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四章 阳世阴婚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心-荡-西-特,眼-乌-珠-荡……”

    点下刚才发来的语音,扬声器里再次传来女人娇柔的声音。

    “这是哪国话?什么意思?”窦大宝问。

    潘颖哈哈一笑,说:

    “改天再见了岚岚,你冷不丁吓她一跳,她肯定就会蹦出这么两句来。”

    “这话的意思是我怕死了,怕的眼珠子都掉出来了。”我把手机放在桌上,直愣愣的看着瞎子。

    自从在桑岚家得知看守所老楼看到的歌女说的是苏州话后,我特意在网上查了一下苏州方言,所以一听到女人说的话,才会下意识的有所反应。

    “这女的到底是什么情况?”刘瞎子摘下墨镜丢在桌上。????我说:“先吃饭,回去再说。”

    吃完饭,窦大宝和潘颖打了辆车离开,我跟瞎子去了猪鼻巷。

    我把裴少义的案子一说,瞎子的脸拉的老长。

    “娘的,老子好容易心动一回,居然还找了个妖精啊这是……”

    “你是怎么勾搭上她的?”我问。

    瞎子瞄了我一眼,含糊的说:“摇到的呗。”

    “摇一摇……”

    我酒劲上来,歪进沙发,“睡觉,睡醒了再说。”

    下午醒来,我犹豫再三,还是没有打给赵奇。

    十二年的等待实在太漫长了,他已经习惯了那种特殊的怀念,如果在没有切实线索的情况下打破他的‘习惯’,一旦失望起来,铁打的汉子也是受不住的。

    “她又给你发信息了吗?”我问瞎子。

    “没有,我给她发了,她没回。”瞎子有些蔫头耷脑的说。

    “该怎么聊怎么聊,这两天我就待你这儿了。”

    “那必须的!”瞎子靠在沙发上斜眼看着我,“看风水我在行,对付这种小妖精,不找你找谁啊?”

    连着两天,我都待在瞎子家。

    这天上午我正和瞎子下象棋,一旁的手机震动起来,见是桑岚打来的,略一迟疑,接了起来。

    桑岚说:“你的车修好了,我给你送去啊?”

    “哦,不用,车在哪儿?我自己去开。”

    “在我家。”

    “好,我现在过去。”

    挂了电话,我跟瞎子一起来到桑岚家。

    桑岚的父亲把我们让进沙发,先是就那天去我家的事道了个歉,然后说:

    “我昨天带岚岚又去找了趟顾羊倌,他……他搬家了,电话也联系不上了。”

    我看向瞎子,瞎子冷笑着“哼”了一声。

    我犹豫了一下,说:“以后别再找他了。”

    “嗯,我知道,昨天我都不想去,我现在有事就找你。”桑岚直勾勾的瞪着我,不冷不热的说。

    “我……”

    我都有点怀疑,这家伙被接连发生在她身上的诡事搞的有点神经了,没喝酒也是这眼神……

    我想了想说:

    “冥婚的事你不用担心了,那个跟你配冥婚的家伙,已经魂飞魄散了。”

    “你找到那人了?”季雅云和那个女人都走了过来。

    “不是我找他,是他自己送上门的。”

    我把那天晚上董家庄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最后说:

    “那天我看到了那家伙的脸,和桑岚被配冥婚的当天,照片里消失的那个男人的脸一模一样。”

    “僵尸?”桑岚一家都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挠了挠头,起身对桑岚说:

    “我到底也没弄清楚那家伙的身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找上你,现在他魂飞魄散,你起码就不用担心再被人用什么鬼胎还魂术之类的算计了。”

    “我怎么觉得没你说的这么简单啊?”桑岚瞪着我说。

    “我……你能不能别用这眼神看我,我瘆的慌。”

    桑岚把手伸进衣领,把那块鬼头玉拉了出来。

    “我去!这什么情况?”瞎子猛地摘下墨镜,盯着玉看了看,转过头看向我。

    我也愣住了。

    鬼头玉仍然是眉目狰狞,但仔细看,却和原先有点不一样了。

    “这就是那块太岁孵化的玉?”瞎子反应过来问道。

    我点点头。

    瞎子又看了看鬼头玉,点着头说: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我问。

    瞎子指着鬼头玉说:

    “看见没,这玉和你长得多像。”

    我更加疑惑。

    第一次见到这块玉的时候,窦大宝就说鬼头玉和我很像,现在鬼头玉明显起了变化,虽然不能说和我一模一样,可但凡见过我的人,都会觉得鬼头和我像。而且鬼头的那双红眼睛越发变得通透灵动,就像是……像是活鬼的眼睛一样。

    瞎子看了看桑岚,欲言又止,拉着我就往外走。

    “车钥匙!”

