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四章 寻觅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被眼前这张脸吓得一激灵,头皮一紧,本能的反手将一直扣在手心的竹刀朝着这张脸刺了过去。

    “啊……”

    脸的主人发出一声惊叫,连同凳子一起歪倒在地。

    定下神再一看,我一阵后怕。

    哪有什么死人脸,摔倒的明明就是朱安斌。

    就算他是被邪祟给缠上了,我刚才这一下要戳在他脸上,哪还能脱得了关系。

    朱安斌倒是不傻,见我脸上变颜变色,慌张的爬起来,站的远远的小心的问我:

    “大师,您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我坐回藤椅,没有半点犹豫的说:

    “你去找别人吧,我帮不了你。”

    “别啊大师,求你救救我吧,我给你钱,无论你要多少钱我都给。”朱安斌急着说道,想要上前,看了看我手里的竹刀却又不敢。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尸油哪儿来的?”我冷眼看着他。

    段乘风曾说过,因为尸油死的绝不止那几个人,那次跟林彤在ktv,通过她和朱安斌的对话,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

    还有其他人因为尸油死了,只不过那些人的死表面证据不构成谋杀,被息事宁人掩盖了下来。

    “是……”

    朱安斌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了,但只说了个‘是’字,就又闭上了嘴,眼中更加流露出极度的恐惧。

    他似乎在纠结要不要说出来,过了一会儿,用力摇着头,几乎是带着哭音说:

    “我不能说的,说出来我就死定了。”

    我看着他站立的位置,忽然想起了李青元。

    那个同样想要利用尸油达到目的的高丽棒子,那天晚上就站在那里……

    他似乎说出了尸油的来源,但是当时他的声音太小,我始终没能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在说完那句话以后,他的阴魂就七窍流血,最终魂消魄散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那晚出现的‘血葫芦’说过,李青元之所以会魂飞魄散,很可能是因为和降头师之间有着某种契约。

    如果朱安斌和他一样,同样和提供尸油的降头师之间有着生死契约,那他这时说出尸油的来源,是不是也会像李青元一样死亡、消亡?

    朱安斌可是活人,要真因为这样死在铺子里,我就是黄泥巴甩进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看着朱安斌一脸惶恐的样子,我一下又想起了林彤。

    那天在医院看完林教授,我问她有没有查到是什么人用降头术害她,她的反应很奇怪。

    现在我似乎明白她为什么会有那种反应了。

    想害她的人必定是有所图谋,和她之间有着利益关系。

    她男人朱飞鹏是朱安斌的老子,两人间的关系可以说是势同水火。

    朱安斌似乎是第一个得到尸油并散播使用的人,他或许和降头师间有着更紧密的联系。

    这样一来,是谁给林彤下降头,已经呼之欲出了。

    林彤可不是傻子,应该已经猜到了真相,但面对丈夫的儿子,她却不能做出过激反应,甚至只能是当做没那回事……

    我越想越觉得眼前的男人让人恶心,更加没好声气的赶他走。

    朱安斌先是许下重金,接着苦苦哀求,最后见我铁了心不管,只好哀怨的离开。

    我承认在他声泪俱下的哀求时,我有那么一点心软。

    撇开旁的不说,好赖是条人命。

    可我是真不能完全想通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大年下的,实在没必要因为一时心软,为了这么个下作的富家子耗费心思。

    朱安斌走后,我又盯着百鬼谱看了一会儿,隐隐捕捉到一些端倪。

    他说他睡着了就会见鬼,又说这些天都没有睡过,应该是每当他睡着后魂魄就会以另一种方式存在。

    那些和他魂魄有接触的人,自然就是他所说的鬼。

    那帮鬼东西也是特么一堆事儿妈,老子不像老何,帮他们超度不要他们的好处。

    这帮家伙倒好,反倒给老子找起麻烦来了。

    要不说鬼和人差不离,都是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呢。

    转眼一个礼拜过去了,这中间我去医院看了两趟老何。

    老头已经不用插管子了,却始终没有姓来,只能靠注射营养液维持生命体征。

    每次去看他,我都会不由自主的感到恐惧。

    如果徐洁和他没有亲戚关系,老头就是孤家寡人一个,弄到如今这步田地,可谓是晚景凄凉的很。

    我也是孤家寡人,如果徐洁真的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等我老了,我会不会和老何一样,落的无依无靠孤独终老……

    后街,31号。

    外面飘着雪花,我和窦大宝在后屋点了个打边炉涮羊肉片儿。

    窦大宝吱溜了一口黄酒,夹了一大嘟噜羊肉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含糊的说:

    “我早上给小包租婆打电话了,她手机还是没开机。真不知道她在搞什么,老何弄成那样,她却玩消失。祸祸,你俩之前是不是吵架了?”

