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章 无头纸人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忽然传来的这个声音很轻,但在异常宁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突兀。

    我看了看时间,示意所有人退进屋里。

    关上房门,我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那“库哧库哧”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似乎正在向这边靠近。

    那声音很有节奏,就好像是人的脚步声,但是没有人走路会发出这种‘库哧’声。

    潘颖朝里屋看了一眼,咽了口唾沫,小声问:

    “为什么要把尸体搬屋里来?它不会出问题吧?”

    我横了她一眼,刚想说话,就听那声音忽然加快了速度,似乎来到了院外。

    我连忙示意她别出声,扒着门缝往院里看,院门紧闭,那个声音也没再响起。????我正有些纳闷,忽然间就看见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门缝里钻了进来。

    等到那东西钻到院里,一时间所有人都停止了呼吸。

    那居然是一个用黄纸剪成的纸人!

    纸人约莫有真人大小,手脚俱全,就连人的某些局部特征也都或剪裁、或描画的惟妙惟肖。只不过,这纸人就和里屋停放的无头尸一样,没有脑袋!

    纸人来到院里,就像真人一样站在那儿。

    借着朦胧的月色,我就看到纸人身上画着好几道古怪的暗红色符箓。

    仔细看了看这些符箓,我暗暗吸了口气。

    这些符居然和那天在那个‘奔放的程序员’裴少义家里厕所镜子上看到的血符有七分的相似!

    我正满心狐疑,那无头纸人忽然交替迈出双腿,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它这一走动,黄纸剪成的身体就迎着风发出“库哧…库哧……”的声音。

    我刚想示意所有人躲起来,就见纸人突然停下脚步,转了个身,竟然两条纸片腿一弯在院子当中跪了下来!

    就在它转身的一瞬间,我看到纸人的背上有两行红色的字迹。

    不等我看清具体内容,纸人身子往前一低,竟趴在地上磕起了头。

    看着这诡异的一幕,我背上的汗毛全都戗了起来。

    这他娘的到底是纸人还是真人啊?

    纸人朝着一个方向,一下一下的磕着头,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下意识的朝着它跪拜的方向看了一眼,不经意间一抬头,顿时吓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刚才天上的月亮虽然不怎么明亮,却是清晰可见。然而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竟然变得朦朦胧胧的,并没有云彩遮挡,却变得黯淡模糊起来。

    而且,纸人每磕一个头,光华就更减一分,变得更加朦胧模糊,就好像是逐渐在被黑暗的夜空吞没一般……

    郭森就站在我旁边,我能感觉到他的身子在微微颤抖,显然他也看到了这妖异的一幕。

    他似乎是感到身体僵硬,想要调整一下姿势,刚动了一下,猛然间,就见院子里的纸人像是有所察觉,上半身一下子转了过来。

    纸人没有头,然而我却能肯定,它已经发现了我们!

    见纸人扭着身朝着这边,我张开双手,刚想示意所有人退后。

    忽然,纸人就像是被人用尖刀当胸戳了一刀,身子猛地一挺!

    下一秒钟,它的胸口竟真的像是人被刀捅了一样,渗出了殷红的血色!

    血红迅速扩散,很快就渗透蔓延到了全身,整个纸人都变成了红色。

    纸人仍然保持跪着的姿势侧身朝着这边,被染成血红色以后显得更加妖异。和这样一个纸人对峙,我只觉一阵阵寒意顺着全身的毛孔直往身体里钻。

    因为呼吸屏的太久,我觉得脸发胀,胸发闷,忍不住翕动鼻翼,小心的吸了口气。

    就在我吸气的一瞬间,纸人空荡荡的肩膀上,竟猛然喷出一道血箭!

    那情形像极了古代刑场上,刚被刽子手砍掉了头的犯人!