    桑岚喊了一声,把车钥匙扔给我。

    上了车,我问瞎子:“你刚才想说什么?那块玉为什么会那样?”

    刘瞎子不答反问:“你觉得桑岚这个妞怎么样?”

    我想了想,点着头说:“还行,挺正点的。”

    “还行?”瞎子瞪了我一会儿,说:“让你娶她,你干不干?”

    “开什么玩笑,我不是跟你说了,我有女朋友了嘛。”

    “开玩笑?我开你妹的玩笑!她是被配了冥婚,而且配定了。不过男的不是那个飞头,是你丫的!”

    “什么?”我猛一愣。

    瞎子把墨镜丢在驾驶台上,皱着眉头说:

    “我先前想错了,顾羊倌当年把太岁埋在你床底下,可能真的是为了救你。这么跟你说吧,凶局之所以成为凶局,是因为蕴含了凶煞气势。你家的凶局虽然是人为,但是作为基础的凶煞气势却不是昆仑太岁,而是……你!”

    “我?”

    “对,就是你。”

    瞎子点了点头,“你也看到了,那块玉和你有多像。之所以像你,是因为这些年你不光和昆仑太岁的煞气互生互克,而且还把它给同化了。鬼头玉仍然具有昆仑气势,但蕴藏的煞气却是你的。连昆仑太岁都被你给同化了……你小子到底是有多邪门啊……”

    我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边打火边说:

    “不说这个了,烦。”

    “呵呵,这就觉得烦了?你有没有想过桑岚将来怎么办?”

    “她将来怎么样关我什么事啊?”

    瞎子瞪起了眼睛:“就凭鬼头玉包藏的煞气,戴在旁人身上,不出三天,那人准死。可桑岚一直戴着那块玉,不光没死,鬼头玉还得保护她,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啊?”

    “因为你抢了冥婚,你和他配了阳世阴婚!”

    “阳世阴婚?”我愣愣的看着瞎子,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那天晚上我是揭了她的盖头,可她不是当天被配冥婚的,我那是在阴间……通过灵觉看到她被配冥婚当天的状况。”

    “那上百只死鬼怎么来的?”瞎子抬高了声音,“百鬼葬身地,有上百只鬼在你家魂飞魄散了,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那些鬼到你家是干嘛的?”

    我无言以对,只能是恍然的摇着头。

    瞎子说:“那就是桑岚配冥婚当天,被吸引去你家道贺的孤魂野鬼。当天冥婚没配成,那些鬼该沾的喜气没沾上,你家里阴煞又重,所以那些鬼一直就没离开。

    我不懂你说的灵觉是什么,但是我能百分百肯定,你手贱,是你揭了新娘的盖头,把这冥婚给定下了!

    把无头尸埋在你家的人,本来可能还惦记着桑岚,可你这一手贱,丫没指望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那些道贺的鬼全给灭了,造了个凶局出来,目的是让那无头尸吸收凶煞气势,变成活尸!”

    我靠在座椅里,不自主的喘着粗气。

    瞎子语气缓和了一些,说:

    “你也不用自责,想想看,其实就算没有你抢婚这一茬,幕后的妖人在给桑岚配定冥婚以后,多半也不会放过那些道贺的鬼。你是阴倌,应该也看出来了,那些妖人是以煞气为根本来作妖的,无所不用其极,怎么会放过那些鬼。”

    我缓了好一会儿才说:

    “只是揭了盖头嘛,应该不作数的。再说了,我跟桑岚都是大活人,活人哪能配阴婚呢……”

    “别自欺欺人了,活人结了婚还能离,可活人配了阴婚,那这辈子永远都断不了牵连了。如果是普通的阴婚,都还能想法子扳回局面,可你家里不光聚集了凶煞,还包藏着昆仑气势。你在你家和桑岚配定了阴婚,等同是昆仑保媒。

    你本身煞气重,又是男人,倒没什么。可桑岚如果不跟你在一块儿,她找哪个男人,那倒霉催的一准儿得被她克死!你要是还不相信,你现在就去楼上,把她那块玉要回来。我敢保证,没了那块玉她肯定活不过一个月!”

    瞎子一口气说完,瞪着眼朝我点了点头。

    我透过车窗,往桑岚家楼上看了一眼,咽了口唾沫,挂上档开出了小区。

    “你打算怎么办?”瞎子问。

    我打了把方向说:

    “我和桑岚不来电,也不可能和徐洁分开。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我会想办法帮她改变命格。如果实在改变不了……”

    我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觉得自己已经活的够憋屈了,如果真的改变不了她的命运,我也只能选择自私了……

    “嘀嘀!”

    瞎子拿起手机看了看,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说:“是萧雨。”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