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十章 桑半仙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她这是怎么了?”潘颖惊恐的问。

    我示意她别说话,下意识的把手搭在一旁的包上。

    又过了一会儿,桑岚的样子变得更加的诡异,虽然五官没有本质的改变,可是无论怎么看,都是个容貌苍老的老妪模样。

    她忽然毫无征兆的睁开了眼睛。

    “啊!”

    潘颖掩口惊呼。

    看清桑岚的双眼,我也差点喊出声。

    她的眼睛本来黑白分明,很是美丽,现在却变得黑多白少,眼珠子似乎大了三分之二,几乎都看不到眼白了。????更诡异的是,这对乌溜溜的眼睛深处,竟闪烁着幽绿的光芒!

    老独瞪着独眼,像是失了魂似的愣愣的看着桑岚,突然双膝一曲,跪在了地上。

    我想去扶他,老军一把拉住我,朝我摇了摇头。

    老独双手合十在胸前,口唇开合默念着什么,接着声音颤抖的说:

    “小五爷麾下弟子黄铁山,恭迎上仙老祖宗。”

    然后竟对着桑岚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趴在地上不敢起来。

    桑岚面沉似水,微微点了点头,那双诡谲的眼睛一扫,目光落在了我身上,“哦,原来是九阴煞体,阳世恶鬼,难怪会引得老身来此。”

    听她开口,我不禁吓得猛一哆嗦。

    这声音苍老沙哑,哪里还是桑岚的声音,分明就是个老太太!

    桑岚又盯着我看了一阵,眼皮一垂,眉头微微一皱,像是有什么想不通。

    忽然,她抬起一只手,把掌心贴在了胸前的位置。

    片刻,眉头舒展,缓缓点了点头,抬眼看到桌上的酒瓶,撮唇深吸了一下,然后再次闭上了眼睛。

    “恭送上仙老祖宗!”老独前额抵着地面,大声的说道。

    就在桑岚闭上眼睛的同时,我就感觉浑身一阵轻松。下意识的往脸上抹了一把,感觉滑腻腻的,才发觉自己满头冷汗,前胸后背也被汗水浸透了。

    老军松开拉着我的手,上前把老独扶了起来。

    桑岚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两下,蓦地睁开了眼,眼睛已经恢复了原先的样子,只是显得有些茫然懵懂。

    见她两颊酡红,我凑上前,小心的喊了一声:“桑岚?”

    她转过头看向我,有些含糊的问:“我刚才怎么了?”

    浓浓的酒气扑鼻,我不由得一愣。

    “头晕……”她扶住额头,身子摇摇欲坠。

    我连忙扶住她,转头问老独:“老独叔,她这是怎么了?”

    老独同样是满脸冷汗,靠在椅子里直喘粗气,好一会儿才摆了摆手说:

    “她只是沾了酒气,歇一会儿就没事了。快……快帮他把马甲脱下来!”

    我替桑岚脱下马甲,下意识的朝她胸口看了一眼,看到衣服下的一个圆形凸起,不禁一怔。

    我问老独,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独说,她刚才是被大仙附体了。

    我忍不住皱眉,东北七十二路野仙、五路邪仙的神通我不是没听过,可既然被称为仙家,应该都是通情达理的。

    老独都那么大年纪了,还要给所谓的仙家磕头,我是真有点看不过去。

    桑岚迷瞪了一会儿,忽然直勾勾的看着我问:“我又被附体了?这回是什么啊?”

    一看她的眼神,我就更奇怪了。

    她酒量差的要死,半杯白酒下肚看什么都是直勾勾的,现在这样子,明显是喝大了啊。

    可她明明没有喝酒,又怎么会醉的?

