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四章 无眼神像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庙门后边会不会有机关啊?”潘颖贴在我后边贼贼兮兮的问。

    机关?

    我愣了愣,反应过来翻了个大白眼。

    这个货绝对是传说中猪一样的队友,什么都还没干,先用丰富的想象力给自己施加压力……

    我亦步亦趋的走到小门前,摒着气弯腰去推其中一扇门。

    就在指尖碰触到门扇的一瞬间,我感觉胸口突然传来一阵森冷的寒意。

    因为刚才的惊吓,两人都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一下寒意的侵袭使得汗水更加冷的像冰水,所以感觉格外的明显。

    这股寒意竟是发自我胸前佩戴的那颗阴瞳!????我猛地缩回手指,有些犹豫起来。

    段乘风说过,阴瞳不属于我们所在的世界,而是来自阴间的眼睛。

    事实证明,在先后几次的经历中,当阴瞳传来这种特殊的寒意时,都会有邪门的状况发生。

    就比如在医学院的大体库,阴瞳传来这种特殊感应的下一秒,那对男女的尸体就暴走了……

    潘颖拉了拉我的衣角,声音有些发颤:

    “这门后会不会关着什么恶鬼……又或者什么怪兽……”

    “我……”

    我回过头,狠狠瞪了她一眼。

    可就在我瞪她的时候,心里忽然生出一种诡异绝伦的感觉。

    我突然发现,她的猜测竟似乎有可能是真相。

    阴瞳几次有反应,紧随而来的,的确都是尸体的诈起或者阴魂的侵袭。

    阴瞳所感应到的,似乎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活物’!

    我本能的有些紧张起来,也顾不上责怪她了,反手从包里拿出了一把竹刀扣在手心里。

    一咬牙,再次抬手去推那门。

    指尖感受到阻力,我不禁有些吃惊。

    这门难道从里面反锁了?

    如果真是那样,那里边很可能真的有活物啊。

    我下意识的看向潘颖,没想到身前忽然传来“砰”一声闷响。

    我吓得一哆嗦,顺着声音一看,正看到一只穿着马靴的脚缩回来。

    “我日……”

    我有一种想把‘神鞭’掐死的冲动。

    什么机关、恶鬼……怪兽,全都是这货自说自话,到头来她非但不小心谨慎,居然抬脚踹门!!

    我已经顾不上掐死她了,因为那门竟然被她踹开了一道缝。

    缝隙中,竟透出了一抹绚丽而神秘的红色光芒!

    潘颖低声在我耳边说:“是血光……”

    我往后仰着脖子,几乎是带着哭音在她耳边说:“你到底哪头的啊?”

    跟这个货一块儿,胆子再大的人,最后都得被她给活活吓死……

    “从现在开始你给我闭嘴。”我很严肃的警告了她一句。

    不能由着她再搅合下去了,直觉告诉我,这门后隐藏的秘密很关键。

    老何被羁押在看守所,绝不可能回来,可刚才他的确‘回来’了。

    不但回来了,而且当那个女人的身影出现的时候,他消失了……

    老何很可能出事了。

    我把潘颖揽在身后,再次去推那门。

    这一次我加大了力气,才感觉出门后并没有什么阻碍,而是这小小的门扇,本身竟出奇的厚重。

    门无声的被推开,绚烂的光华透出,几乎将门外的地窖也镀上了一层血红。

    因为门十分低矮,所以从我们的角度只能看到这抹绚烂,却不能完全看清门内的景象。

    我小心戒备着缓缓蹲下身,往门里一看,顿时愣住了。

    这小小的门后,竟然是一堵墙。

    那并不是完全封死的墙,而是真的像寺庙的格局一般,进入大门所见到的影背墙一样,红色的光华,就是从这堵墙后面透出来的。

    墙上似乎有着某种图案,可因为背后的光华太盛,完全掩盖了牛油蜡的光亮,从我的角度和距离,无法看清那是什么。

    31号的地下怎么会有这么一座‘寺庙’呢?

    我心里疑惑到了极点,咬了咬牙,推开另半扇门,猫着腰钻了进去。

    潘颖也跟着钻了进来,两人站在影背墙前,更觉得此间妖艳无比。

    可奇怪的是,尽管站在墙边,却仍然看不清墙上的图案是什么。

    整面墙都好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刻意遮挡掩盖了起来似的。

    我深呼吸了两下,感觉呼吸并没有障碍,决定不去管墙上的图案,缓步朝着墙的一侧走去。

    刚走到墙边,看清墙背后的情形,两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里……这里真是一座寺庙!”

