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阴倌法医 第二十章 活尸

时间:2018-07-07作者:天工匠人

    “她是你女朋友?”我不可置信的看向赵奇。

    赵奇一愣,“你认识她?”

    我把照片递给沈晴,沈晴看了,也是一脸的震惊,“这不就是我们在更衣间看到的那个女人?”

    赵奇猛然坐直了身子,呼吸急促道:“你说什么?什么更衣间?”

    “我们在老楼的楼顶,刚进去的时候,躲在衣架后面,那里还藏着一个女人,就……就是照片里的人!”

    赵奇眼睛变得通红,身子不住的发颤,“她为什么还会在那里……那个果然不是她……”

    我见他情绪激动的几乎要崩溃,连忙拿起酒杯塞在他手里。

    赵奇看也不看,一口把杯子里的酒喝干,过了好一会儿,才稍微缓和了些。????“她叫什么名字?”我问。

    “萧静。”赵奇失神的回答道。

    他忽然转过身,用双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徐祸,帮我,帮帮我,帮我把小静找回来。”

    “她已经死了。”

    “不,她还活着,只不过那个人不是她!”

    我手臂被他攥的生疼,用力掰开他的手,拍了拍他的胳膊,“你冷静一下,把话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奇抓起酒瓶又倒了杯酒,喝了一口,过了好一会儿才涩声说道:

    “我和小静是零一年经人介绍认识的,她是个好女孩儿,很温柔,很漂亮。我们在一起两年,已经在筹备结婚了。可有天晚上她继父喝醉了酒,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居然想强`暴小静!小静拼命反抗,失手把他给杀了。小静因为误杀,被判了一年九个月有期徒刑。”

    说到这里,他又连着喝了两大口酒,像脱力似的靠在沙发里呆了好一会儿,才接着说道:

    “当时小静就被关在东城监狱,我每个月都会去看她。因为职业缘故,我跟她比其他犯人和家属会面的机会要多。我们商量好,等她一出来我们就结婚。

    那时候……那时候她白天就在那栋老楼里做工。有一次她在做工的时间,被人发现晕倒在厕所里。那次她昏迷了整整三天,医生却查不出任何问题。所以我也没办法帮她办保外就医。”

    “她是病死的吗?”沈晴小心的问。

    赵奇摇头:“她没有死!是我接她出狱的!”

    我和沈晴对视了一眼,彼此的眼睛里都满是疑惑。

    赵奇说:“可是从那次她昏迷以后,再见面我就感觉,她好像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出狱以后,我把她接到我家,这种感觉更明显了。她的说话口气、生活习惯,甚至是口味都完全和以前不一样。像是彻底变了个人。

    最可怕的是,有一天我提前下班回家,居然看到她满嘴都是血。我问她怎么了,她哭着不肯说。我见她一个劲往窗户外边看,就过去看,结果我看到楼下有一只血糊糊的鸡!那鸡连毛都没拔,还在扑腾呢。她居然吃活鸡!”

    听了他的话,再想想更衣室里见到的那个女鬼,我心里一阵凛然。

    赵奇的感觉没错,他接出狱的,有可能根本不是萧静,如果那个女鬼才是萧静,那只能说明,她在老楼昏迷的那次,已经被夺舍了!

    我问:“她现在人在哪儿?”

    赵奇痛苦的摇了摇头,“那次我不该逼问她为什么要吃活鸡的,她就只是哭…只是哭,第二天我下班回来,她人已经走了,只留下一封信。信里说她爱上了我,但她不是我爱的人,还说自己是怪物,也不值得我爱。”

    “你没有找过她?”沈晴问。

    “怎么会不找?我专门办了停薪留职,整整找了她一年,可是她不见了,她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不见了!”

    赵奇越说越激动,虎目中竟然滚落两行清泪。

    我现在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会对那些稀奇古怪的案子感兴趣了。

    他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帮他把留在老楼里的萧静找回来。

    我只能说我尽力而为,让他把萧静的生辰八字告诉我。

    天一亮,我就给段乘风打了个电话,把萧静的生辰八字报给他,让他帮忙给算一下。

    铁算盘响,段乘风沉声说了四个字:“命不该绝!”

