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五章 外八行的禁忌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盖头?!”

    桑岚一愣,转过头看向我。

    顾羊倌虽然眼睛瞎,但感觉却十分的敏锐,听她口气不对,骤然抬起头,“那人揭了你的盖头,你应该看到他的样子才对,你第一眼看到的是谁?”

    桑岚盯着我,渐渐拧起眉头,缓缓抬起手指向我:“是他!”

    小雷猛一拍巴掌,兴奋的说:

    “师父,我就说我当时没看错,那屋子里根本就没有阴喜气势,她根本就没被配成冥婚!原来桑岚的盖头是他徐福安揭开的!”

    听他这么说,桑岚的父亲和季雅云都不禁面露喜色。

    顾羊倌却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表情非但没有丝毫的轻松,反而变得更加凝重。????过了好一会儿,他再次起身,走到病床前,却站在那里仍是不说话。

    就这样又过了一阵,他忽然仰起头深吸了口气,低下头的那一刻,竟猛然张开眼睛看向我。

    看清他的眼睛,我不由得浑身一悚,一时间心脏都好像停止了跳动。

    从第一次见顾羊倌,他的眼睛就一直闭着,当时他说他眼睛不行了,我还以为他是害了眼病,又或是已经瞎了。

    可当他睁开眼的一瞬间,我才发现他根本不是瞎子。

    非但不瞎,两只眼睛透出的光彩比平常人还要锐利。

    只是这种锐利的目光却不像是人,因为他的眼底不是白色,而是一种深幽的绿色,一对眼珠差不多占了眼睛的三分之二,瞳孔却又几乎挤满了整个眼珠,这使得他的眼睛看上去就像是……像是猫科动物看到猎物时的眼睛……

    “师父!”

    见他睁开眼,小雷愣了一下,随即大惊失色,竟然噗通跪在了地上,颤声喊道:“师父……”

    顾羊倌盯着我上下看了一阵,忽然抓起我的左手,反过来朝我掌心看了看,松开手长长的叹了口气,缓缓的合上了眼睛,转身蹒跚的走到一旁,坐了下来。身姿步伐比起刚才,竟好像是一下苍老了许多。

    等他坐定了,抬起头,我就看到他的眼睛里竟然流出了两道血线!

    “顾先生!”

    “顾先生!”

    桑岚的父亲和季雅云都是大惊失色。

    “快去叫医生!”我急道。

    “不用了。”顾羊倌摆了摆手,“我违背了誓言,这双眼睛算是彻底废了。”

    “怎么会这样?”我错愕的问。

    顾羊倌声音沙哑的说:

    “早些年我为了得到一件宝贝,犯了禁忌,牵羊不成,反被羊顶了。我本来以为那是无主的宝贝,可等宝物拿到手,却被山里的二大王给堵上了。为了保命,不得已发下重誓,从此以后不再开眼相势。现在违背了誓言,这双暂寄在老头子身上的招子(眼睛)算是还给二大王了。”

    我听得浑身一震,“老前辈,你这是何苦呢?”

    顾羊倌呵呵一笑,说:

    “你是阴倌,和我们盗门同属外八行,应该懂得行内的信义规矩。那天你离开以后,听亚茹说你就是小福安,我就知道我错了,大错特错,无可弥补的错……”

    “您哪里错了?”我疑惑的问。

    顾羊倌摇了摇头,“自唐代以后,盗门虽然所通繁杂,却都只是些皮毛,不能和神调玄机相提并论。当年我学艺不精,却硬是自以为是的替海山哥胡出主意,却没想到你之所以生就煞体阴身,有可能是人为所致。既是人为,就有更改命格的方法,我却没想到这点,只是一味孤行,拆散了你们一家。”

    人为……

    我深吸了口气,问道:“顾前辈,你看出什么了?”

    顾羊倌面色一整,一字一顿的说:

    “九阴煞体,恶鬼之身;掌背火雷,掌握水眼;脚踏阴阳,命犯……”

    说到这里,他倏然住口,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站起身边往外走边说:

    “桑岚是被配了冥婚,却阴差阳错被你这阳世恶鬼抢了亲,你却又反掌为水阴,覆手背火雷……你们之间的事,老头子是掰扯不清了。顾擒龙啊顾擒龙,你这孽可是造大咯……”

    说着,竟自顾走出门外,再也没有回头。

    小雷跪在地上看着他消失在门外,忽然转过身朝我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抹了把眼泪,“上次你们走后,师父就整天念叨,说小福安既然到现在还没死,那就是当年他做错了。我不知道师父哪里错了,可他老人家眼睛都瞎了,我求你原谅他吧。”

    我点了点头,“快去照顾顾前辈吧。”

