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九章 进山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瞎子被呛的脸红脖子粗,话说出口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涨着脸斜眼看潘颖的反应。

    潘颖眼睛瞪得溜圆,惊疑不定的目光从瞎子、窦大宝和我身上逐一扫过,最后落在我身上:

    “坟里?”

    我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潘潘,我能相信你吗?”

    潘颖忽闪着眼睛看了我一会儿,忽然压下嗓子神神秘秘的说:

    “要是考古队的也轮不着咱们去找她,她是盗墓的吧?真看不出来啊,她是哪个分支啊?”

    我和窦大宝、瞎子面面相觑。

    窦大宝腿一蹬,‘惨叫’一声,像只被喷了杀虫剂的蟑螂一样倒在了炕上……

    我没想过刻意欺骗潘颖,但也没有把实情告诉她的必要。

    既然她自己想偏了,反倒省心了。

    盗墓的……这大背头里装的都是什么啊?

    第二天一早,四人先去市里买了些可能用到的东西,然后开车直奔根河。

    路上潘颖直吵吵,问呼伦贝尔大草原在哪儿。

    窦大宝很耐心的告诉她:过冬前,草都让羊给啃了。

    听着两人脑洞开到姥姥家的对话,我本来压抑的心情倒是缓释了不少。

    一路冰天雪地银装素裹,不到三百公里的路程,用了将近六个小时才到达。

    又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来到大兴安岭西麓的一个小镇——满归镇。

    由于下大雪的缘故,到了满归镇天已经黑了,不得已只能找了家旅馆住下。

    瞎子早年间拜师学艺,跟着师父遍走大江南北,见识过不少奇闻异事。

    一边喝着温酒一边说出几件来,窦大宝和潘颖都听的一惊一乍的。

    我听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件事,我问瞎子有没有听说过‘鬼山’。

    瞎子皱了皱眉,说没听过,问我从哪儿听来这么个地方。

    我说是三白眼的魂魄在被鬼鸮摄取前说的,他应该是想告诉我‘老东西’的所在,只是当时鬼鸮的叫声太刺耳,我只隐约听到鬼山和什么庙。

    瞎子想了一阵,摇摇头,说中国被传说是鬼山的山有很多,却没有山是真正以鬼山为名的。

    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就只能是西北的贺兰山了。

    在中国的诸多大山中,没有一座像贺兰山那样,一直处于承领战争的状态中。

    自秦朝贺兰山麓被匈奴短暂占据后,汉、唐、宋、元、明、清……贺兰山一直都是番邦外族逐鹿中原的关口,从古至今不知道埋藏了多少尸骨,所以被称为鬼山。

    瞎子说:“但也正因为如此,兵戈锐势早已将那里的凶势磨灭了,不清不混、阴阳背离却又均衡之至,无论是正道还是邪门,那都不是修行的好地方。所以三白眼说的鬼山,应该不是那里。”

    “先别管什么三白眼了,说说看明天具体该怎么去找徐洁吧。”潘颖两眼放光的问我:“你知道她盗的谁的墓不?她跟谁一起去的?男的女的?要是男的,她不会跟他……”

    见我瞪眼,她赶忙把后边的话咽了回去。

    我看向瞎子,等着他开口。

    在电话里他只交代了一些事项,到现在还真没说具体方向呢。

    瞎子吱溜了一口酒,忽然看着我,眼睛里透出贼兮兮的光,“祸祸,你跟徐洁那什么了吗?”

    “什么?”我一愣。

    “啧,就是那个……你们俩有没有在一个被窝里睡过。”

    我反应过来,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这个死变`态,老毛病又犯了。

    “别啊,我没跟你开玩笑,老段可说了,如果你和徐洁有了男女关系,可以通过‘活死物’,也就是那只僵尸鸟,能更容易找到她。”

    我摇了摇头,“没有。”

    “不是吧?”瞎子夸张的往后仰着身子,瞪眼看着我。

    窦大宝和潘颖看我的眼神也都怪怪的。

    我点了根烟,抽了一口,缓缓的说:

    “徐洁说过,如果没有了我,她就什么都没了。那时候我不懂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她很害怕,我……我没有信心给她将来,所以就没有那什么……”

    “唉……”

    瞎子和窦大宝同时叹了口气。

    潘颖还想说什么,瞎子一摆手,“赶紧吃喝完早点休息,明天开始有的忙活了。”

    这晚我喝了不少酒,可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稍一眯瞪,脑子里就浮现出乱七八糟的东西。

    一会儿是日本鬼兵,一会儿是戴着斗笠的鬼和尚,一会儿似乎又看到徐洁熟悉的面孔。

    越是强迫自己不胡思乱想,就越是大脑混乱,也不知道翻了多久的烧饼,才勉强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天亮的时候窦大宝和潘颖去找旅馆老板买了小米粥和油果子,四人吃了个饱。

    临上车前瞎子私下跟我说,段乘风只推算出了徐洁的大致所在,现在不能利用鬼鸮找人,那就只能是他用所学的风水术尽可能的去寻找。

    我终于忍不住问他,徐洁为什么要来这儿?

