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四章 饿死鬼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跟着老驼背一路来到林场边的两间木屋,进了其中一间,看到屋里的情形,我就愣住了。

    当门的地上横着一块门板,门板上躺着一个人,却不是老军。仔细一辨认,竟然是丁明昊!

    几天不见,他已经更加瘦的没了人模样,完全就像是一层皮裹着一副骨头架子。

    他赤着上身躺在门板上,两眼紧闭,胸口却还有着不怎么明显的起伏。

    让我感觉诧异的是,他原先鼓起的肚子竟然已经没了,只剩下一片皱皮堆在那里。

    皱皮上竟然有个两寸多长的口子,像是刀割开似的,随着漆黑的污血涌出,整间屋子里都弥漫着刺鼻的恶臭。

    屋里还有一男一女,男的大概五十多岁,女的也就二十出头,我都不认识。

    我顾不上问丁明昊为什么在这儿,左右不见老军,急着问老驼背:“我老军叔在哪儿呢?”????“徐祸……来啦?!”

    我被这忽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是老军!

    可为什么只有声音?

    他人呢?

    我心直往下沉,颤声喊道:“军叔,你在哪儿呢?”

    我大脑一片混乱,甚至忘了自己已经开了鬼眼,生怕老军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是已经出了意外……

    “我在下边呢……”老军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一次我听的分明,声音竟然是从门板下面传出来的!

    我急忙蹲下身,往门板下一看,整个人都懵了。

    门板的四个角垫了四块砖头,和地面之间有一砖的缝隙。

    透过缝隙,就见老军躺在门板底下……他竟然整个人都埋在土里,只有一张脸露在外面!

    “你们这是干嘛呢?”我急着要把门板搬开。

    老军却急道:“快别动!我正送饿死鬼呢,熬过今天中午,就没事了!”

    “饿死鬼?”我愣了一下,再看看门板上的丁明昊,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上次丁明昊找到局里,我就看出他是被饿死鬼附身了。饿死鬼是百鬼中极为难缠的一种,甚至在六道中还有专门的饿鬼道。

    我对丁明昊印象很不好,所以只帮他画了三道镇魂符箓压制鬼气,让他尽快去找高人救治。

    没想到他找的人竟然是老军!

    老军是早年间部队里的军医,每回喝多都会跟我讲他从军时候的事。

    我最耳熟能详的一件事就是,他在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时候,在越南的深山老林里曾经给一个鬼看过病。

    老军不是爱吹牛的人,他说的我都相信,可他那就是些野的不能再野的野路子,怎么能用来对付饿死鬼。

    丁明昊又怎么会找上他的……他又怎么跑林场来了?

    老驼背蹲下身,对门板下的老军说:“老兄弟,还撑得住吗?”

    “还行。”老军嘴上说还行,可就这两个字都说的打颤。

    老驼背独目瞄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这都三天了,每天就只喝点米汤,身子骨再好也禁不住这么折腾啊。”

    “三天?”我深吸了口气。

    眼下已经是深秋,又连着下了几场雨,白天穿少了都觉得冷,晚上就更不用说了。

    老军竟然把自己埋在土里三天……

    “你这是胡闹!”我头一次对老军发火。

    回头看了一眼那一男一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两人多半是丁明昊的家人了。

    妈的,你们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

    老头那么大年纪了,竟然眼睁睁看着他把自己埋在地下三天!

    我从包里拿出八卦镜,在上面画了道符箓,反转镜面照向丁明昊。

    只看了一眼,我心里就是一咯噔。

    那饿死鬼已经不在他身上了,可为什么他头顶的煞气还是那么重?

    而且从八卦镜里看去,除了乌云盖顶,似乎还有一道红色的光晕附着在里面。

    我也顾不上多想了,拿起毛笔蘸了朱砂,在丁明昊前额和干巴的胸前各画了一道符箓,伸手就去搬门板。

    “你想干什么?别动!”那个中年男人忽然一把拉住我。

    “什么他妈的别动?你们知道老军叔多大年纪了吗?他再这样下去会死的!就你们的命是命啊?”

    男人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却仍是紧紧的拉着我,讪讪的说:

    “都已经三天了,再有两个钟头这事儿就了结了。你现在这样做,那不就前功尽弃了嘛。”

    “放屁!一分钟也不能等!”我恼火的甩开他,却被另一双手揪住。

    年轻女人拉着我的袖子厉声说:“你说话客气点,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啊?”

    “我去你妈的道理!”

    我猛地甩脱她的手,不管不顾的把床板连同上面的丁明昊掀翻在了地上。

    两人惊呼一声,赶忙抢过去扶他。

    看清老军的样子,我眼泪差点没掉下来。

    他脸色苍白,一点血色也没有,嘴唇都裂出口子了。

    我急着把他从土里拉出来,才发现他怀里抱着个灵牌,上面写的却是‘无名可怜人’几个字。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牌位,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胡闹啊!”老军跺着脚说:“再撑一会儿,这孩子就没事了,你这一弄,我这三天都白熬了!”

