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四章 阴地监牢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赵奇瞠目结舌了半天才说:你现在的样子完全像是一只鬼。

    我愣了一下,决定先不管这个。又不是第一次被人说我像鬼了,我也是够了。

    赵奇到底只是个普通人,我可不敢冒险拍灭他的阳火,我拿出锅底灰,让他抹在前额,这样一来,普通的鬼就看不见他了。

    我略一斟酌,没敢再耽搁,撑开了五宝伞,同时拿出一把竹刀藏在腰间,亦步亦趋的朝着拐角处走去。

    我想到许多种可能,可当两人转过拐角,看清眼前的情形,我还是不由自主的浑身一震,背上的汗毛全都悚然立了起来。

    尽头处,是两扇对开的大门。

    我清楚的记得,那应该是这家医院的太平间。

    可此刻我们看到的,却不是医院常见的那种白色大门,而是两扇颇具年代感的对开铁门。

    铁门的两侧,各站着一个人。

    这一次却不是拦路鬼,而是两个戴着驴耳朵帽,穿着二战日本军服的日本卫兵!

    “又是日本鬼兵!”

    我一下想起了看守所老楼的经历。

    三白眼已经不见了,这里没别的路,他只能是进到了铁门里。

    到了此刻完全可以确定,段四毛的提醒是完全针对我即将面临的处境,我的确又来到了阴地。只是不知,这和上次的日军俱乐部有没有牵连。

    “咕嘟……”身旁的赵奇艰难的吞了口唾沫。

    我能感觉到他的身子明显在颤抖,显然他是根据我和沈晴上次的经历想到了什么。

    我往他身边靠了靠,低声说:“等会儿无论看到什么,尽量都别说话。”

    赵奇点了点头。

    我抬眼看了看头顶的五宝伞,心说这趟可算是要试炼野郎中这宝贝法器的法力了。

    五宝伞本是传自鬼王钟馗一道,不但能够摄取阴魂邪祟,更是鬼王爷的身份象征。如果五宝伞的法力足够,寻常人躲在伞下面,普通的鬼是不能够看到的。

    即便道行高深的阴鬼能够看到五宝伞,也会认为打伞的人,是来自阴间鬼王门下的鬼差!

    我一手撑伞,另一只手搭在腰间竹刀的刀柄上,缓步走了过去。

    两个日本鬼兵拄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对我和赵奇视而不见。

    我忽然有些犯难,看样子这两个日本鬼子的确看不到我们,可那门是关着的,总不能无缘无故的自己打开。

    想到之前宝儿给的那一堆小元宝,我有了主意。

    我示意赵奇靠到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个小元宝,朝着一旁的地上丢去。

    “噔!”

    听到动静,两个日本兵同时转身朝向这边,把步枪端了起来。

    见到地上的银子,两个家伙顿时两眼放光,戒备的左右看看,同时向这边跑来。

    “死了还这么贪财,真他娘的xx。”

    我暗骂了一句,和赵奇贴着墙让过两人,快步走到铁门旁,推开铁门闪了进去。

    看清门后的情形,两人都是一愣。

    这就是个门厅,约莫十平米左右,两侧各有一张条桌和两个长凳,就像是早年间火车上的陈设一样。

    正对着铁门,是一扇铁栅栏门。

    栅栏门半开着,两个日本兵正押着一个人在往前走。

    被押着的那人不是旁人,正是三白眼!

    让我感到悚然的是,这里给我的感觉不像是普通的建筑。

    特别是眼前的栅栏门,还有这特殊的氛围……

    我和赵奇对望一眼,彼此的眼中都露出了惊惧。

    他应该也和我有相同的感觉。

    这里居然是……是监狱!

    眼见三白眼被押走,我哪还敢怠慢,快步的穿过栅栏门,沿着过道向前跟去。

    过道很短,见前面的三人转过弯,我和赵奇急忙紧走了几步。

    走到尽头,双双都是一呆。

    转过弯又是一条走廊,却不单单只是走廊。

    一侧是墙,另一侧则是一排的铁牢笼。

    虽然牢笼里没有人,但却印证了我之前的猜想。

    这里的确是关押‘犯人’的所在。

    阴森的感觉和特殊的死气让我有些沉不住气,我想冲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三白眼的生魂抢下来。

    可极度的疑惑让我压制住了这种冲动。

    倒不是说我好奇心重,想探寻这究竟是什么所在。

    而是阴瞳传来的感觉实在是前所未有,直觉告诉我,这里隐藏着某个不为人知的大秘密,又或者是我从未见过的、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生物’……

    一旁的牢笼分隔面积都不大,平均只有五六个平方,里面没有床,只有一些肮脏的茅草堆在角落,显得污秽不堪。

    我一边往前走,一边心里默数着牢笼的数量,以此来推算这里的大体面积。

    这应该不是什么大型监狱,就格局来看,应该是关押重要人物的小型羁押场所。

    走过这些牢笼,看到的情形让我不自禁的感到愤怒。

    一侧没有铁栅栏的空间,靠墙立着一个铁架子,铁架上坠着铁链锁铐,上面依稀还有着斑驳的血迹。

    中间是两张样式古怪的铁制长凳,长凳的一头焊着块立着的铁板,另一头的两边焊着两个铁钩子。

    但凡看过一两部抗日题材电影的人都不会对这古怪的铁凳感到陌生。

    这就是臭名昭著的老虎凳!

