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章 坟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不光是静,而且放眼所及,密林深处似乎弥漫着一股似有似无的氤氲。

    这种氤氲并不能阻隔人的视线,却让人有一种飘忽缥缈如置身虚幻般的感觉。

    我本能的放慢脚步,却决然的一步步向着更深处走去。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更加寂静的可怕。

    就仿佛天地间只有我一个人一样,就连脚蹚过草丛似乎都没有应该发出的声音。

    虽然我的行动不算慢,可随着深入,天色还是很快黯淡下来。

    渐渐的,我开始迷惑,开始有些后悔。

    季雅云到底只是个普通女人。

    她在惊慌的时候,很可能疏漏一些东西。

    而我,昨晚一夜没睡,单单靠路上补的两个小时觉,脑子也还没完全恢复清醒。

    关键在庙里找回那段记忆、见到那些泥娃娃的时候,我已经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平静了。

    我怀疑我的直觉错了……

    就在我感到茫然的时候,却隐约见到不远处似乎有一座院落。

    我心里一喜,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到了跟前,才发觉这院子好像和寻常的农家院有些不大一样。

    山野人家很少有外人来,所以一般院墙都是简单的篱笆墙。

    而这栋小院的院墙,却是用大大小小的石块堆砌成的。

    “还真是这儿。”我点了点头,“穷人有穷办法,懒人有懒办法,拿石头堆院墙倒是不需要技术。”

    我自言自语的说着,快步绕着院落走了半圈,来到正门前,看着门头不禁又是一愣。

    院墙才一米半多点,门头怎么会超过三米多?而且门还这么窄?

    我刚才转过来的时候,似乎没见到院墙棱角,这院墙好像是圆的,这格局怎么像是……像是一座坟!

    眼前突兀高耸的院门,像是……

    “姐!岚岚!姐夫……茹姐……我难受!我受不了了!徐祸……”

    院子里忽然传来熟悉而艰难的哭喊。

    我浑身一激灵,想都没想,推开狭窄高耸的院门,迈步走了进去。

    “季雅云!”我大声喊着,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跑出没几步,身后忽然卷来一阵阴风。

    紧跟着,我就觉得眼前一黑,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啊!”

    听到季雅云的尖叫,我说不出是什么感觉,闭了闭眼睛,抬高声音叫道:

    “我是徐祸!我来了!你别怕!冷静点,告诉我,你在哪儿?”

    “徐祸?!”

    随着一声低呼,我就感觉一个柔软的身躯斜剌剌扑进了我的怀里。

    “季雅云?”我试探着喊了一声。

    “嗯……”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感受着喷洒在颈间的温热,我心中大定,一只手揽着盈盈一握的腰肢,另一只手伸进裤袋,想要拿出手机照亮。

    可没等我点亮屏幕,上方忽然闪亮起一蓬青绿色的光芒!

    就着这蓬绿光,我就看到怀中一张熟悉的俏脸正仰着头,惶恐的看着我。

    这张脸的主人,正是季雅云!

    “真是你?!”季雅云呼吸急促的问。

    我闭上眼,朝她点点头,张开眼,和她同时缓缓抬起头,朝上方看去。

    抬眼间,就见一盏绿色的灯笼悬在两人的头顶。

    “绿灯笼?难道又是阴间……”我喃喃道。

    “不是阴间,不过也差不多,赶紧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说道。

    “老丁?”

    “别废话,快走!阳气耗尽,就算你能出去,这个女人也出不去了!”老丁的声音再次传来。

    “什么意思?”我问。

    耳边传来回应,却是张安德的声音:

    “这里不是阴间,却是阳世阴宅。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打开了阴宅门户,带了阳气进来,所以这个女人现在还活着。如果不能尽快出去,阳气耗尽,你还有出去的机会,她就一定会死!”

    “阴宅?”

    我浑身悚然。

    刚才我就觉得这里的院墙形状古怪。

    这里难道真是一座坟?