    我摇摇头,喝了口温热的黄酒,感觉脸发烫,眼睛有点发酸。

    好半天,我用力摇了摇头,“不行,我得想法子去找她。”

    “你们俩到底怎么了?我怎么觉得这里面有事啊?”窦大宝疑惑的看着我。

    我说:“厨房的暗道你看过了?”

    “看过了,潘潘把那天晚上的事跟我说了,可那也太玄乎了。我下去看了,那就是个地窖。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出现一座庙呢?”

    我从旁边拿过自己的包,从包里拿出那个一直没有离身过的泥娃娃。

    窦大宝接过去仔细看了看,瞪大牛眼看向我,“这真是从庙里拿出来的?”

    我点点头。

    “你的泥像怎么会在庙里?”

    “不光是我,赵奇的也在,还有狄金莲。”

    “为什么会这样啊?我把这事跟我师父说了,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啊。”

    “我在庙里看到了彼岸花,那时候我想起了一个人,我小时候去东北见过的一个女孩儿。”

    我一口气把碗里的酒喝干,看着窗外飘扬的雪花说:“那一次我以为自己会死,我跟那个女孩儿说‘我还没娶媳妇儿呢’。”

    窦大宝挠了挠头,“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吗?”

    我回过头看着他:“庙里的泥娃娃都是一对儿,脚上都拴着红线。我的只有我一个,红线断了。”

    “然后呢?”

    “你看看徐洁的微信。”

    窦大宝拿出手机看了看,神情更加的疑惑,“之前我还真没注意,她头像的泥娃娃……”

    “徐洁……徐洁可能就是当年我见过的那个女孩儿,她……她可能不叫徐洁。”

    “不叫徐洁,那她叫什么?”

    “毛小雨……”

    我终于控制不住这些天压抑的情绪,缓缓的把毛小雨的事对窦大宝说了出来。

    窦大宝听完瞪圆了眼睛,“你是说……小包租婆不是人?她可能是你和刘瞎子他们从河里捞出来的那口铁棺材里的尸体?毛小雨……毛小雨死了,她来找你……来给你当媳妇儿了?”

    我一言不发,呆呆的看着炭炉里冒出的火苗,说出这一切的怀疑后,我感觉自己像是刚死过一回,浑身上下再没有半分力气。

    窦大宝给我倒了半碗黄酒,端起碗和我碰了碰,却又放下碗说:

    “照这么说,那庙里的泥娃娃貌似代表着活人和死人之间的姻缘。你的泥娃娃之前应该和另外一个泥娃娃绑在一起,那个应该是毛小雨……就是小包租婆。可红线为什么会断了呢?”

    我挺了挺身子,咬了咬牙说:

    “只有这件事,我可以不管真相,不管她是毛小雨还是徐洁,不管她是活人还是活尸,我都要找到她,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她。”

    窦大宝点点头,“我跟你一起找,我记得老何好像是湖南人,可我们没有他老家的地址,怎么办?”

    我默默的拿起电话,毫不犹豫的翻开了通讯录,找出一个人的号码,刚要拨号,却有人打了过来。

    这个打电话来的人,竟然就是我想要找的人……段乘风。

    我连忙接通电话,“喂,段大哥,我正想找你呢……”

    不等我说完,听筒里就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你找他干嘛?”

    我一愣:“段四毛?”

    “什么段四毛?你瞎喊什么?”段佳音抬高了声音。

    “噢……哦……不好意思,我没想到是你。”

    段佳音依旧声音冰冷的说:

    “是师父让我打给你的,他想让你帮他做一件事。”

    “你把电话给我,我跟他说……”电话里忽然传来男人的声音。

    我又是一愣,这是段乘风的声音。

    下一秒钟,我就听段佳音大声的说:

    “你跟他说什么?他就是个祸胎,你都被他害成这样了,还想说什么?”

    我有点反应过来是什么状况了,刚要说话,段佳音却抢先说道:

    “我已经让人去找你了,帮不帮你看着办吧。”

    说完,竟直接把电话挂了。

    我怔怔的看着电话屏幕,心里这个郁闷啊。

    “有人在吗?”前面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有,等着!”窦大宝答应着起身走了出去。

    我听这声音似乎有点耳熟,皱了皱没,也跟着去了前面。

    走进铺子一看,来的居然是林彤,身后跟着一个须发花白的老人,竟是朱安斌的老爹朱飞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