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三章 凶势扭转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我怎么都没想到,面包车的司机,居然是三白眼!

    赵奇也认出了他,立刻拿出手铐粗暴的把他的一只手拷在方向盘上,才悻然的说:

    “我看你这回往哪里跑!”

    三白眼盯着我,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和绝望,张了张嘴,像是想说什么,却眼睛一翻又昏了过去。

    “他是什么人?”郭森问。他并没有见过三白眼本人。

    我吁了口气,说:

    “郭队,这趟你的决定可是太英明了。有了这家伙,不光我的事弄清楚了,先前的碎尸案、李青元的案子、还有老工厂的童尸案,都有线索了。”

    郭森使劲搓了把脸,显得有些振奋,转眼看到被飞头扑倒的那人,快步走了过去。????“死了!”

    看清那家伙的状况,郭森刚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这家伙的死相,怎么跟裴少义和田武文的样子那么像?该不会是……”

    见他看向我,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一样是吸血,这家伙只是被吸光了血气;裴少义……那两起案子的死者,是被完全吸干了血。”

    听赵奇说除了那个程序员,我住院期间还发生了一起相似的案子,田武文应该就是另一个受害者的名字了。

    警队的支援很快赶来,三白眼被铐着手铐抬上救护车的时候,赵奇问我:

    “这家伙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忽然消失了吧?”

    想到废工厂那次的经历,我摇了摇头说:

    “应该不会了。”

    那一次我见到了‘两个三白眼’,一个眼睛是三白眼,另一个的眼睛却是正常的。

    我一直想不通三白眼为什么会忽然消失,但是经过四平岗的事,再连系眼下的情形,逐渐有了些眉目。

    在四平岗监狱医院里,桑岚被鬼罗刹附身。

    鬼罗刹在秒了尸煞后,抓住了一只黑色的怪鸟,说是什么阴鸮。

    虽然不知道阴鸮究竟是什么,可鬼罗刹把怪鸟吞下的时候,三白眼表现出的绝望应该可以证实,他能够忽然消失多半是和阴鸮有关。

    折腾了大半夜,天也亮了。

    刘瞎子捧着找回的罗盘看了一阵,忽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我问。

    瞎子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盯着老屋看了一阵,走到院子外面,捡了个瓦片在梧桐树上划了一下。

    他盯着划痕看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颇为轻松的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这宅子的局势完全改变了。兄弟,照我看,你这房子的局势以前也不怎么好,可是经过这次,完全改变了,以后绝对是风生水起。”

    “局势改变了?”我愕然的看着他。

    我虽然不懂风水,可也知道凶局是不太可能被轻易扭转的。

    刘瞎子搓了搓脑门,说:

    “如你所想,想要扭转乾坤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昨天的玉镯并没有完全镇压住这里的凶煞。据我所知,也没有什么宝贝法器能够镇压百鬼葬身地的凶势。可是现在,凶势不但消失了,而且还有风生水起的迹象。”

    不等我开口,他就摆了摆手说:

    “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原因。风水这行和你们阴阳行当一样博大精深,我们都有太多不能够解释的事情了。”

    说完,从口袋里拿出那副小圆墨镜戴在了脸上。

    我点点头,鬼使神差的看向正靠在椅子里打呼噜的潘颖。

    直觉告诉我,凶局的扭转和这女人……或者说另一个女鬼有关。

    可无论灭了飞头僵的是谁,都不能否认,她不光救了我的命,还救了董家庄……

    潘颖睡醒,吵着说要去吃羊肉面,喝早酒。

    瞎子立刻举双手赞成,说局势扭转,徐祸祸势必否极泰来,是应该庆祝一下。

    我知道他是真心为我高兴,心下感动,一拍巴掌说好,就去吃羊肉喝绍兴酒,不醉不归!

    窦大宝咧咧嘴,说只要吃过窦家饭铺的红焖羊肉,别家的羊肉都是浮云!