    再看两边的墙上,挂满了稀奇古怪的铁制器械……这根本是一间用来逼供的刑讯室。

    我勉强克制着情绪,心算了一下所到之处大致的面积,忽然冒出一个恐怖邪异到了极点的想法。

    这筒子式的格局我怎么感觉有些熟悉呢。

    假使这里和先前的医院太平间是一阴一阳两个平行的所在,太平间没有窗户,这里也没有窗户,这似乎很正常。

    可太平间是在地下一层,如果这里也是地下一层,那上面是什么?

    我翻着眼皮往头顶看了看,越发觉得不可思议。

    这上面难道是……日军俱乐部?

    我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不可能。

    医院和东城看守所距离五公里左右,即便老楼在二战时期是被日军占领的一个区域,也不可能延伸到这里。

    可这面积和格局,怎么就这么相似呢……

    赵奇忽然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

    我正走神,冷不丁被他拽住,本能的一哆嗦,抬眼看向前方,就见两个日本鬼兵押着三白眼停了下来。

    两个鬼兵同时松开架着三白眼的手,齐刷刷转了个身,把三白眼留在原地,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眼见他们走远,再看三白眼所在的位置,我越发感觉不对劲。

    自从进来后,每隔一段距离,上方都会有一盏铁丝灯罩的白炽灯照亮。橘黄色的灯光不但让人感觉不到丝毫暖意,反而带来一种久远的森然冷酷。

    而在三白眼所在的位置,灯光照耀的墙壁上,竟然透着水波的痕迹。

    我心里一动,再不敢耽搁,招呼赵奇快步走了过去。

    快要走到三白眼身边的时候,我和赵奇就都明白墙上的水波是怎么回事了。

    走道的一侧,竟然有着一个水池。

    这可不是什么室内泳池,就是一个四四方方,面积约二十平米的水池,池子里的水浑浊发黑,看不出有多深。

    水池的周围,每隔一段距离,墙上就钉着两条铁链,铁链的一端连着镣铐。

    这居然是一间水牢!

    赵奇看了看面对水牢一脸麻木的三白眼,向我投来了询问的眼神。

    见四下再没别人,我刚想开口,忽然就听两个日本鬼兵离开的一侧传来“噔噔噔噔”的脚步声。

    听到这脚步声,我不禁浑身一震。

    这种声音和我在看守所老楼里听到的一模一样,是靴子踩踏铁制楼梯的声音。

    这里真有上层!

    赵奇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猛然间拔腿就往日本兵离开的方向跑。

    我一把拽住他,急着低声道:

    “别乱来!你不想想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可能有真正的楼梯?”

    赵奇两眼通红,又咬着牙使劲挣扎了几下才勉强平静了些。

    赵奇虽然没去过‘俱乐部’,但上次我和沈晴对于老楼的经历描述的太详细了。

    他一心记挂着被困囚在俱乐部的萧静,估计在见到日本鬼兵的那一刻,就已经把这里和俱乐部联系在了一起。

    时至今日此刻,我对所谓阴间、阴地的概念仍然很模糊。

    但我很清楚的知道一点,就算是阴阳平行的两个空间,有些地方阴魂能够到达,活人却是去不到的!

    赵奇停止挣扎,沉重的脚步声远去消失,周围再没了别的动静。

    面前的水牢死水无波,没有半点涟漪,平静的似乎能让人嗅到这里曾经遗留下来的死亡气息。

    但是这种平静非但没让我有丝毫的松弛,反倒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走,回去!”

    我低声说了一句,右手捏了个手印,就去抓三白眼。

    手掌和三白眼的胳膊交错而过,我急得直咬牙。

    破书上有限的记载都是针对阴魂的,我拿捏手印轻易能碰触到最普通的死鬼,但却无法接触到人的生魂。

    五宝伞能够摄取朱安斌的六魄也是因为特殊的情况,有荫尸木这种针对性的目标。

    对于独立的生魂同样不起作用……

    总而言之,就我的半吊子水平,拿如今的三白眼没办法!

    “耶罗达呐修索波耶答罗哞禾阚丘比娄……”

    正当我无计可施的时候,四下突然传来了诵念经文的声音,这声音十分的沉闷,就好像从地底下传上来似的,所念的经文我也是全然听不懂的。

    我和赵奇相顾骇然,仔细分辨,更是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诵经声……竟似乎是从水池下面传出来的!

    就在诵经声响起的同时,我胸前的寒意变得更加强烈,竟好像电击般的令我浑身震颤。

    下一秒钟,原本死寂的水池中央,突然荡起了一阵水波。

    “水底下有东西!”赵奇悚然看向我。

    小 说s*网 .e.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