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三十一章 鬼搬尸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听马丽说完,我平静的说:“带我去看看。”

    马丽和郭森对视一眼,表情都十分的纠结。

    郭森嘬了嘬牙,说:“跟我来。”

    说完,却转身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我满心疑惑的跟着来到一间办公室,几个警察正在一台电脑前议论着什么,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郭森让他们让开,对我说:“你先看下监控视频吧。”

    我点点头。

    屏幕上是九宫格的缩放视频,分别是九个场所。????我逐一辨认了一下,都是些对外有接触的地方。

    火葬场是个很特殊的单位,一些敏感区域是不能设置监控的。

    我问郭森,具体事发地点是哪儿。

    郭森移动鼠标,点开了其中一幅画面。

    视频回放,那是一条工作走廊。

    虽然是白天,但因为内部通道不见天光,终年都亮着惨白的日光灯,光看画面就感觉很阴森。

    三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员从走廊上经过,边走边说着什么。

    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松弛,但谈不上有说有笑。

    我看了一眼屏幕上角的时间,11点15。

    下意识的往窗外看了一眼,不禁大感疑惑。

    一般情况下火葬场都是上午对尸体进行火化。工作人员神情松弛,应该是因为刚结束了今天的工作。

    屏幕显示的时间是中午,今天虽然是阴天,但中午时分是一天当中阳气最重的时候,尸体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状况呢?

    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又有两个工作人员从走廊经过。

    就在两人快要走出画面的时候,忽然,在他们的后方又出现了一个身影。

    这人同样穿着蓝色的衣服,走路的样子十分的怪异,脑袋和肩膀一动不动,两手垂在身体两侧,步伐僵硬,却又给人一种飘忽的感觉。

    “我去!”一旁的沈晴低呼了一声。

    看清那人的样子,我也悚然倒抽了一口冷气。

    那居然是个穿着蓝色寿衣的老头!

    同时我也发现,他走起路来为什么会有那种飘忽的感觉了。

    他脚步虽然僵硬,但是两只脚却是踮着脚尖在走!

    其中一个即将走出画面的工作人员不经意的一回头,猛地一下跳了起来,随着这一跳,他惊恐到扭曲的脸正出现在摄像头下方,一瞬间,大半个画面都被这张脸占据。

    下一秒,两个工作人员飞也似的跑出了画面。

    不多久,一个工作人员竟提着个口袋跑了回来,从口袋里抓出一把白色的东西朝着老头撒了过去。

    当他又从口袋里抓了一把,想要再次撒过去的时候,身体明显抖动了一下。

    他像是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一幕,一只手僵在肩上,整个人竟然瘫倒在了地上。

    下一刻,屏幕上出现了让人惊魂欲绝的一幕。

    随着蓝寿衣老头缓慢的前行,他的身后,竟然又接连出现了几个同样步伐诡异的男女!

    这些人有的穿着寿衣,有的穿着寻常的衣服。

    虽然监控的清晰度有限,但是能轻易看出他们一个个脸色煞白,表情麻木。

    这些后来的根本全是死尸!

    拿口袋的工作人员应该是被吓破了胆,瘫在地上好一会儿,直到寿衣老头快到他跟前的时候,才翻了个身,手脚并用的向相反的方向爬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穿寿衣的老头竟然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头一低,竟不再动弹了。

    跟在他身后的那些尸体也都一样,先后跪了下来,低着头,再没有了动静。

    “就是这样……”郭森深吸了口气,“停尸间里所有的尸体都……都出来了,现在整个工作区域都被封锁了。”

    我看了看表,拖动鼠标把视频调回正常监控。

    那些尸体还低着头跪在走廊上。

    “徐荣华也是这样?”我问。

    郭森摇了摇头,神色复杂道:

    “我和赵奇壮着胆子进去了一趟,我们特意留意了他,结果发现……他和那两个一起在宾馆被发现的男女都不见了。”

    “不见了?”

    “工作人员在结束工作后,就把焚尸间的后门锁上了,这条走廊是唯一的出口。工作人员撤出来后,第一时间锁了大门……可三具尸体不见了。”

    我抿了抿嘴唇说:“我进去看看。”

    钻过警戒线,进了操作楼的大门,就见队里七八个刑警持枪荷弹的聚集在走廊尽头另一扇铁门外。

    我低声对郭森说:“所有人都撤出去,我一个人进去。”

    “你一个人怎么行?你忘了上次的教训了?”沈晴急道。

    我回头看她:“要不你跟我一起进去?”