    老独看出了我的疑惑,让我稍安勿躁,他慢慢给我们解释。

    潘颖见桑岚除了晕乎没别的状况,好奇心又起,殷勤的拿起酒瓶给老独倒了杯酒,让他边喝酒边说。

    老独干笑两声,端起酒杯泼在地上。

    潘颖一愣,弱弱的问:“老独叔,你咋生气了?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

    老独摇摇头,指着酒瓶说:

    “这酒已经被上仙喝过了,不能喝了。”

    我拿起酒瓶一闻,果然没半点酒味,再看看满脸通红的桑岚,才有点明白过来。

    老独说,各路仙家出马都有各自的规矩。

    请胡家要上草卷,也就是烟草;请黄家要上卡辣,所谓的卡辣,就是酒。刚才上桑岚身的是黄家上仙,这瓶子里的酒,是被上仙给享用了。

    听他仔细一说,我才知道,他早先果然是出马弟子,供奉的是胡黄常蟒中的黄家。

    老独指了指那个红葫芦,说那是黄家大仙赐的宝贝,但凡和黄家有缘,即便葫芦里装的是水,也能喝出酒味来。

    那件马甲是用白狼的皮缝制,出马弟子开堂请仙时灵台大开,这时如果有路过的邪祟抢先附体,难免会节外生枝。

    狼皮马甲代表着弟马的身份,穿在身上,过路邪煞见了,知道是弟子请仙出马,就会绕行。

    我忍不住问:桑岚在这之前根本都不知道出马是什么,怎么能轻易请到仙。

    老独摇了摇头:“她根本就没有请仙,而是仙家找上了她!”

    “怎么会这样?”我更加摸不着头脑。

    老独说:“我刚才只想试探一下她的体质和仙缘,并没有开堂请仙。葫芦里装的,只是清水而已。哪想到她只喝了一口,就喝出了酒味,再喝一口,竟然就引来仙家附体!”

    说到这里,他神情显得十分纠结,点了根烟,狠吸了两口,瞪大眼睛看着桑岚:“也不知道你这闺女是造了大孽,还是福缘齐天,竟然一下就请来了黄三太奶……”

    “我的个妈呀。”老军一屁股摔进了椅子里。

    我也是连着倒吸了好几口冷气。

    虽然我对出马了解的不多,可也不是一无所知。

    七十二路野仙中以胡家为首,黄家次之,最常出马的就是胡黄两家。

    胡三太爷、胡三太奶、黄三太爷、三太奶,这可是胡黄两路仙家的祖宗,掌管天下胡黄兵马堂。

    一般出马弟子能请来两家的末节小仙都是要折寿的,桑岚居然被黄三太奶附体,那她岂不是……

    难怪老独要对她行那么大的礼呢。

    我问:“老独叔,仙家……还有先前的鬼罗刹,为什么会附在她身上啊?她被附身,会不会伤身折寿啊?”

    貌似这才是最关键的所在。

    “如果伤身折寿,刚才被三太奶附体,她现在还有小命在吗?”

    我松了口气,刚想接着问,老独就拍着大腿说:

    “能被黄家上仙附体的,只能是本身具有仙鬼体质的人。这类人最容易被仙家上身,但又不会被寻常的孤魂野鬼觊觎,被仙家上身,也不会折寿;即便损耗些精力,睡一觉也就补回来了……在我们这一行里,管这类人叫半仙!”

    半仙?

    我纠结的看向桑岚:“桑半仙……”

    离开林场的时候,老独把那个包袱送给了桑岚。说自己早就收山不干了,也没有收徒弟的打算,葫芦和马甲在他手里也没什么用,权当是送给桑岚做个纪念。

    我喝了酒,桑岚也晕晕乎乎的,所以回去只能是潘颖开车。

    据她自己说,她是同批学员中,继桑岚后第二个拿到驾驶本的。

    路上我忍不住小声问桑岚,她们是什么时候报考驾照的。

    桑岚含含糊糊的说:“去年放寒假前……”

    我默默的打开了手套箱,把保险单紧紧的攥在了手里……

    到了桑岚家楼下,我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

    我往桑岚胸前看了一眼,犹豫着说:

    “我觉得你这半仙是假,能轻易被上身,可能和鬼头玉有关。虽然老独叔说被附身不会伤到身体,可……你们最好还是去找一下顾羊倌,问清楚的好。”

    “我为什么要找顾羊倌?”桑岚直勾勾的盯着我:“你才是我请的阴倌。”

    “呵,你也知道我不做了,我现在就是……”

    不等我说完,两片温润的嘴唇就贴上了我的嘴唇……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