    血箭直喷向空中,居然喷出两米多高,落下的那一刻,纸人已经完完全全变得像是一个血人。

    纸片的身子似乎再也支撑不住血液的浸染,缓缓的瘫向了地面……

    “呼……呼……呼……”

    屋里的人谁都没有说话,虽然意识到纸人的到来只是诡秘的开始,却因为受到的震撼太大,无形的压力稍一松懈,全都不由自主的大口吸着气。

    过了好一会儿,刘瞎子第一个开口:

    “月亮都‘长毛’了……今晚不好过啊。”

    “纸人为什么要对着月亮磕头?”赵奇问。

    我勉强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声音不自主的发颤:

    “事情比想象的严重,鬼……是不会拜月的,拜月亮的只有……”

    “卧槽!”窦大宝忽然低声惊呼道:“你们快看!纸人活了!”

    我猛一激灵,急忙转身扒着门缝往院子里看,却只看到地上一大滩血迹,那纸人隐约还趴在血迹里。

    “你瞎说什么?”

    刘瞎子恼火的低头看向窦大宝。

    窦大宝却蹲在那里,把一只眼睛贴在门缝上,一言不发的看着外面。

    约莫过了有半分钟,他才缩回脖子,却僵硬的转过头,看着里屋的方向,悚然的说:

    “那……那家伙进去了……”

    刘瞎子拧起了眉头:“什么玩意儿就进去了?我怎么没看见?”

    我拉了他一把,把食指挡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所有人当中,只有我最清楚,窦大宝的眼睛,不是普通的阴阳眼,有时候他能看到的,连我的鬼眼也看不到。

    虽然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可上次在四平岗监狱医院的经历,已经让我对他更加刮目相看。

    那一次,段乘风在电话里说:要么去找你相好的,要么就去找来佛陀杀生刃把尸煞干掉。最后才说,让我去找桑岚。

    他让我去找相好的,应该是想让我置身事外,别去管那件事;让我去找桑岚,应该是算到桑岚会被鬼罗刹附身。

    可所有人在事后都忽略了一件事:最后王宇的凶煞鬼身,是被窦大宝用杀猪刀干掉的……

    “咔……咔咔咔……”

    里屋忽然传来一阵怪声,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哆嗦。

    “咔咔”的声音不断响起,就像是一个很久没有动弹过的人,开始活动着筋骨……

    “来了?”刘瞎子朝我比口型问。

    不等我回答,屋里就传出“刺啦”一声,像是布匹被撕裂般的声音。

    “快出去!”

    我反应过来,拉开门栓,招呼众人往外跑。

    跑到院里,透过里屋的窗户,赫然就见灯光下,一具套着白袍子的无头尸站在那里!

    “祸祸,你不是在裹尸袋上加了符纸了嘛,这没头鬼怎么还诈尸了?!”刘瞎子惊悚的问。

    “我们还是低估了这凶局了,玉镯没能完全镇压住凶煞……大宝刚才的确看到了……他看到的不是鬼,是妖气……这东西已经聚煞成妖了!”

    “现在怎么办?”窦大宝问。

    我从墙角拔下一根柳条鞭,大声说:

    “丫不是正角,抄家伙,只管玩儿命的往丫身上招呼!”

    郭森等人急忙也学我的样子,各自拿起一条加了符箓的柳条鞭。

    就在各人抄起柳条鞭的时候,我悚然的发现,白袍子竟然消失在了里屋的窗口,再看外屋,也不见他的踪影。

    我下意识的感觉不妙,伸手从包里拿出两道符纸,念诵法诀,双手交叉把符纸交错的贴在院门上。

    “妈呀!怪物出来了!”潘颖忽然尖叫起来。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我只觉得脖子里像是被插了一根钢筋,僵硬的再也转不动了。浑身的鸡皮疙瘩就像是被引爆的地雷,成片成片的全都炸开了。

    白袍子并不是消失了,而是弯下了腰,像野兽一样四肢着地的从里屋走到了外屋。

    这尸身本来就已经变得僵硬干枯,此刻手脚的指甲竟都暴涨三寸,变得像是尖利的兽爪一般。

    更加恐怖的是,尸体原本空荡荡的肩膀上,竟然‘长出’了一个水晶般虚幻的脑袋,这脑袋……没有五官…没有脸!

    天工匠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