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五章 血食借煞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上了饭桌,气氛越发的尴尬。

    我有点后悔来这里了。

    关键段乘风只说让我找桑岚,却没说为什么要找她,面对桑岚一家,我实在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赵奇看出我为难,清了清嗓子说:

    “我们这趟冒昧的过来打扰,其实是想找桑岚帮我们警方一个忙。”

    “啊?”

    桑岚愣了一下,“要我帮什么忙?”

    赵奇看了我一眼,说:“四平岗监狱出了状况,有个犯人自杀了……”????他看向我,显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我一咬牙,对桑岚说:

    “是段乘风让我来找你的,那个犯人很邪门……段乘风让我来找你帮忙。”

    本来还以为她会问为什么找她,没想到她却有点恍惚似的点了点头,“哦,那吃好饭,我就跟你走。”

    桑岚的父亲犹豫着问:“岚岚只是个普通的学生,她能帮上什么忙?”

    不等我开口,桑岚就说:

    “爸,别问了,徐祸帮了我和小姨那么多次,我去帮他也是应该的。”

    潘颖也说:“叔叔,你放心吧,我陪岚岚一块儿去,我会照顾她的。”

    吃完饭,下了楼,我说先送潘颖回家,她却假装耳聋,硬是钻进了车里,靠在桑岚肩膀上闭着眼睛装睡。

    我心绪混乱,却也不好冲她发脾气,只好把她也带上。

    来到四平岗监狱医院,见到宁忠伟,我问王宇的尸体在哪儿。

    宁忠伟说,他让人把尸体抬到了医院后边的杂物房,火葬场也已经把棺材送来了。

    过了一会儿,窦大宝开着我原先的破车赶来。

    宁忠伟带着我们穿过后院,来到最后边的几间平房,说:

    “这里以前是医院的锅炉房和护工、救护车司机的休息室。新门诊大楼建成后,这里就用来做杂物房了。”

    他把我们领进其中一间屋,潘颖和桑岚看到架子车上盖着白布单的尸体,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我抱歉的对桑岚说:

    “这本来不关你的事,只是段乘风……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让我找你来,要不……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不等桑岚开口,潘颖就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啊,来都来了,又让我们回去,你拿我们当猴耍呢!”

    “谁让你跟来的?”我气得翻白眼,索性一把扯掉尸体上的被单。

    “啊!”两个女人同时惊呼一声,小脸都变得煞白。

    我叹了口气,让赵奇帮我一起把尸体抬进一旁的水晶棺。

    窦大宝似模似样的看了看尸体,瞪大眼睛说:

    “脚趾甲这么长,还笑得这么瘆人,这是要诈尸啊!”

    我说:“不是简单的诈尸,他用邪术把自己变成了恶灵。”

    听我把王宇的事从头到尾一说,几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桑岚眉头紧蹙,潘颖则小声骂了一句‘死变`态’。

    窦大宝拧着眉毛说:“他是今天早上自杀的,连头七都没过,怎么可能变成厉鬼恶灵?”

    “他之前在监狱的厨房帮工,应该是把自己的血混进了饭菜,给服刑的犯人吃了下去。并且在死前下了邪咒,死后吸聚犯人的戾气、煞气,让魂魄在短时间内变成厉鬼。”

    “借活人的煞气?”窦大宝愕然。

    我点点头,“我虽然不懂邪法,但也听说过这种邪术叫做血食借煞。他这么做,不光魂魄会吸聚煞气,尸体也会吸收一部分煞气。过了子时阴阳交替,尸体就会诈起。一旦吸聚了煞气的魂魄和尸体合二为一,就会变成尸煞。”

    “尸煞!”

    窦大宝惊恐的瞪圆了眼睛,“我听师父说过,尸煞不光力大无比,普通的符纸法器也伤不了它,而且尸煞会喝活人的血,喝的血越多,法力就越强悍……”

    “对,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阻止王宇的魂魄回到身体里,并且把丫彻底干掉。”

    我问:“东西都准备齐了吗?”

