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五章 8楼阴宅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林彤看到我也是一愣。

    朱飞鹏显得有些兴奋,龙行虎步的走过来和我握了握手,“原来段先生让我们找的人是你,是熟人就好了。”

    想到段四毛在电话里说的话,我反应过来,吁了口气,让两人去后边说。

    进了后屋,没等坐下,朱飞鹏就急着说:

    “徐先生,这一次你可一定要帮帮我们。”

    我已经大概猜到了两人的来历,看了林彤一眼,坐进椅子端起酒碗抿了一口,没有说话。

    “是朱安斌,他出事了。”林彤平静的说。

    我点点头,还是没说话。

    我想到他们来是因为朱安斌的事,可我对朱安斌这个人实在反感到了极点。

    我没有立刻拒绝,是因为我还有一些犹豫。

    电话是段四毛打来的没错,可让他们来找我应该是段乘风的意思。

    如果徐洁不回来,想要找到她,只能是依靠段乘风的铁算盘。

    想到这里,我有了决定。

    “说说看,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朱飞鹏搓了搓手,缓缓诉说起来。

    听他说完,窦大宝瞪着牛眼问:“你是说,你儿子不是你儿子?”

    朱飞鹏点点头,眼中透露着沉痛。

    林彤握住他一只手捏了捏,以示安慰。

    窦大宝转眼看向我,“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人,你信吗?”

    不等我开口,林彤就说:“段先生已经算过,朱安斌的确不是朱安斌。段先生惜字如金,只说了这些,他让我们来这里,说想要救朱安斌,只有来31号。”

    ‘朱安斌不是朱安斌。’

    这话任何人听了都会感觉矛盾,我却没有过多的反应。

    想到那天晚上朱安斌来的时候见到的那张死人脸,我迟疑了一下,问:

    “朱安斌现在在哪儿?”

    “他昨天去了泰国。”林彤简单干脆的说。

    “他这段时间住在哪里?”我问。

    听朱飞鹏说出一个地址,我不禁皱起了眉头。

    我问两人,有没有那里的钥匙。

    朱飞鹏说没有钥匙,但那套房子他去过,用的是电子密码锁,他知道密码。

    我朝窦大宝抬了抬下巴,“走,跟着去看看。”

    临出门,我看看外面飘落的雪,走到一旁,拿起了柜子上的油纸伞。

    上了朱飞鹏的豪车,我说先去猪鼻巷接一个人。

    一听我说猪鼻巷,朱飞鹏立刻就问我,要找的那人是不是风水刘。

    我说是。

    林彤问我朱安斌出事难道和房子的风水有关系?

    我故作高深的没有回答。

    答应接这单生意为的是还段乘风人情,为的是通过他找到徐洁。

    可既然是生意,那就得有利益。

    我一直奉行‘吃多少拿多少’,但我实在很厌恶朱安斌,窝着心接下这买卖,那就只能用钱来安抚自己了。

    瞎子是自家哥们儿,过完年顺便替他开开张,博个彩头,何乐而不为。

    瞎子应该是以前替朱家看过风水,和朱飞鹏很是熟络的打过招呼,转过头问我是什么状况。

    我站在院子里朝远处的一栋高楼指了指。

    瞎子见我冲他眨眼,立刻心领神会。

    朱飞鹏说的地址,就是他家后边的那栋高档公寓楼,他买的那套电子望远镜,就是为了偷拍那栋楼里的‘风景’……

    来到公寓楼下,还没下车瞎子就直摇头,“朱先生,恕我直言,这里虽然高级,但真不是什么好地方。风声地势都透着混乱,住进这里的人,多半是要为了男女之间那档子事闹家务滴。”

    我斜了他一眼,打开门下了车。

    这货也就是跟我们穷哥几个交心,一见到金主就装起大尾巴狼了。

    朱飞鹏和林彤本来就是老夫少妻,听他这么一说,就算不住这儿,也难免会想到点相关的事。

    要不说风水师和阴阳先生没一个本分的呢。

    呸呸,差点忘了自己也是阴倌了。

    刚一出电梯,瞎子就拧起了眉头,停下脚步拿出罗盘低头查看起来。

    我心说这货是不是演的有点过啊,一栋楼里住了几十户人家,这里又是8楼,你看个毛啊。

    没想到瞎子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低着头,看着罗盘,缓步走到一个单元门口,转过头看向朱飞鹏:

    “朱先生,这就是令公子的家宅?”

    朱飞鹏点头,“对,就是这里。”

    “刘先生,这里是不是有问题?”林彤问。

    瞎子撇撇嘴,没回答她,让朱飞鹏开门。

    朱飞鹏连忙走上前在电子锁上输入密码。

    就在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我胸口忽然传来一丝凉意。

    虽然很轻微,但我还是感觉到,这是胸前的阴瞳发出的感应。

    “这房子里有东西。”我喃喃说道。

    瞎子说:“有没有‘东西’我不知道,那不是我的专业。不过我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东西能硬生生把阳宅变成阴宅的!”

