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九章 惹祸上身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窦大宝愣了一下,跑到客厅拿了油纸伞回来,问我该怎么做。

    我紧咬着牙关,示意他把伞给我。

    就在接过伞的一瞬间,左手腕的红绳拉力剧增,我脚下一个踉跄,竟连着被往前拽了两步。

    我赶忙站稳脚步,再次大声念起法诀,同时右手一甩,撑开了油纸伞。

    伞面张开的一刹那,左手的拉力明显一松,紧接着,就见被红绳贯穿的铜钱散发出淡淡的白光,慢慢朝着我这边滑了过来。

    “这男的是谁?”窦大宝瞪大眼睛问。

    “是朱安斌!”我心中暗喜。

    本来就是死马当活马医,刚才我还后悔自己太冲动,没想到关键时刻竟然有了转机。

    这五宝伞是野郎中师门传承的法器,虽然五鬼已经不在里面了,伞本身却仍有着收取阴魂的能力。

    我本来只是用这把伞遮挡雨雪的,没想到竟派上了大用场。

    看着铜钱缓缓向这边靠近,我悬着的心也稍许放下了些。

    在普通人看来,铜钱自发光芒,自己朝着红绳一头滑动,已经是很神奇了。

    但我和窦大宝却能看到,铜钱发光,是因为上面附着一个淡淡的男人身影,这人就是朱安斌。

    魂魄发出的光是白色,这说明他现在还是生魂。

    如果散发出绿光,那就是阴魂,就再也无力回天了。

    铜钱来到跟前,我赶忙反手将它握住,一把扯断红绳,将铜钱交到握着五宝伞的右手。

    同时又从桌上拿起一把穿着铜钱的竹刀,挑了一张符箓烧着,再次射向书柜。

    符咒声中,红绳绷紧,这次有五宝伞在手,没有遇到明显的阻力,铜钱就沿着红绳滑了过来。

    连着射出六把竹刀,除了第一次险些出意外,接下来都异常顺利。

    我心中大定,拿起第七把竹刀甩向了书柜。

    这一次竹刀钉在书柜上,我竟隐约听到一声男人的怒吼。

    不等反应过来,红绳就已经绷的笔直,末端的铜钱以超过先前几倍的速度朝着我滑了过来。

    这一次,铜钱发出的竟不再是白色的光芒,而是血一般强盛的红光!

    窦大宝揉了揉眼睛,惊呼:“这不是朱安斌!”

    “是荫木傀!”

    看到红光中附着的是一个恶形恶状的男人身影,我又惊又怒。

    我从来没遭遇过这种状况,眼见那个‘死人脸’满面狰狞,张牙舞爪的向我扑来,本能的就想撒开手里的红绳。

    可还没等我松手,红绳就已经绷紧到了极限。

    随着‘死人脸’一声狞笑,钉进书柜的竹刀竟被生生拔出,反转刀身以迅雷之势朝着我射了过来。

    我大惊失色,想要躲避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伸出左手去抓刀身。

    不对劲!

    看着逼近眼前的死人脸和飞射而来的竹刀,我心中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巨大的恐慌。

    就在竹刀迫近眼前的一刻,我猛然醒悟过来,‘死人脸’是荫木傀,它本来就是五行木煞,竹刀虽然带煞,却同样是五行属木,煞气远不如荫木傀!

    等想明竹刀已经被荫木傀控制,再想做出反应却已经不可能了。

    我一咬牙,就想不计后果的硬接。

    “阴阳开合,双景二玄,右拘七魄,左拘三魂,令我神明,与形常存……封!,”

    就在千钧一发间,我耳边突然传来老丁苍老冷厉的声音。

    随着一个‘封’字响起,桌上的两枚桃符竟然同时弹了起来!

    桃符只是弹起一尺多高,便又落回了桌上,迎面而来的竹刀却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挠,停滞在了半空。

    下一秒钟,老丁和张安德的声音同时响起,却是念诵着常人难以分辨的法咒。

    法咒声中,‘死人脸’的五官逐渐扭曲,原本的恶形恶状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惊恐和不甘。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中,铜钱散发出的红光连带着‘死人脸’的身形竟骤然钻进了我面前的竹刀里。

    眼看竹刀向地上落去,我反应过来,反手一抄把竹刀抄在手里。

    拿到眼前一看,发现竹刀竟变得和荫尸木一样,成了血红色!