    “我……我在坟里?!”我脱口道。

    “什么坟?你在和谁说话?这里是野老……野郎中的家啊!”季雅云惶恐的说。

    我垂眼和她对视了一眼,拿起手机,按了两下,手机没反应。

    季雅云也拿出手机按了两下,不可置信的看向我:“之前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还有电的!为什么现在……”

    “你用苹果啊?那焚香点蜡,问问乔布斯啊?”我睨了她一眼,悻悻的收起了手机。

    转眼看了看四周,抬眼看着上方的绿灯笼问:“怎么走?”

    “这里的格局有问题,你自求多福啊。”回应我的是张安德。

    “又来这套……关键时候全都掉链子!”

    我翻了个白眼,拉着季雅云向一旁走了两步。

    停下脚步,见绿灯笼还悬在头顶,没有飘动的意思。

    借着绿色的光亮看向穹顶,忍不住狠劲咽了口唾沫。

    季雅云往上看了看,转向我说:

    “之前不是这样的,之前这里是个院儿,可我……我怎么都走不出去。就刚才……我听到你的声音,这里一下就都变了!”

    “对啊,我是妖怪,是大祸害,我走到哪儿,那里的人都会被我祸害。”

    “你别瞎说了……”

    “说事实嘛。我要是不来,你只不过呼吸困难而已,可你还在院儿里啊!现在,你跟我一样,应该是在一座坟里了!是我把你带来的……”

    “对不起。”

    “啊?怎么了?”我愕然回过头。

    季雅云垂了垂眼皮,抬眼看向我,讷讷的说:

    “之前我以为是岚岚她们不见了,后来我发现……好像是我自己走丢了。我打给谁都打不通,只有打给你……我刚才确实喘不上来气,就好像是被……被关在没窗户的房子里一样……刚才见到你,才好了一点。”

    “耶?表达能力挺强啊?”

    “你别闹了!”季雅云顿足道。

    我摇了摇头,又往前走了几步,停下脚步,抿了抿嘴说:

    “这里好像很大,走这么久都找不到边。”

    “是很大,我之前一直都走不出去。”

    “可如果我们是在一座坟里,忽略那些迷惑人的未知因素,只用我们的常识来思考……这里能有多大?”

    我回过头朝面前的女人抬了抬下巴,“秦始皇陵也不是漫无边际的对不对?”

    “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季雅云讷讷的说。

    我笑笑,反手在背包里摸索着,拿出一个塑料袋,从里面拿出一个墨斗,抬头看了看头顶的绿灯笼,大声说:

    “不管你是红是绿,是自家兄弟就负责照亮!”

    灯笼像是能听得懂我的话,骤然上升了一些。

    我拉出墨斗线,把绳头交给季雅云,看着她说:

    “两个人拉一条线,那线总归是直的。你现在抓住线头,往后退。测量出真正的直径,找到边沿,我们就能找到出去的门户。”

    季雅云垂眼思索了一下,点点头,拉着墨线的一头,看着我,缓缓的一步步向后退去。

    我一手握着墨斗,另一只手伸进包里拿出一把竹刀,朝她比划了一下,也开始往后退。

    盯着两人之间的墨线,大约往后退了四五步,我就感觉后背顶到了墙面。

    季雅云停顿了一下,继续拽着线头往后退。

    一步,两步……

    随着她的退后,头顶的绿灯笼也逐寸向上升起。

    直到她停下脚步,背后出现一堵石头堆砌的拱形墙面,灯笼也升到了最顶端,青绿色的光芒最大限度的照亮了两人所处的境地。

    我抬眼看了看,勉强朝她笑笑,从内部结构来看,这好像的确是个拱形的坟包。

    可我怎么就感觉后脊梁发寒呢……

    “徐祸!”

    “啊?”

    “这要是坟,怎么会是空心的?”季雅云瞪大眼睛问。

    话音未落,我就见一旁的石壁上猛然凸显出两只斑斓猛兽,从石壁上一跃而下,双双朝着她扑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