    “阴宅?”

    朱飞鹏和林彤都是脸色一变。

    瞎子推开门,往下勾了勾墨镜,眼珠透过墨镜上方转动着往里看了看,又垂眼看看罗盘,迈步走了进去。

    跟着走进屋,看着屋里豪华的陈设,我却忽然有种浑身不得劲的感觉。

    胸口的凉意并没有增加,可就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窦大宝看了一圈,忍不住咂嘴说:

    “我今天可算真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土豪了,你瞧瞧这沙发,真皮的,都快比我的床还宽了。”

    我朝大门看了一眼,再看看那张大沙发,下意识的看向瞎子,他也正看向我。

    显然,他和我一样,也想起了那段录像。

    他用电子望远镜拍下的就是这个房间的场景。

    当晚从外面进来的女人是季雅云,和朱安斌抱着啃了没一会儿,就被他按在了这张沙发里。

    “我要在城里买房,就得照这么装修,嘿嘿,可惜我没那么多钱。”窦大宝羡慕的说。

    朱飞鹏张了张嘴,像是想说什么,却被林彤拉了一把。

    我看着林彤心里暗笑,这娘们儿对朱老头还真是真爱啊,这摆明是替他省钱啊。

    这么一套房子对朱家来说真不算什么,要不是她拉着,说不定朱飞鹏为了救儿子的命,就许给窦大宝一套同样的房子了。

    瞎子把罗盘收进包里,走过来斜睨着窦大宝冷冷的说:

    “这房子给你也不能住。”

    “为什么?”窦大宝没心没肺的问。

    “我说过,这里是阴宅,是给死人住的,活人住在里头不出三个月,就会变成死人了!”

    听瞎子这么说,朱飞鹏和林彤脸色又是一变。

    我皱了皱眉,忍不住问瞎子:

    “这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怎么可能是阴宅?”

    瞎子微微一笑:“呵呵,要不怎么说隔行如隔山呢。什么是阴宅?阴宅就是给死人住的宅子,宅子的主人是死鬼。不论房子原先怎么样,一旦房子的主人由活人变成了死鬼,死鬼主导了这房子,阳宅也就自然变成了阴宅。”

    他回过头,朝我一扬下巴,“一句话,这里住的是死鬼。”

    “怎么会?”林彤蹙眉道:“从去年年中买下这套房子,朱安斌就一直住在这里……是大多数时间住在这里。他怎么会是死鬼?”

    见她怀疑,瞎子冷笑一声,“我也很好奇,这里为什么会变成阴宅,你如果能找到答案,记得告诉我一声。”

    林彤又一皱眉,还想说什么,却被朱飞鹏低声制止:

    “彤彤,别说了,我们的目的是要救安斌。他虽然对你不好,还想对你……可他是我唯一的儿子,上次的事我已经教训过他了,你就别再和他计较了。”

    他这么说,倒是印证了我先前的猜想,对林彤这个后妈下降头的,的确就是朱安斌。

    “哼,在你眼里我就那么不分轻重?”林彤瞪了朱飞鹏一眼,倒不是真生气,反倒有点撒娇的意思。

    ‘真受不了这女人。’

    我在心里说了一句,看着房间里的陈设越发的狐疑。

    阴瞳不会无缘无故传来感应,这房间里应该是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可如果有‘好朋友’,为什么我看不到呢?

    还有,那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又是从何而来?

    我让窦大宝帮着我一起找,结果两人把各个房间各个角落查看一遍,也没发现异样。

    唯一的发现是……窦大宝在卧房的一个柜子里找到了一堆男女用来增加‘趣味’的cheng·ren用品。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外屋突然传来瞎子暴躁的声音。

    我连忙走出去,问他怎么了。

    瞎子已经没了先前的淡定,拧着眉头说:

    “我可以肯定,这里已经是阴宅了,可我找不到改变这里局势的家伙。”

    我看了看他手里轻易不拿出来的寻龙尺,知道他不是装的,是真急眼了。

    瞎子不是张扬跋扈的人,但在风水方面,却是自视甚高。

    这并不是说他盲目自大,他的自视高是建立在有真本事上的。

    现在他看出了端倪,却找不到根本原因,也就难免会暴躁了。

    我想了想,对他和窦大宝说:

    “既然找不到我们各自想要找的东西,那就换个思路。”

    “怎么换?”两人对视一眼,看着我问。

    “找出最不符合这房间风格的东西。”

    我走到朱飞鹏和林彤面前,沉声说:

    “你们最了解朱安斌,应该知道他的喜好。帮个忙,找找看,什么东西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