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八章 挖坟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挂了瞎子的电话,我呆了半天,把手缓缓伸向柜台上的鬼鸮。

    鬼鸮轻轻扇动翅膀,飞落在我手指上,偏着脑袋看着我。

    “有小包租婆的消息了?”窦大宝小心的问。

    我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嗡……嗡……”

    电话再次震动,是马丽打来的。

    我接起电话,“喂,丽姐。”

    “小师弟,我刚从林教授家出来。通知你一下,等下个月开学,你就要回学校进行心理评估了。”马丽带着笑意说道。

    心理评估是最后的考核项目,如果能通过,意味着我就能成为真正的法医。

    对于这个好消息,我却没有太多的喜悦。

    我迟疑了一下,说:“丽姐,我想请几天假。”

    “没问题,请几天?干嘛去?”

    “先请一个礼拜吧,我要去外地找一个人。”

    挂了电话,我又是一阵失神。

    “你要去哪儿找小包租婆?我帮你订票啊。”窦大宝问。

    “内蒙,根河。”

    “那么远?”潘颖斜了我一眼,“徐洁是吧?她跑那儿干什么去了?”

    我摇了摇头,点开了手机屏幕。

    窦大宝说:“订两张,我和你一起去,我也想小包租婆了,想她炖的栗子红焖鸡了。”

    “订三张吧,我也想跟着去玩玩,听说根河是国内最冷的地方,我想去感受一下。”潘颖凑过来说。

    窦大宝皱眉:“别跟着瞎掺和,这不是闹着玩。”

    “我没闹着玩,不就是去找人嘛,为什么我不能去?我自己出路费。”

    窦大宝还想说,我拦了他一把,看着潘颖问:

    “你真要去?”

    “当然是真的。”潘颖蹙着眉毛说:“开学前去旅游一趟,我要去呼伦贝尔大草原;顺便见识见识,能让你徐祸祸不远千里去追的妞到底有什么魅力,我想知道她比我们家岚岚强在哪儿。”

    我点点头,“好,我帮你订票。”

    “你真要带她去啊?”窦大宝问。

    想到瞎子在电话里说的话,我边滑动手机边说:

    “多个人多份力量,她想去就跟着,把这只鸟也带上。”

    潘颖说:“飞机上不能带鸟!”

    “能。”

    …………

    第二天上午,三人登上了飞往内蒙的航班,经过近六个小时的飞行,飞机降落在呼伦贝尔市东山机场。

    刚拿了行李,潘颖就急着说:

    “快把小白放出来,都这么长时间,它可别闷死了。”

    我撇撇嘴,“它本来就是死的。”

    小白是鬼鸮的新名字,一开始潘颖说叫小黑,可窦大宝说既然是三白眼变得,那就应该叫小白。

    然后就……就叫小白了。

    如今的我,对段乘风更加佩服的五体投地。

    他没有食言,瞒着段四毛算出了徐洁大致的所在。

    不光如此,他还算到我会得到一样‘活着’的死物。

    并且告诉瞎子,能不能找到徐洁,关键可能还要着落在这件死物上。

    他算的很准,三白眼也没有骗我。

    我虽然不明白鬼鸮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但却能肯定,它不用进食,不用呼吸,是‘活’的僵尸鸟……

    “妈呀,老爸!我错了,我错了!我要回家!”

    一出航站楼,潘颖就哭喊起来。

    窦大宝幸灾乐祸的看着她,笑得肩膀直抽抽:“不让你来,你非要来,现在后悔了?晚了!”

    “我哪儿知道这里这么冷啊?”潘颖冒了个大鼻涕泡出来,不等去擦,‘啪’的炸了。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鼻涕泡!”潘颖破涕为笑。

    看她满脸眼泪鼻涕没心没肺的样子,我哭笑不得,拢了拢棉袄的领子,四下张望。

    零下二十多度,真不是闹着玩的。

    女骗子,你跑这儿干什么来了……

    一辆银白色的越野车停在面前,瞎子在车里朝我招手。

    我赶紧拉开车门把冻的跟孙女儿似的潘颖推了进去。

    我一上车,瞎子劈头就问我:

    “你怎么把‘小神鞭’也带来了?”

    我回头看了潘颖一眼,转眼看着瞎子,“你也说了她是‘神鞭’,能帮上忙也说不定。”

    我真没开玩笑。

    上次董家庄无头尸的事还历历在目,那晚潘颖怪异的表现我记忆犹新。

    我能感觉出,那晚的某一时刻,她不再是潘颖,而是另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鬼——狄金莲。

    我想不通的是,狄家老太明明说狄金莲在外流离太久,需要在狄家老宅修养很长一段时间,这才没多久,怎么就又找上潘颖了呢?

