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三章 又见冥婚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去你妈的!”

    我也顾不上看司机怎么样了,胡乱捏了个普通的道家手印,往后一抡胳膊,也不管打到没打到那家伙,撒腿就往村里跑。

    一口气跑回家,见院门虚掩,推门就冲了进去。

    “砰!”

    我狠劲关上院门,倚在门上喘着粗气。

    感觉心跳的没那么厉害了,我深吸了口气,转过身,透过门缝往外看。

    一看之下,不由得又打了个寒噤。

    那个白袍子居然就正对着大门,直挺挺的站在门外头!????我他娘的招谁惹谁了,干嘛粘着我不放?

    “艹,你给老子等着!”

    我忍不住骂了一句,心说我管你是精是怪,等拿了包,老子让你好看!

    我锁上院门,刚想进屋去拿包,忽然间,院子的一角传来一声怒骂:“马勒戈壁的!”

    紧接着,我就看到一个人影翻进了院子。

    黑暗中,我看不清那人的样子,却见他跳进来后,随手拿起了墙边的一把铁锹。

    这他妈是来贼了啊!

    我心里嘀咕了一句,贴着院门挨到墙角,抄起了一根棍子。

    可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影翻进了院儿里。

    这人低声和先进来那人说了句什么,然后就拿起墙边的铁镐,和先前那人一起走到了房前。

    我心里犯疑,如果是贼,绝不会进来就抄家伙。关键是……我怎么觉得这情景有点眼熟呢?

    我正觉得疑惑,后进来那人一脚踹开了房门,大声喝道:

    “里面的人,出来!”

    下一秒钟,他明显哆嗦了一下:“我去!”

    “赵奇!”我蓦地瞪大了眼睛。

    屋里原先是黑漆漆的,可就在这人把门踹开的同时,门里窗户竟然透出了昏黄摇曳的光。

    借着这光亮,我就看见踹门的是赵奇,拿铁锹那人竟然是我自己!

    我猛然想起来,这不就是那天赵奇接到线报,和我一起来董家庄找三白眼时的情形嘛!

    怎么会这样的?

    通过敞开的门,看到屋子里的情形,我不禁又是一呆。

    屋里吊着黑色的纱帐,桌上摆着供品,却点了两根红色的蜡烛,俨然就是那天来的时候看到的冥婚灵堂。

    可不同的是,桌上没有照片,桌子两边的椅子上却坐着两个人!

    一个穿着大红喜服,头上顶着红盖头,另一个男人长袍马褂,头上戴着旧时候地主老财戴的瓜皮帽,胸前还斜挎着一朵大红花。

    这分明就是新郎新娘的打扮……

    ‘另一个我’冲进屋里,大怒如狂的扯着纱帐,像是根本没看到坐着的两人。

    就在‘我’扯纱帐的时候,左边那个新郎打扮的人忽然站起身,走出了屋子。

    因为背着屋里的烛光,我看不清他的脸,只见到他在赵奇肩膀上拍了一下,然后就穿过院门,走出了院子。

    接着赵奇跟着跑了出去,‘另一个我’发了一通火后,发现赵奇不见了,也跑了出去……

    我已经彻底反应过来,这根本就是那天来董家庄时的‘案件重演’。可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难道我在做梦?

    我在腿上拧了一把,感觉很清晰,这不是梦。

    难道是……灵觉?!

    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解释了。

    在狄家大院和章萍老家的后山上,我先后两次出现过百鬼谱中所描述的灵觉,看见了狄金莲被杀和老皮匠作恶。

    刚才看到的情形,和那两次十分的相像。

    那个新郎……

    不对啊!

    新郎走了,赵奇和‘我’跑了出去,屋里还有个人呢!

    新娘子还在那儿坐着呢!

    “咣!”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响动,我吓得猛一激灵,转过身,就见院门一震,又是“咣”一声响。

    我一下想到了那个没有脑袋的白袍子,他在撞门!

