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八章 夺魂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看完短信,我看了看被扶到沙发上一脸惨然的朱飞鹏,转眼看向林彤。

    林彤走到我面前,竟然朝我鞠了一躬,直起腰说:

    “如果可以,请你一定帮帮朱安斌。”

    我直视她的眼睛,感觉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女人。

    朱安斌的那段录音是在喝醉酒的状况下录制的,虽然充满绝望的说出自己背地里做的那些丑事,但言语间也还透露着极度的贪婪自私和下流。

    对于林彤这个后妈,更是一嘴一句‘骚`货’、“骚`娘们儿”,甚至还说什么要搞她之类的。

    对这样一个下作的男人,但凡有点修养的人都会把他当成狗屎,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林彤居然还帮他求情?

    这个女人到底是心机深,还是真的爱上了和自己父亲年纪差不多的朱飞鹏?

    林彤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沉声说:

    “相信我,我和你现在的想法一样,他朱安斌的死活我真懒得管。可还是那句话,飞鹏是我男人,他只有这一个儿子。”

    “嗡……”

    手机再次震动,还是段乘风发的短信。

    内容只有四个字:命不该绝。

    看到这四个字,我心里怦然一动。

    上次他就说萧静命不该绝,这次的四个字,是指朱安斌,还是说……

    我想了想,给段乘风回了条信息:我尽力。

    我叫过窦大宝,拉他一起走进书房。

    “真要帮那个混蛋?祸祸,我觉得他老朱家给再多钱咱都不该管这事。”窦大宝拧着眉头说。

    我避开他的目光,指了指书柜,“你说你看见里面有人?”

    窦大宝看了我一眼,点点头,又摇摇头,“不能说看见,准确的说,是一种感觉。我能感觉出,那里边有人,好像还不只一个。”

    “感觉……还不只一个……”

    我苦笑,怎么总是碰上这种狗皮倒灶的事。

    瞎子一直忍着好奇,这会儿才走过来问:

    “祸祸,你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知道那里有个保险柜,还连密码都知道?”

    “记不记得我跟你们说过关于灵觉的事?”

    瞎子和窦大宝对望一眼,一起点了点头。

    “你的意思是,那些都是你通过灵觉看到的?”瞎子问。

    我挠了挠眉心,说:

    “从牛眼沟回来后,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看来,我的灵觉可能是加强了。瞎子,你说这会不会和鬼灵芝有关?”

    瞎子一贯谨慎的说:“鬼灵芝是阴物,你吃了那么多,说不好就和那有关系。不过你到底是大活人,以后再有那种事,别那么冒失了。对了,你通过灵觉还看到了什么?”

    我想了想,干脆把初一晚上朱安斌去铺子的事,和刚才看到的情形说了一遍。

    瞎子听完,眉毛一挑,转向窦大宝,“你是说,你感觉柜子里有人,还不止一个?”

    “我也说不准,可我感觉就是这样。”

    “也就是说,朱安斌没准儿可能还有救。”瞎子看着我,眼珠子转了转。

    “怎么救?”窦大宝问。

    瞎子耸耸肩,“我又不是阴倌。”

    “靠。”

    “几位先生。”朱飞鹏在林彤的搀扶下走了进来,双手抱拳,朝我们仨各自拱了拱手,“养不教父之过,是我没有教好犬子,他才会害人害己。可事到如今,我还是要求三位先生,救救我的孩子。就算不能保全他性命,也恳请三位……帮他有个轮回做人的机会。”

    我犹疑了一下,抬眼看着他说:“我只能尽力而为。”

    “不行就别逞强,你看到的死人脸可是荫木傀,惹不起的。”瞎子咬着牙在我耳边说。

    “试一试吧。”

    如果换做以前,就算说破大天我也不会帮助朱安斌这种垃圾,可这一次,为了某个目的,我不得不把这窝心的买卖做到底。

    我从包里拿出朱砂黄纸等一应物品,想了想,把两块桃符也拿出来摆在了桌上。

    瞎子也没闲着,见我摊开黄纸画符,也拿出寻龙尺,沿着墙根用脚步配合寻龙尺测量起来。

    窦大宝则是围着书柜转来转去,时不时把耳朵贴在上面聆听动静。

    我刚把朱砂笔放下,瞎子忽然快步走了进来,稍显兴奋的说:

    “我仔细看过了,这里是阴宅之势没错,但是坎位未沉,也就说,真的还有一线生机。”

    “里面的确有两个人!”窦大宝回过头说。

    “你确定?”我问。

    “确定!”

