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二章 特殊客户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听瞎子提起徐洁,我沉默下来。

    徐洁这次离开后,我只给她打过两次电话,都是关机。

    我没有再打,因为只要一看到那个熟悉的号码,我就会莫名的感到恐慌。

    我生怕再打过去,关机的提示会变成注销的提示。

    每个人的性格不同,每个人都有柔弱的一面。

    我承认,感情方面是我的软肋。

    我头一次,对一个在微信中结识的‘女骗子’动了情。

    这份感情,却让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

    我害怕这个‘女骗子’会成为我生命中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过客……

    年前我和孙禄开车去了趟齐天县,给张喜一家上了趟坟。

    然后我就和往年一样,像穿花蝴蝶似的,在瞎子等几个朋友家来回的‘流窜’。

    年三十晚上,我给徐洁发了条微信,直到第二天晚上,她也没回。

    我心里说不出的失落,又不想独自喝闷酒,思来想去,拿起钥匙出了门。

    来到后街的铺子,我照旧卸下一块门板,走到柜台后在藤椅里坐了下来。

    点燃牛油蜡,同时也点了根烟,在摇曳的烛火下默默的抽着烟。

    外面不知何处传来一声狗叫,我下意识的伸长脖子看向门口,才想起肉松已经不见了好些天了。

    这条单身狗,过年也不知道回家,难不成在外边有相好的了?

    “不回就不回吧,等到搞大人家狗婆娘的肚子,知道闯了祸,你这狗东西就知道回来了。”

    我有点神叨的自言自语了一句,掐了烟,从包里拿出狄家老太给的木盒,打开了将那块槐树皮摆在柜台上,借着烛火再次翻看起百鬼谱。

    我倒不完全是穷极无聊,而是百鬼谱上的记载的确能够让我弄明白一些之前没能解答的疑惑。

    就比如野郎中在死了以后,他的法身能和活人一样喝酒吃肉,这在当时我和瞎子都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我通过百鬼谱上的记载,才总结出一个大概。

    所谓的法身,就是经过修炼后,可以独立存在,能够不借助肉身单独做一些事的魂魄。

    既然是魂魄,那就不能像活人一样喝酒吃肉。

    按照百鬼谱上的说法,能吃阳间食物的阴魂就只有一种,那就是鬼仙。

    野郎中死的时候不过六十来岁,就算打从娘胎里开始修炼鬼道,也不可能在死的时候成为鬼仙。

    他的法身能喝酒吃肉,应该是因为那肉比较特殊。

    猪这种东西,脖子后头有根拧筋,是抬不起头,看不见天的,所以不可能有灵性成为精怪。

    如果像野郎中说的,那真是百年野猪肉,只能是那头野猪沾染了阴煞邪祟,属于僵死行尸状态了。

    再加上毛灵芝本身就是阴物,野郎中能够进食,也就不足为奇了。

    只能说,野郎中的确道行高深,假以时日必然能够成为鬼仙。

    我琢磨这个倒不是因为馋那天吃的东西,而是从牛眼沟回来后,我总觉得自己哪里有些不对劲。

    至于哪儿不对劲,却说不上来。

    这种感觉貌似就是从吃过毛灵芝以后才有的……

    我正看的入神,冷不丁门口传来一个男人沉闷的声音:

    “营业吗?”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了一跳,闭上眼睛靠进藤椅里缓了缓才沉声说:

    “我不是告诉过你们,年初一不营业嘛。”

    “可是……可是我怕我等不了那么久了。”随着一阵低沉的脚步声,那人竟然走了进来。

    脚步声?

    我蓦地睁开眼,看清来人的样子,我不禁一怔。

    “是你?!”

    来人是个四十上下的中年男人,身材算得上高大,气质却十分的阴氲。

    乍一看就跟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死人似的。

    他走路有声音,地上有他的影子,可以肯定,他是人。

    可我怎么都没想到,来人居然是朱安斌!

    这个朱安斌,曾经想利用尸油侵犯桑岚,我和他仅有的几次见面都不怎么愉快,我打心眼里恶心这个人。

    见来的是他,我短暂的错愕后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你来干什么?”

    朱安斌见到我,也是一愣,似乎也没想到铺子里的人会是我。

    听我问,又愣怔了一会儿才开口:“我能坐下说吗?”

