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六章 四平岗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听我说完,季雅云犹豫了一下,还是按照我说的给赵奇打了个电话。

    说明了情况,她把手机交给了我。

    “喂,赵队。”

    “徐祸,这件事你怎么看啊?”

    “验尸报告出来了吧?”

    “出来了,那些伤口都是空手挠出来的!衣服挠破了不说,肚皮都挠透,肠子都露出来了,那能是人干的吗?”

    我搓了搓额头,说:“其它先不管,先找桑岚吧,交通那边有线索了吗?”

    赵奇在电话里犹豫了一下,说:????“桑岚从家里出来打了辆出租,直接从东边出了城区。我们的人已经找到了那辆出租车,但是桑岚已经下车了,线索到这儿就断了。对了,有一点很可疑,那司机忘了收车钱了。”

    “这……这可疑什么啊?”

    “问题是他忘了桑岚什么时候、在哪儿下的车了!”

    “忘了?”我舔了舔嘴皮子,“他记不记得他是从哪儿掉头的?”

    “四平岗。”

    挂了电话,我说我回局里,让季雅云留在宾馆休息。

    她却不肯,说什么都要跟着我。

    我只能是叹了口气。

    她就是胆儿小,可不笨呢。

    两人上了车,我稍一犹豫,打着火朝着四平岗开去。

    我倒不是盲目的想碰运气,而是想起段乘风说过,或许是因为子母火煞的事,桑岚的命和我绑在了一起。

    事实证明,她前后几次出状况的同时,我都感觉到心口发闷。

    或许这次,是一个验证段乘风批算的机会……

    到了四平岗,我把车停在路边,拿出地图仔细看了看,越发觉得不对劲。

    四平岗是我们这个市和临省交界的一个镇,也是相对最偏荒的一个镇,除了两路通市区的公交,几乎没别的交通设施。

    桑岚怎么会到这儿来?

    我问季雅云,桑岚在四平岗有什么亲戚朋友或者同学之类的没。

    季雅云说她们在这儿本来就没什么亲戚,至于桑岚有没有同学在这儿,她就不知道了。

    我往周围看了看,再看看时间,说找个地方先吃点饭。

    季雅云虽然没心思吃饭,可也没主心骨,只能同意。

    我把车停在一条街口,下了车,两人沿着街边找饭馆儿。

    忽然,一旁穿来一声轻佻的口哨声。

    “哎,美女,上哪儿?我送你啊?”

    转头一看,就见路边一个三十多岁的黑胖子正站在一辆破摩托旁边淫笑着朝季雅云挤眼。

    季雅云本来就没好心气,冷冷看了他一眼就要往前走。

    我停下脚步,打量着胖子和他的摩托车。

    “你他妈看什么啊?”胖子不干不净的骂道。

    我看着他车把上挂着的头盔问:“开摩的的?”

    胖子嘴一歪:“你想坐?我只拉美女。”

    我点了点头,“今天拉过美女吗?”

    “管你他妈什么事儿啊?你谁啊?”

    “嘴里放干净点!”我猛地抬高声音,指了指季雅云,厉声说:“市局的警官你也敢调戏,是不是想进去待几天?”

    胖子一哆嗦,随即脸上堆起了讪笑,“原来是警官……没,没,我就是开个玩笑。”

    我冷着脸上前一步,摸出烟盒叼了一根,看了他一眼,抽出一根递给他。

    胖子忙说:“这话怎么说的,抽我的,抽我的。”

    “拿着。”

    我皱着眉头点着烟,深吸了一口,吐着烟说:

    “我是市刑警队的赵奇,跟你打听个事儿。上午拉过一女的吗?她的身高大概在一米七二左右,长头发,脸,大眼睛,在你眼里那应该是个美女。”

    胖子眼睛往我身上斜了斜,似乎有点怀疑我的身份:“你说的那女的是干嘛的啊?”

    我冷笑着说:“她是市艺术学院的在校生,因为感情纠葛,捅死了她男朋友,是在逃犯。”

    胖子脸上的肉明显一抽搐,说话也有点结巴起来,“怪……怪不得我觉得她怪怪的呢。警……警官,她真是杀人犯啊?”

    “你拉过他?”

    胖子急忙点了点头,表情显得更纠结,“那女的是有点邪性,她……她说话声音特别低,就跟个……跟个老太太似的。”

    我皱了皱眉,“别拐弯抹角的,你把她拉哪儿去了?”

    胖子没来由的渗了一脑门子的汗,说话都带着哭音了,“警官,她给我下药了,我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下的车,她连车钱也没给我。”

    我点点头,“那就铁定是她了,她男朋友是开诊所的,她就是先给她男朋友下了药,然后才捅死他的。你是在什么地方发现她下车的?”

