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二章 十五号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丁明昊忽然把衣服往上一撩,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杨蕾甚至“啊”的叫出了声音。

    丁明昊不光脸瘦的脱了相,身子也是皮包骨头,衣服下面就像是一层皮包着两扇肋骨,随着呼吸,都能看见肋扇一翕一合的。

    让人惊恐的是,他两扇肋骨下面的小肚子像球一样的凸了出来。

    凸出的肚皮上,竟然有着一张人脸!

    那人脸虽然不怎么清晰,但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人脸不是出现在他的皮肤的表面,而像是……他凸出的肚皮下根本就包裹着一颗鼓鼓囊囊的人头!

    那张脸就是从他紧绷的肚皮下透出来的!

    “它……它会动……它想吃了我……”丁明昊抱着肚子,哭的眼泪鼻涕糊了满脸。????过了好半天,杨蕾才憋出一句:“你有没有去医院检查过?”

    丁明昊哭道:“去了,什么都没有,可是我能感觉到它,它想害死我……”

    “这……你能处理吗?”郭森看向我,显然也觉出情况超出了他的认知。

    我深吸了口气,说:“我试试看吧。”

    回实验室拿了包,再回到前面,我让丁明昊把上衣脱掉,用毛笔蘸了朱砂,在他胸前、小腹、后背各画了一道符箓。

    “大师,我现在怎么样了?”丁明昊颤声问道。

    我收起朱砂毛笔,沉声说:“我不是什么大师,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三天内你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尽快去找别人帮你吧。”

    “大师……徐……徐祸……我……我……”

    我打断他,坚决的说:“不好意思,我能力有限,帮不了你。”

    说完,我不再理他,径直回了值班室。

    “刚才那是什么情况?”郭森跟进来问。

    不等我开口他就说道:“这个问题是我私人问的。”

    我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却只能说:

    “鬼不会无缘无故纠缠上一个人。人冷静下来,潜意识里也不会完全没有印象。丁明昊不笨,让他自己去搞定吧。”

    郭森眼珠转了转,说:“赵奇的事我听沈晴说了,他的事…你…”

    郭森把两手撑在我面前的桌上,咽了口唾沫,压低了声音说:

    “我知道你的规矩,赵奇他虽然是男的,他给不了你什么好处…可他是咱自己兄弟……”

    “你边儿去吧你!”我忍俊不禁的一挥手。

    郭森也绷不住黑脸了,退后一步斜指着我说:“你能帮得帮啊,我不签字你毕不了业!”

    次日天亮。

    “徐祸!”

    “丽姐,来这么早?”我从椅子里坐起来,甩了甩惺忪的脑袋。

    马丽说:“今天起你开始放假,什么时候上班,我通知你。”

    “丽姐……怎么了?”我恍然问。

    马丽走到我面前,伸手按了按我的肩膀,沉声说:“先回去,我会打电话给你。”

    我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离开实验室的时候,正见到几人把几个裹尸袋拉进来。

    我想问一个熟人……

    “嘘……回去!”马丽站在门口冲我使眼色。

    我无缘无故‘被放假’,但这不意外。

    实习生和编制内是两码事,如果遇到‘敏感性’的重大案件,实习生随时会被中止实习,避免参与一些内情。

    这事儿给我提了个醒——我的生活,并未稳定。

    ……

    又是一个雨天的傍晚。

    徐洁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嘴里,小心的问:“今天又没接到电话?”

    我摇摇头,“估计是大案子,还没搞定。”

    “什么案子,非得让你放假啊?”徐洁问。

    我说:“这个和警方的保密条例有关,我现在就是个实习生,有些案子的确不能参与。”

    徐洁沉吟了一下,说:“今天十五,你要看铺子啊?”

    “嗯。”我点点头。

    “我陪你一起啊。”

    我一愣,随即摇了摇头,“不好的,夜里看铺子,很邪的。”

    徐洁眼波流转,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晚上十点半,开车来到后街。

    卸下门板,坐在柜台后发愣。

    “嗡……”

    我拿起手机。

    筱雨:‘今天十五了,你又看铺子啊?’

    ‘嗯,你要不要过来陪我?’

    对方沉默半晌,才发来一条讯息:‘我好像没告诉过你,我是鬼,你还让不让我陪?’

    我一挑眉毛,不客气的说:‘小二逼,我是专门抓鬼的阴倌,不怕我抓你啊?’

    “咚咚咚”!

    听到敲门声,我恍然抬起头,看向只卸下一块门板的门口。

    没有人。

    我冷声说:“每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时辰未到,别来烦我!”

    “卧槽,这么横啊?”

    随着一声古怪的感叹,一颗笑嘻嘻的脑袋从门板后探了进来。

    肉松率先冲了上去,一下就扑在那人身上,摇着尾巴撒欢儿。

    “你怎么来了?”我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潘颖从门外闪进来,斜着眼冲我一噘嘴:“刚吃完宵夜,顺路来看看,不行啊?”

