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四章 诡村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提到萧静,是无奈之举,为的是试探眼前这个赵奇的真实性。

    可是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赵奇的身子先是剧烈一震,然后用一种难以形容的复杂目光看着我。

    看到这糅合了悲伤、疑惑与希冀等多种感情的眼神,我可以肯定,他的确就是我熟悉的赵奇。

    我用力捏了捏他的肩膀说:

    “不好意思,刚才遇到点状况,我必须先确认你的身份。”

    赵奇深吸了口气,“我刚把桑岚她们送回村子,正准备去找你们呢。”

    我抬眼看了看前方的村落,不禁又狐疑起来,看着他问:“你没觉得不对劲吗?”

    赵奇皱着眉头点了点头,说:

    “那个姓冯的民警可能有问题,我带桑岚她们下了山岗,摩托车已经不见了,应该是姓冯的跑回去把车开走了。你说要我把桑岚她们带回来,我只能带着她们步行了几个小时才回到这里。”

    “几个小时?”季雅云惊愕的看了看他,又转眼看向我。

    看到她的反应,赵奇愣了一下,问:“怎么了?”

    “快带我去找桑岚她们!”我急着说了一句,拉着季雅云就往村子快步走去。

    带着满心的疑惑来到村头,看到停在一棵大树下的吉普车,我猛然呆住了。

    那是我和赵奇开来的警车。

    这里果然就是牛角村!

    可我怎么也想不通,白天我和赵奇明明搭乘摩托车开了四十多分钟才到牛眼沟附近的;赵奇刚才也说,他带着桑岚一家步行了几个小时才回到这里;我和季雅云才从坟里出来,走了没多久,怎么就回到村子里了呢?

    赵奇边带路往村子里走边说:

    “我本来想打给当地警方的,可电话怎么都打不通,桑岚的父亲说他上次来的时候因为不熟悉,在村长家住了一晚,所以我只好先把他们安顿在村长家里。”

    说话间,来到一座院落前。

    推开院门,就见正屋点着灯,桑岚一家正坐在屋里和一个老人说着话。

    “岚岚!”季雅云惊喜的喊了一声。

    “小姨!”

    “雅云!”屋里的一家三口同时起身。

    一进屋,桑岚就拉着季雅云的手哭道:

    “小姨,你去哪儿了啊?我们找了你大半天都没找着。”

    我看看桑岚,转眼看向那个女人。

    看到她看我的眼神,稍稍松了口气。

    她的这种眼神我是绝不会认错的,即便当初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也隐隐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熟悉感。

    赵奇给我们介绍,说老人姓曹,是牛角村的村长。

    至此,我已经彻底混乱了。

    我朝老村长点点头,乏力的坐在一张椅子里,点了根烟,一口接一口的抽着。

    赵奇显然是刚才被我勾起了心思,也是一言不发的在一旁抽烟。

    听了季雅云她们的对话,我才知道,一家人到了牛眼沟野郎中的家里,被野郎中带进屋后,先是寒暄了一番,之后野郎中说去准备饭,可是野郎中出去以后没多久,她们就发现有人不见了。

    不同的是,季雅云一转身的工夫,不见了桑岚一家三口,桑岚她们则是发现季雅云不见了。

    “徐祸,你们怎么来了?”桑岚问我。

    我看了季雅云一眼,“是你小姨给我打的电话。”

    桑岚和父亲对视一眼,转眼看着季雅云问:

    “山里根本没信号,你是怎么打给他的?”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打通了。”季雅云讷讷的说。

    桑岚的父亲走到我面前,朝我点了点头,“谢谢你能赶来。”

    “不客气。”

    我心不在焉的说了一句,转眼四下看屋里屋外,仍然对回到村里的过程百思不得其解。

    “咕噜噜……”

    顺着突然传来的‘打鼓’声一看,就见桑岚红着脸把头偏向一边。

    她父亲转向老村长,客气的说:

    “大叔,我们在山里耗了大半天,都饿了,您能帮我们弄点吃的吗?”

