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五章 毛小雨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那人见我追来,似乎知道人多,他不能把我怎么样,竟把小女孩儿抱了起来,快速的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我从小性子就野,无端端吃了这么个大亏,哪肯善罢甘休,只是咬着牙拼命追。

    很快,那人就跑出闹市,穿过铁轨,跑进了一个小树林。

    追到树林边,我有些发怵了。

    可就在这时,树林深处突然传来那个小女孩儿的惨叫声。

    我一下子血冲顶门,不管不顾的跑进了树林。

    顺着声音追了一阵,猛然就见那个小女孩儿一个人站在一棵大树下。

    我正攥着火钩子四下找那个男人,小女孩儿忽然大声喊:

    “你快跑!快跑!”

    我刚一愣神,就听树后传来那个男人的声音:

    “养不熟的白眼狼!”

    男人闪身出来,狠狠一巴掌拍在小女孩儿的头上。

    “你打她干啥?”我瞪着男人,蓦地瞪大了眼睛,“你不是她亲戚,你是人拐子吧?”

    男人眯着眼上下打量我一眼,忽然露出一抹森然的笑意,盯着我阴测测的说:

    “小崽子,竟然还是一副阴身。你自己送上门来,只能算你倒霉了。”

    说着,就扑过来要抓我。

    我转身就跑,头也不回的跑了十多米,闪身躲到了一棵大树后边。

    “看你还往哪儿跑!”

    男人冷笑着,猛地跳到了树后。

    我压根就没在树后停,一闪身进去就踮着脚尖围着树绕了一圈。

    绕到他身后,摒着气跳起来,双手抱着火钩子照他后脑勺上砸去。

    “啊……”

    男人发出一声惨呼,扑倒在地上。

    “我跑你奶奶个腿儿!”

    我这才骂了一句。

    攥着火钩子小心翼翼的向前走了两步,看清男人的样子,我吓得浑身都哆嗦了起来。

    他的后脑上竟被我砸出个窟窿,呼呼的往外冒血。

    “我杀人了……”

    我是真怕了。

    杀了人是要被警察抓,是要被枪毙的……我还没娶媳妇儿呢……

    “他一定是人拐子,一定是……要是亲戚,咋能那样打孩子。”

    我自我安慰着,转身朝着小女孩儿的方向跑去。

    见小女孩儿还站在那里,我走过去小心的问:

    “那男的是你什么人啊?”

    “他……他是我师父。”

    小女孩儿一说话,嘴里竟都是血。

    我扳着她下巴往她嘴里一看,顿时气得冒火。

    她一边的牙居然被那人打的掉了好几颗,一边的脸这会儿都肿成馒头了。

    “屁个师父!什么师父也不能把人打成这样,你还是个孩子呢!”

    我拉起小女孩儿的手,边走边说:

    “我带你找警察去!就算枪毙我也认了!就是可惜了,我还没娶媳妇儿呢。”

    想到娶媳妇儿,我心里一阵难过。

    村里老憨叔刚娶的媳妇儿,那叫一个漂亮啊。

    这趟跟姥爷出门前,老憨叔刚跟邻村的几个二流子打了一架。

    因为那几个二流子在集市上追着老憨婶子问她,胸前揣的俩馒头是什么馅儿的。

    我当时就在边上呢,也不知道啥情况,老憨叔就冲过去,跟那几个人打起来了。

    反正老憨婶儿是真漂亮,她怀里揣的馒头,到底是什么馅儿的,为啥整天都在怀里揣着呢……

    天上忽然响起一个炸雷,紧跟着就下起了大雨。

    我拉着小女孩儿没头没脑的一阵乱跑,终于认清一个现实……我们迷路了。

    我跟姥爷是傍晚下的火车,雨一拍下来,天很快就黑了。

    眼看雨越下越大,我不得不找了个树洞,和小女孩儿一起躲了进去。

    “你冷不冷?”我上牙打下牙的问。

    “不冷……”

    “你穿这么少,怎么能不冷?张嘴就说瞎话,怪不得你豁牙呢。”我一边说,一边把褂子脱下来给她披上。

    “你叫啥?”我抱着肩膀问。

    “我叫毛小雨。你呢?”

    “我叫徐福安,不过我不喜欢我的名字。我们村里的人,都管我叫大祸害。”

    “警察为什么要枪毙你啊?”