    说着,从外面拽进一人,居然是桑岚。

    桑岚尴尬的冲我点了点头,“是潘潘……她非要过来的。”

    我皱眉看向潘颖:“有些事不能胡闹的,我要营业了,你们赶紧回去吧。”

    “小狄姐说你每逢初一十五的晚上都会开门营业,这是为什么啊?”潘颖对我的话置若不闻。

    “不要问了,赶紧回去……”

    “汪汪汪汪!”

    肉松忽然狂吠起来。

    我看看时间,摒了摒气,拧着眉头看着两人:“到后院去,3点以前不要出来!”

    潘颖还想说什么,不等开口,就被桑岚拉着跑进了后院。

    “砰!”

    后门刚一关上,前面就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听闻徐先生在堂,特来拜见……”

    “等一下。”

    我不慌不忙的说了一句,看看时间,拿起桌上的火柴点着了牛油蜡。

    “进来。”

    ……

    凌晨两点五十,我看了看面前的横死鬼,边拉开抽屉边说:“上吊自杀?年纪轻轻的为什么要想不开。你这么不珍惜自己的命,我都不应该帮你。”

    打开抽屉,我愣了愣。

    只剩最后一道三角符了……

    我拿起毛笔蘸了朱砂,抬眼问来人:

    “姓名?生辰?”

    “我叫郑磊,我的生辰是……”

    闻言我身子猛一颤,“你是李塘镇的郑磊?”

    “嗯。”

    “滚出去!滚回去!”我几乎想也没想就大声道。

    “我知道是你帮了我,可是我只想跟华珍在一起。”郑磊低声说。

    “孟华珍想你活着!”

    “可我没有她不能活。”

    郑磊。

    26岁。

    洗清罪名后的第某天,他自杀了。

    最后一道符送走了郑磊,我靠在藤椅里,只觉得心情无比沉重。

    当一份感情失去了依靠,真的只有死路一条吗?

    如果是这样,我当初做的那些,又有什么意义……

    “徐祸祸,我们可以出来了吧?”后门打开一条缝,潘颖贼兮兮的小声问道。

    “出来吧。”

    “原来你晚上开铺子是要帮鬼超度的!真是太牛叉了!”潘颖兴奋的两眼放光。

    见桑岚神情古怪,我忍不住问:“你们都看到了?”

    桑岚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潘颖拿出一个小瓶子,得意的说:

    “这是我托人找来的牛眼泪,滴在眼睛里就什么鬼都看得到了。咦……那个跳楼死的女人实在太恶心了,也不知道把肠子塞回去。”

    “很好玩吗?”我冷眼看着她。

    潘颖一窒,“不……不好玩……”

    “徐大师!”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嘶……”我不禁深吸了口气,时间还没到呢!

    我刚想让桑岚和潘颖回避,门外那人已经飘忽走了进来。刚进门,竟踉跄着往地上跌去。

    潘颖本能的伸手去扶,和桑岚看清来人的样貌,同时惊呼:“章萍!”

    我也吃了一惊,来的居然就是那天在福源酒楼见过的章萍。

    她没有影子,她是鬼!

    “咕咕咕……”

    远方不知何处忽然传来一声公鸡打鸣的声音。

    章萍恍惚了一下,猛然消失了!

    “我刚才是不是在做梦?章萍来了?”潘颖失神的问,双手还保持着刚才扶着章萍的姿势。

    桑岚也是一脸的惊愕。

    我看了看时间,“噗”的吹灭牛油蜡,“打电话给她。”

    桑岚忙拿出手机拨号,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桑岚抬眼看向我,眼睛里满是惊恐:“章萍出事了!”

    她忽然把手机递给了我。

    我疑惑的贴到耳朵上,“喂。”

    “徐祸?你跟桑岚在一起?”听筒里传出的居然是赵奇的声音。

    很快,电话那头又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徐祸。”

    “丽姐。”

    “上班,到xx小区来。”马丽的声音有些疲惫。

    来到电话里说的小区,我让桑岚她们留在车上,直接上到顶楼。

    雨还在下,天台的边缘,一个女人趴在那里,一根避雷针直透咽喉,从颈后伸了出来。

    我抬眼看向马丽:“丽姐……”

    “少说废话,赶紧换衣服。”

    我点点头,换上工作服,戴上口罩手套。

    刚走过去,忽然就见那女尸的身上猛然蹿出一道黑气!

    “躲开!”我急忙拉了马丽一把。

    还没等看清黑气的去向,就听马丽蓦地倒吸了口气。

    垂眼一看,我浑身的汗毛都戗了起来。

    被避雷针插着的女尸,居然把脸转了过来!

    天工匠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