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九章 赑屃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黑雨衣和我对视,眼中露出复杂的神情,忽然甩开我的手,纵身从窗口跳了下去。

    “不要!”我大吃一惊,跟着就想往外跳。

    瞎子一把拉住我:“你不要命了?”

    我定神一看,腿肚子就是一哆嗦,白雾正快速的消散,露出了地面的景物。

    我们所在的楼层,正是六楼。

    而黑雨衣已经在雾气消散前跳了进去,白雾散尽,已经没了她的踪影……

    我愣了好一阵才缓缓转过身,却发现先前那只巨大的怪龟竟然不见了。

    “那到底是什么……”我喃喃的问。????“回去再告诉你。”瞎子说。

    我转眼看向萧静。

    她已经不像之前那般痛苦,原本惨白的脸上竟多了几分红晕。

    我说:“你不是萧静,你是给日本人表演的歌女。”

    萧静点了点头。

    “你夺了萧静的肉身,她却留在了你应该待的地方。”

    这一次萧静没有任何反应。

    “裴少义和田武文是你杀的,你吸了他们的血……”

    “没有!”不等我说完,萧静就大声说道:“我从来没有害过人!除了……除了……”

    “我相信她,看来这件事另有隐情。”瞎子说。

    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走到萧静面前说:

    “要我相信你没害人也可以,跟我走,在两件吸血案没有查清楚前,哪里都不准去。”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我的事?”萧静问了一句,眼中忽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向后缩了两步,“你是他们的人!”

    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说的他们是谁,我知道你不是萧静,是因为我是赵奇的朋友。”

    萧静身子一震,“赵奇……”

    说到赵奇,她眼睛里竟莫名流露出一丝喜悦。

    “先离开这里吧。”瞎子朝走廊的尽头看了一眼,回过头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

    萧静没再说什么,跟着我和瞎子一起下了楼。

    刚出楼洞,就听一个呱噪的男人声音粗声吼道:“狗东西,可让老子逮着你了!”

    顺着声音一看,就见一个披着军大衣的男人手里提着根铁枝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看清这人的样子,我不禁一愣。

    他居然就是之前我和瞎子在录像里见到的那个‘消失’的工作人员。

    这人来到跟前,看着我们也是一愣,“怎么还有女的?”

    我听出他就是先前在楼下叫骂那人,闻到他满身酒气,忍不住微微皱眉。

    “你们是什么人?每天晚上来这儿干什么?”那人嘴里问着,一双醉眼却瞄着萧静的胸脯。

    我拿出驾驶本在他眼前晃了晃,说我们是警察,来这里是追踪犯人。

    “有逃犯来我们这儿了?”他的目光总算从萧静身上挪开了。

    我懒得跟他墨迹,只冷着脸说了声‘跑了’,就和瞎子、萧静离开了工地。

    回到家,我朝303的房门看了一眼,抿了抿嘴唇,掏出钥匙开门。

    一进屋,瞎子就从冰箱拿出两罐啤酒,丢给我一罐,自己打开一罐,咕嘟咕嘟灌了一气。

    我把啤酒放在一边,让萧静坐。

    不等我问,瞎子就说:

    “是赑屃。”

    “赑屃?”

    瞎子点点头,“赑屃,龙的第六子,龙头龟身,喜负重。”

    “小区里怎么会有这么个东西?”我觉得不可思议。

    瞎子摊了摊手说:

    “和树小区这块地,在很久以前多半是块凶地,有风水先生布局镇压了凶势,变凶地为吉地。那头大乌龟,应该就是用来镇压凶势的赑屃石像。至于是什么时候、什么人布局,那就不得而知了。”

    “你是说我们看到的巨龟是石像?”

