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章 张秀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见我上前,青年立马瞪起了眼睛。

    胖老头赶紧把他拉开,陪着笑说:“警察同志,他小孩子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我挥了挥手,问胖女人:“你说的狐狸精是什么人?”

    胖女人抹了把眼泪,朝徐洁看了一眼,抽抽搭搭的说:

    “我男人在外边有小的,他早上上完生猪,说是回家睡觉,我就猜他一准儿去找那个狐狸精了。我早晨就是没看清楚车里的是谁,我还以为……以为是那个狐狸精呢……那骚狐狸真要长得像她这么俊,我他妈还真就认了……”

    “说什么呢?”

    我忍不住皱眉,“你说的那个狐……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住哪儿?”

    “她叫张秀,本来是市场里卖鱼的,我就知道她房子租在那附近,具体住哪儿我不知道。”????郭森正好从办公室出来,走过来问怎么回事。

    听我把情况一说,立刻招呼人出发。

    我的车被拖去了修理厂,正好搭局里的车。

    路上听开车的大何说,死者叫李大奎,胖女人叫石金凤,胖老头和青年是石金凤的老爹和弟弟。一家人在菜市场租了个摊位卖猪肉。

    凌晨三点李大奎开着摩托车从肉联厂上了两头白条猪,送到菜场以后就说回家去补觉。结果就出了这档子事。

    到了艳阳路,我犹豫了一下,对徐洁说:“要不你先回去,我跟着去看看。”

    徐洁说:“那行,我先回去做饭,你中午回家吃饭吗?”

    “回。”

    徐洁一走,大何就使劲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小子行啊,居然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现在能赶早去买菜回家做饭的女孩儿可是不多了。”

    郭森走过来说:“大何,你去一趟居委会,查查有没有张秀的暂住登记资料。”

    没等大何答应,不远处就跑来一个秃顶的男人,一边往这边跑一边咋呼:“警察同志!警察同志!出人命啦,出人命啦……”

    我心里一动,急忙和郭森一起迎了上去。

    秃顶男人语无伦次的说,他租房的那户人家死了人,房东被吓死了。

    郭森让他带路。

    他一边走一边抹着汗说,他就在附近的菜场卖菜,下了早市,他到面馆吃了碗羊肉面,喝了点黄酒,想回家睡一觉,见对面租房子的人家敞着门,就想过去打声招呼,结果就见那女的死在了屋里。

    刚好房东过来收租,看到那女的死了,当场就吓死了。

    跟着来到弄堂里的一个小院儿,一进院门,就见左边一间屋的门口趴着个人。

    秃顶男人指着那人说,那就是被吓死的房东。

    我急着跑过去,把那人翻了过来,看清她的样子,不禁一愣。

    这居然就是早上说徐洁是僵尸的那个老太婆。

    抬眼往屋里一扫,就见一个穿着红色大衣的女人像虾米一样蜷缩在地上,脸正对着门口的方向,五官扭曲,一双失去神采的眼睛却瞪得很大,乍一看就像是盯着进来的人看似的。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她的嘴连带大半边脸都沾满了血!

    我探了探老太太的脉搏,急着把她放平,“郭队,这人还活着,赶紧叫救护车!”

    我帮老太太做心脏复苏急救,折腾了好半天,她才“呃”的一声缓过气来。

    我把她交给其他警员照看,戴上手套,又去察看那个女人的尸体。

    刚走到尸体旁,身后忽然传来“啊”的一声大叫。

    我被这叫声吓得一激灵,转过身,就见那老太太坐了起来,拍着脚脖子哭嚎:

    “天杀的,咋死我屋了呢?你死不要紧,你死我屋了,我这屋子以后还咋住人啊……”

    我恨得咬牙,刚想让人把她弄出去,猛然间,就见门口的几个警员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有两个反应快的,还把配枪掏了出来,瞄向了这边。

    老太太的哭嚎戛然而止,先是瞪起了眼睛,随即嘴歪眼斜的靠在门上,眼角和嘴角不住的抽搐。

    “徐祸,小心后边!”郭森也把配枪拔了出来。

    话音未落,我就感觉到一只手从后边搭住了我的肩膀,一股夹杂着血腥味的森寒快速的向着我的后颈袭来。

    情急之下,我急忙弯腰,透过两腿间,见到身后有一双女人的腿,慌忙伸手一抄。

    “嘭”的一声闷响,身后那人倒在地上。

    我急着转过身,快速的退后,定睛一看,全身的汗毛都耸了起来。

    被我扳倒的,正是之前的那具女尸!

