门有一门的绝艺,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普通人是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在这深山冻土下,会有人为打造出这样绝妙奇巧的工程。

    火把的火势一直很旺,这让我们不用担心呼吸是否畅通。

    可越往前爬我就越是狐疑,看洞里的土质和支撑的木架,这盗洞至少有十几年,甚至更久远。就算被刻意掩盖封闭,经过那么长的时间,先前人进出的痕迹也早已不复存在了。

    一路爬来,我都在刻意查看,却并没有发现有人新近爬过的痕迹。

    就算徐洁身子小巧,如果是从这里爬进去的,也不可能不留下半分踪迹……

    我正想着,忽然,火光闪耀间,我就看见前面似乎有个人影。

    我的心不由的提了起来,大气也不敢喘的朝着那人影爬去。

    等靠近一些,探出火把看清了那人的样子,我彻底失望了。

    那确实是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具男人的尸体。

    从穿着来看,这人至少得是八十年代生人了,脚上穿着解放鞋,裤腿掖在袜子里。

    他的身材十分瘦小,衣着很利索,应该就是打这盗洞的盗墓贼。

    可尽管他瘦小,盗洞的直径却有限,他盘腿坐在那里,几乎把盗洞堵了三分之二。

    被他这一堵,旁人就不可能在不搬动他的情况下往前去了。

    我低声对身后的瞎子说:“徐洁不在这儿。”

    瞎子沉默了一会儿说:“如果是在雪地里,肉松可能闻不出味道,可在山洞里,狗鼻子是不受影响的。徐洁应该在里边,但不是从这里进去的。”

    潘颖应该也看到了男尸,哼唧了两声,小声和窦大宝说着什么。

    我咬了咬牙,心说已经到这儿了,怎么都要下去看个究竟。

    我爬过去,想把那尸体移开。

    可是到了跟前,看清尸体的样子,我头皮整个都炸了。

    这人的脸上根本就没有眼睛,大张着的嘴里也没有舌头,甚至没有牙齿。

    看着他黑洞洞的眼窝和黑洞洞的嘴,我忍不住浑身哆嗦。

    这根本就是一副套着衣服的人皮!

    让我觉得毛骨悚然的是,说是人皮,他那几乎能被火光透过的脸上却带着痛苦的表情。

    这绝不是有什么人作妖,故意把一副鼓胀的人皮摆在这里。

    我可以肯定,这原本就是一个人的尸体。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身体里的血肉内脏都被掏空了,只留下这么一副皮囊。

    “把他挪开!”瞎子的声音也不自觉的发颤。

    他是风水先生,可没干过盗墓的行当,难免和我一样紧张。

    只是他没有像我一样看清死尸的样子。

    我呆了一会儿,咬紧牙关,摒着气,用刺马爪在死尸身上捅了一下。

    我没想破坏它,但只是轻轻一捅,尸体就彻底‘瘫’在了地上。看上去就像是气球被放了气一样,只有一堆衣服丢在那里。

    “我艹,是假人啊!”潘颖小声说了一句。

    看着前方不远处似乎宽敞起来,我心说:就当是假人吧,否则回去以后至少得做上一年半载的恶梦。

    我小声提醒瞎子他们,让他们避开那堆‘脏衣服’,憋着一口气继续往前爬。

    约莫又爬了五六米,前边果然开阔了些。

    虽然仍是洞穴,却明显是天然形成的,足能容人直立起身子。

    瞎子直起腰,挨着我低声问:

    “刚才那人是怎么回事?”

    “是死尸,就剩一张皮了。”我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

    瞎子抽了口冷气,示意我继续向前。

    我点点头,微微侧着身子,把火把举在前边继续往前走。

    想着那死尸离奇诡异的模样,心里越发的不踏实。

    越往前走,空间就越开阔,进来后的压抑感却一直没曾消减。

    转过一个弯,我回头看了一眼,低声说让大家小心。

    转过脸往前走了两步,心却猛地一抽搐!

    见我停下来,瞎子探着头往前看了看,低声问我为什么不走了。

    我扭动几乎完全僵硬的脖子,缓缓转过头,斜着眼睛看向一旁石壁上火光映出的影子。

    刚才虽然只是匆匆回头一瞥,可特殊的环境下,紧张的感觉把人的神经自动调节到了最敏感的程度。

    我转回头以后猛然反应过来不对劲,我们是四个人,加上一条狗。

    可刚才一瞥间,却发觉影子的数量似乎不对。

    要知道当人习惯了一定的数量后,对于忽然的增加或者减少是有一定程度的直觉敏感的。

    我转动眼珠看着石壁,心里默默的数着:

    “一,二,三…四……五……”

    果然不对!

