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一章 它在我身上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听到有人问,桑岚下意识的抬眼一看,脸色顿时一变,一把紧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疑惑的回过头,看到问话那人也是猛一激灵。

    那是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女孩儿,身高大概在一米六五左右,牛仔裤、白衬衫,外面是一件卡其色的小风衣,虽然穿着普通,却遮挡不住美好的身材和青春的朝气。

    她留着清新的齐耳短发,鹅蛋脸稍显圆润,有点婴儿肥,五官精巧却不惊艳,是标准的邻家女孩儿风格。

    可就是看着这样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儿,我心里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为了替李蕊超度,我和孙屠子、瞎子刘曾无意间从河里捞出一口铁棺材,过后棺材被警方发现,打开后,里面是一具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尸。

    后来太平间出了命案,女尸失踪,至今仍未找到……

    眼前的女孩儿,竟然和那女尸有七成的相像!????“你是徐祸?”女孩儿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

    “你是……”

    “我叫徐洁,我是来找我三舅的。”

    我一拍脑门,“你是老何叔的外甥女啊!快进来吧。”

    徐洁笑盈盈的走了进来,“三舅的事我都知道了,他在信里说,你会照顾我的,花的钱过后他会还给你。”

    我点点头,“明白,你刚来,先坐下歇会儿吧。”

    桑岚把我拉到一边,小声问我:“你觉不觉得她很眼熟?”

    我又看了徐洁一眼,回过头嘿嘿干笑。

    “你笑什么啊?”

    我笑着低声说:

    “咱这阵子都太敏感了,她是我房东的一个远房亲戚,来这儿是投奔她舅舅的。鬼是不可能大白天来寻亲的,如果是那具失踪的尸体……你听过尸体复活后还能长胖吗?”

    桑岚一愣,随即皱起鼻子扮了个鬼脸,我也自嘲的干笑了两声。

    这阵子怪事一桩连着一桩,我和她都不自觉的神经紧绷,看什么都觉得不对劲。

    事实是人有相似,徐洁凑巧和白色连衣裙长得有点像而已。我和桑岚都过于敏感了。

    话说回来,自从入室盗窃的事发生以后,那女尸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似的,想来是听了我的劝告,去了她应该去的地方吧。

    我转身问徐洁:“你的行李呢?”

    徐洁怔了怔,指了指旁边一个洗的发白的帆布包。

    “就这么点儿东西?”我诧异的说。

    徐洁抿了抿嘴:“三舅说你会帮我买的。”

    我点点头,心想也对,老何无儿无女,把她接来多半是想让她为自己养老送终继承家业。老财迷的钱不给她花给谁花?

    我看看时间,说时候不早了,得赶紧去帮她买些日用品。

    我从抽屉里找到303的钥匙,对窦大宝说,明后天我值夜班,白天得补觉,让肉松先在他这儿待两天。

    我忽然有个奇怪的发现,肉松对徐洁竟十分的亲热,难不成这狗东西也和我一样,喜欢清汤挂面型的?

    我和桑岚、潘颖打了声招呼,让徐洁赶紧走。

    两人并肩走在老街上,我似乎能感受到她呼出的气息,更加觉得之前的想法荒唐。

    开车来到一家大卖场,选了床上用品和一应日用品,又帮她买了几身衣服,甚至还去内`衣专柜选了几套内`衣。

    我看看时间,说:“再想想还有什么要买的,要是没有,我们就去楼下吃饭。”

    徐洁摇头:“我不喜欢在外面吃饭,买点菜,我回去做吧。”

    “自己做……那还得买锅碗瓢盆,你那边煤气灶还没弄呢。”

    “你家没有吗?”

