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六章 二探牛眼沟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走了一段路,三人忍不住互相对视了一眼。

    这村子实在太安静了,除了偶尔传来几声狗吠外,就像是没有人居住似的。

    相比起来,昨晚到过的诡村反倒还多了几分‘生机’。

    又朝前走了一阵,终于听到了人说话的声音。顺着声音转了个弯,就见一大群人聚集在一个院子外头。

    过去一看,原来这户人家死了人,正办白事,村里的人都吊唁来了。

    一个腰里扎着白布带子的中年人看见我们,迎上来问:

    “你们是外面来的?”

    我说:“是啊大叔,我家里有人撞了邪,听说村里有个活神仙,想请他帮着去看看。”

    “噢,你说的是野郎中吧。他不住在村里,他家在牛眼沟。”

    “大叔,牛眼沟在哪儿?咋去啊?”我装作为难的问。

    “你们来的可真不巧啊。”中年人低声说着,回头往院子里看了一眼。

    我也压低了声音问:“这是有人过世了,谁啊?”

    中年人说:“是老村长,昨天中午吃完饭,一觉眯着就没醒过来。”

    “老村长……”

    我脑海中浮现出昨晚见到的那个姓曹的村长。

    我说既然来了,那我们就进去给逝者上柱香吧。

    中年人应该是本家帮忙的,闻言点点头,把我们带了进去。

    问事的见我们进来,提着嗓子喊了声:“有客到~”

    我接过三支香的同时,往敞开的棺材里看了一眼。

    果然,棺材里的老人就是我们昨天晚上见到的老村长。

    我不禁心里犯疑,照昨晚的情形,应该是野郎中死后,五宝伞中的五个小鬼没了主人管束跑出来作祟。

    照中年人的说法,老村长是寿终正寝,死后阴魂为什么会出现在诡村里呢?

    更邪门的是,他既然是鬼,我的鬼眼为什么分辨不出来呢……

    三人分别给老村长上香鞠躬,完事和一旁的家属互相行了个礼。

    还是那个中年人把我们带出正屋,来到院里,他让我们等着,走到旁边一个老头身边,低声说了几句。

    老头扭头看了我们一眼,和中年人一起走了过来。

    中年人给我们介绍,这老头叫老驴,他可以带我们去牛眼沟。不过牛眼沟离这里不近,要他套驴车带我们来回,得给些车马费。

    我忙说那是应该的。

    我仔细打量老驴,约莫五六十岁,头发毛糙凌乱的像个鸟窝,一身典型的乡野村夫打扮,背有些驼,因此显得个子不高。

    “跟我走吧。”老驴挥了挥手,当先向外走去。

    我和赵奇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些疑惑。

    这个老驴就是昨天送桑岚他们去牛眼沟的人,可无论怎么看,他也就是个最普通的农村老头,从他身上看不出半点的异样。

    再看瞎子,却是面无表情,朝着老驴的背影努了努嘴,示意我们跟着走。

    跟着来到老驴家,看着他把板车套在一头皮毛黑亮,却生着四只白蹄儿的毛驴身上,我忍不住问老驴:

    “大爷,这会儿去牛眼沟,活神仙能在家吗?”

    “一准儿在。”老驴肯定的说:“野郎中要出门,肯定得先来村里,他这阵子都没来村里,一准儿在家待着呢。”

    我问:“他住那么偏远,平常怎么出门啊?”

    老驴面无表情的说:“乡下人吃的是自家种的菜,自家养的鸡鸭,哪用经常出门。真要出门,不还有两条腿嘛。再说了,像你们这些从外地来找他平事的,哪个不得先来村里,不得坐我的车啊。我去了,他不就能跟着出来了嘛。对了,先说好,一来一回得五百,不二价。”

    我看了看板车上扎的棚子,点了点头。

    看样子他是沾了野郎中的光,平常就指着拉人进出赚钱呢。

    貌似村里就他这么一辆驴车,头回来的人想去牛眼沟,就必须得找他,也就怪不得他这么牛气了。

    赵奇掏出钱包,数了五百块钱给老驴。

    老驴接过钱,眯着眼又数了一遍,把钱揣进怀里,说:

    “你们要是请野郎中去平事,那就留下一个人待在这儿,要不然等回来的时候车上坐不下那么多人。”

    看来先前老吴说的没错,野郎中死在了县城,这件事牛角村的人都还不知道。

    老驴跳上车,侧过身看了我们一眼,“商量好谁去了就上车吧。”

    我朝赵奇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留在这儿。

    赵奇会意的点点头,低声对我说:“小心点。”

    我点了点头,跟瞎子一起上了驴车。

    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天本来就阴沉沉的,驴车离开牛角村没多久,便下起了小雨。

    老驴让我把车里的雨衣递给他。

    他本来就有些干瘪的身子套在连帽的大雨衣里,背影显得更加渺小。

    我蜷腿坐在车上,嘴里叼着烟,看着外面的雨丝,不禁又想起了徐洁。

    或许等再见到她,应该要把一些先前我一直逃避的事说清楚了。

    前提是,还能再见到她……

    “哇!”