    我再也顾不上想刚才的事,跑进屋想找自己的包,可找来找去也没找着。

    我心里直骂娘,这他妈是招了哪门子邪了,我包哪儿去了?

    就在这时,撞门声停了下来。

    难不成那东西撞不开门,放弃了?

    我刚稍稍松了口气,猛然间,就感觉一只手从身后搭上了我的肩膀。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炸开了……

    那东西没有头,根本就不是人,丫不用撞门也能进来!

    战战兢兢的斜眼看向后方,看清身后那人,我眼珠子差点掉到脚背上。

    搭住我肩膀的不是白袍子,而是那个新娘子!

    “回房吧。”新娘子轻声说了一句。

    我一愣,心说这都哪跟哪儿啊,什么叫回房吧?

    可心里觉得莫名其妙,脚下却像是不受控制似的,就那么被她搭着肩膀,像喝多了一样晃晃悠悠的进了里屋。

    来到里屋,新娘子放开我,径直坐在了我床上,就那么双手放在腿上,静静的坐在那里。

    我心里疑惑到了极点,一咬牙,上前把她的红盖头揭了下来。

    看清新娘的样子,我猛然一怔。

    通过刚才的情形,我已经想到新娘子有可能是桑岚,因为那天是她被人作法配冥婚的。

    可盖头揭开,看到眼帘低垂满面含羞的美娇娘,我更加的如坠云雾,彻底迷糊了。

    眼前这个盘着古代妇人发髻,穿着大红喜服的新娘的确是桑岚,可那天明明是配冥婚,她本人为什么会在这儿?还是这副打扮?

    “桑岚。”我试着喊了一声。

    我的声音不大,可桑岚却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浑身猛一哆嗦,原本看着自己脚面的眼睛抬起来看向我,眼睛里满是惊疑不定。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好半天,她才瞪着我问:

    “徐……徐祸?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儿?”

    我使劲咽了口唾沫,点了点自己的鼻子,却只能是毫无意义的挥了挥手,“我也想有个人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看来那个人不是你。”

    这特么绝对是大实话。

    从我在车上醒来后发生的一切,全然都超乎了我的想象和认知。

    桑岚站起身,四下看了看,转眼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怎么又来你家了?我是怎么来的?”

    看着她秀眉微蹙却娇艳欲滴的模样,我脱口说:

    “还能怎么来?我娶回来的呗。”

    “什么?”

    桑岚眉头蹙的更紧,下意识的顺着我的目光低头往自己身上看去。

    “呀!”

    看清自己的穿着,她像只兔子似的往后一蹦,抬眼愕然的看向我。

    我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这一跳实在太像周星星了。

    “你还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别问我,我特么要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跟你生的儿子就该叫徐乘风了,哈哈哈……”

    “什么徐乘风……”桑岚满脸通红,追过来在我胳膊上拧了一把。

    我笑着躲开她再次伸出的魔爪,不经意间往窗户看了一眼,笑容戛然凝固在了脸上。

    窗户关着,透过玻璃,隐约就看见院子里竟然影影绰绰的站满了身影。

    “啊!”

    桑岚也看到了这一幕,尖叫一声,躲到了我身后。

    我壮着胆子走到窗前,一把拉上了窗帘,掀开一角,偷眼看向院里。

    看清楚院子里的情形,我如同遭雷轰电掣一般,整个人都麻了。

    院子里的确站满了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仔细一看,这些人的脚后跟都不沾地,像是没有分量似的飘忽着站在那里……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啊?”桑岚颤声问。

    我放下窗帘,耸了耸肩说:

    “今天你结婚嘛,当然有人来道贺了。”

    我可没敢告诉她,这满院子的根本不是人,是鬼!

    她抬眼看着我咬了会儿嘴唇,转身走到床边,一屁股坐在了床上,“你别想蒙我了,那些根本就不是人对不对?”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