    “谢谢。”小雷说了一声,转身跑了出去。

    我看着房门发愣,感觉有人戳我的胳膊,转过头,就见桑岚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你们刚才说的那些都是什么意思?”桑岚问。

    我缓了口气,说:

    “自古以来,除了传统的三百六十行,还有外八行一说。这外八行分别是盗门、蛊门、千门(骗术)、机关门、神调门(阴阳玄术)、兰花门(娼`妓)、索命门(刺客)和红手绢(戏法)。

    每一行有每一行的规矩,每一行有每一行的禁忌。顾前辈是憋宝人,属于盗门,虽然通晓些阴阳术,却不该对人妄加点拨阴阳事。我是阴倌,属于神调门……

    我不知道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可是任何一个阴倌,都不会让人骨肉分离来趋吉避凶,因为那根本违背人道、天道。所以他才说他错了,大错特错了。”

    “我问的不是这个。”桑岚带着哭音说。

    我点点头,“在外八行里,憋宝牵羊有‘万盗之长,诡盗之尊’的称号,禁忌更是严苛。‘牵羊不成反被羊顶’,意思是说失手了,遭了报应;山里的二大王说的是山猫,也就是猞猁,这东西身在七十二路野仙、五路邪仙以外,却有个最邪性的毛病,那就是但凡它看中的东西,那就是它的……顾羊倌当年应该是看中了山猫视为珍宝的东西,所以才会被这二大王围堵,不得已发下重誓。”

    见桑岚还瞪着我,我抿了抿嘴,说:“顾擒龙应该就是他本来的名字。”

    “我说的不是这个!”桑岚道。

    我把左手抬起来,“火雷纹,你见过了,至于什么掌握水眼,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都那么大年纪了,眼睛又那样了,我也不好问。”

    桑岚直勾勾的盯着我:“我到今天才发现,你真有做神棍的潜质。满嘴的胡诌八扯……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我干笑了两声,无言以对。

    我当然知道她关心的是什么。

    可顾羊倌睁眼以后,看似沉静,却明显是有些失常了。

    他是真的老了,只说他自己想说的话,根本就没有给任何人确切的答案。

    我只好说:“他最后说的那些话我真没听懂……”

    “是你揭了我的盖头!”

    桑岚打断我,“然后我就被黄鼠狼、被什么鬼罗刹上身……是你让我去找顾羊倌的,我找他了,可我到底也没弄清楚,我将来会怎么样啊?”

    我苦笑:“我也不知道我的将来会怎么样,你想那么多干什么?”

    桑岚咬了咬嘴唇,忽然抬手指着我歇斯底里般的大声说:

    “我什么都不管,我只知道从一开始我就是请了你这个阴倌。我妈这个人本来就没主意,你怨她也好,恨她也好,我只能劝,不能强迫你什么……现在这些我全都不管,我就让你把我的事摆平!我不想再这么每天担惊受怕下去了,我他妈谁都不找了,我就找你!”

    我沉下脸说:

    “桑半仙,你是不是有点太霸道了?你找我是因为你小姨的事,我们早就结账了。”

    “你少给我打马虎眼!你以为我没听出来顾羊倌说的什么意思?是你揭了我的盖头,我看见那盖头在你手上了!”

    “我……”

    “徐祸!”

    听到喊声,我转眼看向门口。

    赵奇走了进来。

    “赵队,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受伤了,我过来看看。”赵奇边说边来到跟前。

    见他脸色阴沉,眼中带着异样的沉重,我忍不住问:“出什么事了?”

    赵奇双手掐腰,仰起头深吸了几口气,低下头看着我说:

    “有小静的消息了。”

    “萧静?!”我往上直了直身子。

    “我昨天刚出差回来,接手了裴少义的案子……你不在的这几天,又有一个人死了,死法和裴少义一模一样,尸体也变成了皮包骨。”

    “这和萧静有什么关系?”我疑惑的看着他。

    赵奇拿出手机,边翻边说:“我发现两名死者都和一个女人在微信上有暧`昧,这个女人微信名叫筱雨,我怀疑她就是小静。”

    “不可能。”我下意识的摇着头,筱雨绝不可能是萧静,因为我清楚的知道,这个和我结识不到三个月却让我刻骨铭心的女人是徐洁。

    “这是我拷贝的筱雨的微信资料。”赵奇把手机递给我。

    我看着他干笑了两声,“她不是萧静。”

    赵奇眼中闪过一抹沉痛,“这十二年我没有一天不想着她,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感觉她还在我身边。我不会认错自己的女人。”

    我叹了口气,接过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泥娃娃头像,忍不住苦笑。

    可下一秒钟,我猛然就呆住了。

    萧……雨!

    筱雨……萧雨……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