    关键是这个‘大背头’似乎和狄金莲之间有着某种特殊的牵连。

    似乎只要她在的地方,狄金莲就能随时跟来附在她身上。

    狄家秘术神秘之至,这趟来,她或许能帮上忙也说不定。

    我问瞎子车哪儿来的。

    瞎子说他昨天傍晚下的飞机,车是今天上午租的。去哪儿找还不一定呢,有辆车方便办事。

    潘颖瓮声瓮气的问什么叫去哪儿找还不一定呢?

    窦大宝拉了她一把,说你都冻成这熊样了,就别那么多问题了。

    潘颖给出的回复很给力:“车上挺暖和的啊!”

    我和瞎子相对无语。

    这个宝货,绝对是把‘没心没肺’和‘好了伤疤忘了疼’演示的淋漓尽致。

    我问瞎子:直接去根河啊?

    瞎子瞪了我一眼,“我看你就是魔障了,你以为这是咱们那儿啊?也不看看几点了,这会儿开过去不怕让雪给你拍路上啊?我订好旅馆了,先回旅馆,明天早上再去根河。”

    刚到旅馆,潘颖和窦大宝就都欢腾了。

    这家位于海拉尔边缘的旅馆,其实就是个私人开的客栈,处处透露着不同于内地的风情。

    “我勒个去,这炕比我的房间还大呢!”潘颖一进屋就直接扒了马靴跳到了烧得火热的大炕上来回打滚儿。

    “这……这妮子心真大,她就不怕咱仨把她给那什么了……”瞎子直嘬牙花子。

    我笑笑,说:“你不怕大宝把你撕了啊?”

    “怎么?他俩好上了?”瞎子贼兮兮的问。

    我说:“有那么点儿意思,反正我看他俩是挺合的。”

    瞎子看着窦大宝脱鞋上炕,转过头看着我张了张嘴,却只叹了口气。

    我皱了皱眉,“你以前不这么婆妈啊,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呢?老段跟你说什么了?”

    瞎子横了我一眼,“他说什么重要吗?我说什么管用吗?我跟你特么认识多长时间了,你什么揍性我不知道?都到这个份上了,说什么都是白搭,一句话,哥们儿挺你。”

    我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不大会儿,旅馆老板娘就把瞎子事先点好的菜端进来,摆在了炕桌上。

    “哎呀,可是吃上正宗的小鸡炖蘑菇了。”窦大宝夹起块鸡肉塞进嘴里,烫的直吸溜气。

    我和瞎子上了炕,对着吱溜了一口烫热的白酒,吃了几筷子菜。

    瞎子放下筷子端起酒盅和我碰了碰,问:

    “那玩意儿在哪儿呢?”

    我愣了一下,“啧,在箱子里呢,我把它给忘了。”

    我刚想下炕,潘颖就先跳下去跑到角落边拉开我的行李边嘟囔:“造孽啊,不带你们这么欺负鸟的。小白,小白!你没事儿吧?”

    一边说,一边从箱子里翻出个玻璃罐子咬牙切齿的拧开了盖子。

    眼看着标本似的鬼鸮扑棱着翅膀飞出罐子在屋里盘旋一周后落在我肩膀上,瞎子仰脖喝了口酒,问我这鸟怎么来的。

    我把前晚的经历说了一遍。

    瞎子听完,脸阴沉的跟要下雨似的。

    窦大宝忍不住问:“老刘,那到底啥情况?医院下头怎么就变成监狱了?”

    “有人作妖。”

    瞎子说了一句,猛地扭头看向我,“你没报自己的名字吧?”

    我愣了愣,摇头,“没有,报的是以前的名。”

    瞎子点点头,“那就好。”

    “你们俩,就不能说人话?非得整这么玄乎才过瘾咋地?”潘颖咧着一嘴东北大碴子问。“特别是你,大晚上的你脑门子上架个墨镜干啥?你装酷给谁看呢?”

    瞎子让她说的直翻白眼,摘下墨镜丢到一边,好半天才端起酒盅仰脖灌了下去,扭脸看着我说:

    “段乘风没说徐洁具体在哪儿,我也不敢再让他说了……祸祸,我就问一句……”

    “你说。”

    “要是你和徐洁成不了,你怎么办?”

    “一定能成。”我盯着他的眼睛,缓缓端起酒杯和他碰了碰,“她是我媳妇儿。”

    瞎子眼神闪烁了两下,避开我的目光。

    潘颖端起酒盅喝了一小口,辣的吐了吐舌头,在嘴边扇着风问:

    “祸祸,到底啥情况?不就找媳妇儿嘛,咋还整的跟偷地雷似的?”

    “噗!”

    瞎子刚喝的一口酒从鼻子眼里喷了出来。

    咳嗽了好半天才缓过劲来盯着她说:

    “不是偷地雷,是挖坟。他媳妇儿,可能在坟里埋着呢。”

    小 说s*网 .e.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