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七章 山鬽子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东北七十二路野仙、五路邪仙我早在入行的时候就有耳闻。

    和老军一起在沙河看林场的老独,更是早先的出马弟子。

    我虽然没有见识过真正的仙家,却也见过孝义的白蛇白灵儿,和偷奸取巧顶着人头骨妄图成仙的老黄皮子。

    可尽管如此,我对所谓野仙还是十分的陌生,更想不到会在这深山老林里见到这么一座供奉灰仙的庙宇。

    听我说起‘灰仙祠’,潘颖惶然的瞪大了眼珠子:

    “灰仙?那不就是老……”

    不等她往下说,窦大宝就一把捂住了她的嘴,让她别瞎说。

    瞎子笑着说:“不用这么形式化,既然是仙家又怎么会拘泥这些小节呢?”

    尽管觉得不可思议,我还是从包里拿出些线香,分给几人给庙里供奉的‘灰仙姑’上了香。

    俗话说遇佛拜佛见庙烧香,信不信两说,礼多人不怪总是常情。

    上完香,我和窦大宝捡来树枝点起了火。

    四人围着火堆,拿出携带的干粮烤热了胡乱吃些。

    虽然疲惫不堪,可潘颖还是难改好奇本性,问是什么人会在这山沟里建这么座灰仙祠。

    瞎子也是卖弄惯了,听她问便侃侃而谈起来。

    大兴安岭自古就多出金矿,素有‘三千里大山镶金边’的说法。

    意思就是但凡山下的沟壑里,都有黄金矿藏。

    正因为如此,自清朝到民国数百年间,基于特殊的历史背景和政``治环境,才有了闯关东的热潮。

    闯关东最初的目的,为的就是山里的金矿。

    至于后来金矿被官府和胡匪把持,淘金者只能沦为苦工,那就不提了。

    再富含金矿,金子也不会在地面上。

    想要金子,那就得打金井、掏金窝子。

    当时没有机械设备,这些全靠人力完成,必须得人背着筐,下到十几米、几十米的金井里去把矿土背出来,然后再利用河道水流淘出里面的金沙。

    没有机械设备,同样没有安全保障。

    要说有,当时唯一的‘安保措施’就是,在矿区附近造一座灰仙祠。

    老鼠擅长打洞,而且谁又听说过,老鼠会被自己打的洞压死的?

    这灰仙,说的就是老鼠。

    想平平安安,那就下金井前多去灰仙祠里上些供奉,多烧几炷香,保佑你能平平安安上来,领了工钱回去和老婆孩子团聚。

    灰仙祠当然是淘金的苦工自己出力盖的,事关生死,哪个敢偷工减料?

    所以灰仙祠比别的山中建筑要结实的多。只要不人为破坏,历经数百年也不会坍塌。

    瞎子说到这儿,忍不住打了个大哈欠,嗓音有些沙哑的说:

    “哥几个,我真累了,我得先睡了。”

    我点头:“睡,都睡吧,我守夜。”

    瞎子欲言又止,末了拍了拍我的肩膀,扯过背包垫在脑后躺了下来,没多会儿就打起了呼噜。

    再看窦大宝和潘颖,已经靠着脑袋睡着了。

    我对着火堆抽了两根烟,感觉眼皮发沉,甩了甩脖子,站起身愣愣的看了一会儿‘灰仙姑’,恍恍然的拱起手,又朝着泥像恭恭敬敬的拜了几拜。

    如果是在平常,我会觉得这很无稽。

    朝着老鼠下拜……

    可现在或许是因为身心疲惫,又或者失落绝望,但凡有一丝可以寄予的希望,我都不会放弃,都愿意虔心拜求。

    我求的不再是和我想找的人重逢,只想她无论身在何地……尽量都照顾好自己……

    “祸祸!”

    “嘶……”

    我被突然在耳边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扭过脸却见潘颖挨在我身后,满脸涨红的看着我。

    “干嘛?怎么不睡了?”我小声问。

    潘颖脸更红了,往我身边靠了靠,低下头小声说:“我想上茅房。”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大号小号?”