    在我们行进的队伍中,多了一个人!

    “怎么啦?”窦大宝探着脑袋朝我问。

    “没事儿。”

    我低声说了一句,深吸了口气,朝前迈了一步。

    后边的瞎子刚跟着上前一步,我猛地转过身,两个箭步冲到了最后方。

    窦大宝的身后果然还有一个人,可是看清这人的样子,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人居然就是昨晚我们在雪里挖出的那具男尸!

    “妈的,是哪个王八蛋!”窦大宝看到自己身后有人,说话都走音了。

    我和那人正面相对,他也没反应,只是瞪着一双死鱼般毫无光彩的眼睛冷冷的看着我。

    我可以肯定,这的确是一具尸体,一具没有呼吸的死尸。

    和昨天唯一的区别是,我们把他从雪里挖出来的时候,他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现在却是嘴角下撇,像是很愤怒。

    我蓦地想起早上起来在洞外发现的脚印。

    这死鬼……应该是昨天晚上就跟着我们来到了山洞,只是一直在洞外徘徊,没有进来。等到我们钻入盗洞,他竟也跟着钻了进来!

    瞎子也拿着家伙围了上来,见男尸只是脸带怒色的杵在那里,疑惑的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是行尸。”我缓缓从包里掏出一道符箓,念起法诀,将符纸贴在男尸额头上。

    符箓加身,男尸立刻闭上双眼贴着洞壁僵硬的滑坐在了地上。

    潘颖早吓懵了,这会儿才战战兢兢的问:

    “他为什么要跟着我们啊?”

    “你问他。”我斜了瞎子一眼。

    “我哪儿知道啊?”瞎子愕然看着我。

    窦大宝这会儿也反应过来,满脸纠结的指着他的鼻子,“你拿了他的包袱……你拿人钱,人家本主能不跟着你吗?”

    “妈的,连命都没了还惦记着银子。”瞎子后怕的抹了把冷汗。

    “没事了,这家伙不知道死多久了,魂魄早迷失在山林子里了。变成行尸跟着你,只是因为那些银子和他在一起那么些年,气息和他贯通一体,所以他才本能的追随他的……包袱。”

    我嘴上安慰着瞎子,心里却直犯疑。

    这舍命不舍财的男尸到底是早年间别的山林胡匪,还是老鳖山的胡子?

    如果是老鳖山的胡子,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雪地里,而且还埋的那么浅……

    我甩了甩头,告诉自己这趟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找到‘女骗子’,把想说的话和她说清楚,别的都不要管,更不要费脑筋想这很可能被岁月磨灭了答案的事。

    瞎子摸了摸自己的包,忽然一咬牙,冲尸体说:

    “老子就不还给你!死了还这么贪钱,阳间的钱你花的出去吗?”

    我哭笑不得的看了他一眼,随手从包里掏出两张黄纸折了两个元宝,弯下腰塞在男尸怀里。直起身推着瞎子的肩膀,示意他往前走。

    瞎子绝不是视财如命的人,就他帮人看风水得到的酬劳,不说是千万富翁,几百万家底总是有的。

    可人和金银钞票之间有种很玄妙的联系。

    就比如地上有一张一百块的钞票,叫花子看见了肯定会捡起来,千万富翁看到了,也还是会弯腰捡起来。

    这种事没道理可讲。

    四人一狗又往前走了一阵,肉松忽然“汪”的叫了一声。

    我心也跟着猛一蹦,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

    转过一个夹角,洞穴骤然收缩,又成了一道勉强容人侧身通过的夹缝。

    到了这会儿我已经顾不上想别的了,毫不犹豫的就钻了进去。

    夹缝不长,可等我走出夹缝,整个人都呆立在了当场。

    我怎么都没想到,首当其冲映入我眼帘的,居然是一口黑沉沉的大棺材!

    瞎子等人跟着钻进来,见状也都愣住了。

    好半天潘颖才颤颤嗦嗦的说:

    “还真是……真是墓室啊?”

    我和瞎子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四四方方的空间约莫有一间房子大小,中间停放着黑漆棺材……这的确是一间人为打造的墓室。

    可是正对棺材的一侧,紧贴着墙的位置竟有一张供桌,上面供奉着一个灵牌,香炉、烛台一应俱全,甚至烛台上还有燃尽流落的烛泪……

    看布置,这更像是一个停放新死之人的灵堂,可怎么会有人在这山腹地下的墓室中设灵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