    我点点头,“那就对了。如果荫尸木内只有一个人的魂魄,那要么是原来的宿主荫木傀在里面,要么就是朱安斌的三魂七魄在里面。现在里面有两个人,也就是说荫木傀很有可能还没有彻底夺舍成功。里面有可能包藏着他和荫木傀的魂魄。”

    换做以前,遇到这种情况我一定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道道。

    可这些天为了不胡思乱想,我几乎把整卷百鬼谱都背熟了,初一朱安斌去铺子的时候我已经想到些端倪,现在虽然还不完全清楚状况,却也理出了大致发生的状况。

    看着桌上摆的我那些破烂似的家什,再看看屋里无不豪华奢侈的陈设,我不禁感叹造化弄人。

    如果当初在狄家老宅,我要的不是百鬼谱,而是狄家的勾魂驭尸术,遇到眼下这种情形,不说手到擒来也不至于现在这么抓瞎。

    现在看来,就谋取利益而言,能勾魂驭尸的确比了解鬼要实惠的多。

    做好所有准备,我走到朱飞鹏面前沉声说:

    “我能耐有限,现在能做的就是死马当活马医。趁现在还没有开始,你们还有选择的机会,还可以去找其他人。”

    朱飞鹏摇了摇头,“我不是没接触过所谓高人,相比他们,我还是更信任你们。换做其他人,刚才听完那段录音,不光不会走,怕是还会抬高价钱……我只顾赚钱,没有教好儿子,可我不糊涂,我知道有底线的人,比空有本事的人更值得信赖。”

    我没再多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拉起窗帘,在桌上点起了一排蜡烛。

    和瞎子、窦大宝一起把书柜搬到了屋子的中`央。

    我拿过准备好的红绳,穿过一枚铜钱后将红绳的一端绑在一把竹刀上。

    一连绑了七把铜钱竹刀,我才停下来长吁了口气。

    窦大宝墨迹到我身边瓮声瓮气的说:

    “我师父说,拘魂夺魄是很耗费元气的,那是技术活。你行不行啊?”

    瞎子也小声说:“你有没有把握?貌似你以前都没干过这些,能不能撑得住场面啊?”

    我呵呵一笑,“如果换了以前,我连半分把握都没有。”

    “现在呢?”窦大宝问。

    “怎么都有两分把握吧。”

    “靠!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要给自己找麻烦!”瞎子横了我一眼,转身走到一边去了。

    “唉,还不是有求于人,为了小包租婆呗。”窦大宝嘀咕了一句,也走过去和他并肩站在一起。

    我摒了摒气,拈起一道符箓就着烛火点燃,两眼紧盯着书柜大声念诵法诀: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天驺激戾,万鬼伏藏;日落沙明,阴阳交泰,四方鬼王,奉我敕令;所拘魂魄,即刻放行!所传魂魄,速来报到!敕令!”

    随着最后一声大喝,我甩手将一把绑着红绳的竹刀朝着书柜甩了过去。

    “噗!”

    荫尸木所做的书柜本来木料坚实,没想到施加了符咒的竹刀竟一下钉进去一寸有余。

    铜钱撞击竹刀手柄,发出‘叮’一声脆响,居然经久不绝。

    我赶忙把红绳的另一端绑在手腕上,同时继续念诵着法诀符咒。

    猛然间,手腕传来一阵寒意,紧跟着像是有一股巨大的吸力想要把我身体里的某样东西从身子里拽出去似的。

    我只觉的大脑一阵恍惚,连忙临时改口,念诵起破书上的清心定神法诀。

    对我而言,破书上记载的法诀符箓就是我压箱底的本事,以前虽然不能算无往不利,但每次施展总还能全身而退。

    可是这一次,我接连大声念着法诀,却仍然感觉大脑一阵阵晕眩。

    那股强悍的吸引力似乎想要通过红绳,将我从身体里剥离出去,吸入书柜似的。以至于我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身体前倾,被拉扯的朝着书柜迈了一步。

    “幽冥玄宗,万气本根……视之不见,听之不闻……”

    我双眼紧闭,抱元守一,继续念诵法诀。十根脚趾弯曲,紧抠着地面,和这股无形的阴寒吸力对抗,汗水竟像是瀑布般顺着脸颊脖颈涔涔而下。

    “祸祸,不行就算了,别硬撑!”瞎子急道。

    窦大宝也急道:“为了救那混蛋不划算,收工吧,咱不干了!”

    见我没反应,窦大宝大声道:“我来帮你!”

    “别过来!”我猛然睁开眼。

    “别过去!”瞎子一把拽住窦大宝,“现在过去,你想害死他?!”

    “他他妈鼻血都下来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他根本斗不过那块烂木头!”窦大宝急得跳脚。

    “兄弟,斗不过也要斗啊,天底下没有人平白无故帮人的,我不帮朱安斌,以后怎么求段乘风帮忙……”

    我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正准备再度念诀和荫尸木传导的吸力对抗。

    突然,就在窦大宝再次急得一蹦三尺高的时候,我透过他跳起的脚下,看到了门外的一样东西。

    我紧了紧牙关,奋尽全力大声喊:“大宝,把伞给我!伞……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