    我一怔,随即打了个响指:“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嗯!”徐洁点点头,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

    打开303的房门,看了看,房间倒是不用怎么打扫。

    见没什么用帮忙的,我就说我先把菜拿到隔壁,等她收拾好了就过来。

    回到家,走进厨房,看到柜子里的锅碗瓢盆我嘴角不禁浮出一抹笑意。

    沈晴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人是真不错。

    刚开始看到厨房里多出个碗,还以为她是单纯的恶作剧,没想到她居然乐此不疲,隔三差五就弄个碗啊盘子的过来,最后竟然把一整套炊具给凑齐了。

    只能说这姐们儿也是个大仙儿。

    我把菜洗好弄好,徐洁过来,把我从厨房赶了出去,说这些活不是男人干的。

    她像是下惯了厨房,手脚竟十分的麻利,不多会儿四菜一汤就上了桌。

    “这才叫生活啊!”我搓着手感慨。

    徐洁笑盈盈的说:“尝尝看我的手艺怎么样。”

    平心而论,她的手艺真不错,虽然是普普通通的家常菜,对我而言却是许久没有享用过的美味。

    徐洁吃了一口菜,放下筷子喝了口饮料,说:

    “要不我那边的煤气灶就别弄了,反正我也是一个人,咱俩又住隔壁,干脆就在你家搭伙好了。”

    “行啊!”我自然乐得同意,从里屋拿出把大门钥匙给她,说楼上住着我的一个同事,我家的钥匙她也有一把,改天介绍她们认识。

    徐洁有些犹豫的说:“你能先借我点钱买菜吗?我身上没钱,等三舅回来我就还给你。”

    我当即二话没说,从钱包里拿了五百块钱给她。

    到了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只能说,一顿简单的家常饭,对我的触动实在太大了。这样简单的生活,却是我向往已久的。

    我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给筱雨发起了信息……

    第二天上午起来,来到客厅,见桌上有个字条,上面是一行娟秀的字迹:

    我见你还在睡,没有叫醒你,早饭做好了,在锅里。我去铺子里帮忙了。

    来到厨房,看到蒸屉上的两个包子和半锅菜粥,我的眼睛好像被沙子给迷了。

    我忽然想起了一首老歌:这个世界有些人一无所有,有些人却得到太多……

    晚上九点,又下起了雨,我走到实验室外,点了根烟,看着院中飘摇的雨丝。

    我不自觉的又想到了筱雨,掏出手机想给她发信息。

    刚拿出手机,值班的杨蕾忽然跑了过来,急着说:“徐祸,有人报案,你快到前面来看看!”

    我忙掐了烟,跟着来到前面的办公楼。

    这不奇怪,法医值夜班本来就是为了应对突发状况。有时候有喝醉酒的人被带来、报案人忽然身体不适,又或者打架斗殴伤情严重的,值班法医都会临时进行必要的救治措施。

    来到前面,郭森和大何也在,还没来得及跟他们打招呼,就听一个人虚弱的喊道:“徐祸……”

    那人喊了一声,急着站起身,踉踉跄跄想要走过来,没走出两步,身子一歪向旁边倒去。

    郭森急忙扶住他,大声说:“这样不行,先送他去医院!”

    “我不去医院!”那人挣扎着喊道:“徐祸,徐大师,你救救我!有鬼要害我!救命啊!”

    我盯着他仔细看了看,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是你?!你怎么会弄成这样?”

    这人居然是桑岚的同学,上次在福源酒楼挑衅我和窦大宝的丁明昊。

    那时他明明还是个精壮的小伙子,这才不到一个礼拜,竟然瘦的皮包骨头,脸颊凹陷都脱相了!

    “是鬼,有鬼要害我!”丁明昊浑身哆嗦着说。

    想到那天看到他额头的黑气,我心里一激灵,看了郭森等人一眼,说:“你不用担心,先喝点水冷静冷静。这里是警局,一般的鬼是进不来的。”

    丁明昊颤抖的更加厉害,像是稍一用力整个人就会折断一样,“它来了,它不在外面,它在我身上……”

    说着,颤颤巍巍的把上衣撩了起来。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