    “有区别吗?”

    “有啊!小号拿个瓶子就……”

    见潘颖眼神不善的瞪着我,我戛然闭嘴,“我……我是真把你当爷……”

    我忍不住伸手拨了拨她的大背头。

    潘颖挡开我的手,斜眼看着我低声说:“你陪我去。”

    我点点头,走到门口,扒着门缝往外看了看。

    还好,这会儿倒是没下雪。

    回头看看瞎子和窦大宝都在呼呼大睡,我弯腰从火堆里抽出两根燃烧的树枝,递了一根给潘颖。

    “你不跟我去啊?”潘颖讷讷的说。

    “废话!”我从一旁拿过背包扛在肩上,拉开门让她先走。

    两人打着简易火把来到灰仙祠的一侧,我朝屋后努努嘴,“去吧。”

    潘颖一脸纠结的抬眼看了看我,拿着火把绕到屋后去了。

    我转过头,倚着庙墙看着远处的‘河面’。

    良久,忍不住喃喃的说:

    “我就想告诉你,无论怎么样,我都要和你在一起,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忽然,一股寒风扑面卷来。

    我感觉就好像被锐利的刀子在脸上割了一刀,不由得吸着气抬手捂住了脸。

    抬眼看到天空飘落的雪花和在山间呼啸、近乎有形有质的山风,我不禁心中一凛,倒退几步拍着墙大声喊:

    “潘潘!潘潘!好了没?!”

    连喊几声也没有回应,我一咬牙,快步走过去看向屋后,却哪里有潘颖的人影。

    我心一提,快步跑过去,看到地上浅浅的脚印蜿蜒向远处的树林,顾不上多想,撒开两腿沿着脚印追去。

    追了没多久,我就感觉不对。

    这脚印深一脚浅一脚,间距不等,却又显得十分密集……平常人就算赶时间也不会留下这样的脚印。

    她根本不是怕我听见动静刻意走远,倒像是……像是被人拖着快速的往前跑!

    想到这里,我更加焦急万分,火急火燎的追上山岗,却发现雪地里的脚印不见了!

    看着前方雪地映照的昏暗山林和逐渐被风雪席卷的苍茫天地,我不由得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几乎是从嗓子里呜咽的喊:

    “潘颖……潘潘……”

    下雪了。

    起风了。

    起白毛风了。

    相传……能吃人的白毛风……

    雪片不等落下,就被狂风绞成了碎末,在天地间呼啸盘旋。

    在极短的时间内,风雪就将整个山林遮蔽,无论再怎么竭尽全力就连五米开外的情形也看不清了……

    这个时候除了一个物种……再不用担心别的野兽了。

    可如果一个人在这个时候离开了同伴的视线,那何止是九死一生……

    回头再看,别说分辨方向了,就连灰仙祠的影子也被席卷,看不见了。

    “不行,潘颖是无辜的。我必须带她回去!”

    我捶着地吼了一声,刚要起身,忽然就感觉有一只手从后边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你在找我啊?”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蓦然回过头,就见潘颖熟悉的脸庞近在耳畔的看着我。

    “你在找我?”潘颖贴近我轻声问。

    我大脑一片茫然,下意识的反手勾住她的脖子,把她拢到肩膀上,喘着粗气说:

    “快回去……起白毛风了……快回去……去灰仙祠……”

    话音未落,就觉得耳际猛然传来一阵刺痛。

    没等我来得及反应,旁边就传来一声怒骂:

    “我艹你姥姥!”

    紧跟着就见一个身影凌空扑了过来!

    “祸祸!”

    “徐祸祸!你他妈的快起来!”

    ……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叫喊。

    我感觉大脑一阵发懵,领口一紧,被一股大力拽了起来。

    定神一看,就见两个包的像粽子一样的人影站在身边。

    “大宝!瞎子?”

    我有些恍然:“我刚才怎么了?”

    “是山鬽子!你让山鬽子给迷了!”瞎子大叫。

    “潘潘?潘潘呢?!”我反应过来。

    “别管她了!能活一个算一个!”瞎子扯着我瞪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