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六章 五行藏尸,避而远之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见朱飞鹏和林彤进屋找寻,瞎子走到我面前砸了咂嘴。

    我说:“有话直说。”

    “我觉得吧,你把刑侦那一套用在阴阳上面,这不科学。”

    我一阵无语……

    “徐祸,你进来看看!”房间里传来林彤的声音。

    走进房间,我问她有什么发现。

    这间是书房,之前我和瞎子、窦大宝都看过,要说特别,就只有书柜上那些看上去价值不菲的精装书了。

    全都是新的……

    林彤就站在书柜前,她看了一眼朱飞鹏,扭过脸说:

    “不怕当着老朱的面说,我认为朱安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有些混蛋还会假装道貌岸然附庸风雅,他不会,他认为只要有钱就够了,不会干附庸风雅的事。”

    听她这样评价自己的儿子,朱飞鹏没有丝毫动气,反而面露惭色,长长的叹了口气。

    “美女,你啥意思?能说明白点不?”窦大宝问。

    林彤没说话,只是指了指身边的书柜。

    窦大宝一愕,“你是说这些书有问题?”

    “有问题的不是书。”

    瞎子沉声说着,快步走了过去,脸色竟变得十分凝重。

    他盯着书柜仔细看了看,转身从桌上拿起一把拆信刀,挥了挥手,示意林彤让到一边。

    等林彤退回到朱飞鹏身边,他却扭脸看着我,表情显得有些古怪,“祸祸,如果我的猜测是对的,那咱们接下这单买卖就是错的。”

    我愣了愣,缓步走到跟前,近距离向他使了个询问的眼色。

    瞎子撇了撇嘴,抬手用拆信刀在书柜上用力划了一下。

    我没来由的浑身一激灵。

    等到看清划痕,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书柜被划伤的位置,竟然涌出了血一般殷红浓稠的液体!

    “我靠,木头会流血!”窦大宝直接喊了出来。

    我回过神,正想问瞎子这是怎么回事,窦大宝却突然上前一步,把眼睛凑到划痕上近距离的看了看,然后偏过头,把一只耳朵贴在书柜上,像是在聆听着什么。

    “你在干嘛?”瞎子被他怪里怪气的举动弄的一头雾水。

    见窦大宝不出声,按了按我的肩膀,“我们出去说吧。”

    转过身,见朱飞鹏脸色煞白,目光呆滞的看着这边,我不由得有些诧异。

    林彤也发觉了他的异样,听瞎子说‘出去说’,赶忙扶着他走出了书房。

    回到客厅,瞎子摘下墨镜丢在茶几上,转眼看着朱飞鹏说:

    “朱先生是木器行业出身,想必应该想到问题出在哪儿了吧。”

    虽然对朱家了解不深,可对于朱家经营的业务,我还是知道一些的。

    朱飞鹏发迹前是开木器行的,所以对各种木头应该是很了解的。

    看他的反应,显然是已经想到了什么。

    果然,朱飞鹏嘴唇翕动了几下,有些无力的说:

    “安斌虽然不学无术,但我们祖上是木匠出身,他绝不会用邪木来做家具的,这是有人要害他啊。”

    “邪木是什么?”林彤握着他的手小心的问。

    “是地下挖出来的棺材木。”朱飞鹏惨然的说。

    瞎子摇了摇头,“要是普通的棺材木,住在这里的人只会走霉运。可是……朱先生,恕我直言,令公子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朱飞鹏嘴唇再次翕动,眼中透出一抹绝望。

    “徐祸,当是我求你,你们想想办法,救救朱安斌吧。”林彤忽然说道。

    我有些意外的看向她,却见她神情果决,没有丝毫做作。

    林彤看着我说:“飞鹏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我没有立刻回答她。

    高档公寓变成了阴宅,书房里的书柜会‘流血’……

    这一切都太诡异了,这已经超出我的认知范围了。

    瞎子叹了口气说:

    “不是我们不想帮你们,按照你们的说法,朱安斌有可能已经被阴魂侵占了肉身。如果是普通的鬼,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可朱先生应该知道,那书柜用的不是普通的棺材木,侵占他肉身的更不是普通的鬼。”

    “那是什么?”我问瞎子。

    瞎子一字一顿的说:“荫~木~傀!”

    “荫木傀?是什么?”我更加疑惑,百鬼谱上记载着百鬼的出处来历,我却不记得有什么荫木傀。

    瞎子知道百鬼谱的事,也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说:

    “荫木傀不是普通的鬼,严格来说,那是一种僵尸。”

    “僵尸又怎么会夺人肉身?”我越听越糊涂。

    瞎子说:“普通的僵尸没有魂魄,当然不能夺舍,可荫木傀是有灵的,是最邪门的僵尸之一。”

    不等我再问,他就接着说道:

    “在你们阴阳行当里,对僵尸有着一定的划分。同样,在风水行当里,对僵尸的类别也有着明确的划分。我记得刚拜师入门的时候,我师父曾对我说过这么一句话:‘旁的你都可以不用记住,都可以去忽悠,唯独一点,一定要牢记——五行藏尸,避而远之!’”

