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五章 和树小区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稳了稳心神,没有刻意看信息内容,让瞎子该怎么聊就怎么聊。

    过了没一会儿,瞎子点了下手机,对着话筒说:

    “当然是真的,不信的话你到我家来看看就知道了。”

    听他故意装出一副色眯眯的腔调,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家伙虽然看风水是一绝,但有个毛病,就是好色。

    男人都好色,可瞎子的好色别具一格,简言之就是……猥琐,相当的猥琐。

    不用装就够猥琐了,这一装腔作势……那真是没谁了。

    要按照窦大宝形容事物的方法,那就是像他这熊样,根本就不用问罪,直接一枪崩了,人民群众一准儿叫好。????瞎子又捣鼓了一阵手机,接着对着话筒说:

    “美女,出来一起吃个饭呗。”

    这一次没过多久,他就收到了回复。

    点下播放,扬声器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吃……吃饭……嗬……好……好啊。你说你在哪儿,我……我来找你……啊……”

    瞎子眼睛瞪得溜圆,我也愣了。

    这声音呼哧带喘的,像是十分的痛苦……

    听着怎么像是在做那回事似的?

    “美女,你干什么呢?”瞎子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鬼鬼祟祟的问。

    “呵……呵呵,没什么,我想……想那个了。”

    “乖乖,这么豪放!”瞎子看向我,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我皱着眉朝他点了点头。

    瞎子刚想发信息,对方忽然又发来一条信息,接着发来一条语音。

    “还是你来找我吧,晚上……晚上来,这……这是我家的地址。”

    车停在猪鼻巷口,我盯着仪表盘,眉头皱得更紧。

    对于男女间的事,我不是没经验。

    听声音,这个女人根本就是边和男人办那回事,边给瞎子发讯息。

    我和沈晴在看守所的老楼里见到过萧静的魂魄,可以肯定,萧静是被老楼里的女鬼夺了舍。

    如果萧雨就是‘萧静’,夺舍后这么作践萧静的身子,那可是真该死了。

    “这个地址……”

    我醒过神,看向瞎子,“在哪儿?”

    瞎子把手机举到我面前。

    看清上面的地址,我不由得一愣,“和树小区!”

    居然是我家后边的一个小区。

    “难怪她会说离裴少义很近呢。”

    我喃喃的说着,感觉脑子有点混乱。

    我他妈就是个猪脑子,当时怎么就想到她是徐洁了呢,哪有人往自己女朋友身上泼脏水的。

    可是徐洁的电话为什么一直关机,怎么就好像人间蒸发了呢。

    那天去看守所,真应该问问老何,徐洁老家在哪儿,有没有别的联系方式……

    “你神游什么呢?”瞎子把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甩了甩头,说:

    “这小区就在我家后边。”

    瞎子点了点头,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让我在车上等会儿,然后就打开车门跑进了巷子里。

    不大会儿,他就抱着个大纸箱子跑了回来。

    等他把箱子放进后备箱,上了车,我忍不住问:“那是什么啊?”

    瞎子呲牙一笑:“好东西,保不齐能用上。”

    开车来到和树小区门口,我和瞎子就都懵了。

    小区外头都用蓝色的围挡围着,上面用白漆写着:本地施工,非工作人员不得入内。

    我平常就不怎么来后边,这阵子更是住在医院里。萧雨说她住在和树小区,这小区竟然在施工?!

    透过围挡往里看,前面的两栋楼已经都扒了,只剩下最后边一栋孤零零的立在那里,窗户也都被卸掉了……

    这根本就是拆了啊!

    见一个老头从旁边经过,我忙隔着车窗说:“大爷,这小区怎么拆了啊?”

    “拆迁呗!”老头笑呵呵的说:“有开发商把这儿买了,说是要建商业广场。拆了拆了吧,这房子也够年头了。”

    我开门下车,给老头递了根烟,帮他点上,问:

    “这里什么时候开始拆的?”

    老头抽了口烟,说:“上个月月中就开始拆了。你问这个干嘛啊?”

    我忙说:“我有个老同学住这儿,我这不是刚好经过,想过来看看他嘛。”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整天手机、上网……都不经常走动了。我们这儿半年前就签完拆迁协议,两个月前就都搬完了。”

    见老头这么说的时候脸上还得意洋洋的,我陪着笑说:

    “原来大爷您家也是拆迁户啊,开发商给补了多少啊?”

