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六章 百鬼夜袭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谢谢你。”桑岚吐气如兰的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我不由得一呆,没等作出反应,屋里就亮起了烛火。

    与此同时,桑岚也已经推开我,把脸转向了一旁。

    “装神弄鬼,老子就不信还能反了丫的!”

    窦大宝拿出铜钱剑,大步走到窗边,撩起窗帘刚要往外看,忽然传来了一阵沉闷的敲门声。

    “砰砰砰,砰砰砰!”

    我心一紧,把桑岚拉到身后,冲窦大宝使了个眼色。

    窦大宝快步走到门后,低声问:“谁啊?”????“是我。”门外的人答道。

    “宁警官?”窦大宝看了我一眼,伸手打开门锁。

    门一开,就见宁忠伟站在外面,身后还跟着两个穿制服的狱警。

    “不是说过,晚上不要让人到后边来吗?”我疑惑的看着三人。

    “哦,我不放心,带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宁忠伟脸上堆着笑说道,似有意无意的朝角落里的棺材瞄了一眼。

    我说:“不用了,你们去前面守着,别让任何人过来就行了。”

    宁忠伟眼神一闪,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反倒是沉下脸说:

    “王宇是在监狱里出的状况,我们必须派人亲自监管尸体,否则一旦尸体受到损伤,担责任的可是我们。”

    我和窦大宝、赵奇分别对了个眼色,都觉得有些不对头。

    这个宁忠伟的态度转变也太大了吧?

    “请你让开。”

    宁忠伟对窦大宝说了一句,就要往里走。

    刚迈出一步,他的身子忽然一哆嗦,脸上的肌肉也跟着猛地一抽搐。

    “你干什么?”他瞪眼看着窦大宝,显得十分恼火。

    窦大宝后退两步,斜眼看向他脚下,“哎呀,不好意思,东西洒了。”

    顺势一看,就见宁忠伟脚下丢了个破的塑料袋,他警服的裤腿湿了一片。

    原来窦大宝看出不对,偷偷拿出个装着童子尿的塑料袋,捅破了把尿淋在了他腿上。

    仔细一看,宁忠伟被尿淋湿的部位竟透出了浓重的黑气。

    “他被鬼上身了!”

    窦大宝大叫一声,举起铜钱剑就劈。

    同一时间,宁忠伟却猛地倒退一步,冲两个狱警一挥手:“上!”

    两个狱警立刻抡起警棍,冲了进来。

    窦大宝先下手为强,一剑劈在一个狱警头顶,刚要咧嘴笑,冷不丁狱警举起警棍,狠狠朝他头上砸去。

    窦大宝急忙躲闪,警棍砸在肩膀上,疼的他呲牙咧嘴,“娘的,法剑居然不顶用!”

    两个狱警都身高马大,十分的凶悍。

    赵奇见状,急忙抢上前,一脚蹬开其中一个,把桃木钉当做短棍,照着另一个狱警头上砸去。

    那狱警被砸中,只是身形一顿,随即一声大吼,势如疯虎般的向他反扑了过去。

    见两个狱警神情狰狞,眼睛瞪得血红,我心里一动,从包里拿出一个分装了黑狗血的血包,大叫一声闪开,将血包朝着其中一人甩了过去。

    血包破裂,狗血四溅,两个狱警沾到飞溅的黑狗血,立刻浑身抽搐着扑倒在了地上,只一瞬间就没了动静。

    “这么简单就搞定了?难道师父给我的法剑是假的?”窦大宝愕然。

    “法剑是真的,但他们不是被鬼附身,而是被下了邪咒,激起了自身的戾气,丧失了理智。”我转眼看向门外的宁忠伟,“被附身的,只有他一个!”

    “你是王宇?!”赵奇拧着眉毛向宁忠伟问道。

    见宁忠伟站在门口,表情森然的盯着屋内不说话,我连忙招呼赵奇和窦大宝退后。

    窦大宝“砰”的把门关上,回过头问:“他真是被王宇附身了?”

    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说不确定。

    不知道为什么,从宁忠伟带着两个狱警出现,我就觉得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我靠!不是说只有一个变`态鬼吗?怎么会来了这么多?”潘颖忽然转过头,一脸惊恐的指着后窗说道。

    我猛一激灵,冲窦大宝打了个手势,快步走到窗前,掀开窗帘的一角向外观望。

    只一眼,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就都炸了起来。

    院子里影影绰绰的全是鬼影,粗一看,竟不下几十只鬼魅。

    “娘的,我们被鬼包围了!”窦大宝从后窗转回头,“哪里跑来这么多鬼?”