    胖子的脸色更加难看,“她肯定给我下药了,我就跟做梦似的,想不起来她啥时候下车的了,我醒过来的时候,车还开着呢,都快回到四平岗监狱了。那时候我跟她说话,才发现她不见了……我都不知车是怎么开的了……”

    “回四平岗监狱?你本来是往哪儿开的?”

    “本来是过了四平岗监狱往东开的……警官,那是什么药啊?会不会有啥后遗症啊?”

    “赶紧去医院!”我大声说了一句,拉着季雅云就往回走。

    上了车,季雅云问我:“你怎么知道他拉过岚岚的?”

    “这儿除了摩的哪还有别的交通工具了?那胖孙子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你看他先前横的那样,要真有美女坐车,旁人谁敢跟他抢生意啊?”

    我边说边发着车,朝着四平岗监狱开去。

    过了监狱,往东只有一条小路,路两边是防风林。

    越往前开,我心里越狐疑。

    桑岚跑这漫山野地里干什么?

    那个出租司机忘了她什么时候下车,黑胖子也是这样,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正想着,忽然感觉浑身一阵麻木。

    我本能的一脚踩死了刹车,捂着发闷的心口,冷汗涔涔往下流。

    “你怎么了?”季雅云急着问。

    “没事。”我深吸了口气,开门走下车,四下张望。

    这种心口发闷的感觉我太熟悉了,就和第二次到小桃园村的时候遇到桑岚时感觉同样的强烈。

    桑岚一定就在附近。

    透过防风林,就见一边是一眼看不到边的野地,一边是高矮不平的野草岗子。

    我犹豫了一下,从车里拿过包扛在肩上,对季雅云说:“你在车上等着。”

    季雅云张了张嘴,还是点了点头,“你自己小心点。”

    穿过防风林,我直接爬上最高的一个草岗子,四下一看,就见不远处有一片野树林。

    不知道怎么,我忽然有种极其不安的感觉,总觉得要出什么事似的。

    我不敢耽搁,急着跑向树林,钻进树林,也不管方向,只是跟着越来越强烈的感觉往前跑。

    就在快要跑出林子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一座残破的房舍。

    跑到跟前,透过坍塌的院墙,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背对着我站在一口井的井沿上。

    “桑岚!”我大喊一声,冲进院子,不管不顾的一把将她抱了下来。

    桑岚被抱到地上,就站在那里,背对着我低着头一动不动。

    “你干什么呢?”我小声问。

    她缓缓的抬起头,慢慢的把身子转了过来。

    “我艹!”

    看到她的样子,我浑身一哆嗦,炸出一身的白毛汗。

    她的脸乍一看还是原来的样子,可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本来白皙的脸颊,左右两边竟然分别起了几条横生的褶皱,看上去就像是长了几撇胡子。

    这褶皱把她本来尖削的下巴映衬的更为尖锐,使她的脸看上去就像是一张老鼠的脸!

    她这是被什么东西给上身了!

    我急着想去包里摸黄符,不经意间和她眼睛一对,不由得一愣。

    她的样子虽然怪异,但一对眸子却是异常的闪亮,散发着盈盈的光辉,就好像两汪碧绿的池水一样吸引人观望。

    看着这双美的不像话的眸子,我竟然不由自主的呆住了。

    “啊……”

    一声惨叫传来,我猛一激灵清醒过来。

    看清眼前的情形,不禁连连倒吸冷气。

    桑岚竟然不见了!

    想到出租车司机和黑胖子的说辞,我心不住的往下沉。

    难不成我也中招了?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这么厉害……

    “桑岚!”

    “桑岚!”

    我一边大声喊着桑岚的名字,一边从包里掏出一把竹刀。

    看着坍塌了一半的房子,我就想进去找。

    “救命!救命啊!有没有人!救救我……”

    一阵呼救声忽然从房子后边传了过来。

    听出是桑岚的声音,我急着翻出院墙跑到了屋后,就见地上有一个洞口。

    “救命!有人没?”

    桑岚的呼救声竟然就是从洞口传来的。

    我跑过去,往洞里一看,果然就见桑岚坐在洞底,仰着头叫救命。

    “你怎么跑下边去了?”

    “我脚摔伤了,你快下来把我弄上去。”桑岚抱着脚说道。

    这地洞应该是以前的地窖,梯子早不知道哪儿去了,好在不是很深,以我的身高不难爬上来。

    见她样貌如初,一脸的痛苦,我也顾不上想她为什么会掉下去了,就想先跳下去看看她的伤势,然后再爬出来去找梯子绳索之类的。

    我刚想往下跳,不经意间,就看见桑岚的身边似乎闪了一闪,就好像是水里的波光一样。

    不对,地窖里明明是干的,没有水,哪儿来的波光?

    想到出租司机和胖子的经历,我心底生寒,这他妈是让鬼东西给迷了眼啊!

    我咬了咬牙,刚想咬舌尖。

    猛然间,就感觉有人从身后抱住了我的腿,狠狠的把我朝地窖里掀去!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