    潘颖这会儿也来了精神,两眼放光的说改天一定要去莲塘镇试试,看看有没有他说的那么夸张。

    郭森他们收队的时候给我们留了辆车,我先开车去镇上取了一万块钱,回来交给了老憨。

    虽然不能弥补他的损失,可说到底,现在农村都富裕了,也不是说死了百十只麻鸭,他就揭不开锅了。主要是看着自己的心血被毁,心里头难受。

    有了这笔‘补偿金’,老憨心里头能舒服点。

    回到老城区,潘颖熟门熟路的把我们带到一家主打羊肉面的馆子。

    四人找了张桌子,也不管旁人的眼光,直接点了一个羊肉锅仔和一个羊杂锅仔,让老板烫了五斤黄酒。

    酒菜上来,四人碰了碰杯。刘瞎子呲溜喝了口酒,放下酒杯看着我说:

    “照你先前说的,那个顾羊倌绝对不是个好鸟。我可以肯定,他在十九年前就已经开始筹备设下这个凶局了。”

    窦大宝瞪起了眼睛:“吃完饭就找丫算账去!”

    刘瞎子淡淡一笑说:

    “凶局一破,设局的人必定有所感应,他还会让你找到他吗?再说了,也不用找了。作下这样的孽,他会有报应的。祸祸说他眼睛瞎了,那应该只是报应的开始。”

    我喝了口酒,盯着酒杯看了一会儿,皱眉道:

    “他会不会只是功夫不到家,好心办坏事了?”

    我不大敢认同瞎子的推断,如果说顾羊倌当年是因为别有用心才让我没有了完整的家,我怕我会忍不住杀了他。

    刘瞎子很肯定的说:

    “你不用怀疑。我可以肯定的说,他一定知道内情。”

    熬了一夜,几人本来就疲惫,吃喝了一会儿,就都有些醉意。

    窦大宝搭着我的肩膀含糊的说:

    “吃饱喝足……赶紧回去睡一觉。今天是十五,晚上你还得看……看铺子呢。”

    我点点头,“我估计三白眼一逮着,就算暂时查不到更多,老何也得放出来了。你干了这段时间,觉得这个行当怎么样?想不想继续干了?”

    “干!”窦大宝决断的说:“从李塘镇伴娘的事以后,我就决定了,下半辈子就干阴阳行当了。”

    窦大宝接着说了句话,让我触动很大。

    他说:有些事,光靠老天爷开眼是不够的。天底下那么多人,老天爷也照顾不过来。咱也不刻意的帮人……帮鬼,可是碰上了,咱就得弄清楚真相。

    “嘀嘀!”

    一下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吸引了我的目光。

    顺着声音一看,就见刘瞎子一脸贱笑的摆弄着手机。

    我这会儿也有点犯酒劲,搭住他肩膀说:

    “你今儿跟我透句实话,从昨个见面就抱着手机不撒手,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刘瞎子扛开我的手,一边继续摆弄手机,一边笑吟吟的说:

    “这不正努力呢嘛,别添乱。”

    说完,捧着手机把脸偏到一旁,对着手机小声说:

    “实话跟你说吧,我昨天晚上,刚和几个哥们儿见过比鬼还吓人的家伙!”

    见他一副喜滋滋的白痴样,我一下想起了和徐洁确定关系的那一天……

    我咧咧嘴,端起酒杯和窦大宝、潘颖碰了碰杯。

    刚想喝,却忽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

    “是吗?阿拉心-荡-西-特,眼-乌-珠-荡哦!”

    我一怔,猛地转过头。

    “嘿嘿嘿嘿……”

    刘瞎子正捧着手机傻笑,见状一愣,随即冲我呲了呲牙,小声说:“我正泡妞呢!”

    我几乎都没过脑子,盯着他的手机,顺口就问:

    “苏州人?她是不是叫萧雨?”

    刘瞎子笑容一凝,嘴角抽了一下,“你怎么知道的?”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他眼中升起了愤怒,“我艹,不会是他妈‘公交车’吧……”

    不等他说完,我一把将手机抢了过来。

    看到微信对话一方的头像,我的瞳孔骤然收缩了起来。

    那头像果然就是两个手工粗劣的泥娃娃……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