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章 牛角村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蹲下!”

    眼见两只突然出现的异兽扑向季雅云,我大惊失色,大声喊着,甩手将竹刀射向其中一只异兽,同时疾奔了过去。

    季雅云反应倒是不慢,见我脸上变色,已经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

    异兽被竹刀迎面射中,立刻化为一股青烟消散。

    另一只异兽则从季雅云头顶蹿了过去。

    不等它落地,我已经冲到了跟前,拉起季雅云,朝着两只异兽出现的位置中间跑去。

    就在我半拖着季雅云快要跑到那里的时候,随着一声巨吼,那只异兽又已经夹带风雷之势扑了过来。

    我刚要闪避,头顶绿光一闪而逝,我就感觉手里多了一件冷冰冰沉甸甸的东西。

    是阴阳刀!

    我顾不上回头,一把将季雅云甩向前方,黑暗中反手挥刀朝着风势扑来的方向砍去。

    一股奇寒从握刀的掌心透入,我半边身子一麻,阴阳刀差点脱手。

    我咬牙紧了紧手指,凭借感觉直朝前跑去。

    跑出没几步,突然感觉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向前扑倒。

    我本来想伸出手去撑地,感觉一股冷风拂面,心里猛一激灵,急忙把伸出的手缩了回来。

    下一秒钟,我就扑倒在了一个软绵绵的物体上。

    “啊呀……”

    听身下传来惨叫,我暗暗松了口气。

    “徐祸?”

    “嗯。”

    “你……你快起来,你压死我了……”

    “先让我歇会儿。”

    我摸索着用手肘支起上身,感受着身下贴合的柔软,心有余悸的大口喘着粗气。

    在扑倒的前一刻,我突然想到可能要面对的情形,心念电转间收回了手。

    如果不是一念之差,握着阴阳刀的手斜撑下去,现在被我压在身下的季雅云多半非死即伤了。

    好一会儿,季雅云才拱动了两下,小声问:“我们出来了?”

    这时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大体看清了周围的状况,深呼吸了一口,爬起身,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应该是出来了。”

    “那是什么?”季雅云忽然靠到我身边,指着黑暗中一个白花花的影子颤声问。

    我眯着眼仔细看了看,见另一边同样有个白色的东西,下意识的点着头说:

    “那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身后有什么。”

    季雅云抬头看了我一眼,缓缓转过头,向身后看去。

    “啊!”

    紧接着就听她一声惊叫,扑进了我怀里。

    我揽着她转过身,果不其然。

    在我们的后方大约不到一米的地方,耸立着一个石块堆砌的圆拱形坟包!

    “我们刚才在坟里……”季雅云忽然惊悚的瞪大了眼睛,“岚岚!岚岚她们会不会还在里边?”

    我斜了她一眼,说:

    “你刚才的猜想是对的,她们没丢,是你丢了。”

    “你找到她们了?”

    “赵奇应该找到她们了吧。”

    “赵队长?他怎么也来了?”季雅云不解的问。

    我抿了抿嘴,说先别问了,离开这里再说。

    我拿出手机,轻易就点亮了屏幕,看了看左上角,一格信号也没有。

    季雅云的手机同样也没信号。

    我干笑两声,说:

    “相比你为什么会在坟里,我更想知道,你是怎么能打通我的电话的。”

    季雅云咬了咬嘴唇,看着我的眼睛里充满了纠结。

    我打亮闪光灯,走到一边捡了两根树枝,用小刀割下外套一边的袖子,绑在树枝上做了个火把。

    点着火把,回过头才看清,那两个白色的东西竟是两个石像,雕刻的是两只头角峥嵘的异兽,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狰狞。

    季雅云颤声说:“这好像就是刚才扑向我们的那两个……”

    我说:“这是石像生,也叫翁仲,是专门镇守坟墓的。”

    季雅云又看了坟包一眼,喃喃的说:“我们是怎么进去的……”

    “这种问题,估计只有风水刘能给你解释。”