    瞎子叹了口气,说你现在也知道她不是普通人了,她想要像正常人一样活着,就必须从外界吸收元阳。

    就比如上次在和树小区见到的萧雨,如果那天萧雨没有服食蕴藏地火的赑屃火眼,单靠喝鸡血也维持不了多久,最终还是会伤人的。

    徐洁和她的情况还不一样,徐洁就是毛小雨,被我们从河里捞出来的时候,置身在铁棺材里,而且棺材还施加了符箓。

    五行成尸已经够邪门了,徐洁却是占了金、水两样,很可能需要吸收更多的地火阳气才能增加元阳。

    所谓物极必反,极阴极寒之地必定暗藏着纯阳地火,徐洁到这苦寒之地,就是不肯伤人,到这里汲取地火来了。

    听瞎子说完,我心里难受的无法形容。

    我没有告诉瞎子,和树小区那晚见到的黑雨衣就是徐洁。

    现在想来,她当时的目的就是想要得到两颗赑屃火眼,可恰恰是我,为了和我毫不相干的萧雨让她失去了火眼。正因为这样,她才会来到这苦寒之地受罪。

    瞎子让窦大宝开车,照着先前买的地图直接去猫儿山林场,他则取出罗盘和一本纸页泛黄的旧书一路对照查看。

    潘颖起先还满心好奇的问这问那,后来见周围没了人烟,公路两旁只有被白雪覆盖的苍茫山林,也就没了动静。

    见她明显有点发怵,我心下一阵歉然。

    撇去偶尔的任性不说,我还是挺喜欢这没心没肺的大背头的。

    这次决定带她来,完全是因为想要借助狄金莲的鬼术增加一分找到徐洁的机会。

    直到现在,这妮子也没意识到我的自私。

    我心说罢了,这趟无论能不能找到徐洁,对这几个哥们儿姐们儿的人情姓徐的都记下了。

    想归想,到了猫儿山以后,我还是犹豫的看向潘颖。

    即便瞎子没说,我也想到接下来将要面对什么。

    我们三个糙老爷们儿无所谓,并着肩膀什么都能挺过去,潘颖虽然‘爷们气十足’,说到底还是个假爷们儿,我真怕她挨不住。

    结果不等我开口,潘颖就搭住我肩膀说:

    “我明白,你又要婆妈了。可是都到这儿了,我也不可能一个人回去啊?一句话,就凭你徐祸祸连睡都没睡人家就敢知法犯法包庇盗墓贼,我就服你。甭管怎么地,水里来火里去,咱哥们儿奉陪到底!”

    我刚想感激的朝她点头,结果她接下来的一句话差点没让我死过去。

    “先说好,不管从斗里倒出来的宝贝有多值钱,我要分一成。”

    她一边说,还一边冲我递了个‘贪婪邪恶’的眼色。

    瞎子又在车上对着罗盘和旧书看了一阵,才收起家伙事说出发。

    四人背着行囊在林子里穿梭。

    瞎子边头前带路,边说幸亏都快到三月份了,要是寒冬腊月,山里的积雪正松软的时候,一脚下去就能把人埋半截。人走不多远就得闷出一身汗,而且还不能停,一停下来贴身就得结一层冰碴子,人就得活活冻死。

    潘颖冒着鼻涕泡说:

    这盗墓的是敬业还是没脑子啊?就不能等雪化了再进山?要不说没文化干什么都吃亏呢。

    瞎子回头看了看我,别有意味的说:

    “术业有专攻,这个‘盗墓的’的是个半桶水,应该只能在大雪严寒的时候,才能凭借自身的感觉找到她想找的东西。”

    过了中午,本来就朦朦胧胧的日头干脆不知道躲哪儿去了。

    瞎子说得加紧赶路,这个月份太阳一躲猫准得下雪,必须得在天黑前找到落脚的地方。

    窦大宝一边搀着潘颖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一边忍不住问他:这深山老林的哪儿能落脚啊?

    瞎子忍不住笑了,“深山老林?你以为呢!咱这才刚进山,三五天能赶到地方都算好了。不过你们放心,我刘炳真要是吃干饭的,也混不到今天。早年间我跟师父来过这儿……这趟要不能帮祸祸了了这桩心事,不能把哥几个平平安安带回去,我刘炳就特么永远留在这山里!”

    我眼眶一热,到了嘴边的话硬咽了回去。

    到了这个份上还能说什么啊,说什么都是虚的。

    又攀山越岭的走了一阵,瞎子大幅度挥着手:“加快速度!翻过前面的猫耳朵,就有地儿歇息了!”

    话音未落,窦大宝忽然喊了起来:“你们快看,那边雪里头好像埋着个人!”

    小 说s*网 .e.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