    潘颖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我只能是点了点头,口舌发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没错,这里的确是一座寺庙。

    正前方是高高在上的大殿,两侧则分别是十多间庙宇中才有的房舍。

    只不过这些房舍都只有一米左右的高度……

    这分明就是一座按照比例缩小了的庙宇。

    虽然是‘迷你’的,却仍让人感觉,整间寺庙有一种辉宏磅礴的气势。

    绚丽的光华是从正前方的大殿中透出的,之前见到光华流露在外,我本能的以为,光源定然十分的耀眼夺目。

    可现在才发现,大殿中透出的光源并不刺眼,而是一种血红中流动着炫丽姿彩的光芒。

    整间寺庙的面积不超过一个篮球场,所有建筑在这光华的笼罩下,虽然气势磅礴,却没有丝毫的庄严肃穆,反倒透着一股子迷幻般的妖异。

    我抬头看了看,高度最多不超过两米五。

    顶部和影背墙一样,也被某种我们不了解的物质包裹。

    乍看上去,倒真像夜幕苍穹。

    我和潘颖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迈步朝正殿走去。

    来到殿外,透过敞开的大门,看清殿中的情形,两人都惊呆了。

    殿里正中供奉着一尊神像,却不是什么佛陀菩萨,而是一个发髻高盘,穿着古代衣裙的女子形象。

    这女子非但没有所谓的宝相庄严,反倒是嘴角挂着一抹嘲讽般的笑意。

    更诡异的是,这神像眼睛的位置竟然是平的,没有眼珠,连眼窝也没有……她根本就没有眼睛。

    看清神像的同时,也最终看清了徇烂光华的来源。

    那居然是神像左手中一朵小小的红色花朵。

    无论是去旅游,还是在网上,我都没有见过类似的神像。

    女子的神像并不多见,而且就我见过的而言,无论是以女身示人的观音大士,还是八仙之一的何仙姑,都是手拈杨柳或者荷花,姿态十分的美好,给人一种祥和的感觉。

    然而眼前的神像手中的花朵虽然绚丽,姿势却非常怪异。

    它的左手并不是拈的兰花指,而是在小腹前虚握成拳状,那朵小花,就像是被囚禁在这拳头里……

    神像的诡异还不止这些,它左手握花,右手却是藏在身后。配合嘴角的嘲讽笑容,让人越发感到诡谲邪异。

    两人在正殿前呆了好一会儿,潘颖才喃喃的说:

    “这花好漂亮,是真的花,还是宝石啊?”

    我盯着神像的左手愣了会儿神,同样喃喃道:

    “忘川河畔,彼岸花开,花叶不相见,生生相错……”

    “你说什么?”潘颖问。

    我有些恍惚的摇了摇头,感觉似乎有种无形的魔力,令我不由自主的弓身走进殿里,在神像前盘膝坐了下来,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呜……”

    火车的汽笛声响起,绿皮的老式列车驶入站台。

    “小福,你在这里等着,别乱跑,我去给你六姥爷打个电话。”

    “姥爷,你给我五毛钱呗。”

    “你要钱干啥?”

    “嘿嘿……那边卖的那个,好像挺好吃的。”

    “你个贪吃鬼、小祸害……给你,买完了还回这儿,等着我哈。”

    我接过姥爷递来的几张毛票,颠颠儿的跑到路边一个小摊前。

    “叔,这是啥?”

    “糖糕,白糖糕。”

    “咋卖的?”

    “两毛一个,三毛钱俩!”

    “五毛钱几个?”

    摆摊的大叔忍着笑看了我一眼,“小机灵鬼,给你四个行了不?”

    我接过白糖糕,转过身,刚要往嘴里送,忽然感觉有人在看我。

    一扭头,就见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忽闪着盯着我……我手里的糖糕。

    那是一个小女孩儿,看年纪和我差不多大,六七岁的样子。

    她很瘦,穿着一身很破旧的小男孩儿的衣服,就那么抿着薄薄的嘴唇,眼巴巴的看着我手里的糖糕。

    我低头看了看,走上前,拿了一个糖糕递给她,“给你一个。”

    小女孩儿没接,转过头往身后看了看,回过头,看着糖糕吞了口唾沫,却仍是没有接。

    “拿着吧,我一共就四个,请你吃一个,我吃一个,另外两个得留给我姥爷。”

    小女孩儿终于伸出手把糖糕接了过去,张开小嘴咬了一小口,抬眼看着我笑了。

    “呃……你是豁牙。”

    小女孩儿故意朝我呲了呲那少了一颗的门牙,像是很着急似的,张开嘴又去咬糖糕。

    可是刚咬到嘴里,旁边猛然挥来一个蒲扇般的大巴掌,“啪”的扇在了她嘴上。

    “谁让你吃东西的!”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恶狠狠的说着,又一巴掌拍在小女孩儿头上。

    看着被打掉的白糖糕,再看看被打的肿起半边脸,眼里包着泪却不敢哭的小女孩儿,我一下就火了。

    “你打她干啥?是我给她吃的!”

    “滚一边儿去!”那人一把将我推倒,拉着小女孩儿走进了人流。

    “我r你大爷!”

    看着全都掉在地上的糖糕,我火更大了,从卖糖糕的炉子边上抄起一个火钩子,朝着人群中追去。

    天工匠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