    “齐了。”窦大宝放下背包,把里边的东西一样样拿了出来。

    “墨斗、朱砂、黄纸、雄鸡血、黑狗血……这是童子尿……”

    潘颖低头看了看两个塑料桶,斜睨着他问:“你确定这一桶真是童子尿?”

    窦大宝眼睛一翻说:“这种事能马虎吗?我可是费了老鼻子劲才搞到这些东西的。”

    见桑岚有些神情恍惚,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干活!”我咬了咬牙,拿起墨斗,倒了些鸡血和黑狗血进去。

    “墨斗真能对付鬼和僵尸吗?”潘颖好奇的问。

    “这你就不懂了吧,木匠有三宝:斧子、墨斗、五尺。其中墨斗最牛13,因为是用来正房梁的,具有天地正气。别说是加上雄鸡血和黑狗血了,就算是普通的墨汁,一般的小鬼被弹上一下也够喝一壶的。”窦大宝很认真的给她解释。

    我盖上水晶棺的棺罩,让窦大宝帮忙,一起在棺材上弹下纵横棋盘格。

    猩红的血线弹在透明的棺罩上,棺材里的死尸更显得诡谲邪异。

    弹好墨斗线,我用毛笔蘸着鸡血调和的朱砂,开始在黄纸上画符箓。

    桑岚走过来,轻声问:“需要我做什么?”

    我怔了怔,抬眼看着她干笑了两声,“我真不知道段乘风让你来做什么。”

    桑岚咬了咬嘴唇,低声说:“徐祸,我觉得我最近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

    “我也说不清楚,就是感觉……每天早上起来都会特别累,就好像没有睡过一样。”

    “身体不是闹着玩的,明天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桑岚“嗯”了一声,忽然问:“你女朋友是干嘛的啊?”

    “呵呵,你见过的,是徐洁。”

    桑岚“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画好符纸,我长出了口气,看了看表,已经傍晚六点了。

    到医院食堂吃了晚饭,回来后,我让宁忠伟带人去前面守着,天亮前别让任何人来后边。

    转眼见潘颖围着窦大宝晃悠,我皱了皱眉,让她跟宁忠伟去前边。

    这个二货的耳朵像是自带封闭功能似的,又把我的话自动屏蔽了。

    窦大宝看了看我,站起身,把几个分装了黑狗血的小塑料包交给她,“你留下帮忙也好,多个人多分力量嘛。记住,危急关头,就把这‘炸药包’朝鬼东西甩过去,保你平安无事。”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距离十一点越来越近,我从包里拿出桃木钉递给赵奇。

    转过头对桑岚说:“你个倒霉蛋拿家伙也不顶用,你别离开我三步开外就行了。”

    桑岚笑了笑,掠了下头发说:“我好像是挺倒霉的。”

    “没事儿,会好的。”我冲她眨了眨眼,打趣道:“我虽然是个半吊子阴倌,但我的客户从来都没有失望过。”

    “嘭!”

    话音刚落,角落里陡然传来一声闷响。

    桑岚吓得一哆嗦,本能的躲到了我身后。

    我和窦大宝、赵奇对视一眼,同时看向角落的水晶棺。

    看清状况,我后脊梁一阵发凉。

    王宇的尸体竟然侧过了身,凹陷的额头紧贴在透明的棺材罩上,透过打着墨斗线的棺罩,嘴角带着怨毒的笑意死死的盯着我!

    “看你麻痹啊!”

    窦大宝骂了一句,从包里拽出红坛布,大步走过去,抖开了盖在水晶棺上。

    回过身,见桑岚吓得浑身打颤,我忍不住直嘬牙。

    段乘风到底让她来干嘛?

    她本来就胆小,让她来不是跟着担惊受怕嘛……

    我刚抬起手腕想看表,头顶的日光灯忽然闪了两下,灭了。

    “大宝,赵队,点蜡!”我大声说了一句,黑暗中上前两步,拉住桑岚的手,把一把竹刀塞到她手心里,“别怕,跟着我。”

    “我知道……”桑岚低声说。

    下一秒,我就感觉一双手臂紧紧的抱住了我……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