    我心有余悸的抹了把脸。

    刚才的情形看上去有惊无险,实则全靠运气才能险中求生。

    老丁、张安德,还有附着在阴阳刀里的张喜同时‘现身’,却只能提醒我两人所在的是阴宅。

    细想起来也不能怪他们关键时候掉链子。

    阴阳刀和桃符来自老丁,他应该就是类似仵作的存在。

    张安德也只是个问事先生。

    虽然至今不明白张喜现在是以什么样的形态存在,可他生前和我一样,是医学院的学生。

    所谓术业有专攻,他们只能提醒我所在的处境,未必就知道怎么才能脱困。

    如果不是因为追查萧雨的事,之前才和刘瞎子有过和树小区的经历,事后听他说了一些风水格局的门道,从而想到‘出口’可能在两只异兽的中间,实在很难说这会儿我和季雅云正面临怎样的处境。

    我分辨了一下方向,打着火把,拉着季雅云在树林中穿行。

    来到一个水潭边,季雅云忍不住说:

    “这里先前不是这样的,这儿应该是野老先生家的院门,我明明记得,岚岚还在门口问野老先生,这水潭里有没有鱼的。”

    我只能说:“走吧,先回去。”

    按照记忆,两人沿着汇入水潭的溪流往上走。

    走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钟,终于爬上了山岗。

    我忍不住长吁了口气,感觉难以言喻的疲惫。只想找张床,什么都不想,倒在上面睡他个昏天黑地。

    季雅云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疲倦,握着我的手紧了紧:

    “谢谢你。”

    “跟我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吗?”我淡淡说了一句,转头看了她一眼,不禁又想起了瞎子的那段录像。

    我甩了甩头,努力不让自己再多想。

    前方忽然闪过一道亮光,我下意识的拉着季雅云停下了脚步。

    亮光靠近,来人叫了一声:“徐祸!”

    “赵队!”看清是赵奇,我连忙迎了上去。

    赵奇打着手电来到跟前,看了季雅云一眼,点点头,“人找到就好。”

    “赵队长,您找到岚岚他们了吗?”季雅云问。

    “找到了,我已经把他们送回村里了,专门来找你们的。走,赶紧回去吧。”

    说完,赵奇就转身往回走。

    我和季雅云跟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却又想不出哪里不对。

    三人走了一会儿,季雅云忽然“咦”了一声,“那辆摩托车怎么没了?”

    “摩托车?”我扭头看向她。

    “我们来的时候,见到一辆挎斗摩托。姐夫说,他上次来请野老先生的时候,没有见过那辆车……应该就是在这附近的。”

    想到我和赵奇来时的经历,我心里猛一激灵,拉着季雅云停下脚步,冲赵奇的背影问:

    “赵队,你把桑岚他们送回村里去了?”

    “是啊,太晚了,咱们也快点吧。”赵奇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是怎么把他们送回村里的?”我缓缓的把手伸进背包。

    赵奇依旧没回头,却加快了脚步,“开摩托车啊!”

    “我开你妈!”我大声骂了一句,摸出一把竹刀朝着他的背影甩去。

    竹刀射中他的后心,竟然毫无阻碍的穿了过去。

    “啊!”

    “赵奇”惨呼一声,顿时化成了一股黑气消散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季雅云惊呼道。

    “我记得你说过,你们来的时候,看到的那辆挎斗摩托是报废的。”

    季雅云点点头,“是啊,当时我们还觉得奇怪,是谁把一辆报废车丢到这里的。”

    我把手腕举到她眼前,点了点手表的表盘,“这里距离村子至少超过二十公里,从我找到你到现在,还不到一个半小时。别说车是报废的,就算钥匙在上面,能开,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把四个人带回去,然后再折回来?”

    “那刚才的赵奇是什么?”

    “是什么……”我下意识的重复了一句。

    如果是鬼,我的鬼眼不可能一点都看不出纰漏,可假赵奇明明是邪物……

    想到之前的经历,我越发有种不祥的预感,不禁加快了脚步。

    约莫又走了十多分钟,上到一个小山坡,我一下愣住了。

    借着昏暗的夜色,就见不远处有一片房舍,隐隐还透出几点灯火。

    “是牛角村!”季雅云低呼。

    牛角村,就是我和赵奇来的时候,那个姓冯的民警接我们的村子。

    可我们明明坐着挎斗摩托‘上蹿下跳’了四十多分钟才来到这里的……

    正疑惑间,忽然又见一道亮光往这边靠近。

    “徐祸!”

    听到来人喊我的名字,我把已经取出的竹刀反扣在手心里,看着他来到跟前。

    “人找到了?找到就好了。”赵奇朝季雅云点点头,气喘吁吁的说道。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有萧静的消息了,她回苏州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