    想到王宇自杀前画在墙上的三道血符,我一阵毛骨悚然。我虽然看不懂那邪门的符箓,可现在看来,那血符竟有召集鬼魅的作用。

    照眼下的情形看,方圆几十里的孤魂野鬼怕是都被召来了。

    墙边的烛火猛然一阵飘忽不定,紧跟着,就听前后窗,连同大门同时响起被冲撞的闷响。

    先前我在门窗后面都贴了大幅的符箓,冲撞之下,符光闪现,房前屋后立刻传来数声惨叫。

    可惨叫声还没消止,就再次有鬼魅猛烈的冲撞门户。

    鬼嚎惨叫接连不断,外面的孤魂野鬼却像是疯了异样,还在不断想要冲进来。

    凄厉的叫声刺的耳鼓发疼,我不得不捂住耳朵。

    桑岚和潘颖更是被这惨烈的声音吓得面无血色,抱头蹲在地上,挨在一起瑟瑟发抖。

    随着百鬼不断的冲击,门窗上的符箓颜色渐渐黯淡,由原本的鲜红变成了暗红,而且逐渐有焦黑的迹象。

    “这样下去不行,符箓被阴煞冲击失去效力,就拦不住王宇了!”窦大宝咬了咬牙,把铜钱剑一挥,说:“反正都是些普通的孤魂野鬼,我现在出去,把丫们全砍死!”

    “别乱来!”我忙阻止他。

    想了想,拿起墨斗,加了雄鸡血,招呼他一起在门窗后弹下墨线,然后又画了几道大幅符箓补了上去。

    做完这些,我只觉得脑袋有些昏沉,身体也有些酸软,汗水顺着下巴滴滴答答的往下落。

    “你怎么会这样?”桑岚扶住我问。

    窦大宝咬牙切齿的说:

    “画符是要损耗精力元气的,他连着画了这么些巨符,就和跑了五公里越野差不多!”

    又是一阵冲击过后,外面似乎开始渐渐的平息下来。

    我深吸了口气,刚要掀开窗帘查看外面的状况,猛然间,就听“砰”的一声巨响,一块大石头穿破窗户飞了进来,连同窗帘符纸一起砸落在地。

    我急忙躲开,把桑岚和潘颖揽在身后快速的后退。

    透过破碎的窗户,就见宁忠伟表情森然的站在院里,身后竟然飘忽着十多个眼睛血红的恶鬼!

    院中煞气弥漫,竟连前面的医院大楼都遮蔽了。我们处身的房子,就好像变成了浩瀚冥海中的一座孤岛,完全被黑暗包围。

    宁忠伟往屋里扫了一眼,阴测测的说:

    “把尸体交出来,否则所有人都要死。”

    他说话的声音已经完全变了,不再是原先那种低沉的嗓音,而是变得沙哑中透着尖锐,像是才过变声期不久一样。

    他眼珠转动,最后死死的盯着我,阴笑着说:

    “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的,死都不会。我只要你的命,其他人如果愿意离开,我绝不拦着。”

    窦大宝破口大骂:“放你娘的屁!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是畜生呢?你在这里上学,表哥表嫂照顾你,你他妈却给自己的表哥戴绿帽子,还把他给杀了……你根本就不配做人,连做鬼都不配!”

    ‘宁忠伟’冷笑:“做人和做鬼都要看能力的,邱明那个废物,连自己老婆都满足不了,不如早点去投胎。”

    “你真是无可救药了。”赵奇摇头道。

    眼下王宇摆明是上了宁忠伟的身,我却越发有种强烈不安的感觉。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宁忠伟’狞笑一声,说:

    “既然你们讲义气,不肯离开,那就留下给他徐祸陪葬吧!我不光要你们的命,还要你们连鬼都做不成!”

    说完,朝身后一挥手,十多个红眼恶鬼便飘忽飞扑过来。

    “大宝,赵队,保护好桑岚她们,看好尸体!”

    我喊了一声,一咬牙,跳上窗台,甩手将一把竹刀向当先的恶鬼射去。

    鬼本就有形无质,阴阳刀削出的竹刀又是煞气深重,一经射出,立刻穿透两个恶鬼的鬼身,‘嗖’的钉在了地上。

    “竹刀?!”

    ‘宁忠伟’疑惑的低呼了一声。

    我心中不安,只想速战速决,竹刀脱手,立刻接连拿出黑狗血包、黄纸符箓朝着恶鬼甩去。

    红眼恶鬼虽凶,但黑狗血本身就具有驱除邪煞的效力,画符用的朱砂里更是加了雄鸡血,不说所向披靡,一碰触到鬼身,却也能立时将其打散。

    我一阵穷追猛打,转眼将红眼恶鬼扫除干净,拿出一把竹刀,气喘吁吁的看向宁忠伟。

    他非但丝毫不显得慌张,反而嘴角一扬,露出一抹难以捉摸的笑意。

    看着他诡秘的笑容,我越发感觉不对。

    “你去死吧!”

    我大吼一声,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挥起竹刀劈向他胸口。

    竹刀还没劈到,一道鬼影就从他身后闪了出去。

    我定睛一看,顿时骇然大惊。

    那的确是个年轻的鬼,却不是王宇,而是一个身穿白衣的女鬼!

    “不好!中计了!”

    我刚要大声提醒窦大宝和赵奇,就听屋里传来窦大宝的惨叫……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