    女尸动作僵硬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张着血糊糊的嘴,再一次向我扑来。

    我赶忙反手从包里拿出常备的一小袋糯米,朝着女尸的脸上拍了过去。

    糯米砸在女尸脸上,顿时变得焦黑,女尸的头顶也冒出一蓬浓重的黑气,抽搐了两下“砰”的倒在地上,再不动弹了。

    救护车赶来,把中风的老太接走。

    马丽也随即赶到,和我一起对女尸做了现场检验。

    “判断死亡时间。”

    “初步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凌晨三点到五点之间。”

    “死亡原因。”

    “中毒。应该是服用了一种类似毒鼠强的毒药。”

    “有没有特别发现?”马丽看着我问。

    我使劲咽了口唾沫,说:

    “死者没有明显的外部创伤,嘴上和口腔内部的血应该属于另一个人。另外在她双手的指甲里,找到了一些人的皮肤组织。”

    郭森走过来说,死者就是张秀。

    法证采集证据后,初步认定死者是自杀。

    尸体被打包送走以后,郭森低声对我说:

    “这应该是一起情杀案……可如果验证张秀嘴上的血是李大奎的,那到底是她先咬死了李大奎再自杀,还是……”

    “如果是你想的后一种,报告怎么打?”我问。

    见他语塞,我摇了摇头,小声说:

    “李大奎的脖子有多处撕咬的痕迹,但是现场有大量的血,不大可能是尸变后做的。刚才尸体的反应……只能说张秀对李大奎有着很深的怨恨吧。”

    走出门,见到正接受询问的秃顶男人,郭森走过去向他问道:“张秀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吗?”

    ‘秃顶’挠了挠鼻子,有些鬼祟的说:

    “以前应该是,后来我有一回跟市场一个卖肉的一块儿喝酒,听他说他有天中午趁着酒劲把张秀给睡了,一开始我不信,后来有几回见卖肉的从张秀屋里出来,才信了。”

    郭森皱起了眉头:“什么叫把她给睡了?”

    ‘秃顶’眼神有些闪烁,含糊的说:

    “要我看张秀不是那种不正经的女人,就是人有点木,有点死脑筋。估摸着卖肉的是借着酒劲对她用强了。后来他舍得给钱,张秀也就半推半就了。”

    “你上午喝完酒回来去她那屋想干什么?!”郭森瞪起了眼睛。

    马丽冷哼了一声,斜眼看着我说:“要按这么说,李大奎死的可不冤。”

    “李大奎死了?”秃顶惊恐的瞪大了眼。

    ……

    回到家,徐洁已经做好了饭。

    想到早上的一幕,我把她揽进怀里,贴在她耳边问:“早上吓到了没?”

    她摇摇头,把脸靠在我肩上,好半天才抬起头,看着我说:

    “如果我真是僵尸,你会不会嫌弃我?会不会杀了我?”

    “你每次吃饭都吃的比我还多,我可没见过胃口这么好的僵尸。”

    “我哪有吃的比你多?”

    “好吧好吧,如果你真是僵尸……”我慢慢把头凑过去,快速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在她耳边邪恶的说:“如果你真是僵尸,我宁愿被你吸血,也要睡了你。”

    “讨厌,赶紧吃饭吧。”

    “让我来看看都有什么好吃的。”我拉着她的手来到饭桌旁,“炒藕片,拍黄瓜,栗子炖鸡块,我喜欢。话说回来,我发现你很喜欢吃鸡啊。”

    “你不喜欢吃?”

    “开玩笑,作为一个肉食动物,鸡可是我的最爱之一,天天吃都吃不够。”

    徐洁边盛饭边说:

    “喜欢就多吃点。你昨晚开铺子,上午又加班,等下吃完饭,好好睡一觉吧。”

    我接过饭碗,看着她说:“我早上被吓着了,不敢一个人睡。”

    徐洁看了我一眼,低下头小声说:“那我下午就不去铺子了呗。”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