    老村长或许是年纪大了,从刚才就眯着眼,一直没怎么说话。

    这时听他一说,才“哦哦”应了两声,“我这就去帮你们拿馒头去。”

    等老村长出去,我越想越觉得不对。

    无论再怎么邪门,两点间的距离是不会改变的。

    可看赵奇和桑岚一家三口,都显得疲惫不堪,都说是步行了几个小时才回到这里的。

    想到之前的那个‘赵奇’,我再也坐不住了。

    我说我出去方便一下,刚要出门,就见老村长端着一盘馒头走了进来。

    我看看那盘馒头,不知道怎么的,怪异的感觉更加强烈起来。

    我和老村长打个招呼,出了堂屋,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没发现异样的地方。

    我想了想,拿出手机,见有信号,就想给瞎子打个电话。

    号码还没播出去,不经意间就听见旁边一间屋子里传来一下轻响,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碰倒了似的。

    我往堂屋看了一眼,见老村长背对着这边,于是缓步走到那间屋子外面,打亮闪光灯扒着窗户往里照了照。

    只一眼,我就有些泄气了。

    这就是间厨房。

    “徐祸,你也过来吃馒头吧!”桑岚走到门口喊我。

    我答应一声,转过身刚走了两步,猛地浑身激灵了一下。

    转过身,又回到了那扇窗户外面。

    “怎么了?”桑岚见状走了过来。

    我再次打亮闪光灯往屋里照去。

    桑岚跟着往里看了看,说:

    “老村长给拿了馒头了,你还看人家厨房干什么?”

    “我想知道这房子这么旧,为什么灶台却像是很久没开过伙一样。”

    “啊?”桑岚一愣。

    我看着不染半点油灰的灶台呆了一会儿,忽然有一种被人暗中窥视的感觉。

    我闭上眼睛仔细感觉了一下,猛然张开眼,把闪光灯朝着厨房的房顶照去!

    在看清房顶的一瞬间,心中的疑惑顿时解开了一半。

    “原来是它们在搞鬼!”

    “谁?”桑岚问了一句,也看到了房顶的情形,“呀,那是野老先生的伞!”

    的确,就在厨房的房梁上,赫然漂浮着一把撑开的油纸伞,正是野郎中从不离身的五宝伞!

    我正想踹门进屋,五宝伞骤然合拢,顺着后窗飞了出去。

    我又惊又怒,拉着桑岚跑回正屋,劈手抢过季雅云正要往嘴里送的馒头,大声说:“都别吃了!”

    季雅云吓得一哆嗦,“怎么了?”

    我把馒头拿到她眼前,“看看上面的红点,是不是觉得有点熟悉?”

    不等她回答,我大步走到老村长面前,厉声道:“这根本就是给鬼吃的馒头!你不是人,是鬼!”

    老村长愣了一下,抬眼看了我一会儿,竟然露出一抹释然的笑容,喃喃道:

    “原来我已经死了,怪不得呢……怪不得呢……”

    说着,他的身影竟快速的淡化,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出去!快离开这里!这里根本不是牛角村!”

    我大声招呼着众人往外走。

    来到院子里,再回过头一看,所有人都傻眼了。

    四周的院墙早已经倒塌破败,周围满是荒芜一片,就连我们面前的房子,也倒塌了半边,只有一根白色的蜡烛,立在一张满是积灰的破桌子上摇曳着火光。

    我和赵奇带着仓惶的一家四口急匆匆往村外跑,沿途除了荒草中偶尔显露出的残破墙垣,哪还有什么村屋房舍。

    到了村口,赵奇本能的跑向吉普车,到了跟前猛一拉车门。

    “刺啦”一声,一扇车门竟被他拽了下来。

    再仔细一看,这哪是吉普车,根本就是一辆彩纸裱糊的纸车!

    “现在怎么办?”赵奇勉强沉着的问。

    话音未落,头顶忽然传来“哇”的一声怪叫。

    紧跟着怪叫声四起,四周围竟有无数只黑色的乌鸦腾空而起,铺天盖地的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