    张安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你太莽撞了,你以为荫木傀是寻常邪祟,那么好对付?幸亏荫尸木里只留存了他一魂一魄,我和老丁合力才能将他的魂魄封印在竹刀里,要不然你我三人全都要结果在这里了。”

    “一魂一魄……”我干笑两声,“你们两个老家伙,终于能办点实事了。”

    我就奇了怪了,虽然不知道这俩老头如今是怎样一种存在,可在有限的几次交谈中,不难听出,两人能否重入轮回是和我的生死捆绑在一起的。

    既然是这样,两人明明有能力帮我更多,却又为什么很少出手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并没有纠结太久,因为老丁再度开口了:

    “我和老张身为桃符,只能预知福祸,却不能掌控福祸间的转变,这些你以后慢慢会明白的。现在我只能告诉你,这把竹刀里不光封印了荫木傀的一魂一魄,朱安斌留存在荫尸木中的一魂,已经和荫木傀的残魂糅合,同样也被封印在了竹刀里。”

    “什么?”我愕然瞪大了眼睛,“那怎么办?怎么才能把他弄出来?”

    我急着问道,两个老头却再没有回应。

    我好像已经明白,老丁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貌似是只有等到一件事拧巴的不能再拧巴,拧巴到难以预料结果的时候,两个老东西才会出现,把事态控制在一个关键点上。之后整件事会演变成什么样,那这两个货就不管了……

    “轰!”

    听到闷响,我回过神抬眼一看,就见原本坚实的书柜竟碎裂成了一堆木渣。

    先前木头里血液般的浆汁已经干涸,以至于看上去,那就像是一堆碎裂的干尸残骸。

    看着手里血红色的竹刀,我彻底傻眼了……

    “徐先生……”

    “徐祸,你赶紧坐下歇歇吧。”

    听到朱飞鹏和林彤的声音,我朝两人看了一眼,缓过神才发觉浑身都被汗浸透了。

    我放下竹刀,把五宝伞换交左手,摊开右手,先前那六枚铜钱已经变得和寻常铜钱一样。

    我随手放下铜钱,合上伞,脚步虚浮的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朱飞鹏才小心翼翼的问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我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说:

    “你们要有个心理准备,就算朱安斌能够被救回来,他可能也不是以前的朱安斌了。”

    我告诉朱飞鹏,朱安斌留在荫尸木里的六魄已经被我收进了伞里,三魂之一被封印进了竹刀。

    林彤不解,追根究底。

    窦大宝给她和朱飞鹏解释说:

    人有三魂七魄,现在只找到一魂六魄,也就说明,另外两魂一魄还在朱安斌的身体里。正因为他和荫木傀的魂魄没能完全交替,所以才说他还可能有一线生机。

    “为什么说就算救回来,他也不是原来的他了?”林彤看着我问。

    我缓了口气,说:

    “普通的鬼附身,只能是阴魂侵占肉身,不能侵占灵台,如果灵台被侵占,那就是被夺舍了。人的灵台只能容纳三魂七魄,现在朱安斌不见了两魂一魄,荫尸木里却只留下荫木傀的一魂一魄。如果两者其余的魂魄都在同一个肉身里,唯一的结果就是,两者其中一魂已经糅合一体。双魂合一,不可能再分离,所以说,朱安斌已经不是以前的朱安斌了。”

    “徐先生,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朱飞鹏急着问道。

    “等!”瞎子冷冷道。

    “等?”林彤不解的看向他。

    瞎子冷眼和她对视,“你听过录音了!朱安斌为了得到尸油、为了玩的嗨,付出了他所谓无足轻重的代价;然后为了家产、为了害你,又和降头师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连他那猪脑子都意识到,他之所以不对劲,的和降头有关。你们该不会想不出,他家里为什么会有荫尸木吧?”

    “你是说,是降头师想要他的命?”朱飞鹏喃喃的问。

    “准确的说,不光是要他的命,还想夺他的肉身,让荫木傀夺舍成为真正的五行邪煞。”

    瞎子边说边走到我面前,点了根烟,塞到我嘴里,自己又点了一根。

    “降头师经营了那么久,现在临门一脚被你坏了好事,他不会善罢甘休的,一定会找上你。徐祸祸,你不是蠢人,我能想到的,你应该也想到了。我刚才没有阻止你,可是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甘愿惹这天大的麻烦?”

    “唉……”窦大宝走过来搭住他肩膀,“老刘,祸祸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还了解。这事咱哥仨回头再说吧,现在无论是福是祸,惹都惹了,还能怎么办?只能兵来将挡……”

    “水来土掩。”瞎子又瞪了我一眼,转头对朱飞鹏说:

    “这件事到此已经告一段落了,徐祸先前说过,我们只能尽力而为。现在他扛了这祸事,背后主使的降头师就不会再找别人,你们尽可以装作不知道有这回事,‘朱安斌’回来后就不会伤害你们。至于最后能不能救得了你儿子,只能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

    朱飞鹏揉了揉老眼,点点头,“好,多谢几位了。我会让人把酬劳打到你们账上。”

    小 说s*网  . e.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