    “我……”沈晴俏脸煞白的打了个寒噤。

    这倒不是说她胆怯,但人对尸体有种本能的畏惧。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上解剖课,刚一看到尸体就有个女生晕了过去。

    第一堂课过后,就有六个人转科了。

    沈晴也才刚从警校毕业没多久,光是看监控里的那副恐怖场景,已经被吓坏了。

    郭森让其他警察撤出,回过头说:“我跟你一起进去。”

    “一起吧。”赵奇也说。

    我犹豫了一下,低声说:“这件事不寻常,你们罡气重,进去可能会坏事。”

    赵奇急了:“那你也不能一个人进去啊,沈晴可跟我说了,上回在看守所你就差点从楼上摔下来。”

    想起刚才监控里看到的画面,我也是瘆的慌,想了想,只好对穿着便衣的赵奇说:

    “把证件和所有警用器械留在外面,跟我一起进去。”

    见赵奇交出了配枪证件,我拿出桃木钉和一道符箓给他。

    让他把符带在身上,必要的时候用桃木钉做武器。

    郭森打开铁门,低声说:

    “说是死者为大,但活着的人更重要,不管有没有结果,你俩都速去速回,大不了申请特殊应急处理。”

    我和赵奇进了铁门,拐个弯,沿着走廊一路往前走。

    走出一段,赵奇回头看了一眼,转过头低声问我:“你觉得这是什么状况?”

    我说:“那些尸体都是掂着脚走路的,从来都只听说鬼垫人脚,没听过鬼会垫死尸的脚到处跑。如果一定要有个说法,就当是鬼搬尸吧。”

    “你在监控里看到鬼了?”

    “那哪能看得见?”我想了想,拿出装牛眼泪的小瓶子给他,让他滴在眼睛里。

    两人沿着走廊走到底,拐过弯,看到眼前的情形,我浑身猛一激灵,鸡皮疙瘩全都炸了起来。

    我往前走了两步,抬头看了看上方的监控,低头看着前方,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这就是监控里的那条走廊,可是现实中比监控里看到的还要恐怖。

    那个穿蓝色寿衣的老头还低着头跪在那里。

    在他身后竟是乌压压的跪了几十具尸体,以至于原本还算宽敞的走廊都变得寸步难进。

    见寿衣老头身边的地上散落着白色的米粒,我不禁更加狐疑。

    “难道真是鬼搬尸?”

    “这些米是干什么的?”赵奇问。

    “这些是糯米,对付诈尸是有一定效果的。”

    “这些尸体停下来,是因为糯米?”

    我摇头,“如果是诈尸,沾上糯米,米粒就会变色。现在糯米没有变色,那就不是诈尸。”

    我走到寿衣老头跟前,朝他身上打量了一下,忽然发现,他的脖子里竟然有一圈浅红色的细痕。

    “怎么会这样?”赵奇也看到了这条痕迹。

    我蹲下身,仔细看了看老头的喉咙部位。

    “没有瘀伤创口,皮肉也没有萎缩的痕迹,这条线一样的细痕应该没有对死者造成物理伤害,或者说……没有对尸体造成损伤。”

    我站起身,深吸了口气,走到另一具跪着的女尸前,弯下腰,想去检查她的脖子。

    忽然,我就觉得胸前一麻,像是被一股电流电击了一下。

    我本能的一哆嗦,刚想低头朝胸口看,猛然间,眼前的女尸,低着的头竟然猛地抬了起来,两眼圆睁,面孔扭曲,张大嘴仰天发出“啊……”的一声惨叫!

    “我艹!”我吓得浑身一颤,急着倒退,冷不防踩在糯米上,脚下一滑,一个趄趔摔向后方。

    “我艹!”赵奇几乎是和我同时低呼了一声,从后边抱住我,急着往后拖了好几米。

    我刚站稳身子,那具女尸竟已低下了头,恢复了原先的样子。

    只是惨叫的回音还隐隐在耳边环绕不断。

    “这他妈什么情况?”赵奇抹了一把冷汗。

    我下意识的抬手在胸口摸了一把,隔着衣服摸到那串珠子,心里怦然一动。

    刚才电击中带着寒意的感觉……难道是阴瞳传来的?

    快步走到女尸跟前,见她身下糯米颜色洁白,撩开她的头发一看,果然也有一条细线一样的红色痕迹。

    再看旁边的一具男尸,脖子里却没有这样的细痕。

    “走,往前走!”

    “尸体会惨叫怎么解释?”赵奇问。

    “又不让你打报告,解释个屁啊。”

    事实是我特么哪知道怎么解释。

    除了当天送来火化的尸体,其余尸体都是冷冻在停尸间的。

    这些尸体在这里跪了那么久,头发衣服早就化冻湿透了。

    刚才女尸猛一仰头,甩了我一脸的水滴,想想都恶心的要命。

    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但预感阴瞳会指引我找到答案……

    天工匠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