    老头笑容一敛,警惕的看了我一眼,丢掉手里的烟,说:“没多少,没多少。”

    居然匆匆忙忙的就走了……

    “哎哟我去,现在的老年人警觉性都这么高吗?”瞎子走过来搭着我的肩膀笑道。

    “警觉性高是好事。”我说了一句,和他对视一眼,“走,进去看看。”

    结果刚到大门口,就被一个戴着黄色安全帽的四眼中年人给拦住了,问我们是干什么的。

    我隔着大门看了看剩下的那栋单元楼,见到里面工程人员的身影,也懒得再扯谎了,说就是看看,没想进去。

    回到我住的小区楼下,瞎子硬是抱着那个大纸箱子上了楼。

    进了屋,看到家里的冷锅冷灶,我又忍不住想起了徐洁。

    以前徐洁不在,还有肉松陪我,这一出车祸,肉松还待在后街铺子里呢。

    我吐了口气,走到后窗。

    我住的这栋楼和和树小区没拆的那栋隔着大概有一百米,从后窗看过去,依稀还能看到施工人员的身影在楼里走动。

    “你这么看能看见毛啊,让开。”

    回过头,就见瞎子打开了那个纸箱,正小心翼翼的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看到他拿出的东西,我眼珠子差点掉到脚背上。

    那居然是一个天文望远镜!!!

    “你什么时候弄了这么个玩意儿?干嘛使的?”我好奇的问。

    瞎子呲牙一笑:“我要说拿来夜观天象的,你信吗?”

    我仔细一想,差点没一口老血喷死丫。

    他家后边不远就是个新盖的高层小区,今年年中已经开始入户居住了,他这望远镜是……

    瞎子架好望远镜,接着从箱子底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

    见他熟练的把电脑和望远镜连接在一起,我忍不住拍着巴掌说:

    “牛13,还是电子的。你丫是真不差钱啊。”

    瞎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说:“能挣咱就得会花。”

    电脑打开,瞎子移动鼠标,屏幕上很快就显示出对面楼里的景象。

    他这望远镜几乎是专业级的了,透过屏幕,就连施工人员脸上的汗毛都能看见。

    “3号楼,601……”

    瞎子一边嘀咕,一边盯着屏幕调整望远镜的角度和焦距。

    半天,两人对视一眼。

    “娘的,咱被那娘们儿给耍了吧?”瞎子悻悻的说。

    我摊了摊手,指了指他的手机。

    他给萧雨发了条信息,对方却一直没回复。

    “得,就是被耍了。这娘们儿可够会玩儿的,一边跟男的啪啪啪,一边发信息逗咱玩儿。”

    我看了看电脑屏幕,抬眼看向窗外,喃喃道:“不可能啊……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瞎子拍了拍我的胳膊,说:

    “甭寻思了,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说不定这女的根本就不是凶手呢。拉上窗帘,给你看点好东西。”

    我哭笑不得,“两个大男人,拉上窗帘在屋里看片儿,还是偷拍的……”

    瞎子翻了个白眼说:

    “这种不道德的事当然见不得光嘛,你看不看啊?”

    “看!”我果断的拉上了窗帘。

    没过五分钟,我就觉得的浑身燥热,嘴巴发干。

    “交货,结束!”瞎子怪腔怪调的喊了一声。

    屏幕上的男人猛一哆嗦……

    “我日!”看着瞎子兴奋的通红的脸,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货了。

    “还看吗?”瞎子斜眼看着我坏笑。

    我摇摇头,“不看了……你这都该枪毙了,我可不想成从犯。”

    “切,实话跟你说吧,这套家什买来,还真就是用来观天象的。不过偶尔消遣一下,也不错。这女的看面相就不是什么好货色,那男的一个星期来个两三回,估计是被包养的金丝雀。关键那男的不来,女的晚上也没闲着,还是会有个小年轻的‘安慰’她,哈哈……”

    瞎子说着,移动鼠标点开了另一个视频。

    看到画面里的人,我不由得一怔。

    那是个身材还算高大的男人,大概三十多岁,光着膀子,下面穿着一条睡裤。

    “艹!”

    “怎么了?”瞎子问。

    “这男的我认识。他叫朱安斌,之前就是他让人给桑岚抹的尸油。”

    “靠,早看出丫不是好东西了,没想到缺德到了该死的份上。”

    我对这个朱安斌恶感到了极点,刚想让瞎子把视频关了,却见画面里朱安斌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一个女人挎着小包,款步走了进来。

    看到这女人的样子,我一时间呆住了。

    瞎子挠了挠头,转眼看向我:“我当时就觉得这女的眼熟,怎么会是她呢?”

    我下意识的摇着头,“不会……怎么可能是她呢……”

    那个走进来的女人,竟然是季雅云!

    房门刚一关上,朱安斌就回过头,像饿狼一样把她抱在怀里,噘着嘴在她脸上脖子里狂拱。

    两人的动作越发的激烈,我眉头也越发的拧起了疙瘩。

    男人猛地将女人抛进沙发,走到窗口,拉上了窗帘……

    “艹,真看不出来,那个季雅云居然是这种人。”

    瞎子嘟囔了一句,关上了视频。

    就在他关上视频的一瞬间,屏幕上猛然出现了一张惨白的女人脸!

    “我靠!”

    瞎子吓得一蹦,我也被这张脸吓得猛一激灵。

    定下神仔细一看,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真是她!”

    抬眼看到窗前架着的望远镜,我急忙过去撩开窗帘,看向对面的和树小区……

    天工匠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