    “我……我把你师父给杀了,杀人偿命……”

    刚说了一半,我就看见雨里有个人朝这边走来。

    我以为是姥爷来找我了,心里一喜,可是刚要出去,忽然发现这人不是姥爷。

    等这人走近了些,看清他的样子,我吓得魂儿都没了。

    这人竟然是被我打死的那个男人!

    “鬼……”

    我悚然的想到。

    回过头,见毛小雨用两只手捂着嘴,朝我摇头。

    看着她肿起的脸,我咬了咬牙,往树洞里挨了挨,攥紧了火钩子。

    那男人摇摇晃晃的来到跟前,竟然解下裤腰带甩到了一根树枝上。

    然后堆起两块石头,掂着脚把头伸进了裤腰带绑的套里。

    接着蹬开石块,不断的悬在半空踢腾着两条腿,嘴里发出“呃呃”的声音。

    我被这一幕吓懵了。

    他不是鬼,鬼是不会上吊的,他还是人!

    “快跑,快点跑!”毛小雨忽然拉着我钻出树洞,冒着雨往前跑去。

    我也不管了,也不辨方向,只是拉着她的手没命的往前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感觉两条腿跟灌了铅一样,再也跑不动了,脑袋也一阵一阵的发懵。

    就在我感觉支撑不住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就看见前面一棵大树底下蹲着几个人。

    这些人围成一圈蹲在那里,都低着头,像是在刨什么东西。

    毛小雨忽然拉住我,“别过去。”

    感觉脑袋越来越昏昏沉沉,我有点急了,“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他们穿的衣服那么破,肯定不是坏人,他们能带我们出去……”

    我拉着她跑到那几个人跟前,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大叔……”

    刚喊了一声,那几个人就都转过了身子。

    一看到这几人的正面,我整个人都吓麻了。

    这些穿着破烂的人,不是低着头,而是压根儿就没有头!

    “鬼啊!”

    我尖叫一声,拉着毛小雨就想跑。

    哪知道一转身,就见好些个人影从四面八方朝着这边走来。

    这些人有的没脑袋,有的脑袋只剩下半拉,有的只有半边身子……

    “嘿嘿,小崽子,我看你往哪儿跑。”

    听到这个声音,我更加如坠冰窖。

    那个上吊了的男人竟从一边的树林里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两个满脸血糊糊的人。

    毛小雨忽然挡在我身前,“师父,你放过他吧,我听你的话,以后什么都不吃,只吃鱼骨头,只喝井里的水。”

    吃鱼骨头?

    喝井里的水?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瘦小的身影,愤怒再一次充斥了全身。

    鱼骨头怎么能吃,那都是喂猫的。

    井里的水都是苦水,我们村里现在喝的水都是用板车从镇上拉的……

    “臭丫头,滚开!”

    男人来到跟前,揪住毛小雨的头发,狠狠的把她甩到了地上。

    瞪着我狰狞的笑道:

    “小崽子,本来我还想收你做个童子,没想到你居然敢打我。现在老子改主意了,你既然是煞体阴身,那就跟着我,做个鬼童好了,嘿嘿嘿……”

    “师父,你饶了他吧,我以后都听你的话……”

    毛小雨嘴里央求着从地上爬起来,刚蹒跚的走到男人身边,就被他狠狠一脚踹了出去。

    “你别再打她了!”

    我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举起火钩子朝着男人扑了过去。

    男人猛然退后两步,嘴里大声说了句我听不懂的话。

    我忽然感觉浑身冰凉,同时有无数只手抓住我,把我整个人举了起来。

    “百鬼分尸,你以后就是鬼童了!”

    男人恶狠狠的说了一句,又大声念起了我听不懂的话。

    我被那些鬼手举在空中,却没有感到恐惧,心里只有愤怒。

    “师父……”

    “滚开!”

    毛小雨被男人拎起来,重重的甩在了一棵大树上。

    小小的身子顺着树干滑到地上,闭着眼睛,再也不动了。

    “王八蛋!啊……啊……啊……”

    我的愤怒彻底出离,却只能疯狂的大叫着宣泄。

    叫声中,我忽然感觉那些抓着我的鬼手,竟然开始一只只、一双双的松开了我。

    原本凶狠的男人竟渐渐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你是……九阴煞体!”

    ..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