    我还是觉得匪夷所思,要说马头石人是石膏像我还能相信,可那巨龟却是在被黑雨衣打掉眼睛后眼睁睁在我们面前消失了。

    瞎子说:“我们看到的当然不会是真的石像,用你们阴阳行当的话来说……那就是石像成精后的精怪吧。石像在地下年深日久,吸收了人气和地底阳火,所以有了灵性。小区一拆,格局必定要改变,那石龟就是感应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想到别的地方去。

    因为吸收了地火,所以这东西对阴煞气势十分的敏感,就算是在临走前,也要除尽楼里的阴煞邪祟。你本身就是煞体阴身,萧静也……所以这趟你们算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圈。说起来还得多谢那位穿黑雨衣的神秘仁兄,如果不是他出手干掉了那家伙,等它走到震位离开,楼就会塌,我们都得玩儿完。”

    听他提起黑雨衣,我脑仁一阵生疼。

    那双眼睛……

    我甩了甩头,转向萧静问:“真不是你用微信约瞎子去那里的?”

    萧静怔怔的看了我一会儿,忽然低下头,小声说:“我不怎么认识字。”

    我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如果她真不识字,那和裴少义、田武文,以及瞎子聊微信的就一定不是她。

    我不由得想到在遇到马头石人的时候见到的那个萧静,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的阴瞳。

    段乘风说要找到萧静的魂魄就要靠阴瞳,可当时阴瞳并没有任何反应啊。

    关键萧静的魂魄不是被困在日军俱乐部嘛,怎么会出现在和树小区里……

    瞎子指了指萧静,说:

    “她是什么身份,就不用我说了。她喝公鸡血、吃公鸡冠,是因为她不能自生元阳。出现在那栋楼里,应该是被赑屃的地火之气吸引,躲在那里是为了借着地火阳气活下去。如果她吸了活人的血,根本就用不着再用这两种笨法子。所以我敢肯定,她一定没有吸人血。”

    说着,走过来搭住我的肩膀,“她的衣服都和之前见到的萧静不一样,看来这件事比我们想的要复杂。”

    萧静猛然瞪大了眼睛:“什么?萧静离开那里了?”

    “萧静……”

    我捏了捏眉心,抬眼看着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我叫萧雨。”

    我和瞎子对视一眼,心里升腾起一股莫名的诡异感觉。

    “你是苏州人?”我问。

    萧静……萧雨点点头,却疑惑的看着我,“你怎么知道我是苏州人?你为什么知道那么多?”

    她忽然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一抹惶恐,“赵奇也知道是我占了萧静的肉身?”

    “对。”

    萧雨身子摇晃了两下,神色惨然的跌进了沙发里。

    我努力整理了一下思绪,问道:

    “你说的他们是什么人?日本鬼子?还是老阴?”

    萧雨眼神微微闪动,无力的说:

    “我很累,能不能让我睡一会儿?”

    我也是满脑子疑惑,感觉头痛欲裂,打开啤酒一口气喝完,进里屋拿了床被子出来给她。

    和瞎子回里屋和衣躺在床上,瞎子又跟我说了一些关于赑屃镇局的事,我也没怎么听进去,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天亮醒来,来到客厅,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摆放在沙发上,却不见萧雨。

    瞎子走到茶几旁,拿起上面的一张纸看了看,反手递给我。

    我接过来看了看,上面用那种小学生的字体写着四个字:我没杀人。

    “看来她真的不怎么认识字,四个字都错了一对儿。”

    瞎子点了根烟,掏出墨镜戴上,“我倒是希望是她杀了裴少义和那个什么田武文。”

    “为什么?”我转眼看着他。

    “昨天晚上见到的石龟,毕竟不是真正的龙子赑屃,它吸收的地火全都聚集在两只眼睛里。萧雨吞了一颗眼珠,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用担心元阳散尽了。如果她是凶手,就不会再有人被害了。”

    听了瞎子的话,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好一会儿才睁开眼,拿出手机,拨出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嘟……嘟……”

    电话不出意外的接通了,听筒里传来徐洁轻柔的声音:“喂。”

    我沉默了片刻,清了清嗓子,说:“亲爱的,你现在在哪儿?”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