    “五行藏尸?”

    瞎子点点头,“尸分百种,最忌五行独立。世人都知道上古有四大僵尸王,却很少有人知道,五行邪煞几乎是和上古僵王能够比肩抗衡的存在。

    五行乃是金、木、水、火、土。与之相对的五种僵尸,分别是金面佛、荫木傀、水阴尸、火煞尸和吃土鬼。房间里的书柜,是用荫尸木做的,有荫尸木,就必定有荫木傀。”

    “你是说,朱安斌是被荫尸木里的鬼夺了肉身?”林彤问,“可我不明白,既然说是僵尸,他不是应该有自己的身体吗?”

    瞎子看了她一眼,缓缓的说:

    “问的好,问到点子上了。这么说吧,五行邪煞之所以被称为五行邪煞,是因为成因不同。五行相生相克,借五行成煞,那就自然不会相同。

    五行邪煞中能够保留自身肉身的,只有一种,那就是金面佛。另一种比较特殊的,是吃土鬼,他可以自己修炼出‘肉身’。

    另外三种都是因为死法不同,阴魂怨气分别留存在木头、水、火之中,长达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之久。

    他们的肉身或者早已不复存在,但是人本来就是五行所出,所以,他们能轻易夺取他人的肉身占为己有。”

    我皱了皱眉:“有这么邪吗?”

    瞎子呵呵一笑:“没有最邪,只有更邪。我师父曾说过,在五行邪煞之上还有另外两种僵尸,连我师爷都只听说没见过。

    一种是和山中野兽精魅融为一体的山灵髦。山灵髦介于半人半兽、半鬼半尸、半妖半仙之间,可以像普通人一样混杂在人群中,也可以来无影去无踪。

    另外一种就比较悲剧了,具体是怎样的存在师父没告诉我,但是要成为这一种东西,魂魄和肉身都要经受寻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

    这种东西虽然不能来去无影无踪,但浑身坚如金刚,普通的阴魂邪祟只要它一指之力就能轻易消亡。”

    “你就别掉我胃口了,赶紧说,那是什么?”我不耐烦的催促道。

    瞎子咧咧嘴,“金刚尸。”

    “金刚尸?!”

    “嗯,其实我个人认为山灵髦还有存在的可能,金刚尸或许就是传说杜撰出来的。我师父说金刚尸是要由活人自愿修炼才形成的所在,而且炼成之后就没了轮回机会,受那么多苦却有今生没来世,谁会那么傻……”

    我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他说的话我也再听不进去。

    那次在平古县古垛村,野郎中临阵脱逃,留下我一个人面对从未遭遇过的鬼尸双身,我几乎绝望到了坐以待毙的地步。

    可就在那时,有一道白影像闪电般的来到我身边,只一下就把尸身给灭了。

    我记得那时候老丁和张安德就曾脱口惊呼:金刚尸!

    我可以肯定,那白影是要救我。

    不管是什么存在,出手救人总要有理由。

    如果那真是金刚尸,为什么要救我?

    身如金刚,诛灭妖邪只要一指之力……

    我不禁想起了那口我和瞎子、孙禄三人无意间从河里捞出的铁棺材。

    想到了那具被我用左手舒展开肢体的女尸……

    “刘先生,难道……难道安斌他就真没有活路了吗?”朱飞鹏声音干涩的问道。

    瞎子看着我说:

    “我是风水师,能说的就只有这些。剩下的只能是交给徐祸了。”

    我恍惚了一下,刚要开口,窦大宝忽然踮着脚尖从书房跑了出来,贼兮兮的说:“祸祸,老刘,你俩快进来。”

    “怎么了?”我皱了皱眉。

    窦大宝瞪大眼睛压低了声音:“我发现那柜子里头有人!”

    我和瞎子同时一怔。

    瞎子皱眉:“你扯淡呢?”

    我赶忙摆手,“大宝不会瞎说,他的眼睛和别人不一样。”

    我边说边站起身,想要过去。

    没想到刚站起来,我就觉得大脑一阵恍惚,屋里的光线竟然暗了下来。

    “你没事吧?”瞎子走过来问。

    我看看他,再看看窦大宝,回头看了看满脸悲痛的朱飞鹏和一旁正安慰他的林彤。

    “怎么了?”窦大宝也跑了过来。

    我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两人,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你们没发现天忽然黑了?”

    “天黑了?”

    瞎子和窦大宝对望一眼,窦大宝伸手就来摸我脑门。

    “啧。”我抬手打开这莽撞鬼,可我的手还没放下来,无意间看到墙上的一样东西,我顿时就惊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