    他一张嘴,我就闻到了浓重的烟酒味,不禁眉头拧的更紧,“这里过年不营业,如果你真有事,去别家吧。”

    我以为朱安斌会发火,他这种纨绔子弟,哪有好脾气的。

    没想到他竟有些惶恐的说:

    “别……别……我不坐了,我站着说。我知道你年初一不营业,可……可我撑不了多久了,可能撑不到十五了。”

    “你知道我初一十五营业?你知道我营业是干什么的?”我有点懵了。

    三十一号白天卖香烛元宝,初一十五夜里营业的事却是鲜有人知道的。

    初一十五子时以后做的是什么买卖,更是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

    然而听朱安斌的口气,他不光知道三十一号逢初一十五营业,还知道经营的是什么‘业务’。

    难道是潘颖那个大炮嘴告诉他的?

    不可能,潘颖虽然为人二了点,却不是什么坏女孩儿,她压根不认识朱安斌,在听说桑岚被朱安斌陷害的事以后,还曾经大发脾气呢。

    桑岚……桑岚就更不可能告诉他了。

    那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见他站在那里直打晃,指了指一旁的凳子,“坐吧。”

    “谢谢。”

    等他坐下,我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你怎么知道我初一十五晚上开铺子的?”

    “是他们告诉我的。”

    “他们?”我疑惑更深,“他们是谁?”

    朱安斌把两只手在腿上搓了搓,抬眼看向我,眼中竟透露着迷茫。

    好半天他才低声说:“他们……他们可能是鬼。”

    “鬼?”

    “对,他们是鬼,是那些鬼告诉我,这里初一十五营业,他们说你可以帮我。”

    我拿起烟盒抖出一根叼在嘴上。

    “能给我一根吗?”朱安斌说。

    我把烟盒丢给他,就着烛火点着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问他:“你有阴阳眼?能看到鬼?”

    朱安斌摇了摇头,哆嗦着点了根烟,连着抽了两口才看着我说:

    “我和他们在一起过,我……我做过鬼,我回来了。”

    “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你做过鬼?”我越听越迷惑。

    见他浑身抖的厉害,我从货架上拿过窦大宝之前喝剩下的半瓶白酒,又找了两个杯子。

    倒上酒以后,把一个杯子往前推了推,自己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我心说我这他娘的才是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呢。

    打死我也没想到,年初一晚上会迎来这么个出奇的货。

    朱安斌起身拿起酒杯,一口气喝干了,转眼看了看酒瓶。

    “自己倒。”

    他又倒了满满一杯酒,才坐回凳子上。

    见他眼圈漆黑,一副站都站不稳的样子,我的好奇心彻底被勾了起来。

    尽管我讨厌这人,也还是很想知道,是什么东西能把这跋扈飞扬的阔少爷折腾成这模样的。

    我说:“你先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见到鬼的?”

    “我……我每天晚上都会见到他们,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我往门口斜了一眼,“你来的时候也见到了?”

    朱安斌摇了摇头,“我清醒的时候是见不到他们的,只有在睡着以后,我才会见到他们。”

    “睡着后?”

    一句‘我艹’硬是被我生生堵在了嗓子眼里。

    妈的,还以为来了个解闷儿的,敢情是丫拿我当礼拜天消遣来了。

    我想发火,想让他滚出去,可又一想,这不对啊,真要是喝多了拿我寻开心,他也不应该知道31号营业的事,更加不会是现在这个熊样。

    “你的意思是你睡着了就能见到鬼?是那些在梦里见到的鬼告诉你,我这儿初一十五晚上营业的?”

    不等我继续往下问,朱安斌就蓦地一挥手,“不是梦!是真的!我变成了鬼,我和他们在一起!我能感觉到,我就快要回不来了!我就快永远和他们在一起了!”

    我开始怀疑这孙子是ke药ke坏了脑子,可那仍不能解答我心里的疑惑。

    我让他冷静点,尽量仔细的把话说清楚。

    他又喝了口酒,缓了好一阵才说:

    “我记得大概在一个半月前,有天晚上我睡着睡着,被身边女人的尖叫声给吵醒了。当时我很生气,我问她大半夜的瞎喊什么。她很怕,脸都白了,她说我刚才不喘气,以为我死了。我骂了她一顿,给了她一笔钱,让她马上滚蛋。我当时以为她是ke药把脑子嗑坏了,可是从那以后,我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对劲。”

    见他停顿,我没有催他,拿起烟又点了一根。

    好一会儿,他才又继续说:

    “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晚我明明是在睡觉,可是前一秒钟还躺在床上,下一秒我就已经起来了。当时我没在意,以为喝多了酒发癔障,想再睡,可怎么也睡不着。

    那天晚上我是住在酒店,睡不着我就打电话叫服务。那家酒店我很熟,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却是个陌生人。我以为换人了,没多想,直接说了房号,让过来两个妞。结果……结果我刚挂了电话,外面就有人敲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