    突入其来的一声怪叫把我从神游中惊醒。

    把头探出车外一看,就见路边的一棵歪脖树上落着几只乌鸦。

    我忍不住皱了皱眉。

    昨晚离开诡村的时候,那些突然从四面八方飞出来的乌鸦,不下几百上千只,足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乌鸦呢?

    乌鸦这种鸟,历来都被认为是很不吉利的。民间有着诸如‘乌鸦头上过,无灾必有祸’、‘老鸦叫,祸事到’等等说法。

    事实上这种鸟的确很邪性,无论翻查正史还是野史,都会发现,从古至今,但凡乌鸦聚集的地方,准不是什么好地界。更有那些个邪门妖人,利用乌鸦来做邪法。

    “大爷,快到了吧?”瞎子探出头向赶车的老驴问道。

    “就快了,翻过前头那个山岗子,就是牛眼沟了。”

    听老驴一说,我才仔细观察周围的地形。

    周围的景物依稀有些熟悉,貌似昨天我们就是在这附近看到那辆报废的挎斗摩托的。

    我前后看了看,却没有看到溪边停着那么一辆车。

    “啪!”

    “不行了,这雨越下越大,今天是回不去啦。”老驴大声说着,挥起鞭子在驴身上抽了一下。

    “那怎么办呢?我家里人还等着活神仙救命呢!”我装作焦急的说道。

    “天都快黑了,雨下的这么大,没法赶夜路回去。你急也没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见了野郎中,他也得这么说!”老驴冷冷说了一句。

    驴车上了山岗,我探头往前看,山下面正是我和昨天到过的牛眼沟。

    可这都上了山岗了,怎么就没见到那辆摩托车呢?

    瞎子看出我的疑惑,示意我稍安勿躁。

    很快,驴车沿着山路来到一个深幽的水潭边。

    看到周围的景物,我有点傻眼了。

    昨天经过水潭的时候,季雅云说过,这里本来是野郎中家的院门位置。

    当时除了杂草野树,根本就没有任何房舍。

    可现在……水潭的边上,居然真的有一个院子,不但有院子,而且院子里还有三间瓦房!

    院门没关,老驴直接把车赶进了院子里,“到了,下车!”

    看看外面的大雨,在车上也没找见雨伞之类的东西,只能是把包顶在头上,跳下驴车,快步跑到了房檐底下。

    尽管距离很短,可我和瞎子还是被瓢泼般的大雨浇了个半湿。

    “老殷!老殷?!”老驴扯着嗓子朝关着门的正屋里喊了两声。

    看着他木无表情的脸,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无论怎么看,这个老驴都不像瞎子先前猜想的那样有问题。

    他显然是真不知道野郎中已经死了。

    可就在我想用眼神向瞎子询问的时候,正屋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一个身材矮小,有些秃顶的老头站在门后,朝我和瞎子看了一眼,问:“来买卖了?”

    “对,来买卖了!”

    门内的老头朝我和瞎子点了点头,对老驴说:

    “这雨太大,今儿走不了了,你赶紧把车赶到后边去吧。”

    老驴答应一声,赶着驴车出了院子。

    “进来坐吧。”门里的老头朝我和瞎子摆了摆手,转身走回屋里。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我整个人就呆住了。

    这老头不是别人,他……他居然是野郎中!

    可野郎中明明已经死了啊……

    “进去吧。”

    瞎子拉了我一把,我才缓过神来,带着满心的疑惑和瞎子走进了屋里。

    同时我也看清,屋子的中央供奉着一尊神像。

    这神像长身耸立,高足有一丈,脑袋几乎都顶到房顶了。满面虬鬓,身穿红袍,赫然是鬼王圣君钟馗的塑像。

    以前我就听野郎中说过,他学的鬼道之术传承自鬼王钟馗,可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神像虽然神威凛凛,但我总觉得看上去不怎么舒服,感觉这神像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野郎中拿起炉子上的水壶,倒了两碗水,示意我和瞎子坐下喝水。

    他自己则坐在火炉边的一把椅子里,拿起偎在炉边的一个铜壶,在一个碗里倒了些黑褐色的液体。

    是黄酒。

    我虽然不怎么爱喝黄酒,但也闻出,那是加了生姜,温热了的黄酒。

    野郎中端起酒碗‘吱溜’喝了一大口,放下酒碗抬眼看向我和瞎子,“现在说说你们的事吧。”

    看着他那对绿豆眼,我心里更加狐疑,看表情,他居然不认识我。

    如果他真是野郎中,不应该这样啊。

    可鬼是喝不了热黄酒的,他是活人,他明明是野郎中个,却不认得我。

    难道……野郎中有两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