    我把他扶进椅子,顺手拿过灵牌,仔细看了看。

    老军还想说什么,我狠狠把灵牌摔在地上,“你别犟了!你看看你都什么样了?你就知道瞎弄,这牌位上根本什么都没有!你本来就是瞎折腾!”

    老军一下愣了,“什么都没有?”

    我摇了摇头,见他的衣服都被土里的潮气浸透了,急忙帮他扒下来。

    老驼背提着一个炭炉,把一身衣服递过来:“赶紧给他换上!快烤烤火,暖和暖和!”

    “爸,哥醒了!”

    顺着女人的声音看去,果然就见丁明昊睁开了眼睛。

    “徐祸,我没事了?”他也看到了我,眼睛里竟比上次见到他时多了几分神采。

    我冷冷的说:“我帮你画符保命,是要你去找高人救治。你祸害一个老头干什么?”

    老军说:“不关他的事,是我自己要帮他的。”

    “你干嘛要这么做?你是不是缺钱?缺钱跟我说啊!”

    “不是缺钱!”老军摇头,指着丁明昊说:“他是我妻舅家的孩子。”

    我一愣。

    妻舅家的孩子?

    “老军叔,你……你结过婚?”我是头一回听说他还有亲人。

    老军摆了摆手,“都过去的事了,不提了,不提了。”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灵牌,疑惑的看向我:“那鬼东西真不在灵牌上?”

    “不在,你就是瞎弄!”我没好气的说着,把老驼背端来的一碗米粥递给他。

    “姐夫,明昊是不是没事了?”中年男人问。

    见老军看向我,我又狠狠瞪了他一眼,走到丁明昊身前,用八卦镜往他身上照了照。

    “你到底是怎么惹上饿死鬼的?”我收起八卦镜,点了根烟。

    “我不知道啊。”丁明昊一脸的茫然。

    我说:“你最好再仔细想想,现在那只饿死鬼虽然暂时脱离了你的身子,但他一定还会再来找你。如果不能劝服他吃倒头饭,他就一定会要你的命。”

    丁明昊使劲摇头:“我真想不起来惹过什么饿死鬼。”

    说着,看着正在喝米粥的老军咽了口口水。

    老驼背见状,忙给他也端了碗粥。

    见他像饿了八百年的饿死鬼似的喝下米粥,我心里直画魂儿。

    老军倒也不是完全乱来,他把自己埋在土里,让丁明昊在门板上躺了三天,是想用自己的阳气勾出地下的灵气,从而消除饿死鬼的怨念。

    这是萨满教的一种超度亡灵的方法。

    按说这种以消耗渡魂者本身阳气的法子,应该是最可靠,最行之有效的,为什么丁明昊还会有被鬼缠身的迹象?

    饿死鬼没有附到灵牌上,又去了哪里?

    丁明昊连着喝了两大碗米粥,脸上有了一丝血色,给我介绍,那中年男人是他的父亲,年轻女人是他妹妹。

    虽然因为刚才的事,双方都不怎么痛快,可他父亲也还是看出我似乎比老军靠得住,谦和的问我怎么才能消除他儿子的祸患。

    我想都没想就说:方法有两种,一是丁明昊能想起自己是在什么地方惹上饿死鬼的,寻根究底找到它,把它超度或者诛除。

    如果丁明昊想不起来,那就只能等饿死鬼再找上他了。

    “我怎么会去惹那种东西?徐祸,你就看在我和桑岚是同学的份上,帮帮我吧,我不想死。”丁明昊哀求道。

    我看了一眼老军,叹了口气。

    既然是老军的亲戚,那也无所谓规矩不规矩了。

    我问老军,他怎么会在林场。

    老军有些讪然的干笑了两声,说医院嫌他年纪大,不让他干了,他就托人找关系,找了份看林场的活。

    看着木屋里简陋的陈设,我鼻子一阵发酸,拉着他的手说:

    “老军叔,别干了,你住我那儿去,再不就住我乡下的房子,就当帮我看房子了,我养你。”

    “傻小子,你老军叔还没老到让人养的份上。再说了,在这里多好,多清闲,平常还能和老独喝喝小酒,下下棋,不比哪儿都舒服?”

    老独就是老驼背,是另一个看林场的老人。

    老军性子倔,他这么说,我再说什么都没用。

    我让他好好歇着,丁明昊的事我会处理。

    老军问会不会耽误我正式的工作。

    我苦笑,说不会。

    我起身,想把丁明昊带回后街的铺子。

    他忽然问他妹妹:“是你打电话给章萍,让她来的?”

    他妹妹一愣,摇头说:“没有啊,我也正纳闷她怎么找来了,而且还说那么奇怪的话。”

    “什么?你们跟那个女人说话了?”老驼背忽然瞪圆了独眼。

    丁明昊的妹妹蹙了蹙眉,嫌恶的看了他一眼,“她是我哥的女朋友,不是什么妖魔鬼怪。”

    老驼背用拐棍狠狠敲着地面,顿足道:“我跟你们说了,别和她说话,那不是人,是妖怪!”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