    我问他具体状况如何,他说铁算盘也不是万能的,他也不能事无巨细的算到具体情况。

    电话的末尾,他说这个周末会来,到时候可以一起吃个饭。

    我当然说好。

    下午,我跟赵奇、沈晴又去了东城看守所。

    林东沉着脸告诉我们一个消息,除了我带下来的那个小墓碑,他们的人没有在老楼顶上发现别的墓碑。

    我心一沉,问他我们能不能见见老何,有些事想向他请教。

    老何被带到办公室,头一句话就是要烟抽。

    听我把情况一说,老头眯起眼睛点了点头:

    “照这个说法,那个丫头的确应该是被阴魂夺舍了。阴魂夺舍,虽然表面上看和活人没什么区别,但却不能自生元阳。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借助外界的阳气,生饮公鸡血就是其中的一种方法。被夺舍的肉身虽然还能维持身体机能,却也只能算是活尸而已。”

    “如果找到萧静的魂魄和被夺走的肉身,还能不能再把她们换回来?”我问。

    “换回来?”老何瞪起了眼睛,“徐祸,有时候我真怀疑你这个阴倌到底是不是假的。那个丫头被夺了舍,也就是说她已经死了,就算能找回肉身,死了的人魂魄怎么还能回到灵台?”

    赵奇哑声说:

    “我不奢求她还能活回来,我只想找到她,再见她一面,想她下辈子投生个好人家。”

    老何叹了口气,起身说:“带我去老楼看看吧。”

    来到老楼,老何问我有没有带八卦镜。

    我把八卦镜交给他,他看了看说:

    “你这面只是普通的八卦镜,加持了符箓以后起到的作用很是有限。如果以后有需要,可以借我店里的那面去用,记住用完还放回去就行了。”

    说完,他用毛笔蘸了朱砂,在镜子中央画了一道符箓,把镜子对准了老楼。

    他先是往镜中看了一阵,又把镜面折射的光从一楼开始逐间照射。

    直到二楼最后一间照完,他摇摇头,叹了口气:“不在咯,不在咯。”

    “怎么会不在的?”赵奇急了,“不是说在楼顶吗?我们再去楼顶看看吧!”

    老何摆摆手:

    “用不着看了,就算是恶鬼凶煞也不能在光天化日下久待,普通阴魂更是一见天光就很快会消散,怎么可能在楼顶?我刚刚看过,这楼里毫无阴煞气象,绝不可能有阴魂存在。昨晚小徐他们见到的那些鬼,恐怕已经被老阴给带走了。”

    赵奇不甘心,说什么都要他再看看。

    老何叹息说:

    “不知道小徐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其实是渡鬼人。如果我连有鬼没鬼都分不清,怎么还能做这一行?”

    我安慰赵奇,说我已经请人帮萧静算过了,她的魂魄一定不会有事。

    我没敢转述段乘风的话,命不该绝……那就是能死而复生。这种事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自己都不信,哪能胡乱给他希望。

    回到办公室,老何忽然对我说:“你今天不上班,去铺子一趟吧。”

    “大宝在呢。”

    老何眼珠转了转,说:

    “我有个远房的外甥女前阵子写信给我,说是今天会过来。你到底是和我熟一些,帮她安排一下会比较好嘛。”

    我奇道:“你还有亲人?”

    老何干笑:“都说了是远房了。”

    我问:“她叫什么名字?让她住哪儿?”

    “她和你一个姓,叫徐洁。柜台的抽屉里还有一套钥匙,是303的,就在你隔壁,那也是我的房子,你帮她安排一下,再帮她买些日用品之类的,钱从下个季度的房租里扣好了。”

    “下季度的房租已经帮你交了大帐了。”我暗暗咬牙,这老头到底有多少房子啊,简直就是一老财主。我拼死拼活挣来那点钱跟老丫比就是九牛一毛,可不能再跟他客气了。

    老何微微有些尴尬:“嘿嘿,那就从下下个季度的房租里扣。”

    我点点头,等他回了监室,我对林东说,昨晚我和沈晴见到的墓碑不只一个,如果其余墓碑不见了,那就只能是看守所内部有人拿走了。沈晴也在一旁作证。

    林东表情复杂的说:“这个我会做内部调查,可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在所里搞这些东西?”

    听他问,我忽然回想起一个细节。

    我记得老阴说过,让我给他当补品,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上次见到老家伙是在屠宰场,这次更邪门,居然在看守所弄了一大帮的日本鬼子出来。

    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出了看守所,沈晴送赵奇回家,我带着肉松直接去了后街的铺子。

    到地方一看,桑岚和潘颖居然也在店里。

    狄家老宅一行潘颖已经和我们混熟了,见到肉松立马蹲下身亲热的摸着狗头。

    窦大宝笑得合不拢嘴,说这几天隔三差五的就有美女来店里光顾。

    我斜了他一眼,问桑岚:“你们整天往这儿跑,不用上课啊?”

    桑岚刚张了张嘴,我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柔柔的声音:“请问你们哪一位是徐祸啊?”

    ..手 打首发z更新y更-快
小说推荐